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O

叶修拿捏不准黄少天站在门外听了多少他和方锐的对话。如果说此刻黄少天突发奇想,想来个刨根问底,他觉得两人之间还没有坦白交代亮出家底的亲密关系,少不了要遮掩一番。过去的事情对于叶修来说,稍稍有一点碰不得,是他难以三言两语交代出去的心结。说得多了,难免要变成怨妇,说得少了,会被诟病无病呻吟。

在和黄少天谈话的过程中,他有些把握不住。黄少天有点像意外,比如深秋的初雪,早春的嫩芽,风吹吹可能就跑,雨下下大约就散。意外就不能当作常规来处理:他不能把和方锐说的那些和盘托出。黄少天并没有必要知道这些最终会被时间埋起来的废料,叶修并不想把他牵扯进来。

面对弱者,人都会产生怜悯。万一黄少天看他的眼神不再清澈分明,这一丝怜悯完全可以把叶修从里到外冻成冰。

叶修突然想起在自己家里的时候,他站在冰箱前里里外外审视自己的内心,是不是因为喜欢上了黄少天,而不由自主地话语吞吐神情尴尬。现在黄少天就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拍着肚子吹着凉气,反而是难能可贵的不闻不问不管。他的眼底毫无算计,心底又是一派空明。

黄少天摸过手机看了一眼,说:“我还有十分钟就要走了,今天是夜班,老叶。”他把那个“老”字咬得很重,仿佛强调自己的年轻活力,和占了便宜似的。

叶修把他吃剩的餐盒收拾起来扔进垃圾桶,说:“我也是夜班,这有什么可炫耀的?少天。”叶修也如法炮制,把“少”字拖长一拍,一脸的“你这么小一看就缺乏生活经验初出茅庐还嫩着呢。”

黄少天一乐,说:“我还没问你呢,你那个同学,拉大提琴那个,是不是特厉害啊?”

叶修问:“怎么个厉害法?”

黄少天说:“我也没见过他,所以肯定不是什么流行歌手啊人气偶像啊之类的。大提琴这么冷门,他那车八十多万吧,开得起养得起说明这人不差钱。他是哪种搞音乐的?我对这些一点不了解,交响乐队里那种?还是那种超时髦的单人独奏?”

拍着肚子转向叶修,黄少天一脸的疑问:“哎老叶,你大学里也学过这些吧?给我科普科普?”

叶修喝了口茶,说:“他原来搞乐队的吧,我也不太清楚。交响乐队那种难出头,不过一般人都选那条出路,到时候当个小提琴第几把、中提琴第几把,当国家几级演员,出去带带学生,的确不发愁钱。”

小声叹了口气,叶修继续说:“他从前在交响乐队,嫌闷的慌。后来出来干乐队,不挣钱。最近好像是卖曲子发了。”

黄少天问:“卖曲子?”

叶修回过头来,看着黄少天的脸,说:“王杰希的<望穿秋水>记得吧。曲子他写的。”

黄少天差点一跃而起:“这么厉害?这太有才了吧?给王杰希写曲子,就我们一起去听演唱会的那个王杰希?”

叶修点点头,笑着说:“还能有哪个王杰希呢?大小眼独此一家绝无复制。”

黄少天一拍桌子:“下次能不能让他送咱们一点其他演唱会的门票,第一排的那种?”

叶修问:“好让你跟唱被星探发现然后I want you吗?”

黄少天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随即理直气壮起来:“谁不想当明星啊?我要是能当明星才不在这里值夜班呢,蚊子每天咬我,觉都睡不好。人家发发微博发发自拍都能收到十万表白,接个代言挣个几百万。想想都激动。”

叶修说:“十四亿人也就出了一个王杰希,哪有那么容易?”

黄少天转转眼睛:“老板,这就是你不活络了,你先跟着出名的人干,找准时机推销自己,一点一点说不定就爬上去了。如果每天坐在便利店里,那想红也太消耗人品了,万年出一个吧。”

叶修一脸无奈:“诶诶,刚还说你要红呢,怎么就变成我要红了?”

