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P

警帽遮盖下的黄少天眼皮微微颤抖,他努力地让自己闭上眼睛、放空头脑,尽快睡着。但在三番五次的尝试之后,他伸手摘掉警帽,大睁着眼睛坐了起来。

又一次摁亮手机,他盯着叶修的信息反反复复看了十几次,直到那几个汉字都快不认识了,才揉了揉眼睛,把手指移到了“回复”键上。

黄少天承认自己几天前在问叶修何去何从的时候脑子有点发热:他并没有考虑过自己的问题问出来,会给对方带来多大的冲击;叶修并没有义务向他汇报自己的背景和打算。况且他和叶修结识的时间短之又短,再怎么亲密无间的朋友问这些尚且需要三分含蓄,自己这么直勾勾的把问题抛出去,听上去活像春节同村拜年走访的七大姑八大姨:和你客气,但是字字藏刀——无论你回答与否都带着刻薄的窥探和审视的偏见。

问完以后等待叶修回答时候的空气更是在他看来有些凝固。叶修尽管有时候聊天会让他气得跳脚,但叶修从来没有恶意。黄少天不知道是自己太过敏感还是叶修有意回避:在谈论到叶修的过去和未来,那个人总有些讳莫如深。黄少天一向直爽,但是这点刻意躲避还是完全可以察觉到的。

黄少天盯着手机,大脑飞速旋转。他在叶修家的时候,看到了那个人因为和自己无意间戳破了他长久的凝视而转瞬即逝的失控情绪。和叶修相处的几周之内,黄少天认识的叶修都是那个处理问题游刃有余的老板,但是那一瞬间给黄少天的刺激太大了。叶修坐立难安,声音轻颤,最后直接躲到卫生间和厨房强装镇定。这样的叶修太过罕见,黄少天的内心甚至生出了一种隐秘的喜悦:他还想更多地看到叶修因为自己而失控。

黄少天扯了扯头发:他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深信自己双商过人、为人精明。他自以为看破了叶修的那些噼啪作响的小算盘,也知道他暗地里的那些小九九。如果叶修喜欢自己——黄少天掐着自己的衣领深吸了一口气——仅仅是如果,那他为什么在说到关键问题的时候退避三舍呢?
难道是他黄少天自始至终都自作多情?

痛苦地捂上眼睛,黄少天嘴唇颤抖。他并不是害怕同性喜欢自己,他是害怕自己会错了意。

叶修给他发信息,是说明他很空虚要人陪,还是无聊之中的挑逗,或是的的确确想他了?

黄少天盯着刺眼的屏幕苦思冥想。看不到叶修的脸,单看这么一句问话,黄少天猜了半天也猜不出来叶修按下“发送”的那一刻的神情。随即他低声一笑,大男人怕个什么?叶修又不是食骨啖肉的洪水猛兽,喜欢不喜欢又如何?叶修的感情操控不了,难道他黄少天自己还压抑不住自己吗?

手机屏幕很快变暗,黄少天正准备关掉屏幕的时候,又一条信息进来了。

叶修:“我记得你今天是夜班。发个坐标可以吗?”

黄少天立马点开了回复——他刚才的那些胡思乱想霎时间作鸟兽散。

“忙着呢,不要骚扰警察。”

叶修的信息立马回了过来:“我还以为你睡了呢。熬了绿豆汤,喝吗?”

黄少天咂巴咂巴嘴:“呈上来吧。”顺手共享了自己的地点。

没过多久,车窗被轻叩两声。黄少天往外一看,只见叶修拎着两个保温桶站在车外。他身后的便利店门窗上好像粘了一张纸。

黄少天伸长胳膊打开车门,自己又往里面一靠,给叶修腾出点地方。

叶修开门关门,说:“挺凉快,会享受。我没想到你就在我门外面。早知道出来溜达溜达就碰见了。”说着,把保温杯上面的盖子拧下来,给黄少天倒了一碗绿豆汤。

黄少天接过来喝了几口,说:“熬得不错,给小叶子赏。”说完,把空杯子塞到了叶修鼻子下面。

叶修看着黄少天入戏太深,只好规规矩矩把杯子接过来,低着头又倒了一杯绿豆汤,递给了黄少天。


黄少天捧着杯子喝的时候,叶修坐在一边静静看着。停车场的大灯穿过玻璃照在黄少天身上,是一副卡拉瓦乔的油画。黄少天的鼻尖和嘴唇都罩在杯子里,黑暗之中他只有喉结在上下滚动。长长的睫毛落下来,是他扫了眼杯子,然后又把那个小小的容器交到叶修手里:“喝完啦。”

叶修突然觉得口干舌燥起来。

晃晃保温瓶,叶修笑着说:“渴坏了吧?”

