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S

苏沐橙夹着一个虾饺,冷不丁问他:“什么高兴事?讲来让我也替你开心一下。”

叶修端起杯子挡着脸,调整了一下呼吸:“好吃吧,就知道你喜欢吃。”

苏沐橙也笑了:“你这句话翻来覆去说了好几次了,老实交代吧,怎么了?”

叶修觉得自己有必要收敛一下,集中注意力:苏沐橙多聪明啊,女人的第六感可不是闹着玩的。

放下筷子,他把椰汁芒果糕端到自己面前,拿起勺子舀了一点,跟苏沐橙比划了一下:“真没事儿。有事儿也是回家说,在这里只管吃就好。你们女孩子肯定喜欢吃这个带芒果的。”

苏沐橙一脸好奇地说:“你还真能憋,好吧,回了家你说说。”

叶修把苏沐橙的行李送到她的单身公寓,再载着苏沐橙回到自己家里。他从后备箱里取出来那两个来自异国他乡的箱子,一路搬着上了楼。

苏沐橙走在前面拿着钥匙,见叶修现在才把箱子搬回家,也没说什么。对于叶修的一些无比固执的行为,她太熟悉了。什么时候叶修放弃了成为那样,她才会吃惊。

打开房门,热浪夹杂着尘土味扑了两人一身。叶修把箱子放在地上,擦着汗说:“快一周没回来了。我一会儿收拾,你先打开空调坐下吧。”

苏沐橙没说什么,只是用剪子小心地打开封着箱子的胶条,看着里面挤挤挨挨的她给叶修买来的各类音乐流派的光碟和黑胶唱片。

她从前经常帮着叶修收拾家、打扫卫生、归整光碟。此刻也毫不例外,准备把那两箱子东西替叶修收起来。几步踱到叶修的书柜前,她拉开柜门,收手的时候却发觉手上满是灰尘:显然,叶修已经很久没打开过这个柜子了。

这个柜子的下面几层都是叶修买来的各类游戏碟,上面比较宽的几层是CD和黑胶,按流派和艺术家的姓氏字母一丝不苟地规整好。这个柜子对于叶修来说像老兵的勋章收集:它们对于过去的意义远远大于对现在来讲的作用,而且往往还意味着失误、惨败、受伤和毫无回报的付出。

叶修在卫生间涮洗抹布、急着把脏衣服藏到洗衣机里。探出头瞟了眼苏沐橙,叶修又跑回卫生间,准备干脆把地也一并拖干净。

就在叶修和拖把战斗的间隙,苏沐橙四周环视了一下叶修家。当看到茶几上的烟灰缸和里面长长短短的烟蒂的时候,她的眉头霎时皱了起来。静静地把烟灰倒进茶几下的垃圾桶里,她站起来,走到叶修卧室旁边的一扇门前。伸手一推,再拧拧把手,门纹丝不动:它被人从外面反锁了。

苏沐橙低低叹一口气,又走回了书架前。

叶修拎着拖把走到房间尽头。他弓身一路倒退着走,埋着头清理一地的尘土。苏沐橙不紧不慢把碟片一张一张塞到架子上,偶尔还拿下来一两张放在手边准备自己听一下。

叶修擦到卧室旁那扇关着的门前时候停了一瞬,接着起身朝卧室走去了。苏沐橙看似无意地说了一句:“里面不擦吗?”一面静静观察着叶修的举动。

叶修低头盯着地板说:“不擦了。上周刚刚打扫过。”

苏沐橙在他背后说:“打扫过还锁门啊,你也是太小心了。”

叶修几步折回来,掏出钥匙,把门打开,说:“那是,万一有小偷进来,我身家都在这里头呢。”

苏沐橙“咯咯”笑了一阵子,然后把门关上,说:“好了快收拾卧室去吧,这得有多少螨虫。”

苏沐橙也不是坚决要逼着叶修直视过去:毕竟那是他的雷区。她想略微开导叶修一点,让他从颓废里走出来。她知道自己绝对不可以操之过急:叶修不避讳谈论从前,已经算是极大的进步;但是她自己也有点像找不到支点的杠杆——毕竟一年才回国一次,每天忙着谈论这些伤感情的事情,后果甚是堪忧。

苏沐橙收拾完书柜,又拿起抹布把茶几和电视柜清理了一番,再把左一个右一个的手柄收拾到一处。见叶修提着墩布从卧室踮着脚出来,她问:“有人来过了?陪着你打游戏吗?”

