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X

字数:3138


叶修和黄少天坐在塑料凳子上等点好的串一盘一盘端上桌,两人拿起冰镇啤酒干杯,又看烤串大师傅动作利落地给肉串撒油的撒调料末翻面,再用一把大蒲扇扇风。

轰鸣作响的电风扇把呛人的烟雾抬头对着天空喷去,仿佛一个无声的广告:老街巷里的人纷纷聚拢来吃串喝啤酒,黄少天的凳子不时被来往穿梭的人踢中,他只好抓着凳子腿往桌子边靠了靠。

黄少天把一串羊肉串叼在嘴里,忽然说:“哎老叶我觉得不对啊?”

叶修抬眼看他:“嗯?”

黄少天说:“上次说好你欠我十顿烧烤的,怎么今天就变成我的生日请客了?”

叶修低下头吃:“没钱。”

黄少天想了想,的确,最近几次下馆子无一例外都是叶修掏腰包。叶修一个看便利店的能挣多少?比不得自己一个精神文明奖能挣八千多。

黄少天忽然间良心发现,自己起身结了账。叶修对着他的背影叫:“哎,干嘛呢?”

黄少天摆摆手:“吃你的瞎叫唤什么?”

叶修看着黄少天把钱夹收起来:“说好我请客的,你付什么钱?”

黄少天又拎起来一串烤蘑菇塞进嘴里:“我又不是吃白饭的小白脸。我过生日高兴,请你吃饭,你不领情还瞎嚷嚷。”

黄少天想起什么似的一抬头:“对,你还叫过我白眼狼。”

叶修乐了:“你这人超记仇啊,这都多久的事情了。”
黄少天一本正经:“语言的侮辱会给人最深的精神伤害,这位同志。”

叶修拿起啤酒:“好好好,来,干杯吧寿星。”

两个人吃饱了烧烤,又去便利店买了一兜子啤酒饮料瓜子花生豆腐干,摸着肚子回叶修的家。叶修嫌不够,又抱了个西瓜。黄少天因为喝了点啤酒,此刻脸上一片红,和叶修嘻嘻哈哈推搡着上楼。

俩人把西瓜洗干净放进冰箱,又把零食七七八八装了好几碟,最后洗手洗脸往沙发上一瘫,一人抄起一个游戏手柄开打。

叶修打游戏时候反而比较严肃,黄少天本来话多,加之啤酒下肚,不由自主神经活跃,导致语言中枢比平时反应更加敏捷。上次打游戏尚能控制自己嘟嘟囔囔权当战术,这次直接口出狂言,垃圾话满天飞,还动不动欺负到叶修头上。两个人越打游戏越没个正形,活像俩疯子。

叶修看黄少天野马脱缰眼冒精光,操作又快又准,还不时夹杂语言和肢体攻击,只好在战术上拼命压制,偶尔把黄少天摁在地上一通乱揍,换来的结果是鼓膜隐隐作痛。

就在两个人厮杀得难分难解之际,防盗门传来一点都不客气的敲门声。

叶修大喊:“谁啊?”一边把游戏声音调低。

门外的人中气十足:“查水表!收水费!”

叶修挠挠头,他在进单元门的时候好像模模糊糊对一张硕大的通知有点印象。谁知道前脚进家门,后脚就把这事忘了个一干二净。

黄少天两眼就和粘在屏幕上似的,对门外的收费人员充耳不闻。

叶修踢了踢他的小腿:“来来来让路了。”说完走过去拉开门,见一位胖胖的大姐拿着pos机和发票夹站在门口看着他。叶修打开门,客气地把人请进了家中。

大姐也来不及寒暄,走进厨房说:“小伙子,水表在下面柜子里,你还是得爬下去给我看个字。”

叶修满口答应着,赶忙打开橱柜把锅碗全部移出来,接过大姐递来的手电,他撅起屁股就钻进去往里爬。等他满头大汗地揭开水表盖子,大姐又说:“水卡拿出来我刷一下。哎这个小伙子,你帮他拿去。”

叶修听到客厅里的游戏声音没有了,猜到是黄少天过来帮忙,想都没想说了句:“卧室隔壁那个家,架子上有个石膏猪,猪上面别着水卡。”

黄少天应了一声就走了,拖鞋在地板上轻轻摩擦的声音一路远去。

叶修拿手电照着水表仔细读数,他在狭小逼仄的空间里勉强聚起精神,但是隐隐着总觉得那里不太对。等他扶着橱柜一点一点钻出来的时候,眉头已经皱成了一团。把数字告诉大姐,他已经意识到问题非常不对了:黄少天还没回来。

叶修突然冲出了厨房,朝着卧室旁边的房间跑去,顾不上大姐在后边大声“哎”了一下。


果然,黄少天站在房间门口,呆呆地借着灯光朝屋里看。

叶修头皮后脑阵阵发麻,血气上涌,眼球突出,心脏狂躁地蹦跳着。他知道一张嘴,这颗心必定离他而去,在地板上还能活鱼打挺一阵。

飞快地窜进房间,叶修拿下水卡,冲回厨房,对心有余悸的大姐说:“不好意思,他没找到,在这里。”

大姐一边刷卡,一边撩起眼皮看了叶修一眼。

叶修站在厨房门口,却不住地扭头看黄少天的动静。但是黄少天还在那个家没有出来。

等送走了大姐,叶修磨蹭着走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下。他手颤抖着拿起烟盒,从里面抖出来一根烟,饥渴地塞到嘴里,却迟迟没有点燃。

他知道黄少天接下来会有非常多的问题,这些问题必然直指他的过去,每一个问题都如铮亮的利剑,必然刺得他鲜血淋漓、无处遁形。

等了一会儿,黄少天默默走到他身前,投下的影子遮住了灯光。

叶修没有抬头。

又过了一会儿,叶修听到自己说:“少天,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我答应你,不管你问什么,我都会回答。”他害怕过了今晚,黄少天就会消失不见。但是他依旧选择坦白。

黄少天一向快人快语,此刻也嗓音沙哑着问:“叶修,你到底是学什么干什么的?”

