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Q

两人就坐在马路牙子上看着众星落下、启明升起。清晨时分,蝉声渐隐,东边的天空便是深蓝的玛瑙一般的海。待到天光大亮,叶修站起身来,在头晕目眩中一把拉起黄少天:“回去了。”

黄少天此刻后背僵直,疼得要命。他给郑轩打了个电话,让他到服务区交接班,自己却被叶修拽着一路走回了便利店。

昨晚平静的有点过头:居然没有一个顾客给叶修打电话。叶修拿钥匙打开门,把黄少天安顿在带靠背的椅子里,又一手撕下了玻璃窗上粘着的纸,最后走到卫生间绞了一把热毛巾,递给黄少天擦脸。


黄少天摘下警帽,两眼无神地盯着柜台里的账本,机械般地接过来毛巾,一把胡噜到了脸上。叶修正撕玻璃上的零碎,一转头看到黄少天坐在凳子里直摇晃,赶忙几步跨过去,扶着毛巾给他擦脸。

毛巾是温热柔软的,叶修的手力道不大,却揩抹了黄少天的每一寸皮肤。

黄少天有点支撑不住似的,顺势倒在了叶修的手上。

叶修隔着毛巾托着黄少天的头,见他此刻和耍赖的孩童一般,只好笑着拍拍他的肩,说:“到后边睡会儿吧。”

黄少天象征性地抖了一下,说:“让队里的接我回去。我不打扰你了,就走了。”

叶修特别想笑:“让人家拿担架抬你出去啊?”

黄少天把头闷在毛巾里,摇摇头。

门突然被扣响,叶修回头,见一位年轻的交警站在门口,正在伸着脖子往里看。

叶修把托着的毛巾和脸,慢慢地放在柜台上。黄少天跟着他的动作脸朝下也趴在了柜台上。

叶修轻轻开了门,门外的交警凑上来探头探脑地想看黄少天,正准备张嘴说话,叶修却竖起食指做了个“嘘”的手势,然后一步跨出门外,压低声音说:“睡着了。你是他支队的?”

郑轩没想到黄少天值了个夜班居然赖着躺倒不动了,以往黄少天熬夜完白天加班还能浪几个小时,今天居然懒到捡了个便利店就睡了:还是上次他送黄少天来的那个便利店。

一脸迷茫地盯着叶修看了一会儿,郑轩开口:“副队……他昨天跑马拉松了?怎么这么累啊?要不我把他扛回去到休息室睡吧?”

叶修笑着摆摆手,说:“没事,我和他挺熟的,他在我这里睡也一样。起来了就开车回去了。放心。”

郑轩一听是“熟人”,又看到副队毫无戒备地趴在柜台上,想到还有几分钟自己就得上岗,只好谢过叶修拔脚走了。等他发动警车跑远了,才觉得有点不对味:“熟”是怎么个“熟”法,黄少天怎么从来没说过他在小卖部还有个远房亲戚、至交好友呢?

咬着牙踩下油门,郑轩抹了把头上的汗:“不管了,黄少天那么大个男人还能让人抢了去吗?”

叶修送走郑轩,见黄少天还是一动不动趴在那里,只好从背后用双手扶着他的肩膀,在他耳边悄声说:“少天?到后边睡会儿吧?”

黄少天瓮声瓮气地问:“几点了?郑轩来了没有?就那个接我班的。”

叶修一笑:“他来过了,看你睡着了就去辖区了。你这么累还要开车回去吗?”

黄少天突然抬头,后脑勺差点没撞了叶修的下巴:“什么?他已经走了?这个狼心狗肺的!也不说载我回去!我给他打个电话!”

叶修伸手拦下了他:“好了好了,他已经开远了,忙着上班呢,你和他生什么气?我送你回支队还是你就在这里睡?”

黄少天立马泄了气一般。歪着头枕在那块凉透了的湿毛巾上,他低低说了声:“那就在你这里睡吧。”

叶修架起黄少天的胳膊,揽着他的腰,把他送到了商店后边的小储藏室里。

两人挤挤挨挨地走在商店的货架之间,叶修问:“你这是真残疾了还是假不能走了?怎么还得搀着?”

