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U

字数:2709


饶是叶修处变不惊、脸皮够厚,在听到这种问题的时候也不能保持绝对的冷静。

他一直等着黄少天来撕下他所有伪装的那一天。他的被有意无意掩盖的喜欢、他的绞尽脑汁的试探喝他的润物无声的示好……他不是怕黄少天彻底离开,他是怕黄少天对他产生怜悯,再也无法和他进行平等的沟通。他甚至想让黄少天亲自发现自己的过去,知道自己的伤痛,一边承担着被揭开伤疤的苦痛,一边享受着真相大白的劫后余生。

他从心底里默认黄少天不会轻易操纵这种生杀大权,给自己直接判死刑。如果有,也只能说黄少天不是他的千帆过尽,也不是他的三千一瓢。

作茧自缚、藏匿自己终有时日,但等待宣判却遥遥无期。

握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叶修抬起眼帘,隔着锅里断断续续升起的水汽,仿佛头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仔细看黄少天。看他眉毛挑起、嘴角含笑的调皮的样子。

叶修吹吹筷子尖上挑着的肉说:“我……”

苏沐橙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对,就这桌。放桌上就行了。”

饭店的服务员把三瓶酸奶摆在了桌边,道一句:“慢用”就离开了。

苏沐橙见叶修盯着筷子不说话,问:“你们聊什么呢?”顺带歪着头问叶修:“很烫吗?你怎么不吃?”

叶修吹了吹:“等你回来一起吃啊。”

黄少天也拿起筷子:“聊那么多女生追他,他为什么不挑一个?多亏。”

叶修抬眼看了眼黄少天。

苏沐橙拧开酸奶:“这还不简单,我替他说吧。没他喜欢的呗。”

黄少天没接茬,也打开了一瓶酸奶推到叶修手边:“快喝吧。”

叶修笑笑:“谢谢关心。”

直到吃完饭黄少天都没有再提起那个问题,叶修心里明明灭灭,患得患失,觉得被人掐中了要害一样,也像是有剑悬在头顶,稍不注意就要置他于死地。

他如果当时回答“是”,黄少天会作何反应?如果他回答“不是”呢?

黄少天太聪明了,轻轻松松将他一军。这是出色的自我保护。

不愧是警察。

叶修一路胡思乱想着把黄少天和苏沐橙都送回家里。倒在自己床上,叶修大睁着眼睛盯着天花板上的一道裂缝。无论如何,他都不想和黄少天失去联系。这种畏首畏尾的感觉,太陌生也太压抑:他拿起自己的手机,但是绞尽脑汁也无法发给黄少天一条信息;至少无法这样对他的提问若无其事、避而不谈。

“我不喜欢。谁我都不喜欢。我只喜欢你。这跟我的取向一丁点关系都没有。”叶修对着手机屏幕做了个口型。

*

黄少天自从问完那句话且没收到答复之后,反而对叶修的态度没什么改观。他还是该吃吃该玩玩,偶尔跟叶修吐槽一下工作饮食,抱怨一下无聊和热还有自己的黑。叶修不知道他这是故意岔开话题,又或是根本没把那个问题放在心上而造成了一种心大的假象。

叶修应付黄少天的信息居然变得字斟句酌起来。正如他和苏沐橙说的那样,他害怕站在风口浪尖上的自己,一个词语的不恰当就会把黄少天“吓跑”。纵然世间有千万破镜重圆、旧情复燃,但是叶修坚信,如果“吓跑”一事发生在黄少天身上,那再微小的概率也会变成百分之百。

有时候他想着自己干脆一说了之,大不了就是痛失所爱。

所爱。

暧昧让人受尽委屈。

*

苏沐橙站在车外,看着驾驶座上的叶修把一段信息删删改改,很久后才熄火下车,说:“抱歉。”

苏沐橙不解:“怎么感觉你自从吃了饭之后就变得不太对劲?我那天助攻是不是用力过猛了?”

叶修摇摇头:“没有,今天去哪儿?”

苏沐橙还有不到一周就要回德国,她想着跑跑国内的音乐器材商店和书店,给自己省点钱。鉴于弦乐专家方锐不在,叶修硬着头皮被迫载着她东奔西走。

苏沐橙指着音乐协会对面的小巷说:“这里面有好几家提琴专卖,我们今天扫扫店铺就好。”

叶修跟在苏沐橙身后,看着头顶用钢索悬挂的一排一排各种大小花纹的提琴,恍惚中又回到了组乐队时候几个人像现在一样给各种乐器店老板塞名片拉赞助的日子。那时候一穷二白,怀揣着不知道从哪儿借来的勇气和脸皮,在外面一游荡就是一下午。

方锐那时候特别喜欢开叶修的玩笑,说,要不是叶修的钢琴太难搬动,几个人就坐在广场和地铁站口卖艺,也够几天花销的。

几个人喝最便宜的水,吃最大众的盒饭,却把钱大把大把地投入在了乐器、乐谱和唱片之上。几个人没有电视机,就借来放映机,在墙上投影交响乐。国内听众最少的北欧小众独立乐,方锐对着俄罗斯资源网站一找就是一下午,下载好的时候从凳子上一跃而起,为此脚腕肿了几周。

晚上他们三个人围着桌子写乐谱,在乐器上疯狂试奏、找灵感找采样找到两眼乌青……所有的付出,所有最痛苦的日子,都是生命中最无上的过往。

问今天的叶修:你后悔吗?