*

黄少天听到叶修让他拿水卡的时候,急匆匆朝着卧室跑。在他印象里,叶修家好像的确有一扇不太起眼的门,不过是常年关着的。现在看来,里面必然藏着金银珠宝价值证券甚至保险箱。

他一拧门把手,往前一推,门应声打开。没想到,和客厅的清凉冷风完全不同的是,这个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凝结了,带着浓重的灰尘气味和热浪,还有常年无人居住的陈旧气息,呼啦啦扑了黄少天一身。

他低低咳嗽着,伸手在门框附近摸索着电灯开关。

“啪”地一声拍亮电灯,明黄的灯光瞬间照亮了满屋飞舞的灰尘,像一群吃饱的蝗虫,蒸腾着冲向房顶。

屋里并没有金山银山,低垂的窗帘隔开了日月。屋子的正中间摆放着一架钢琴。

一架并不铮亮,但依然乌黑的三角钢琴。

黄少天揉了揉眼睛,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觉跨越了时空。但是他很快冷静下来:叶修的书架上全部都是跟钢琴有关的CD,就连上学都是在音乐学院。

音乐学院?

黄少天环视着房间。房间的角落里有一个低矮的书架,上面摆放着各种卷角破皮的薄厚书籍,封面上印着五线谱;在书架旁有一个黑色的谱台,谱台上放着铅笔橡皮。

尽管喝了些酒,黄少天的大脑此刻依旧在飞速旋转着。叶修的经历?学历?甚至是工作,都像隔着一层轻纱,明明就在那里,但是他无论如何也只能看个大概,却根本不知道分毫。

他呆呆地盯着钢琴,连叶修逼近的脚步声都没有听到。

叶修飞快地从他身边挤过,来得匆忙,走得迅速,就像一阵裹挟着尘土的风。他害怕叶修也会这样消失在他的生命中。

*

叶修深吸一口气,说:“少天,我没有想骗你。我从来没想过。”

黄少天说:“那架钢琴是怎么回事?”

叶修低着头问:“你真的想听我说吗?”

黄少天说:“想。所有的。”

叶修继续低着头,盯着地板说:“我的专业是钢琴。你肯定也猜到了。

“毕了业,我和拉大提琴的那个人还有沐橙组了乐队,新古典乐队。你肯定没有听说过。那大概是四五年前吧,我们三个都比较专业,投入也非常大,但是没有什么回报。

“因为太小众,没有固定的粉丝群。辛辛苦苦写出来的东西没人听。拿着母碟样带不停跑唱片公司,没有一个厂牌承愿意接。我们的东西,按他们的话就是拿到市场上根本没人会过问,撑死了听个开头多少秒就换下一首歌了。

“我们三个都要吃饭的。加上刚毕业心气很高,觉得肯定有机会。就算是再小众,北欧的盯鞋都有人听,为什么我们的新古典没人听?

“后来我们三个内部就出了问题。大提琴的意思是挣钱为主,他建议改变乐队流派。沐橙一向比较听我的。我们那阵子实在揭不开锅了,也没有现在的互联网。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乐队解散了。三年的辛苦付诸东流。”

说到这里,叶修的手攥紧了裤子。

他压低声音开口:“我不是要怨谁或者是否定过去。如果我重新选择,我还是选择新古典。

“一个人的才华和付出不能拿钱衡量。

“我也想过自己干脆妥协。但是十年以后我还是会指着现在的自己鼻子骂,为了钱就变心,还算个男人吗?”

叶修摇摇头低笑一声:“我缺的,谁也给不了我。我想,卷土重来可以,但是我不希望任何人跟我以身犯险。我没有理由拖累任何人。我不能再像个毛头小子一样‘试一试’了。没有十全十美的方案,我宁可永远不动手。”

黄少天蹲在他面前,说:“然后呢?”

叶修说:“再后来我就遇到了你。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没用,我不为过去后悔。代价我付出了,后果我控制不了太正常了。”

叶修摇摇头,嘴角勾了勾,却又无力地垂下:“你是最不该知道这件事的人。”

叶修说,“我的本意不是想隐瞒,更不想冒险。我对你撒谎,是我不对,我道歉。”【注】

叶修说完,沉默了。他其实什么也不需要,即便他什么都没有。

叶修二十余年的光阴都泡在了悠悠浮世里,随时可能一个浪头打来,就此湮没。他空有一身才华,可惜世事仓皇,无人有心思顾及他安静的艺术。如果有人肯称它为艺术。

不被发现和欣赏的东西也算是艺术吗?

如果硬要说的话,叶修需要一双眼睛。

以前的他不敢想,但是现在,他希望眼睛的主人是黄少天。他希望那个听众,也能是黄少天。

“所以,”叶修重新抬起头来,他眼里有光,可是却颤颤巍巍,仿佛下一秒就要熄灭。

叶修低声开口,他的目光垂下来,看见了黄少天的指尖。

叶修听见自己说:“你可不可以给我一次机会?”


to be continued

【注】从这里到结尾,参考了VV给我写的段落。她是个天使!


这个连载马上要进入尾声了,如果有想看的内容,可以评论,我会考虑下一个坑写。

  382 46
评论(46)
热度(382)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