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童话故事 δ

字数:2094



黄少天在大殿的半空中穿梭来穿梭去,握着纯金的杯盏四处品尝不同席上的美酒。魏琛似乎特别喜欢逗他,从桌下提溜出来五六个长颈瓶,让他挨个尝一尝。紫红色的酒从金盏的边上满溢出来,黄少天扑闪着翅膀飞在桌旁,迫不及待伸嘴去喝。

叶秋远远看到黄少天围着魏琛,自己捏起一颗葡萄丢进嘴里,小声和苏沐橙说:“他刚多大点,就敢这么喝,怕是一会儿就醉。”

苏沐橙自己喝了一口玉露琼浆,说:“小孩子睡一觉就好了。醉个两三天,下次就不敢这么喝了。”

叶秋摇摇头,没再说话。

围着王杰希落座的缪斯们纷纷弹起七弦琴和竖琴,开始演唱送给英雄的赞歌。她们的歌声引得其他几位落座的仙女和魏琛的侍从【注1】踩着节拍开始在大殿上跳舞。晚霞送来缭绕的云雾,大殿里一时歌舞曼妙,众神拍着手,把新鲜的啤酒花抛洒在空中,又把嫩绿的橄榄枝戴在头顶,欢庆着战神的凯旋。

叶秋一个人在角落里自斟自酌,虽然他应该是这场圣宴的主角,但是除了苏沐橙,根本没有任何神注意到他。没有称赞,没有嘉奖,连朱庇特都一瞬不瞬地欣赏仙女们的舞姿。轻轻地放下酒杯,叶秋透过朦胧的双眼忽然看到那双羽白的翅膀飘飘悠悠飞起来:黄少天傻笑着抱着金杯——很明显,爱神已经醉了——歪歪扭扭地飞到了大殿上方,然后“咚”地一声撞到了柯林斯柱那雕满蓟叶和罂粟花枝的柱头上。

黄少天怀抱的酒杯应声落地,而他自己好像也让撞晕了一般,从半空中跌落下来。

箭筒的盖子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里面的箭稀里哗啦全洒了出来。黄少天觉得自己的胳膊被一个东西轻轻扎了一下:他困惑地睁开双眼想看清楚是什么东西,却见一个高大模糊的身影飞速跑来,在他摔落地面之前把他抱在了怀里。

黄少天醉得太厉害了。他伸出手去想摸一摸是谁稳稳地接住了他,但是还没等他触碰到那位神仙,就已经嘴角挂笑,一歪头呼呼睡着了。

叶秋一脸困惑地站在那里,臂弯里抱着睡着了的黄少天。这位爱神身上洒满了葡萄酒,平日里严加看管的箭头全都倒在了脚边。大殿里歌声鼎沸,人声吵嚷,根本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个小小的插曲:他们的爱神刚刚喝醉撞晕,现在掉在了战神的怀里。

魏琛端起酒壶给众神的杯中斟满美酒,得空才擦着汗抬头,四处寻找黄少天的身影。他左看右看也找不到刚刚还在这里乱飞的爱神,只好作罢,又从桌下掏出一瓶酒,给簇拥前来的其他神仙倒满佳酿。

叶秋抱着黄少天回到桌前,压低声音和苏沐橙说:“撞柱子上摔下来了。”

苏沐橙看向叶秋的怀里:黄少天手里攥着叶秋的托尼卡睡得正香,额前的金发随着呼吸一起一伏。他嘴角微张,实在是甜美可爱。

苏沐橙戳弄了一下黄少天的脸颊,又把他的金发缠在指尖,说:“你把他送回去吧,过一会儿他醒了又要吵。”

叶秋站起身来,四下看了看,说:“他箭筒里的东西掉出来了。”

苏沐橙点点头,说:“我一会儿收拾好了给他送过去。”




