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童话故事 ζ

字数:2247


十一

魏琛把新鲜的葡萄用剪刀一一剪下,放在硕大的木桶中。他抬起头打量了黄少天一眼,又低下头说:“当时一片混乱,你没在朱庇特那里睡三天三夜就不错了,老夫怎么能一直盯着你是让谁捡了回去?”

黄少天坐在魏琛宫殿里的门楣上,蹙着眉头听酒神念叨那天的盛况。小小的爱神没想到喝醉居然会误这么多的事,难道要他自己在家里等到心上人找来?奥林匹斯山上神仙众多,再加上那天必定会有不知名的地方神灵参与宴饮,这无异于海底捞针。如果那人永不登门,是不是意味着他要孤独终老?

魏琛见他闷闷不乐,这时候抬起头来,把那壶藏起的佳酿摆上桌面,说:“过来喝吧,这壶我上次都没舍得带去,今天当做给你赔礼道歉。”

黄少天不屑地对那个金瓶抬了抬眉毛,说:“我可再也不相信你的东西了,下次再在你面前喝醉,我说不定让人从山顶上扔下去都不知道。停停停,别给我倒!”

魏琛见他不知好歹,气顿时不打一处来:“你这忘恩负义的小东西,不就是喝醉吗?怎么听着好像吃了大亏一样?不喝白不喝,出去玩去。”

黄少天想:可不就是吃了大亏吗?我现在都不知道我的心上人长什么样。

黄少天在空中飞舞一圈,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他压低声音问魏琛:“你那天看到战神了吗?朱庇特说他在亚克兴立下了赫赫战功,我们去都是为他庆祝凯旋。可是我好像没怎么看到他。”

魏琛想了想说:“他是主角,怎么能不来?对了,他的确是去过,只不过后来被朱庇特又撵走了。”

黄少天惊讶地张嘴:“撵走了?”

魏琛把木桶里的葡萄翻了翻,说:“宴会还没结束他就被朱庇特赶去罗马了。朱庇特的意思是让他带领那些凡人们乘胜追击,往北推进。”

黄少天问:“不是刚打了胜仗回来吗?这就又要去?哎我说——”

魏琛立马朝黄少天做了个“嘘”的手势,又伸脖子朝宫殿外看了看。见没人偷听,才小心翼翼地说:“谁知道,朱庇特和叶秋早就合不来了。朱庇特根本不想在奥林匹斯山上看到他。叶秋能在这里多呆一天都蛮神奇。”

黄少天从来没有听说过众神居住的地方竟然还有此类龃龉之事,于是两只手扒着案几探着头听魏琛讲。

魏琛叹了口气说:“朱庇特喜欢看热闹,叶秋不喜欢。他这么一天到晚浴血拼命,谁还记得战神也是和平之神呢?”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他还掌管和平?”

魏琛笑笑:“你们这些小年轻没几个知道的。罗马的神庙可是把他当做和平使者供奉的。”

黄少天怎么都没办法把战车上俊朗威武睥睨众生的战神与“和平”二字联系起来。但是他又回忆起了叶秋听苏沐橙说话时那个温柔模糊的笑容:如果他真的司掌和平,那也一定万分契合吧?

魏琛看他不说话,丢给他一个葡萄,说:“都说他在凡间如何风光,我看他苦衷也不少。去年花月【注1】的我的节日【注2】,他跑到山坡上来找我,问为什么凡人这么喜欢我,肯与我一起品尝美酒、欢唱歌谣。我一开始以为他无病呻吟,后来才知道就算在罗马这种尚武的国家,他也被当做灾难的开端,而不是战争的终结。”

黄少天点点头,说:“那他干脆别干了,谁想当谁当去吧。”

魏琛指着黄少天笑:“你小子是不是傻了?你生出来就是干这行的,哪能轮得到你选?”

黄少天噘着嘴:“喂喂喂怎么轮不到我了?我要是不想干,就把弓箭扔到山沟里,每天躺在家里睡大觉,谁捡到算谁的。”

魏琛弹了黄少天脑门一下,说:“你倒是说得轻巧,明天你就试试。”

黄少天借着魏琛的力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然后坐在花盆上问魏琛:“我问你啊,战神长什么样啊?我怎么长这么大了都没见过他个正面?”

