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V

字数:2791


黄少天豁出去似的一闭眼睛,又推了叶修一把:“你离我远点!我施展不开!”

叶修朝旁边退开一步,说:“黄老师这架子可是不小,气势上不输大师。”

黄少天想了想,叶修既然是学音乐管理的,想必他们这专业并未开设钢琴课,说不定他是真心求教。于是伸出右手搭在键盘上,“叮叮咚咚”一阵,弹了个C大调音阶。

叶修站在背后鼓掌:“不错,黄老师果然多才多艺,佩服佩服。”

黄少天仰起脸来朝他一笑,又低下头去鼓捣琴键。

琴行老板送走顾客,听到钢琴一阵乱响,急忙赶来一看。见一个半大小伙子坐在琴旁边一通乱按毫无章法,他清清嗓子说:“这位顾客,您有什么要买的吗?”

黄少天抬头一看店主来了,急忙一脸尴尬地站起身从钢琴旁边平移开来,一边道歉,一边若无其事地走到苏沐橙旁边,装作看琴马的样子。

叶修走到店门外掏出烟盒,从里面抖出一支烟夹在指间。

苏沐橙抬头瞟了一眼,然后低声和黄少天说:“你让他别抽烟了。”

黄少天一脸莫名其妙:“让他抽吧?为什么不让?”

苏沐橙心想:“你总有一天要知道”,却说:“毕竟是乐器店外面,这些东西都是木头的,太危险。”

黄少天一想也是,走到叶修身后说:“乐器店门外,还是别抽烟了吧?一会儿老板拿个扫把赶你走我可管不了。”

叶修略略思索,把烟收起来。黄少天知道他嘴里难受,从口袋里掏出一盒子超强薄荷糖塞进叶修的手心里:“吃点糖吧,看你难受的,别一会儿坐立不安趴下了。”

两个人站在商店门口,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叶修突然说:“黄老师还没教会我就让赶出来了。时运不济啊。”

黄少天扭头看着他:“你是不是笨!我都示范了好几回了,不就是三个指头一二三倒过去再从大拇指开始吗?回去多练习,不会再来问。”

叶修看着他淡淡一笑,说:“学不会,得黄老师手把手教。”

黄少天登时脸就红透了,他仰着下巴一脸的不可置信:“靠靠靠谁要手把手教你?站大街上你耍什么流氓?男男授受不亲。”

叶修失望地耸了耸肩,说:“刚还在电话上说要教我的,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

黄少天说:“就算我要教你,也得有乐器啊?钢琴这东西多难找,又不是三角铁电吉他。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懂不懂?你看,你换一个乐器学一学,说不定过几天就出师了。”

叶修低头笑笑:“好好好。”接着又问:“你给我打电话什么事?”

黄少天抓抓头发:“在家里呆着不知道该干什么,想问问你在哪里玩。”


叶修朝着店里回头,说:“沐橙马上要回德国了,陪她逛商店买点东西。”

黄少天说:“这么快就要走了?”

叶修说:“是啊,一年回来十五天。”

黄少天说:“突然想起来,商店门口放的那两个箱子就是她寄给你的吧?”

叶修点点头。

过了好一阵子,黄少天才低声说:“我一开始以为你要把她介绍给我呢。”

叶修一惊:“嗯?”

黄少天自嘲般地摆摆手:“我坐你车上还想,你这人怎么把我往外推,是不是又坑我。”

叶修一脸无奈:“十块钱给你搞出来心病了是不是?”

黄少天没有说话。

叶修看着马路对面的一辆冰激凌车,继续说:“还有啊,往外推的是什么?我应该把你往里拉么?”

等了半天没有回答。叶修一回头,发现黄少天气哼哼地回商店找苏沐橙去了。

小黄警官的心直口快看来并不能轻易模仿。

*

苏沐橙最终挑选了不少的提琴配件和练习曲谱,提着一个大纸袋上了车,准备打道回府。

黄少天一路滔滔不绝地给大家讲他值班时候发生的事。

“大冬天,特别冷。晚上轮我值班,把大衣一盖,帽子一蒙。没办法只能睡觉。就睡我们那破桑塔纳后排。过一会儿就听见有东西敲窗户。”黄少天坐在副驾驶上扭着头说。

苏沐橙一脸紧张:“是谁啊?服务区的人吗?”

黄少天略一思索:“不是,那次是停在路边警车区域的,就大山坳中间,荒郊秃岭的。反正我也不敢睁眼。”

苏沐橙问:“黄警官你还怕鬼啊?”

黄少天一脸坦然:“在市里边我就不怕,但是你到了那种地方,谁知道会遇到什么呢?我这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还是得小心点。”

叶修一边开车一边说:“那你就冲他嚎两句,他听不懂就吓跑了。”

黄少天撇撇嘴:“你当他是傻的啊?给你头野猪你嚎两句?你嚎破天都没人理你。”

苏沐橙捏着拳头:“后来呢?”

