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童话故事 λ

字数:2021


二十一

黄少天坐在帐篷下面,把那件托尼卡摆在一旁。他从羊角里拿出橄榄和无花果,默默地吃了起来。和缪斯们在林中嬉戏游玩和坐在树下绞尽脑汁写情书的安闲静谧时光都被抛到了彩虹的另一端,像隔着五色的玻璃,亦真亦幻。身分不明的恋人下落未知,两人言语闪烁间含混不清。相见不过一面,这人却抛弃好意一言不发离开了。

黄少天看着林子上空的翠绿叶片发呆。在遇到叶修之前,他无忧无虑,甚至可以调侃那些因为他的弓箭而被爱情蒙蔽双眼日夜神魂颠倒的人。可是轮到自己深陷爱河,他的心底现在却酸得可怕。从未有过的患得患失像古树上缠着的常春藤,密密匝匝地遮蔽了他的心脏。

他会因为那个人的笑而不由自主地开心,会因为那个人的皱眉而心底抽搐。那个人的身影是他目光追随着的灯塔,是长途跋涉的暗夜里明亮的北极星。黄少天躺在草地上,把叶修的托尼卡枕在脑后,晃着腿无所事事。他的翅膀百无聊赖地来回扇动,给自己周身笼罩上一层若有似无的风。

百鸟在林中争鸣,鲜花在肆意盛开。黄少天在青草味的环绕下再次睡着,或许是那件托尼卡的缘故,他的梦里都飘飞着狼烟。

叶修回来的时候见黄少天一动不动地在帐篷下熟睡,身上盖着他破了洞的衣服,箭筒扔在一旁,几个橄榄核散落在四周。他盘腿坐在一边,用从衣服上撕下来的布条反反复复地擦着武器,顺便抬眼看着这位爱神。

黄少天睡着的时候万分乖巧,比凡间壁画上风情动人的天使还要迷人许多。他箭筒上的背带原来是自己的东西,这一点点小小的联系让叶修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上一次他把醉酒的黄少天送回寝殿,两人尚未有任何的交流。等到自己一夜之间被赶出圣城,黄少天和他却被无形的绳索捆缚了一般,竟然能在茫茫林海中找到他的踪迹,而自己也不由自主跟着他回到了曾经发誓再不涉足的森林边缘。

黄少天说话神态中的欲言又止藏着叶修捉摸不透的秘密:爱神为什么会突然亲近自己?莫非是他有某些无法随意宣之于口的请求?叶修沉思良久也毫无头绪。

等到太阳的战车跨过穹顶,黄少天翅膀动了动,醒了过来。他侧过头看到叶修在一旁眼角带笑盯着他,早晨所有的疑问随即烟消云散。他朝叶修展颜一笑,是无比的满足和欣喜。

翻身坐起身来,黄少天问:“你早晨到哪里去了?我真的以为你又跑了,都不知道该到哪里找你去。”

叶修把那片碎布扔在一边,说:“下去转转,没什么要紧问题就回来了。”想了想又笑着说,“你找我有事?盯这么紧让我觉得毛骨悚然的。”

黄少天正在从羊角里掏鱼,听到叶修这句话,竖起眉头,把鱼丢进他怀里:“我找你没事。可是你在外面有个三长两短还不得我去找你?”他说完这话觉得语气太过亲昵,顿时有些害臊,只好再找出一条鱼吃了起来。

叶修不解:“为什么你要找我?我从来不需要人——”

黄少天打断他说:“吃饭吃饭,反正你以后不许这么一声不吭随便乱跑。我最近负责监督你们这些山神河神,开心了有金箭赏赐,否则自求多福吧。”他随便撒了个谎,接着低头用鱼遮住了因为撒谎而泛红的脸。

叶修微微躲了一下,说:“金箭就算了,我真的不想恋爱。”

黄少天瞪大眼睛抬头看着他问:“为什么?”

二十二

叶修挠挠头,说:“我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不会有仙女爱上我的。”

黄少天挥了挥手里的鱼:“你不知道金箭所赐的爱情是盲目的吗?由不得你挑,也由不得他选,中箭了就是毫无理智的爱慕,哪里能顾得上你没地方住啊?”

叶修扯了扯自己身上裹着的衣袍:“我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黄少天摇头晃脑,又急不可耐地给叶修打手势。他刚把鱼咽进肚子就抢着说:“这些对于一个神来说算什么?你等着。”说完便飞走了。

叶修莫名其妙地留在原地,看着鱼骨发呆。

不一会儿,黄少天握着一朵纯金的玫瑰飞了回来。他不由分说便将夺目的花朵塞进叶修手里,说:“拿着,这个足够你买一套好点的托加了。”

叶修把那朵花贴身装了起来,淡淡地说:“谢谢。”

黄少天说:“你的腿怎么样了?让我看看?”

叶修把腿毫不介意地伸到一旁,平静地说:“全好了,这点伤算不得什么。”

黄少天不放心地偷瞄一眼,看到伤口已经结痂,变成一道血线,便满意地点了点头。他自小没有受过伤,自然也不知道这所谓的“全好”只是不再流血而已。

于是他抱起双臂说:“你下次出游带我一起去吧?我从来没有亲自到战场上看过,只能隔着云彩看凡人们彼此厮杀。”他的眼眸里流露出好奇和羡慕的神色,让叶修再无笑意。

叶修低声叹气,说:“凡人的战场岂能让爱神容身?那里是死亡和命运的盛宴,是不合和灾难的源泉。”

黄少天从身边摘下一大捧鲜花,开始编花环。他的翅膀铺散开来,羽毛垂在地面。如果没有叶修的托尼卡不合时宜地放在一旁,此时的景象绝对是一幅被世人竞相传阅的名画。他说:“凡间我不是没有去过,埃拉托总是说战场上的爱情才最值得歌颂。我和你去看看,你自然而然可以证明你的身份,也让我能趁机促成几段姻缘。”

叶修皱着眉头说:“你公务如此繁忙,那每天呆我这里干什么?”

黄少天的手指灵活地穿过花枝,将几朵野玫瑰缠在一起,说:“要不是我捡到你,你能让林子里的野猪活活啃着吃了。现在当然我也得照顾弱小,省的游走在树梢的毒蛇把你一口嚼碎。”

叶修说:“难道当时不是你想吃烤鸡?”

黄少天咳嗽一声,站起来俯下身把编好的花环戴在叶修头上,凑近他说:“一只鸡还不至于收买我。反正只允许答应不允许推脱。”接着飞走了。

叶修从羊角里捏出一枚橄榄叼在嘴上,黄少天靠近他的一瞬间,他分明看到了爱神眼里闪过的喜爱。他自认为是眼花,再不然是幻觉。为什么黄少天会对他穷追不舍,却又不肯对他报以信赖?如果说他只是想去凡间赏玩,那其他所有的神都比他适合?

叶修把金玫瑰从衣服里掏出来拿在手上细看:命运的齿轮运转不息,所有的情丝恰好在那一刻勾结成网。


TBC

天哪我都不知道我写的是啥,跳个楼冷静一下【哭

  393 28
评论(28)
热度(393)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