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童话故事 η

字数:2066


十三

黄少天一愣:“新的?那叶秋哪里去了?”

苏沐橙又摇了摇头,说:“不知道。不过他总是会回来的。”

黄少天看着苏沐橙头上的海棠花,仔细斟酌了一下字句:“我那天喝醉,是你把我送回家的吗?”

苏沐橙抬起头来看着黄少天,说:“不是我,但是你的箭筒是我给你送去的。”

黄少天问:“那你还记得……算了记不得也没关系,我就是随便问问,毕竟喝醉这种事也挺,那啥,不好意思的。”

苏沐橙说:“我记得啊,是叶秋把你送回去的。你撞柱子上的动静,想不看到都难。”

黄少天觉得她的话很有门道,于是说:“那你还记得我在掉下去的时候周围有谁吗?你看我这砸一下别人也不太合适,总是要给别人赔礼道歉的。”

苏沐橙想了想,摇着头说:“记不得了,当时乱哄哄的,大家都往王杰希那边挤。”

黄少天见苏沐橙尽管耐心地回答了他的一系列问题,但总是郁郁不乐的样子。所以他飞快地道别,准备去看一眼新上任的战神。

飞向主城的路上,黄少天仔细想了想苏沐橙说的“总是会回来”到底是什么意思。他在奥林匹斯山这么多年,从未见过神位的更迭,似乎每个神从来都是各司其职。就连魏琛都说他们“生来就是干这行的”,根本“轮不到你选”。到现在他明白了,自己虽然没有选择权,但是总有人有。叶秋卸任也好,被驱逐也罢,他现在没有了“战神”的头衔,还能在这山巅继续居住吗?

如果不能的话,他到底要安身何处?一个被废弃的神明能到凡间像普通人一样生活吗?

再想想魏琛说叶秋和朱庇特“早就合不来”。朱庇特是万神之王,只有他可以罢免叶秋。他和叶秋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什么地步?他会不会把叶秋赶尽杀绝?

黄少天一路上眉头紧锁,他从云端看到了人潮涌动的方向。收起翅膀降落在战神的圣殿前,他抬头看着高高的门庭:彩色的浮雕雕刻着战神曾经的战果,镀金的全身像站在屋顶三角楣【注1】的尖端。殿里漆黑一片,几位仙女站在门口偷偷向里望。

叶秋的战马不安地在地上刨动雪白的蹄子,不时低头去附近的草丛细嗅曾经主人的气息。

过了一会儿,一小队仙女簇拥着一位穿火红托尼卡,披金色托加的年轻人来到了叶秋从前的居所门前。交头接耳的人们纷纷让道,躲进花丛里观察这位年轻人的一举一动。

他怀抱叶秋曾经穿过的盔甲,手上提着那柄横扫千军的战矛耀武扬威地走向了神殿。忠诚的战马闻到了生人的气息,猛地向后连退几步,却被他一手抓紧了缰绳,栓在了柱子上。

黄少天坐在花坛边上摸着下巴:这看似是新晋战神的人从头到脚都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优越和傲慢感。但是他应该可以继承叶秋的位置——毕竟他看上去好斗且充满侵略性,这无疑是朱庇特最为重视的素质。

十四

黄少天想着自己终究是与叶秋无缘一见,心里微微有点失落。他觉得这也算是自己和叶秋的命运,一出生就被设定,无法回避,无法改写。

黄少天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自己尚未露面的终身伴侣。苏沐橙刚才的一番话提醒他或许可以找叶秋问问——毕竟那个人是看到他撞柱子上的关键人物,说不定掌握着什么线索。

叶秋,又是叶秋。叶秋现在和他命中注定的爱人一样不知道藏身何处。

黄少天抱着脑袋想的头都疼了也没有任何进展。

走马上任的新战神孙翔出镜率颇高:黄少天时不时能在奥林匹斯山上见到他。很快孙翔也有了自己的忠实拥趸——在他经过的道路上会有女神藏在树后满怀爱慕地偷偷看他。黄少天有次见到他穿着叶秋的铠甲飞过圣城,恍惚之间仿佛看到了昔日的战神。

朱庇特沉迷于凡间的杀戮游戏,苏沐橙深居浅出。只有缪斯们还在演奏欢庆的歌谣,谱写征战的篇章。今夕何夕,一派风平浪静。

黄少天几度试探,确认他没有爱上任何一个奥林匹斯山上见到过的神。这距离他在宴会上无意戳伤自己已经过去了许多时日,黄少天最一开始恋爱时候看到的美景已不复存在,现在的他仿佛困兽,被囚禁在山颠神庙间这一方透明的牢笼。于是他再不复小天使【注2】的可爱容貌,而是终日以刚成年的神的青春面孔示人,柔软的羽翼张开,便是一片耀眼的云。

所以这天当他展翅飞过森林上空,并且越走越远的时候,内心并没有恐惧,只有解脱般的快感。脚下是他从未涉足的地界,是充满未知的仙境。但是好奇心引着他越走越远,自己的宫殿被他遥遥甩在身后。

当太阳的战车走过穹顶的时候,黄少天终于感到了一丝疲惫。他降落在森林里,脚下是柔软的草地,眼前是莹亮的绿叶和缝隙间透过的剑一般的阳光。黄少天哼着歌谣拂开头顶的树叶,坚定地向树林的深处走去。这里有他在主城里从未见过的不知名的野花,还有无人施法也结满枝头的硕果。丛林中并不阴暗危险,反而明媚多情。

又走了不知多久,他感到了饿。腹中的空虚让他的旅行变得有一丝犹豫。黄少天从头顶摘下几枚新鲜的野果,再走到溪流旁洗净,便不顾一切地啃食起来。等他站起身来扔掉果核,却闻到一点若有似无的烤肉香味。

黄少天觉得自己出现了幻觉:这茫茫森林里怎么可能有人烤肉吃?但是香味愈加浓郁,他再也忍不住,放轻脚步循着嗅觉的指引,朝着味道的源头走去。

收起翅膀躲在树后,黄少天看到远处的林间空地上有一个人架着树枝正在烤制什么。一旁的火苗堪堪烧到肉的底部,细小的枯枝败叶覆盖在简易炉灶上,控制住了火势。火塘的一边堆积着羽毛和内脏。一只野鸡之类的动物即将成为这个人的午餐。

黄少天朝着那个人的后背看去,却感到心脏突然不受控地狂跳起来。他不用摸也知道自己现在面色潮红,好像刚在阳光下曝晒一般。不自觉地吞了吞口水,他口干舌燥,大脑发麻,紧张的同时夹杂着一丝让人放松的欣喜。

他拼命地控制着自己想冲过去拥抱那个人的想法,抓牢了身边的树干。

这种感觉他太过熟悉了:他曾无数次地在那些被金箭征服的男男女女身上看到过类似的反应——这是理智不能约束的强烈情感和毫无保留的爱慕。

只有一个可能:那个烤鸡的陌生人就是他一直在寻找的爱人。

to be continued

【注1】pediment,神殿柱子上面顶着的那个三角形的部分。里面一般都是雕塑。巴特农神庙的那个最好看最壮观。

【注2】Cherub,就是胖乎乎的小天使。罗马帝国后期,丘比特的形象就和这个形象合并了。


老叶的衣服配色是白+红,羊习习是红+金。都很耀眼。

哎呀终于见面了你们可以不用催了【

  343 42
评论(42)
热度(343)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