黄少天往后一仰,眯起眼睛在叶修身上扫了个来回:“我夜观天象,觉着你长着一张大红大紫脸。”

叶修无奈,说:“谁刚说我长得不像个唱歌能红的?”

黄少天趴在柜台上,压低声音问:“老叶,你就准备一直守着这里?”

叶修也压低声音:“我守着这里怎么了?你还不是守着外面那条路?”

黄少天摆摆手:“我还能加把油服务人民爬上去啊,我现在是副队长了。”

叶修抱拳:“恭喜恭喜。”

黄少天皱眉:“等我再升两级,就不知道要去哪个片区了。”说完他看着叶修。

叶修掏出烟盒,低头看了眼发现空了,只好抬头笑笑:“怎么,舍不得我啊?”

黄少天一撇嘴:“滚滚滚,谁舍不得你了?我们这片路面保养好事故少人杰地灵,我舍不得的是我的工作你懂吗?”

叶修看着黄少天红透了的耳朵尖特别想笑。

*

黄少天走了以后,叶修站在货架前思索良久。“你就准备一直守着这里?”这句话在他的脑海里回荡了千千万万遍,直到他忍无可忍,冲进卫生间洗了把脸,才勉强平静下来。

兴致缺缺地打开游戏,叶修在竞技场里一路披荆斩棘,似乎化郁闷为杀伤力,连升二十个排名才收了手。

他是不敢奢望黄少天做什么的。从乐队解散的那一刻起,他就不再相信什么“同甘共苦、天长地久”之类的无谓的誓言。曾经说要在北上广一年开六场Live的现在一个坐在巨星后台,一个在欧洲求学。叶修并不是觉得嫉妒,而是对于坚持,对于成功,他的定义和别人不一样:而这种定义本来就没有优劣之分。所以当他发现并肩战斗过的同伴早早投降给了现实,他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停下曾经所有的试探,不靠记忆而活。

叶修盯着自己的手指:他的手指一直修长,曾经灵活:它们曾经无数次重重地击打在钢琴键盘上。如今,他握着一柄苍蝇拍站在惨白的日光灯下,看着便利店外偶尔掠过的汽车一闪而过的灯影。

*

周四的值班总是非常难熬。黄少天给郑轩和宋晓安排好工作之后,加速开到了叶修在的服务区。

他临走前带了一箱方便面和一壶开水,还带了一个充电宝。

蜷缩在后排的座位上,黄少天把空调关小,打开手机开始翻看微博。没过多久,他觉得坐不住了,换了个姿势,开始看缓存在手机里的警匪片。

等到电视剧都不能再提起他的丝毫兴趣的时候,黄少天偷窥似的看了一眼手机上方显示的时间。

“刚12:04啊……”他揉了把脸,迅速跳下车,伸胳膊伸腿。坐了一天办公室,他的脊椎疼得受不了了,只好两手按着腰,使劲向后仰着延展背部。

黄少天抬头朝叶修的便利店扫了一眼——便利店的玻璃依旧朝外透着灯光,门口放着几只装方便面的箱子。他此刻特别想给叶修发条信息:我现在想喝大碗茶,我就在你商店门外。掏出手机写写删删,他最终还是把手机揣进兜里。叶修有工作,而且工作内容并不是陪自己聊天吃饭。如果有人现在到他商店里买零食饮料,自己说不定就耽误了他挣钱发财的道路。

想到这里,他爬上了警车,锁好门,又把警帽拉下来盖在脸上,准备眯一会儿。

正是朦朦胧胧要睡未睡之际,他的手机响了,是叶修的信息。

“干什么呢小黄警官?”

黄少天把手机放在胸口上,他不知道该回复些什么。他担心自己回复半天,叶修一句:“慢慢睡吧,晚安”把自己打发走,也担心叶修一句:“我马上来找你”扔下工作。于是他按灭了手机屏幕,当作无事发生。


to be continued

“把手机拿过来!我替他回!”抓狂的VV如是说

今天的人文关怀是:预祝各位高考生金榜题名!

  365 36
评论(36)
热度(365)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