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童话故事 ε

字数:2109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觉得心情甜蜜而安逸,有一种无人说的隐秘快乐。他抖抖翅膀,从床上飞起来,觉得身轻如燕,于是干脆从窗口飞出去,直接爬到了梨树的树顶,看着奥林匹斯山山麓的嫩绿草场。


他觉得胸口如同塞了一颗鲜嫩多汁的果实,有着沉甸甸的的踏实感;他还觉得胸口好似装了一只饱满轻盈的气球,有着轻灵灵的漂浮感。

秘密的来源不可说。黄少天托着腮仔细思考,他不知道为什么在醉酒之后反而神清气爽,因为他的最后一点记忆是头撞上了柱子。伸出手摸了摸被撞到的地方:他发现脑袋居然出乎意料的毫无感觉,仿佛“撞”和“疼”这两样都根本没有发生过。

甜蜜的来源不可说。黄少天从树上摘下一颗梨,一边吃一边想:为什么今天看到的东西都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美感。奥林匹斯山是他再熟悉不过的家,他闭着眼睛都能想起来这里的每一棵草长什么样子。可是他今天十分想跑到草地上打个滚,晒晒太阳。

他特别想把自己的感受说给别人听。他特别喜欢自己身边有一个倾诉对象。他特别喜欢那个人笑着看他,笑容犹如五月拂过树梢的南风。

黄少天揉揉脑袋,飞回了自己的寝殿。他看到自己的金弓和箭筒安安稳稳地放在樱桃木的案几上,箭筒旁摆着一枝海棠花。把弓箭背在身上,黄少天决定去找酒神询问他到底在宴会上喝了什么神奇的佳酿,居然有着如此绵长和令人心动的后劲。

拍着翅膀飞向魏琛的居所,黄少天觉得入眼的一切都极尽可爱。他握了握自己的金弓,决定促成几桩美好的姻缘。掏出金质的箭羽,黄少天眯起眼睛拉开弓弦,悄悄瞄准了花丛中的仙女——她正在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捶打武器的男神,挽起的袖子下露出了健美的肌肉。这正是绝佳的伴侣。

黄少天正要让灌满爱意的金箭贯穿二人的骨髓【注1】,却忽然听到有人低声呼唤他。

低头一看,只见九位缪斯怀抱各自的乐器正在笑意盈盈地抬头和他招手。黄少天收起弓箭,飞向埃拉托,问:“你们这是要到哪里去?还是去王杰希那里吗?”

埃拉托说:“我们还是去林间的空地上。忒耳西科瑞【注2】新创作了舞蹈,准备下次在宴饮上给诸位表演。如果爱神有空的话,可以赏光和我们一起去森林里排练。”

黄少天一向和埃拉托交厚,听到这里便欣然前往。

奥林匹斯山神圣的森林里仙气缭绕,数不尽的山神和宁芙藏身其间,清冽的溪流在叶间透过的成束阳光下幻化出七色的光晕。黄少天被缪斯们围坐在中间,坐在草地上拍着手鼓给她们伴奏。

一曲终了,欧忒耳佩问黄少天意下如何,是不是宛转悠扬,可否在众神面前表演。黄少天笑嘻嘻地说:“便是王杰希亲自谱曲,也不能再引起我兴趣的分毫。连朱庇特也会因为这歌舞感动落泪,加入到起舞的人群之中。”

欧忒耳佩见他笑容可掬,打趣道:“不知道爱神的情诗创作的怎样?我们几个倒是期待也能演奏一番,作为对爱情的嘉奖。”

黄少天立马蹙起眉头:他又想起了自己那首啰里啰嗦的长诗,已经和着梨被咽进了肚子。悻悻地摸了摸卷曲的金发,黄少天说:“还没想好,你们可别急着催啊。我怎么能随随便便拿一首诗糊弄你们?当然是要仔细调查,多多询问才行。”

有好眼力的克利俄忽然松松握住黄少天的手腕,问:“这是什么?”

爱神垂眸看去:他的胳膊上有一个红色的痕迹,像是一颗勃勃跳动的心。

黄少天又怎能不认识这爱痕:这分明是他的金箭留下的标志,象征着已经被爱情所俘虏,是坠入爱河最直接的证明。



他的心中顿时疑云密布又惊诧不已,心跳的速度顿时加快,好像要从喉咙里挣脱出来;脑后一片麻木,像背后一棒,把他彻底打晕。迅速地收回胳膊,他板起脸故作镇定地说:“这什么都不是,那天万神之王【注3】请客我喝多了,结果撞到了桌角上。怎么现在他宫殿里的摆设都好像长了刀一样,这块肉没掉下来算我走运。”

埃拉托笑眯眯地说:“怪不得几天没见到你,难道是一直醉着没起来吗?”

黄少天一脸疑惑地问:“他难道不是昨天请我去的吗?”

埃拉托抱起自己的七弦琴说:“那已经是三天之前的事情了。”


爱神顿时站起身来,准备找魏琛去问个究竟。

缪斯们看他神色剧变,以为黄少天因为喝醉而万分生气,也不好挽留,只好看着他远远飞走。


黄少天嘴唇颤抖:他不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被金箭扎到了胳膊;更令他害怕的是,他不知道自己第一眼看到了谁。

在被金箭划伤后,第一个看到的人必将是与他共度一生一世的伴侣,那人的一举一动都会对他有致命的、不可抗拒的疯狂的吸引力。

黄少天没想到身为爱神,居然也有被自己的武器伤害到的一天。这难道是他挣脱不开的命运?一边挥动翅膀,黄少天一边试图回忆那天在大殿里看到的场景,有哪些神明从他的面前经过,又到底是哪位神明把喝醉的他送回府邸?消逝的记忆如同指缝间洒落的细沙,他忽然想起来自己的那首情诗:当初的面目模糊直到现在仍然是一个谜团,那个面貌未知的情人难不成和他开了个巨大的玩笑:他来自遥远的迷宫之中,特点就是隐藏面容【注4】?

再转念一想,他早晨一醒来就觉得心情舒畅,有一种不可言说的欣喜,这根本不是什么酒精麻痹神经,而是他恋爱了!

虽然恋爱的对象还是一个谜。

黄少天焦急地赶往魏琛的神殿,这位酒神的居所后是一望无际的葡萄园。

魏琛见黄少天闯了进来,赶紧把一个金酒瓶藏到了柜中,问:“哪阵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你要酒喝吗?我这里可没有现成的。”

黄少天小小地舒了口气:他并没有想扑过去亲吻魏琛的念头,所以他的情人肯定不是酒神。默默地环视一周,黄少天问:“那天去赴朱庇特的宴,你给我到底喝了什么?缪斯们说我睡了整整三天,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

魏琛被这无端的猜疑气得跳脚:“你那天抱着杯子喝个不停,自己酒量差还要怨我这酿酒的人?”

黄少天说:“那你那天有没有看到我喝了多少啊?都喝了哪些酒?我记得自己后来撞柱子上了。喂喂喂,要不是你,我能这么丢人吗?”

魏琛看了他一眼,说:“我还想问呢,那天我给别人倒完酒,一抬头你就不见了。你这是不是撞完躺桌子底下了?”

黄少天摸了摸脑袋,说:“也有可能。那你还记不记得是谁把我送回家去的?我醒来就在家里了。”

to be continued

【注1】这是奥维德写的,当初王杰希【不是】被射中,箭的神力就是从骨髓里开始发作的。

【注2】缪斯之一,掌管合唱和舞蹈

【注3】朱庇特

【注4】克里特岛上的迷宫

求评论……

  322 32
评论(32)
热度(322)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