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Do I rly care? Le nope.

 

【叶黄】一个童话故事 μ

字数:2100

二十三

叶修在帐篷下住了下来。他闲来无事,总是看着自己的盾牌和武器定定出神。黄少天经常抱着各种各样的食品来接济他。他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受之无愧,心底总是有些过意不去,也会从森林里抓一点野味送给黄少天。

凡间的战争愁云惨淡,叶秋的神庙一夜之间一片荒芜,他的塑像倒塌下来,被疯长的野草覆盖。孙翔的庙宇还在建造,战事与徭役一刻不停地折磨着亚平宁半岛,哭诉变成浓雾遮蔽了云彩。霓虹于晚霞消失不见,奥林匹斯山上终于不再歌舞升平。
黄少天在圣城徘徊良久,他很久没有见过缪斯们了。爱与美的女神也终日闭门不出,战争的捷报忽然间销声匿迹。身背箭筒,黄少天发现曾经尾随大胆打量孙翔的仙女们居然整齐划一地消失不见,而这位信任的战神脸上渐渐失去了往日战无不胜的骄傲神色,一脸暴躁地试图驯服不肯和他合作的战马。

黄少天在半空中观察许久,他忍不住要把这一切讲给叶修听。展翅飞向森林,他低低掠过无花果树,随手从上面摘下一捧鲜嫩的果实。

叶修正翘着脚躺在帐篷下面,见黄少天来了,他把腿伤不动声色地遮挡起来,坐起身子说:“今天什么事?”

黄少天把几个无花果丢给他,自己把一枚塞进嘴里,说:“没事就不能来看看?吃了我带的东西还不许我看你,不讲理。”

叶修叼着无花果说:“那下次从魏琛那里给我捎瓶酒过来。”

黄少天睁大眼睛:“你认识酒神?了不得啊你。”

叶修本来想说:“还没你的时候我就和他认识了。”转念一想,万一黄少天和魏琛暴露了自己的行踪,到时候说不定麻烦会接踵而至,所以改口,“酒神大名鼎鼎,谁不认识?”

黄少天坐在他对面,绣着金线的基同随意地搭在草地上,说:“行,酒可以给你拿来,那你准备用什么感谢我?”

叶修说:“凡间不供奉我,所以断了肉的来路。牺牲之类的没有了,你只能吃水果奶酪。”看了看手心里的无花果,他看着黄少天说,“你想吃肉吗?”

黄少天默默揉了揉肚子:的确,他很久没有吃过作为贡品的牛羊肉了。叶修平时给他送的那一点还不够塞牙缝。他点点头说:“想吃啊,怎么不想?你能给我弄一头牛来吗?奥林匹斯山上还有无主的牛?”

叶修伸出食指摇了摇,说:“我带你去抓兔子。”

黄少天眼神一亮:“走走走,然后我们吃烤野兔!”说完背上弓箭就走。

叶修不紧不慢地拿起武器,跟在黄少天身后。两人朝森林深处走去。

黄少天双翅展开,飞在叶修前边。他回过身来一边倒着飞,一边说:“我们比赛抓兔子吧,我这箭法肯定胜过你。敢不敢比?”

叶修微微一笑,说:“怎么不敢?愿赌服输。”

黄少天从肩膀上取下武器,架起金弓,随便从树上摸了根树枝搭在弓上,然后眯起一只眼睛瞄准拉开弓弦,紧接着松开手指,只见那树枝笔直地飞了出去,从远处的一片树叶正中心穿过。

黄少天把弓箭重新背在肩头,转过身来扬了扬下巴,说:“我这射箭功夫不错吧?在山上也是万里挑一。上次王杰希说我小小年纪玩什么弓箭,他下场可凄惨了我和你说……【注1】”

叶修抬头看着黄少天的翅膀一刻不停地鼓动,温柔的风吹起他的羽毛和金发,吹拂他的长袍和笑颜。黄少天一刻不停的话语和嘴角掬起的笑意正如五月的南风,吹得叶修心底泛起了他自己都难以察觉的涟漪。