魏琛手上的动作一停,说:“别说你小子,我见他的次数都很少。他每天忙着飞来飞去,到处都有打不完的仗,哪闲得下来。”【注3】

扒拉出一颗葡萄塞进自己嘴里,魏琛说:“中央大殿里原来有他的画像,挺好看,和他也像。后来让摘掉了。”

黄少天问:“话别说半截啊,摘到哪里去了?谁摘走了?”

魏琛摇摇头:“还能有谁?”满腹狐疑地看了黄少天一眼,他继续说:“我说你怎么对叶秋这么着迷啊?还是哪家的仙女爱上他了?”

黄少天拍着翅膀迅速飞出了魏琛的圣殿,他摇着手说:“没————我就是好奇!随便问问!你慢慢吃葡萄吧我走了!”

十二

黄少天不知道的是,叶秋当天深夜回到了奥林匹斯山。

他的战袍上布满了大大小小被战火烧焦的破洞,金色的头盔和胸甲蒙上了泥土的脏污。脚上麻质的凉鞋被血染成了暗红色,就连战无不胜的长矛都折损了尖端。

但叶秋仍然冷静优雅地站在朱庇特面前,骄傲地抬头看着他,坚定地陈述:“请停止让更多无辜的人们卷入这场战争。新的国家需要休养生息。他们并不需要欧罗巴的领土。即使需要,几年之后再次讨伐也为时不晚。”

朱庇特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开口说道:“这就是你作为战神给我从前线带来的消息?你和那些懦夫有什么区别?”

叶秋把战矛放在脚边,说:“不要忘记,我同时也掌管着和平。”

朱庇特抬手一指:“你以为罗马广场上的寺庙【注4】只是因为和平就能填满金银的供奉?没有战争,谁还会想起你?”

大殿里的鲸油灯悄悄地燃烧,叶秋的影子在墙上投下了跳动的阴影。

叶秋把头盔摘下来夹在手臂下。他说:“凡人停止战争的确可能减少对神的供奉。但是他们自相残杀就能引起你观看的乐趣吗?年幼的孩子在废墟里哭喊着母亲,年老的父母用双手挖土埋葬战争里死去的儿子。就算他们死后被冠以英雄的称号,难道你就不怕哀愁凝成怨气笼罩奥林匹斯山的山顶?”

朱庇特怒从心起:“放肆!”

叶秋拾起战矛,头也不回地离开了大殿。殿里的油灯火苗猛地抖动,紧接着归于平静。

朝霞用玫瑰色的指尖点染东方的天空,奥林匹斯山又一次迎来黎明。

黄少天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从寝殿走出来,却看到许多神仙低着头匆匆走过,几位仙女压低声音交头接耳,还有的人甚至飞快地抹去眼角的泪水。

他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准备去找缪斯们询问个究竟:奥林匹斯山一向平静而安逸,但是今天好似有什么不详的事情发生了。

飞快地扑闪着翅膀从台阶上飞起,黄少天在去森林的路上看到爱与美的女神苏沐橙一个人呆呆地坐在紫藤花架下的秋千上,头顶带着一个海棠花冠。

黄少天忽然想起酒醉醒来的那天,他的箭筒旁放着一枝海棠花。于是他化作十六七岁的男孩模样,低低盘旋一阵,随后收起翅膀,走向苏沐橙,想问问是不是她把自己送回了家。

苏沐橙听到有人的脚步声,两眼无神地抬起头来,见是年轻的爱神站在她面前,于是勉强笑了笑:“什么事啊少天?”

黄少天歪着头打量了她一阵,然后说:“你还好吗?为什么大家看上去都不大对劲?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沐橙摇摇头,咬着嘴唇说:“奥林匹斯山有了新的战神。”


to be continued

【注1】Anthesterion二月和三月之交

【注2】酒神节,历时三天

【注3】这句话是vv给我写的!

【注4】Delphi通往山顶的路两边都是一间一间的小神庙,古希腊各个城邦把他们给神的供奉就锁在这些小神庙里。(记不得是雅典卫城还是delphi了orz)

美少年ver的少天终于上线了,因为他害怕沐橙再把他抱在膝盖上玩【


  329 36
评论(36)
热度(329)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