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N

叶修把半罐茶叶倒进锅底,又加入了滚烫的开水。见黄少天蔫蔫地趴在那里,大步跨过来扶着他的手,两眼盯着手机屏幕:“点了点儿什么?”

黄少天大拇指懒洋洋地划拉着屏幕:“都不想吃……盖饭吃腻了,面条像钢丝,粥都是糊的……嗯……你怎么有个红包?什么你刚刚吃过饭了?”

叶修皱着眉头发现自己刚点的那两份盖饭返了两元的券,从屏幕下方弹了出来。他尴尬地挠了挠头,脸上却不动声色:“我也是被逼无奈,刚那个人,他说我不请他吃饭就赖着不走了。”

黄少天一脸“你骗鬼啊”的表情扬起头来盯着叶修的下巴:“说谎打个草稿,你怎么不说你如果不请他吃饭,他直接要你狗命呢?他那肩膀上背的是凶器吧?你看看,把你这种人收了正好。”

叶修伸出手来揉了把黄少天的头发。他和方锐的谈话把他几年积攒起来的耐心和处变不惊的毅力都用光了。只有和黄少天这个局外人聊天贫嘴的时候,才能感觉到一点简单的快乐。

“你看都九点半了你还不让我吃饭。”叶修眨眨眼睛:“饿死我了谁给你喝酸梅汤去?”说完这话他伸长脖子看了眼锅里煮着的茶叶:“不过酸梅汤是来不及了,今天喝大碗茶行不行?”

黄少天百无聊赖地研究着隔壁饭店的那几道乏善可陈的菜肴,说:“大碗茶……打发谁呢……我想吃帕尼尼啊……我想吃千层榴莲酥啊……我想吃龙虾啊……我……”

叶修又俯下身子越过黄少天肩膀看了眼手机屏幕,说:“给你点个蒸饺烧麦吧?他们家就这个做的不错,我下午看到他们进货的车里面卸下来半扇猪,应该是挺新鲜的。”

黄少天郁郁寡欢地看着叶修给他订餐,说:“我真的饿死了,不用订餐了,过一会儿你直接把我拉走就行,跟队长说一声我英灵常在,时刻守着他。”

叶修从货架上拿了一包零食,说:“哎呦,苦了我们交警同志了。你去洗手去,我给你点。”

黄少天拖着两只脚走了。

叶修订了蒸饺烧麦一份粥和一份菜心。见黄少天回来了,赶忙把座位让给他,又撕开那袋零食,说:“先垫垫吧。”

黄少天看了眼包装,兴致都没了:“妙脆角啊?你多大了叶修?哄孩子呢?”

叶修突发奇想,给黄少天每个手指都套了一个,说:“我有时候饿了特想吃这个,觉得蛮好吃。”

黄少天乖乖坐在那,看着指尖多出来的膨化食品,突然玩心大起、张牙舞爪起来:他比着老虎爪子凑近了叶修。

叶修纹丝不动,眯起眼睛说:“这么凶,黄警官是狮子座的还是老虎座的?”

黄少天的鼻尖快要挨上叶修的下巴了,两个人离得如此之近,叶修清晰地从黄少天的眸子里看到了自己的脸。

黄少天站起身,“咔嚓”一声咬掉了大拇指上的妙脆角,一边嚼一边说:“狮子座,天底下哪里有老虎座?你是不是傻了?要不要到脑科看看去?”

叶修因为刚才和黄少天离得太近,呼吸和心跳都有一瞬间的停滞。直起身来,他又给黄少天大拇指上戴了一个妙脆角,说:“少天什么时候的生日?”

黄少天抽抽鼻子,深吸了一口气,说:“八月十号。诶老板,你这大碗茶还没好啊?”

叶修走到锅前,倒进去半袋子冰糖,又拿勺子搅动一番,说:“那你生日快到了?”

黄少天吃干净了一只手上的妙脆角,转战另一只,说:“快别提了,自从上了班就没过过个安稳生日。每年也是巧,次次都轮我值班。天气还特别热,一过生日就掉层皮,连个蛋糕都没处吃。”

叶修关了火,盛出来一碗茶放在柜台上,说:“今年呢?”

黄少天掏出手机查看日历。没想到看了看了一阵子反而咧嘴笑了:“巧了!”他对着叶修喊了声:“今年我生日放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叶修把茶碗朝他推了推,说:“行啊,考虑考虑去哪搓一顿。”

黄少天把椅子拖过来坐下,说:“你请客?”

叶修说:“我攒点钱请。”

黄少天突然说:“老板,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见叶修没有吭气,他吹了吹茶水,说:“我不记得你欠我的钱啊?难道是上辈子欠的?这辈子能不能当高利贷还啊?比如每个月请我吃几顿啊之类的?年末请个旅游啊,偶尔吃个国贸顶层旋转餐厅樱花自助?”