叶修听她这么一问差点滑倒:“啊,对,一起打游戏来着。”

苏沐橙说:“新认识的朋友?还是小乔?”

叶修一手扶着墙说:“我们等一会儿说这个问题。”

等到换气、除尘、清扫全部完成之后,叶修打开空调,又跑到楼下拎上来一颗滚圆的西瓜切好端到苏沐橙跟前,才一边拿纸巾擦着手,一边坐好,看着指尖发呆。

苏沐橙拿起一角西瓜尝了个尖,点点头:“说吧,从饭店瞒到现在了。”

叶修头也不抬:“我喜欢上一个人。”

苏沐橙有点意外,但是总体还是比较平静的。如果说叶修自始至终都是一副超然物外的样子,反而难以收场了。现在他自己主动——虽然含有一些逼迫的意味——把这件事说出来,正是一种寻求帮助的、听取劝告的态度,让这件事比较好处理。

叶修居然也有今天。

苏沐橙吐出一颗西瓜子:“嗯,继续。”

叶修考虑了一下应该如何组织语言。

苏沐橙又吐出一颗西瓜子:“男生吧?”

叶修点点头:“你能接受?”

苏沐橙一脸平淡:“女生的话估计你早领着给我看了。怎么不能接受?我们学院就不知道有多少对每天在我面前晃悠。”

叶修继续说:“他就,我们那片的交警。人很有趣。”说到这里,他突然卡壳了。是啊,黄少天很有趣,但是除了这个词,他还能怎么形容他?千言万语塞在他的喉咙口,但他却被这些话扼住了喉咙。万一,在他看来有趣、迷人的细节和个性在别人眼里只是平淡无奇,又或者,他的语言此刻苍白而平淡,无法形容出来那个人的一丁点好:那他的这副好牌,也可能变成无用的道具。

苏沐橙很少见到叶修如此惜字如金,尤其是在描述一个“喜欢”的人的时候。她想了想,问:“搞不定?要我出谋划策?还是不敢搞,想让我把把关?”

叶修捏起一角西瓜,说:“我没告诉他我从前是干什么的。现在就是想和他每天呆在一起。”

苏沐橙点点头。果然,每一个人在爱情面前既会自负,也会自卑。

叶修继续说:“我也不敢太张狂,吓跑了就是真跑了。”

苏沐橙没有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畏首畏尾了?”

叶修抬起头看她:“因为喜欢啊。”

苏沐橙擦了擦手:“好好好,说吧,到底什么情况。”

叶修正挠着头,没想到手机突然响了。他低头一看,是“黄警官”的来电。叶修在裤子上擦擦手,赶忙接了起来。

苏沐橙伸着脖子仔细看了看叶修的屏幕,这时候也是一愣。“警官?”

还没想完,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连串怒气冲冲的声音:“你还有人性吗?叶修!不接我就算了结果我去你们店里买水喝你们那个小朋友居然说那个方便面根本不是十块钱!我上辈子欠你钱了吗?”

叶修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丁点,朝着苏沐橙挤眉弄眼。

黄少天在电话那头又喊了一嗓子:“你说!”

苏沐橙问:“是他?”

叶修点点头。

就在黄少天等着叶修给他算清楚那十块钱的旧账的时候,只听到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低低地问“是他”,顿时心底一凉。是个女孩子。居然是个女孩子。叶修不接他回家、无故旷工的原因莫非都是因为这个女孩子?这个女孩子是谁?为什么要问自己是谁?

电话那头的黄少天头脑一阵发麻,下唇颤抖。还没等叶修说话,他咬着嘴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你为什么不说话?把我的十块钱还给我。”


to be continued

沐橙:冷漠脸。

“十块钱引发的血案”VV发着小猫咪接吻图说。

恭喜tag第四。加油!

  410 42
评论(42)
热度(410)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