叶秋在黄少天出生的时候去过一次他的神殿:每当有新神诞生,奥林匹斯山的众神都会前往赐礼。爱神来自宇宙中混乱的元素,他出生以后又活泼调皮,人快嘴快,和自己的本源颇为相似。那时候黄少天尚在襁褓,叶秋战争修整中间匆匆前来,根本顾不上看这位司爱的神明长相如何,单是看到他拼命挥舞的胖胳膊胖腿就觉得有点力不从心,只得忙乱地从身畔把捆绑宝剑的束带摘下,放在黄少天手里。束带是由弥涅尔瓦和她的侍女阿拉克涅【注2】亲自纺织而成,坚韧无比,精妙绝伦,后来黄少天把它穿在箭筒上,成为了背带。

叶秋像抱小猫一样地把黄少天抱在胸前,朝着爱神的宫殿走去。

奥林匹斯山的山巅一年四季气候宜人,殿内的窗帘与轻纱无风自动。黄少天圆形的床像一捧柔软的云,床脚是镶有黄金和青金石的棕榈木,优雅地卷成爱奥尼亚式的螺旋。一顶洒金纱帐静静垂落,罩住了大半张床。纱帐之上是高耸的鸵鸟毛和孔雀尾羽,几乎要触碰到天花板。

叶秋把黄少天放在大床中央。喝醉的爱神没有任何感觉,只是扭了扭身子,蜷缩成舒服的睡姿,继续闭眼大睡特睡。

叶秋看了看寝殿四壁用五彩的石块拼绘的马赛克壁画,上面是美惠三女神在林间舞蹈的场面。大量的棕榈盆栽罗列四周,从窗口望去可以看到奥林匹斯山的雪线和山坡上一派安逸的田园风景。

回过身来看了看睡着的爱神,叶秋走出了黄少天的宫殿。

他心事重重地走向众神欢宴的场地:这里的平静祥和不过是粉饰太平。云端之下的人间才是活的地狱。而他来往穿梭之间,不可能不对无辜的人动恻隐之心。他深知自己的这种心态是违背神性的,是最不该出现在战神身上的,因为如果无法掌握平衡,他会被贬低为懦弱和无能。

朱庇特只想看到他浴血拼杀,让凡人顶礼膜拜。他根本不在乎叶秋心里作何感想。

而叶秋生来本就应该一手握着征战,一手持有和平。如果人间战火纷争不断,那将会是断臂之苦、切肤之痛。

等到叶秋走回殿内,却发现诸神一言不发,都愣愣地看着他。

欢愉的宴饮被迫中断,舞蹈的仙女也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乐器被堆放在大殿的一角,酒壶被收纳在长桌之下。朱庇特坐在中央的宝座高声吩咐:“战神,请立即给罗马的将领托梦,让他们迅速拔营,向北推进。”

叶秋淡淡地说:“七山之城【注3】的主人失去了他最爱的将领。他们要为他斋戒一周,寻找一处适宜的墓地安葬。即使我现在要求他们出发,他们也会红着眼睛反抗。”

梦的女神们不知所措地看着叶秋,大殿里议论之声四起,仿佛一群野蜂嗡嗡作响。

朱庇特从来没想到过战神会冷淡地违抗他的命令。他眯起眼睛看着叶秋:“让他们现在就走,我可不管他们是谁死,是谁活。如果在战场上都无法面对死亡,我还能有什么兴致庇佑这群懦夫?”

叶秋还想张嘴,却看到苏沐橙站在柱子旁无声地摇了摇头。

他转身离去,朝着天空吹了声口哨。顿时,腾飞的骏马们扬蹄踏空而来,叶秋的战矛瞬时出现在他的手中。英武的战神跃入马车的轿厢,狠狠地一抖缰绳,便乘着雷电奔向凡间。

司梦的女神化作温柔的风,陪他吹入了罗马的王的脑海。

to be continued

【注1】追随酒神的女人们。

【注2】Arachne因为挑衅弥涅尔瓦的织布技艺,被变成蜘蛛,从今以后只能织网(络新妇哈哈哈)

【注3】罗马

求评论

  330 63
评论(63)
热度(330)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