叶修还是没说话。

黄少天以为他是在为自己的钱包心疼,两肘撑在柜台上,盯着叶修下垂的眼帘转移话题:“哎老板,刚那个人是谁啊?”

叶修大梦初醒一样抬起头来,没想到黄少天离他如此之近,导致眼神有一瞬间的失焦。很快地回过神来,他笑笑说:“从前一起玩的人。”

黄少天尝了口茶:“发小?同学?看着蛮有钱的。”

叶修摇摇头:“大学同学。”

黄少天想了想,说:“他背着的那个是什么?吉他?看着奇形怪状的。”

叶修说:“大提琴。”

黄少天立马瞪大了眼睛:“不得了,这么文艺?好厉害。那他一直搞音乐吗?怎么想起你来了?”上下审视了叶修一番:“等等,你说你俩是大学同学?你从前学的是什么?仓库管理?”

叶修含混不清地一带而过:“学和音乐沾边的。”

黄少天穷追不舍:“什么叫和音乐沾边的?乐器管理?乐器制作?美声?诶不对就你这嗓子肯定不是唱歌的。”退开一步再次打量叶修,他摇摇头:“身材也不像。”

叶修自己掏出来个妙脆角,丢进嘴里:“怎么就长得不像了?”

黄少天坐下喝了口茶:“和我去个演唱会你都吓得不敢张嘴,我要是学音乐的,我就一展歌喉,说不定还能星探发现把我挖走出个专辑呢。不是说第一排和后台坐着的那些人都是大腕吗?你唱得好肯定为你转身,就像这样。”

黄少天双脚离地,两手一推柜台,在凳子上做了个一百八十度转体,还附加了射击瞄准的动作直指叶修,眯起一边眼睛,说:“I want you!”

叶修递给他一个妙脆角,黄少天张嘴接过来吃了。叶修带着笑说:“对对,you want me,不敢唱歌的土包子。”

两人正埋头咔嚓咔嚓的时候,门被推开,隔壁饭店送晚餐来了。

帮厨进门擦了擦头上的汗,说:“我就说老叶你今天怎么订两份饭?”等到看清坐在叶修跟前的是黄少天的时候,他笑笑,说:“小黄警官也在?快吃吧,刚交接班?”

黄少天去过隔壁饭店一两次,也见过这位帮厨。这时候故作严肃地说:“对,西边刚才出了点状况。”

帮厨笑着推开门去,挥挥手说:“行,那你先吃,有事打电话。”

黄少天一边拆饭盒,一边撩起眼皮看了眼叶修说:“一个两个都叫你老叶,你这是有多老了?”

叶修把粥碗的盖子掀开,给他放在一边,说:“还有谁叫我老叶?”

黄少天把烧麦沾了点醋,说:“刚那个,你同学,他叫你老叶。”

叶修突然问:“你听到多少?”

黄少天吃了口烧麦:“诶你有什么不能让我听见的?你不会真的是黑社会的吧?”

叶修坐在黄少天对面,这时候伸出手去亮出手腕:“是啊我就是黑社会的,黄警官快逮捕我吧。”

黄少天腮帮子一鼓一鼓的,眯起眼睛笑笑,说:“你这种人身上榨不出来油水的,一个搞乐器管理的能干出什么惊天地的大事呢?逮捕你过几天又放了,还不够折腾人。不逮捕,你走吧,商店留下。”

叶修问:“你每天过来蹭吃蹭喝原来是看上我这商店了啊?不过这铺子不归我管,你想扣下得和我们老板娘说去。”

黄少天没理他,自己一口烧麦一口粥吃得不亦乐乎。见叶修朝着烟盒伸出手,黄少天拿筷子“啪”地敲了一下他的手背:“刚才我就想说你了,门口放个箱子,空调房里还抽烟,你这店里有点盘丝洞的意思啊,处处索命。不许抽,要抽等我吃完饭。”

叶修把手缩回来,又拿起那袋妙脆角开始吃。

黄少天吃饱喝足,又连着灌了几杯大碗茶,懒洋洋地靠着柜台摸着肚子。

从叶修的角度看过去,黄少天正是“黝黑精瘦”,宽肩长腿,腰让皮带掐成细细的一把。长裤的掩盖下,看不到演唱会那天见到的有力的小腿和脚腕。

除开身材以外,黄少天的样子却像是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模模糊糊,看不清界线。叶修可以从他的双眼里看见少年的狡黠,却也能在表情里找到青年所独有的骄狂与莽撞。这样的人往往是适合与之恋爱的。他会于你付之真心,将你的全副心思都捧在手心。他会是远方的太阳,跌跌撞撞又温柔成风地跑过来,暖洋洋地拥抱你。


to be continued

最后一段是VV给我写的!她太棒了简直是个天使【痛哭着跑掉

高考期间好冷啊,我这个当老师的替他们冷一下。

【来个评论吧 :3

  331 32
评论(32)
热度(331)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