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r

黄少天光着上身迷迷瞪瞪跟着叶修出了储藏室。他两手握着胳膊哆哆嗦嗦地说:“哎呦这空调开这么低外面怎么这么冷简直冻死了要。”

叶修低头把老豆腐分成两碗:“冷得不行把衣服穿上。”

黄少天搓了搓胳膊说:“还早,我吃了再睡会儿去,这穿穿脱脱的也太麻烦了。不穿啦。”

叶修把空调调高两度,又把勺子递给黄少天:“趁热吃,味道不错。”

黄少天捧着碗吃得吸溜吸溜的,又捏着油条大咬一口。他咀嚼几下,抬起头看着叶修:“你不困吗?我昨天值班和你蹲那里看了一晚上星星,站起来背都成铁板了。本来经常熬夜的昨天这一定是个意外啊意外。上次我在你家打游戏还打了一晚上呢,一点都不累。你说我吃点啥能补补?”

叶修抬起头,隔着一个碗三根油条看了他一眼,说:“按时吃饭按时补觉。”

黄少天又吸溜了一大口豆腐脑,说:“哎老叶,还真别说,我觉得你这句话挺有理,我都好久没吃过早饭了。”

叶修又给他添了一勺老豆腐,说:“年纪轻轻想得胆结石啊,我以后天天给你打电话催你吃早饭,你看怎么样?”

黄少天舔了舔吃完油条的手,说:“没看出来啊老叶,你还真的挺居家的。”

叶修看他一眼,笑笑:“损我呢?”

黄少天摆摆手:“可没。夸你是世界第一好男人!”

叶修逗他:“好男人给你带回家去,要不要?”

黄少天继续撕扯油条:“要啊,我家正好缺个洗衣服洗完收拾厕所做饭的。把你领回去,每天给你吃几顿饭,不给你工资,咋样?而且你去我家当保姆简直大赚特赚,你一个月才上两周班。”

黄少天兴高采烈一通胡说,叶修就坐在他对面看他贫嘴。黄少天不知道是刻意为之还是毫无察觉,轻轻松松说出来诸如要把叶修“带回家去”这种话。

这便是一场无休止的试探,两人都在言语中占尽便宜,行动上却止步不前。

等到黄少天把老豆腐和两根油条一扫而光,他又回到储藏室大睡特睡去了。

叶修一个人坐在前台,胸口又暖又热,像被公园门口孩子们围着买的粉红色的棉花糖填满了心脏,是一种不论看起来还是吃起来都蓬松绵软的甜蜜。

正当他准备再打开竞技场找个人打两盘的时候,手机“叮”的一声响,一条信息进来了。

“橙:7.27的飞机回国。放假半个月。”

叶修拿起手机:“行。我接你。航班号告诉我。”

苏沐橙要回来了。

叶修的眼神不由自主地落在商店门口放着的那两个箱子上。那两个箱子他虽然并未拆封,但是叶修心里很清楚苏沐橙在买它们的时候花费了多大的心血。对他来说,那些东西不如当作给过去记忆的陪葬品,左右横竖都是要牵动神经,只能让他对过去的态度变得更加迟钝和冷淡。

叶修的手指无意识地在柜台上敲打着节奏:苏沐橙回来也好,有些事情可以让她给一点建议。

打开手机日历,叶修写了一条备忘录,再仔细一看,27号竟然是星期四。这意味着他周五没法送黄少天回家了。

中午快12点的时候,黄少天揉着眼睛从储藏室走了出来。叶修给他从货架上拿下新的牙刷和毛巾,让他凑合着洗把脸清醒一下。

没过多久,就听到黄少天在卫生间里打电话,紧接着他一边擦着脸上的水珠一边一脸严肃、急匆匆地系着扣子从卫生间跨出来。

从钱包里掏出一张二十元,黄少天把钱和毛巾、牙刷放在柜台上。叶修抬着头看他:“你这是干什么?”