黄少天轻蔑地一扬下巴:“屁咧,赏脸喝你几口,我才不渴。你店不开了啊?”

叶修回头看了眼便利店,说:“我在玻璃上贴了张告示,说紧急情况拨我手机。”

黄少天伸手推他:“快回去吧回去吧回去吧,不耽误你做生意了。”

叶修顺着他的力道摇来摆去:“这么不想见我啊?”


黄少天停下了动作。说不想见那是假的。

叶修把保温杯放在副驾上,说:“下车走走吧。”

黄少天和叶修分别从两边推开车门,“嘭”“嘭”两声响起在寂静的午夜里。叶修一回身,直冲入眼帘的就是黄少天细肩窄腰的背影。他连跑几步,揽着黄少天的肩膀,两人站在马路牙子和花坛的中间。

黄少天并没有甩开叶修的胳膊。

叶修突然抬起手指了指天空:“夏季大三角。”

黄少天没听清似的抬头:“什么?”

叶修回头看了眼黄少天,继续抬头望着夜空:“看,东南方,那三颗星连起来。”叶修伸着手指比划了一下:“看到了吗?”

黄少天眨了眨眼:“那三颗吗?这都是什么星?”

叶修说:“天琴座alpha,天鹰座alpha,天鹅座alpha。”

黄少天:“说人话。”

叶修回过头来看着黄少天的眼睫毛:“织女星,牛郎星,伴星红鸾。”

黄少天微微张嘴,一动不动地看着这全天第五亮星、第十二亮星和第十九亮星。他的眼睛闪闪烁烁,仿佛倒映着银河中的千万星辰。

在乐队的日子里,叶修无数次地彻夜不眠,躺在铺满灰尘和五线谱草稿的地板上,仰着脸看向夜空,手边是磨秃的铅笔和打开包装的CD。方锐在沙发上睡的人事不知,琴弓和松香就掉落在他垂下来的手边。

老楼的窗户被夏夜的雨水洗得晶亮,灰蒙蒙的窗帘搭在一边。而把自转轨道烙入他眼底的,正是这头顶的漫天星海。叶修往往看得入迷,又心有挂碍;偶尔一跃而起,扑在钢琴上飞快地弹奏出几个音符。与这琴声作伴的,常常是方锐翻身磨牙的声音。

斗转星移之中,不变的是千万光年外的宇宙。而他的心态早已面目全非,曾经发誓要荣辱与共的人也早没了踪影。

黄少天转脸看着叶修,见他两眼望着星空一瞬不瞬,只好拿肩膀拱了他一下:“诶,干什么呢老叶?发什么呆?想什么呢?”

叶修说:“没想什么,看星星呢。”

黄少天对着星空仰了仰头:“这就是牛郎织女星吗?”

叶修说:“是。”顺便把胳膊从黄少天肩膀拿下来,揉了一把他的头发:软软的,不扎手。

黄少天略有兴奋地指着东南的天空,说:“我长这么大头一次看见神话传说里的星星,感觉怪怪的。”

叶修问:“怎么怪?”

黄少天思索一番,说:“觉得自己离神话啊故事啊非常的近,也不觉得那些故事是假的了。什么牛郎织女会七夕,好像也的确有那么一回事。”

叶修没说话。

黄少天又突然开口:“这几天跟你还经历了不少这种事情,那天不是还看到给王杰希写歌的人嘛。你说我要一个他的签名上网能不能拍卖?”

叶修短促地笑了一声,说:“能卖,估计是他自己买回来,意思意思自我炒作一下。”

to be continued

看宿宿达成

VV正在密谋一个让人高兴的事情,她没空说话。

  382 26
评论(26)
热度(382)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