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童话故事 β

字数:2149


第二天清晨,黄少天抱着一个淡金色的柚子飞向了丛林。他还想听缪斯们告诉他更多奥利匹斯山的故事,尤其是那位战神。

不出所料,缪斯们果然在树林中溪流边看书弹琴。黄少天静静地站在一块硕大的鹅卵石上,遥遥地听她们聊天。不多时,几位仙女发现黄少天一个人站在远处,急忙招手把他招呼过来;又见他一个人抱着柚子吃个不住,于是大家喜爱地逗弄他,用鲜果和花和他换柚子吃。

埃拉托的膝盖上放着一本打开的书,她坐在缠着常春藤的树桩上,脚边是七弦琴。欧忒耳佩【注1】扶着她的肩站在一旁,也弯着腰看那本书,偶尔在高高的竖琴上拨弄一番。见黄少天摇摇摆摆地被其他缪斯围着走过来,埃拉托把那本书放在一旁,掏出玫瑰和桃金娘编成的花环,戴在黄少天的头顶。

黄少天一眼就看到了那本薄薄的书。他把那书拿起来,只见封面上写着“卡图卢斯”【注2】和“诗集”。翻开它,黄少天飞速地扫了一眼,抬起头问埃拉托:“你给我讲讲,这里面说了点什么?”

埃拉托笑着说:“这是一位有趣的罗马诗人,他给他热爱的女子写了一百多首情诗。其中包括炽热的追求和好笑的色情。爱神如果不知道他,还真是让人称奇。”

黄少天顿时红了脸:尽管他是掌管爱情的神仙,但是也从未读过这样劲爆的内容。他默不作声地翻看着那本书:书中的诗人极尽描写,把追求的女子昵称为“我的小麻雀”。

站在一旁的欧忒耳佩忽然问爱神:“你难道从来没有写过情书?”

黄少天紧张兮兮地抬头,望着这位仙女:“谁,谁没有写过啊?我可擅长写这些呢。不信你问埃拉托,她都是跟我学的。没有我的金箭和启迪,这位诗人只能变成一块木头,根本体会不到什么叫做‘爱情’。”说完,他求救般地朝埃拉托挤了挤眼睛,又把头埋进了书里。

埃拉托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说:“我们的爱神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啊?”

黄少天差点没跳起来:“喂,有这么直接打听私人信息的吗?你们什么时候改名叫八卦九人组好了。”

缪斯们笑得前仰后合,见黄少天的反应如此直白,又想到他还年幼,并没有继续追问。

黄少天见自己已经露馅,于是捏着书的一角眯起眼睛说:“谁规定没谈过恋爱没写过情书就不能是爱神啊?你们不要以为我什么都不懂,其实我知道的可多了!这些——”他指了指书里的字句“都是雕虫小技。”

埃拉托故作惊讶地瞪大眼睛:“在我看来这些诗句很出众呢。”

黄少天把书“啪”地一声合上,背起弓箭飞到半空中,说:“改天等我心情好了,亲自写一篇大作,交给你们谱曲演唱,怎么样?”

几位缪斯和他笑着挥手作别:“那我们就静静等着爱神的佳篇。”



黄少天一路飞回自己的神庙,托着下巴坐在窗口。他没想到自己作为爱神却并不知晓“情”为何物的属性被仙女们猜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一时间有些闷闷的。

拿起一支鹅毛笔蘸了些墨水,他展开一张羊皮纸,准备构思一下自己的情书大作。

黄少天承认自己和缪斯们并不亲密:至少在他创作的时候,既没有文思泉涌,也没有下笔如有神:这些所谓的来自缪斯们的祝福一样都没有落实到他的笔尖。

在把几张羊皮纸揉成团丢到院子里以后,黄少天彻底放弃了自己准备成为专业感情作家的梦想:他头脑里好像塞满了裂缝或者海绵,把他的灵感漏得一点不剩,吸了个一干二净。讪讪地握着笔,他轻巧地飞进自己的庭院。