黄少天把警帽扣在头上:“西边有事故,我得赶紧到现场去一趟。毛巾和牙刷的钱给你放这里了。来不及和你吃饭了老板,回了市里我请客。”

叶修还想和他说什么,黄少天却已经走到商店门口了。他回过头来朝叶修摆摆手,再咧嘴一笑,推开门走了出去。

叶修心里怅然若失。

*

临近苏沐橙回国之前,叶修给黄少天发信息请假,表示这周五不能送黄警官回市里了。黄警官对他这一做法表示了充分的理解和十足的不能忍:说抛下就抛下,革命友谊果然就要瓦解了。

最后叶修答应用五顿烧烤摆平交警同志的怒火,并在27号这天从便利店出发一路驶往机场高速接苏沐橙。临走前他没忘记把那两个箱子放进后备箱。

苏沐橙和三年前一点变化都没有,硬要说女大三千变的话,增加的也是学音乐的人自带的文雅和端庄。

她推着装有两大一小三个箱子的小车走到叶修跟前,神情自然地把手柄交给叶修。

叶修在苏沐橙面前并没有抽烟,而是使劲嚼着口香糖。此刻他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一言不发地按下推车的手柄,带她朝停车场走去。

两个人太熟了,根本不需要大量而尴尬的寒暄。叶修因为苏沐橙源源不断寄来的东西都被他一致无视而心怀鬼胎,也一直没有开口。

苏沐橙坐上副驾,系好安全带,等叶修发动汽车,才悠悠地说:“方锐告诉我他找过你了。”

叶修盯着后视镜出库,简短地“嗯”了一声。

苏沐橙知道他不想说,笑了笑,问:“我给你寄的东西看了吗?没直接扔了吧?”

叶修摁了一下车库停车收费机的按钮,上缴了零钱,关上车窗说:“没扔,好好留着呢。”

苏沐橙说:“本来以为欧洲资源够多了,没想到还是有几张碟买不到,只能听演奏的时候在现场出几倍价钱收一张。小众不想听听点大众,交响乐肯定不会过时。”

见叶修没有回应,她继续说:“你实在不想听我理解,但是你得记住自己是干什么的。我从来都不怀疑你对自己的定位。”

叶修“嗯”了一声,点点头。

苏沐橙见他有软化下来的迹象,问:“这次回来你不请我吃顿好的呀?”

叶修如梦初醒:“接风洗尘当然要大吃,你想吃点什么?粤菜行不行?”

苏沐橙说:“没看出来啊,一年不见你这么有品位爱生活了?”

叶修嘟囔:“哪里哪里。”

叶修把苏沐橙领到上次他和黄少天吃饭的那家新开的粤菜餐厅。给苏沐橙拉开凳子,叶修回头问服务员要来了两本菜单。

苏沐橙好奇地四下打量饭店的装修,见叶修快速地翻看菜单,问:“这地方……看着挺高级的,怎么想起来到这里吃了?最近赚外快了?”

叶修没抬头,含含糊糊地说:“上次和朋友来吃了次,觉得味道不错。”

苏沐橙一页一页翻看着菜单上的图片,说:“我对粤菜一点研究都没有,我那些广州同学每天抱怨没有早茶日子太难过。不过这些点心看着都蛮好看吃的。你点什么啊?”

没想到叶修随手把菜谱递给了服务员,说:“金牌虾饺王两屉,红米肠两份,乳鸽两只,明虾蟹子烧麦两屉,流沙包两屉,艇仔粥两份。”

苏沐橙一愣。

叶修看着苏沐橙问:“凤爪吃吗?”

苏沐橙点头:“吃!”

叶修朝着服务员说:“凤爪两只,最后上一个那个芒果的甜品。”

“没看出来啊叶修……”她喝了口茶,说:“方锐都没这待遇。他说你请他吃的是盒饭。”

叶修拍了拍胸口停着的一只飞虫:“他去的时候我正上班呢。没条件请他吃。下次吧。”

苏沐橙把长发别到耳后:“你还在那个服务区吗?”

叶修把手指交叉在一起放在桌上:“对,暂时想不到该干什么。”

苏沐橙没有说话。等到饭菜一盘一盘端上来,她在惊喜之余夸到:“这么会点菜了?我怎么从前没发现你有这个技能?”

叶修心里嘀咕:“这点菜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见苏沐橙吃的开心,说:“上次那个朋友这么点的,我觉得口味不错,你尝尝。”

苏沐橙迫不及待地戴上一次性手套捻起一个凤爪,仔细地嚼了嚼,不一会儿吐出了一串小骨头。擦擦嘴角,她点点头说:“的确,吃完简直不想走了。”

叶修把盘子推到她跟前,说:“另一个也是你的。”自己却夹起一节红米肠——他突然想起来黄少天点菜的时候神采飞扬、胸有成竹的样子。

叶修根本没有意识到他微微笑了起来,而且还被坐在对面的苏沐橙逮了个正着。


to be continued

我尽力了!谢谢大家喜欢!我觉得你们今天看动画一定很high吧!

“凤爪超好吃,吐骨头”你们的VV忙着说。

【求个评论

  403 41
评论(41)
热度(403)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