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童话故事 κ

字数:2148

十九

黄少天与叶修跋山涉水,终于在晚霞驾着马车从西边天空退场前赶回了森林边缘。两人本应在此处依依惜别,没想到爱神突发奇想问道:“你准备住在哪里?露天睡在草地上吗?”

叶修曾经因为凡间战争频繁的缘故,很少踏足密林之中游玩。直到后来与朱庇特分道扬镳,才不得已藏身深林间,成日里饮溪水,捕野味,也算过得逍遥快活。战场上饥餐渴饮,时常进攻或撤退,根本称不上餐餐皆饱。虽然日子比不上在神殿里有享不尽的美酒与玉露琼浆,但叶修到底从不骄矜,苦中作乐,也别有一番滋味。

此时被黄少天重新带回到文明的边缘,他却停下脚步,说:“我本来也不该再出现在这里,你就送到这儿吧。”说完,便转身朝着远离黄少天神殿的方向走入密林当中。

黄少天见璀璨星河跨越了头顶苍穹,叶修离去的背影却黯淡无光。他一边小声唤道:“叶修?”一边从长袍里掏出一卷金线,朝着他抛去,“把这个系在你走过的树上,我便能寻着线找到你。你也不要走得太远,更别想着逃跑,否则我……”

叶修看黄少天一脸欲言又止,一把接住那团线问:“否则你就再把我抓回来?放心,我不走。”

他挥挥手,将金线缠在他经过的每一个树梢上,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爱神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笼罩着薄雾的林间,也逼迫自己强忍不舍走回寝殿。寝殿之内只点着一盏孤零零的油灯,昏暗的光影照亮绚烂的壁画。黄少天拿起盛满葡萄酒的金杯,拍拍翅膀飞出窗外,爬到了梨树上,远远眺望着叶修栖身的森林。

叶修一瘸一拐的身影,腿上的伤口,破旧不堪的衣装,消瘦的面颊在他眼前飞速闪过。但是与之不符的是他从容的面容和冷静的语言。他到底是谁?奥林匹斯山上有未被登记的神明吗?他为何连一片狭窄的屋檐都没有?明天他吃什么?

想到这里,黄少天折回大殿,抱起一只盛满了乳酪水果和葡萄酒的硕大羊角,重新返回了林中。

夜雾弥漫,黄少天一手摸索着细细的金线前行,草地上的露水沾湿了他的草鞋。在金线的尽头,叶修席地而卧,身上盖着那件薄薄的托尼卡。他呼吸绵长,睫毛在眼睑上投下黑影。受伤的腿小心翼翼地蜷缩起来,伤口上缠着绷带。黄少天在他身边蹲下,映着暗淡星光,仔仔细细地打量着他。

叶修十分警觉,黄少天刚有所动作,他便一翻身滚到一旁,伸手掠过一边的武器,眯起眼睛打量扰他清梦的不速之客。见黄少天一脸惊讶蹲在一旁,他紧蹙的眉头顿时松开,沙哑着嗓子问:“又是你啊?这次是什么事?”

黄少天把那只沉重的羊角放在一旁,说:“怕你明天没吃的,万一饿着再烤个牛啊羊啊的把这片林子烧了就不好了。所以给你带一些吃食来。”

叶修扭头一看,羊角里盛着的尽是他平日里吃惯了的东西。于是毫不客气地捏起一角奶酪塞进嘴里,又顺手翻了翻,抽出一瓶葡萄酒拧开了瓶塞。

黄少天蹲在他身边,见叶修一脸坦荡地狼吞虎咽,忍不住说:“喂,你这一点都不客气啊,好吃不好吃?你从前没吃过吧?说个谢谢来听听?”

叶修腮帮子一鼓一鼓,抬起眼帘扫了黄少天一眼,笑着嘟囔:“我第一次吃这个的时候还没有你呢。不过还是谢谢。”

黄少天听了他前半句话便伸手要夺下那一块所剩无几的奶酪,听到后边却心下一乐,继续看着叶修张嘴大嚼。他的眼中是炽热的好奇与朦胧的爱恋,基同拖在地上,爬满了青苔的颜色。
二十

叶修靠在盾牌上,将一串散落在羊角外的葡萄拾起,递给黄少天说:“一起吃吧?”

黄少天笑了笑,接过葡萄取下一个,把皮剥掉放进嘴里。两人喝酒吃水果,一时间无人说话。


爱神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叶修曲起的腿上,他询问的眼光在伤口和叶修的眼睛之间来回移动。见叶修视而不见,他终于张嘴问道:“你腿上的伤是哪里弄的?我从来不知道住在这里的神也会被世俗的武器损伤躯体。”他摇摇头,又张嘴咬掉一颗葡萄:“需要我给你弄一些草药吗?王杰希你知道吧?他那里绝对有良药,而且上次他对我出言不逊——”

叶修摇摇头,斩断了黄少天的话语。他低声回答:“你身上完好无损,问他要难保不会起疑。我的腿被淬了铁杉叶和花的毒汁的弓箭所伤。我当时站在战船的船舷,盾牌不能抵挡所有来自岸上的箭矢和矛尖。”

黄少天从来不知道云端之下战争的激烈和血腥。他呆呆地看着叶修,虽然他从未相信过叶修那一套“战神”的说辞,却对他此刻的话语全盘接受。

摇了摇头,黄少天问:“你不怕死吗?”他无法想象蝗虫般密密匝匝的流矢,也不能理解海面上沉船的绝望,只能单薄地问出这个看似幼稚的问题。

叶修抬起头盯着天穹,他的眼底是捉摸不透的苍凉。低下头来朝黄少天一笑,他说:“尚在母亲怀里的婴儿被摔下城墙,年幼的女儿被绑着手送走成为奴隶,老人跪在祭坛流着血祈求赎回儿子的遗体。这些我见得太多。”

叶修喝了一口葡萄酒,说:“我的伤和他们比起来算的了什么?他们怕死吗?”

黄少天把葡萄放进嘴里,良久也没有品尝出来它是什么味道。奥林匹斯山众神常用凡人的命运打赌:他们沉迷于观看命运女神们排演的悲剧和喜剧。这些闹剧本来无伤大雅,但是现在他喜欢的人被无端牵扯入内,黄少天一时之间不知道该作何感想,也不知道该如何保护这凡人般脆弱的神。

叶修见黄少天一脸凝重与担忧,低声说:“放心吧。”

黄少天问:“放心什么?”

叶修高深莫测看着他,黄少天一下就急了:“你自我感觉不要太良好了小山神!我还有天下苍生的爱情要操心,不会对你不放心的。快睡吧睡吧。”说完站起来就想走。

叶修果然一掀托尼卡罩在头上,背对着黄少天躺下了。

黄少天走出几步又回过头来,看着叶修伏在阴冷的草地上一动不动。他心底仿佛被箭尖一扎,酸胀的感觉铺散开来,让他的呼吸随之都变得艰难。

黄少天轻轻挥手,一顶小巧雪白的婚礼帐篷出现在了叶修头顶。而那个人动也没动,依旧趴在草地上,一边是散落满地的食品。

毅然地转过身,黄少天顺着金线走出森林回到神殿。伸着腿坐在殿前的大理石台阶上,他的耳畔隐隐传来竖琴和七弦琴的美妙音乐:不知道哪位神明又在彻夜宴饮。黄少天干脆躺在台阶上,狼烟火炮穿过了浓重的云层在他眼前铺展。那是他从未体会过的世界。

第二天清晨,黄少天再次走入叶修昨晚藏身的地方,却发现那里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件托尼卡摆在帐篷之下。

to be continued

  477 27
评论(27)
热度(477)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