黄少天一条胳膊搭在叶修肩膀上,另一只手扶着腰,说:“有时候熬夜过后就腰疼背疼。尤其是在警车里蜷着睡一觉,第二天起来和上了刑场一样,简直疼死。你说现在这些老年病什么腰椎间盘突出往年轻化发展,就我们这批人,首当其冲,最可怜了。”

叶修回头看了看他鼻尖,说:“找个好点的医生理疗一下。”

黄少天“哼”了一声,说:“响当当一个糙汉子,让人家理疗医生摁在床上揉得哭鼻子,我才不去。”

储藏室里放了一张单人床,贴着墙角立着个衣柜,收拾得利落整洁。窗帘是遮光材料,看上去特别让人犯困。黄少天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发呆,说:“你……不洁癖吧?这床单弄脏了怎么办?”

叶修居高临下看着他,说:“不要紧的,平时另一个店员来了也睡这里,对付对付就过去了。卫生间有洗衣机,脏了洗洗床单。”

黄少天一头栽到床上一动不动,叶修瞧了眼他的警服,说:“你这衣服带了几套?揉皱了怎么办?”

黄少天摸着自己胸口的警牌,说:“揉皱就揉皱,就是这些东西硌得难受。”

叶修仔细一看:果然,肩章、警牌、袖章和扣子没一处平展的,如果想睡好,黄少天只能保持仰卧的姿势睡成一尊木乃伊。可是看他这个打滚的样子,实在不像是个老实安分的。

叶修抱着手臂说:“脱了上衣好好睡,我出去看店了。”说完带上门走了。

低头看看手表还不到八点,叶修给隔壁饭店老板打了个电话,让给留两大碗豆腐脑四根油条。悠悠闲闲坐在电脑前,叶修点起一支烟。眯着眼睛深吸一口,他从头到脚的一派舒坦。

等到日上三竿,叶修虐完竞技场,隔壁的帮厨才提溜着一个大保温桶和装了四根油条的塑料袋敲门来。叶修掏出一支烟给了他,再摁下打火机给对方点了火,两人站在柜台前聊了会。

帮厨四下看看:“小乔不在吗?”

叶修给自己也点上一支烟,说:“轮休,回家去了。”

帮厨问:“你一个人吃两碗老豆腐啊?”

叶修咳嗽了一声:“有个朋友在后面睡会儿,我一会儿和他一起吃。”

帮厨点点头:“上次那个开宝马的?”

叶修摇摇头:“哪儿能呢,那可是大忙人,连夜就走了。”

帮厨没再问。叶修心里却一片见不得天日的窃喜:黄少天可是在这里睡着呢。

不一会儿,帮厨前脚刚出门,叶修后脚就走进储藏室,敲着门说:“少天?起来吃饭了。”

门里毫无反应。

叶修左等右等见没人应答,只好悄悄把门打开一条缝:黄少天在床上睡得正香。

小小的储藏室里满是黄少天呼吸的味道。他光着上身,用薄被盖着腹部,胸口跟着呼吸起起伏伏。

床边的椅子上扔着他的制服上衣和皮带。

叶修放轻脚步走到床边,看着黄少天熟睡中的脸。他的睫毛轻颤,几根头发沾了汗水,贴在额头。脸上是无比的放松和柔和,与平时伶牙俐齿的形象判若两人。叶修的双眼好像让黄少天裸露的皮肤灼伤了:他的眼睛不敢落在黄少天身上,只得快速而心虚地来回扫了两眼。在这做贼心虚的扫视中,叶修发现黄少天脱了衣服身材还是很有料的:尽管他平时看上去是一个晒得黝黑的精瘦的、难辨年龄的大男孩或者男青年。

叶修暗自猜想这是在警校长年累月的训练的结果,黄少天看上去的确是一个用功的学生。强行制止了满脑子的胡思乱想,他轻轻碰了碰黄少天搭在床沿的手:“少天,起来吃点饭再睡。”

黄少天眼皮动了动,换了个方向又睡了。叶修只得再次尝试:“醒醒?怎么就这么累了?”

黄少天终于睁开眼睛,他弯着眼睛朝叶修笑了。咂了咂嘴,他伸长手臂,问:“几点了?”

叶修的心里又酸又胀,像十只奶猫一哄而上、挤挤挨挨地挠着他的心口。他弯下身来,说:“不到九点,吃了再睡吧。”


to be continued

“老叶肯定有点不敢看!纯情小男生!怕起反应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们的秋名山车神VV如是说。

【欢迎评论

  376 33
评论(33)
热度(376)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