黄少天说:“反正我也不摘帽子,我就闭着眼睛问‘谁啊’,他能说话就说什么事,如果是不能说话的东西,我也不给他开门开窗,我也不看他,我怕看到什么不干净的。”

苏沐橙点点头:“的确挺吓人的。”

黄少天说:“每次就啃方便面,也睡不好,怕万一有事故我睡不醒就麻烦了。没事的话第二天就腰疼。”

叶修回头看了看黄少天:“是啊,可苦了我们少天了。”

苏沐橙说:“啊对,我还想起来高速公路路边看到过坟包,一片一片的,想了想也是吓人。”

叶修说:“下次要再怕,就告我,我反正也不睡觉,和你呆着聊天都行。”

黄少天乐了:“又看星星啊?冬季大三角有没有?”

叶修说:“有,怎么没有?”

黄少天睁大眼睛:“还真有啊?”

叶修说:“比上次看的那个亮,特好看。”

刚说完,叶修的手机响了。

黄少天摁住他的手:“不能接啊我可是告诉你,开车接电话罚款扣分严重违纪。”

叶修哭笑不得:“我不接,我就看看是谁的。”说完他一低头,见屏幕上显示着“方锐”,直接把手机递到后排苏沐橙手里。

苏沐橙按下接听键,和方锐聊起天来。

方锐知道苏沐橙的回国时间。自从在三个人坐在一起长谈一场解散乐队后,重聚的机会就变得少之又少。方锐四处奔波着赚钱活下去,苏沐橙见劝解叶修无果,只得申请国外顶尖的音乐学院和奖学金。叶修却一味消沉,甚至对其他两人避而不见。但是苏沐橙和叶修毕竟又亲密一些,平日不见,物质支持还是要源源不断地交付给叶修。

方锐有时候安慰开导人实在力不从心,只能和苏沐橙私下联系,让她在能说上话的时候帮着自己劝劝叶修。

方锐思来想去,觉得如果叶修还想继续做音乐,那么最好的方法不是从头再来,而是挖掘从前在乐队的时候留下的谱曲。毕竟那时候不是叶修一个人在闯荡,三个人初出茅庐,专业又精,在现在看来的确算得上是创作和演奏水平的一个巅峰。与其要热身再开创作,还不如把过去的东西包装推荐一下,从草根音乐人开始,试着利用大众传媒打开局面。方锐自己也有信心可以助叶修一臂之力。毕竟这么多年来他的夙愿就是看着三个人一起成功。

但是上次和叶修在便利店一见,方锐却碰了个不软不硬的钉子。叶修在关键问题上不肯妥协,也不听劝告,甚至都不肯透露自己对于未来的打算。而且问到关键问题,例如“demo在哪儿”的时候,叶修居然声称“掰了”。

“掰了。”方锐在电话里压低声音说,“我自己掰了我都不信他能掰。我说啊沐姐姐,你就旁敲侧击问一问,可能的话让他重新拿出来混音,传到各大社交网络去。现在背景真的是不一样了,越小众越个性人们越喜欢,是不是?我觉得我们的东西还能再抢救一下。”

苏沐橙低低一笑,说:“行,我给你问问。”

说完她把手机拿到一边,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诶,点心大大问你demo藏哪里去了。”

叶修不耐烦地挥挥手:“他是跟那张碟肛上了是不是?告他我掰了。不行让他上我家找去,找到就归他,怎么样?”

方锐一听他这么说,气的差点没跳起来。捂着嘴,他和苏沐橙说:“我给你讲,他越是激动越有猫腻。行了我就这么点事,今年太忙,这边搞巡演。明年你回来我给你接风洗尘。”

苏沐橙道声谢,挂了电话,说:“真掰了?”

叶修开示觉着黄少天坐在一边不太想说这些,但是自己根本不想防着黄少天,于是说:“告诉他别乱打主意了。这些没把握的事情我压根不会干。”

坐在一边乖乖闭嘴看风景的黄少天听到了一个非常耳熟的词。再一回忆,好像是那个背大提琴的人也问过和“demo”有关的事情。

黄少天忽然问:“demo是什么?”

苏沐橙一愣,接着说:“就是一张样带,上面有一些歌曲,都是别人没听过的。”

黄少天问叶修:“你把谁的碟掰了?”

苏沐橙赶紧说:“不是,是他自己的碟。”

黄少天继续问:“你不是学音乐管理吗?你掰样带干什么?”

苏沐橙说:“里面录的是我小时候的一些练习曲。”

黄少天越听越乱,苏沐橙越解释越糊涂,叶修越听越烦。车里突然安静下来。

过了一会儿,黄少天问:“老叶,你不会真掰了吧?听上去还挺重要的。”见叶修没有回答,他转过身问苏沐橙:“demo长什么样?”

叶修伸手摸出烟盒,他现在心跳得非常快,血气上涌,口干舌燥,必须抽根烟了。

苏沐橙模棱两可地说:“也没什么特别的,就一张光碟,能长什么样?没封面没封底。我都快记不得了。”


to be continued

诶,好大雨啊。

“我室友抽到了彼岸花!”VV咆哮着说

  394 39
评论(39)
热度(394)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