不后悔。

还想重来吗?

叶修低头吸烟。

*

苏沐橙旋紧了琴弓上的调节螺丝,又随手从支架上取下一把虎皮纹,略试了几个音。再拿起一边搁置的松香,从头到尾擦遍了马尾弓毛。看叶修盯着谱台发呆,她用弓尖捅捅叶修,说:“练习量太大,我前一根琴弓炸毛了。国内的弓子就是便宜。这次带两根走。”

叶修盯着自己身上让弓尖捅过留下的松香印迹,说:“辛苦。”

苏沐橙见他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架着小提琴说:“到钢琴上给我个准音。”

琴行老板见来了懂行的,自己也顾不上他俩,朝商店里面摆着的钢琴指了指,匆匆给别的顾客介绍琴去了。

叶修慢悠悠走过去,一言不发地看着这台平淡无奇的立式钢琴,一伸手掀开了键盘盖。

苏沐橙静静看着他。

叶修仿佛复健的骨折病人一般谨慎地伸出手去,轻轻地落在琴键上,最后孤注一掷般地按下了高音E。

苏沐橙说了句:“好了。”

叶修像被键盘烫着一样缩回了手。不知何时,他已经满头冷汗。

苏沐橙一边侧着头旋转微调,一边观察着叶修的反应。

就在这时叶修的电话响了。他拼命摇摇头,从口袋里抽出手机,是黄少天的电话。

黄少天叼着一瓶汽水站在路边朝着电话喊:“干什么呢!”

叶修说:“弹钢琴。”

黄少天哈哈一笑:“什么?你还会弹钢琴啊!诶爬音阶我也会!你会不会按黑键啊?”

叶修找了个凳子坐下来:“不会,太难。”

黄少天把汽水瓶子还给小卖部:“来来来我教你啊!看在我们俩关系这么熟的份上我学费给你打八折!”

叶修:“这么大方?好人啊。黄警官乐于助人,改天给你们支队送个锦旗。”

黄少天摸了摸头发:“我是好人你第一天知道吗?”

叶修:“不啊,从你愿意花十块钱买桶面那儿开始我就看出来你是好人了。救人于水火,胜造七级浮屠。”

黄少天:“我靠靠靠靠靠,又是这个十块钱!你有完没完!是不是要说一年吧!”

叶修居然有点大仇得报的感觉:“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愧是学过射击的人民警察。”

黄少天忍不了了,:“你妹!你人在哪呢!我现在就教你弹钢琴!”

全程听他俩互相发射毫无营养和意义的垃圾成分的苏沐橙坐在一边,把琴从脖子上拿下来,对口型问:“黄少天?”

叶修点点头:“琴行,音协对面。”

黄少天说:“等着啊,你黄老师马上就到。”

苏沐橙摸着琴弓说:“我真觉得你俩挺般配的。”

叶修问:“不是安慰我?”

苏沐橙说:“你弹琴时候可不是这个表情,打完电话就喜上眉梢了。要不要给你个镜子自己看看?”

叶修搓了搓脸:“这祖宗要来了,不影响你吧?”

苏沐橙站起来盯着包银琴弦头也没回:“怎么可能影响?你俩说你俩的,我买我的。”

*

不一会儿黄少天走进了商店,见叶修坐在板凳上面无表情,他蹦蹦跳跳走过来拍了拍叶修:“热傻了啊?”

苏沐橙从一摞琴谱里抬起头来:“来啦?”

黄少天笑着招手:“苏妹子也在!”然后抬头看了看店里挂着的琴:“小提琴店,叶修你跟着凑什么热闹?回去研究你的管理去。”

叶修给他搬了个凳子:“等着你教我弹钢琴呢。乐器就在后面。”说完,越过肩膀指了指商店里头。

黄少天对于钢琴音阶的认识只停留于小学学习口风琴上面,此刻看到钢琴货真价实地摆在那里,没想到叶修动真格,简直连个台阶都不给下。想了想刚才在电话里夸下的海口,黄少天坐在琴凳上扭了扭,脚毫无章法地踩在踏板上,一瞬间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叶修走到他身后,弯下身子,一手撑在钢琴上,凑在黄少天头顶说:“钱我都给黄老师准备好了,咱们先爬个最简单的音阶吧?”

to be continued

“不要学费,亲一口包会!”VV正在恶龙咆哮。垃圾话都是VV贡献的,她是一个天使!

今天看到了许多让人无法忍受的新闻。我就当作没看到,不关心,绝对不支持。

  387 39
评论(39)
热度(387)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