二十四

叶修把视线从黄少天脸上移开,差点没咧嘴大笑,说:“的确算不了什么。”

黄少天悬停在了半空中,挑起一边眉毛说:“你说什么?你有多大能耐?露一手给我看看啊?喂,别想着临阵逃脱,不许耍赖。”

叶修说:“行,我一会儿多抓几只兔子。”

黄少天本以为抓兔子是手到擒来的事情。他坐在树枝上搭弓射箭,结果兔子几步蹦跳,反而险险避开了他的箭尖,蹿进了草丛深处。他越是求胜心切,越是不得其法。树枝削成的粗糙箭杆无法和沉甸甸的金子铅块作比较,他平日里射爱情之箭的准头都没有了,急得背上都是汗水。

抬头张望一阵,他发现叶修在开阔草地里不紧不慢地伸手捕捉兔子。叶修直直地站在草丛中,用他奇形怪状的武器随随便便朝下一使劲,一只兔子就被扎在武器尖端。

黄少天闭着眼摇了摇头:叶修这个捉兔子的方法如果不是作弊,简直堪称神迹。他急急地睁开双眼,看到叶修把另一只兔子也捕获在手,轻轻松松朝一边的盾牌上一扔。

正当他抿着嘴紧盯叶修的时候,远处的那人却扭过头来朝他挥了挥手,顺便指了指盾牌上的猎物,再咧嘴一笑。

黄少天气鼓鼓地飞下树梢,扯着喉咙说:”你等下!我不信!你这是怎么捉的!”

叶修一脸无辜看着黄少天朝他扑过来:“就这么捉。”

黄少天一脸的不可思议:“你这山神作弊了吧?把方圆几里的兔子都召唤过来,排着队往你武器下面跳。”

叶修眯了眯眼睛,说:“这个方法不是不可行。”

黄少天差点没跳起来:“你还真这么干啊!喂喂喂公平竞争你懂不懂啊!好了别捉了我看咱们够吃好几天了,我们比比烤兔子吧?”

叶修问:“怎么个比法?”

黄少天说:“咱们各烤各的,看谁烤得好吃。”

叶修把那一盾牌兔子端起来说:“那你干脆认输吧。”

黄少天几步凑近说:“你这么有自信啊?”

叶修说:“你头一次见到我不就是闻到了我烤的鸡?”

黄少天讪讪一笑,想,还真是这么回事,但还是不顾一切地说:“那次不算,我这几天也研究了厨艺,说不定比你的更好吃。”

叶修领着他走到草甸中间打柴生火,又把两只兔子脱皮净膛,分别叉在树枝上烤了起来。

黄少天走到一个火塘前,胡乱塞了点香料野果到兔子的肚腹中。他对美食做法可谓一窍不通,平日赴宴也从未留意过烹饪方法。今天任性和叶修比试高下,可谓是失败之举。但是暗地里引着叶修露几手,也不失为一种不动声色的试探。想到这里,他兴奋地转动串着兔子的树枝,妄图歪打正着:说不定这兔子胡乱烤出来美味无比呢。

叶修在一旁把兔子皮上扎了许多小洞,再拿香料仔仔细细洒了一番。接着把波斯传来的各种香料填进兔子肚皮里,最后用橄榄油和蜂蜜混合着刷在兔子皮上,一边扇火,一边转动树枝。他平日里行军惯了,常在营地里和凡人一同吃喝。时间一长,自然而然耳濡目染,料理个野味无比顺手。

不一会儿,叶修烤的兔子的香味便幽幽散发出来,肉香混合着调料香,再加上一丝甜甜的味道,勾得黄少天心底阵阵做痒。

TBC

【注1】参见奥维德《变形记》:阿波罗与达芙妮

VV说她想看烤兔子!所以把她的脑洞写出来了。

  399 21
评论(21)
热度(399)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