院子里有一颗高大的梨树,树上生满了斗大的梨。奥林匹斯山上的植物并不遵循四季的规律:它们随时可以开花结果、瓜熟蒂落,给神仙们带来最新鲜的美味。黄少天坐在梨树下冥思苦想:他试图从自己稀薄的想象中勾勒出来一位曼妙佳人或者盖世英雄。

抬头望向天空:奥林匹斯山的山巅万里无云,连霞光与霓虹都躲藏起来,消失不见。黄少天伸手摘下一个梨,一边坐在树枝上,一边“咔嚓咔嚓”地假想自己的初恋爱人。梨很甜,绞尽脑汁的滋味却一点都不好受。百无聊赖地盯着树梢和天空,黄少天从箭筒里抽出一支金箭在手上把玩,顺便拿箭头划拉着树皮,试着刻下一颗桃心。

没想到西北的天际突然传来隆隆的雷声。黄少天瞪大眼睛伸长脖子试图看清这异动的来源。只见一个人驾着金色的马车,踏着炸响的雷电,身后金红色的披风猎猎飞扬。黄少天揉揉眼睛:这不是昨天刚刚见到的战神么?连着两天看到两次,实在是难以置信——这位传说中的英雄不是脚不沾地,日理万机的大忙人吗?怎么今天有闲心出来遛弯?

黄少天把梨随手一扔,抓紧自己的弓箭就冲了上去。他一边抵抗着四面八方卷来的气流,一边试图靠近战神的座驾。拼命地扇动着翅膀,黄少天大喊着“喂————战神————叶秋————”,又在飞马的掀起的强风中拼命追赶,没想到还是连着翻了几个跟头。焦急地伸出手去,他想哪怕是摸着马车的横梁,都能靠自己威力无穷的弓箭钉在车上,自己可以翻身跃进轿厢里,抓着这位战神看个究竟。

烟云散去,黄少天仔细一看:马车上分明还坐着一个人。叶秋目不斜视,挥手扬鞭,驱赶座驾如同流星般划过圣城。而他身边,坐着爱与美的女神苏沐橙。她头上戴着镶满青金石的桂冠,身上穿着如云的托尼卡,脖子上戴着海棠编织的花环。蔚蓝的丝带编在她的辫子里,辫脚坠着金铃。爱与美的女神抬头看着战神,她好像正在讲天界的奇闻,一边伸手指了指圣城的城门上她自己的雕像。

黄少天拍打着翅膀和气流做对,同时呆呆地看着战神的脸上浮起一个模糊而温柔的微笑。金色的战盔压在他的眉毛之上,爱神只能看到他微微翘起的嘴角。

战神和爱与美的女神在所有人的印象之中,本来就该是令人艳羡的一对。黄少天无数次在凡人的画像上见到两个人的形象含情脉脉互相对视:虽然所有的绘画都比不上苏沐橙丝毫的美。画像上的战神神情内敛或骄傲,但每个形象都俊美异常,从头到脚都是神圣的威严。

不知为何,黄少天心中怅然若失。这两人在没有他金箭的参与下竟然已经情投意合,看着着实甜蜜美满。没想到全奥林匹斯山的英雄,早已不再是大家的英雄,而是这位幸运的女神独享的英雄。攥紧了金色的箭杆,黄少天放弃了追逐飞速的马车,飘飘悠悠飞回自己的院落。

合拢了翅膀,他又从草地上捡起那支羽毛笔开始构思自己的情书。南风拂过他的院落,一枚梨静悄悄落在黄少天的脚边。


to be continued

【注1】缪斯之一,掌管抒情诗于音乐

【注2】Catullus,罗马最负胜名的抒情诗诗人。写了一百多首小黄诗。黄不堪读(我们拉丁语课真的没学过他,但是学了维吉尔和奥维德,简直不要太正经)

苏沐橙:……我做了什么?

欢迎评论

  348 36
评论(36)
热度(348)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