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远山(十)

【上文】


等到叶修再来找黄少天的时候,两个星期已经过去了。他衬着校门外无垠的蓝天和灼人的绿意,猛吸一口烟屁股,再用脚仔细把烟头踩灭,便抬起头来笑意盈盈地看着送学生出门的黄少天。

黄少天盯着学生肩头歪歪扭扭的书包,避开了叶修的笑脸,轻飘飘问一句:“什么风把您吹这里了啊,叶师傅?我今天可是没空给你做饭吃。”

叶修抬手就想揉他的头发,却强忍着把手放在了自行车把手上,说:“今天是东南风,不过吹不动我,我是自己走来的。”

黄少天听完,睁大眼睛把叶修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哼笑一声,说:“上次约好带孩子们出去玩的,城里到了这会儿也要去秋游。我看就最近选个时间,干脆连孩子带我都跟着你出去,在林子里四处走走看看,你再给他们讲讲山川风物,地理历史,让邮递员叔叔的形象更高大一些?”

叶修听他说完,想了想说:“怎么都行,两个人看十几个孩子也不累。周末要送的少,我早点送完就来找你。”说完腿一偏就跨上了自行车,回过头来说,“出去玩给孩子们带点吃的,他们人小,饿着可不行。去镇上赶着买怕来不及,我周五到你这里给他们做点饭。”


黄少天目瞪口呆盯着他:“你大锅饭都做得来?我这里没有那么大的锅,而且你是不是还要拿铁锹铲?我可是不喜欢那个声音,怪刺耳的。我要不要买点什么菜?米饭……米饭让孩子们自己带,我想想……什么时候去镇里切几斤肉回来?”

叶修看着黄少天一个人站那里眉头紧锁,嘴里嘟嘟囔囔,思绪显然已经到了一周开外,简直和他教的孩子活泼得如出一辙,心里也痒痒地开心起来。他一蹬地,蹿得老远,说:“你别操心了,我都给你带来!”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黄少天在后边连声嚷了一阵子,见叶修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只好一边嘀咕着一边朝乒乓球桌走去。见几个孩子围着水泥桌厮杀得难解难分,他便站在网边两眼追着球来来回回地看。看了一阵子,反而是两个孩子停下来,一齐呆愣愣看着他。

“黄老师?怎么啦?你是不是累了?”其中一个孩子仰着头盯着黄少天看。

黄少天回过神来,摇摇头,蹲下身问孩子:“你们从前秋游过没?”

小男孩也摇摇头,说:“家里从前秋天忙着插晚稻,来不及出去玩的。”

黄少天略一低头,接着又问:“秋游的话,你们想到哪里玩去?”

孩子们低头想了想,其中一个说:“想去天安门。”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这个不行,我看咱们后山上就挺好。到时候咱们就去那里。”

孩子们兴致缺缺地低下头,抠乒乓球拍,说:“小时候经常去,不好玩。”

黄少天摸摸他的头,说:“这次一定和你从前去的哪次都不一样,我保证。不过具体怎么样还要保密。”

*

叶修说到做到。周日清晨,他骑着车子飞奔到镇子上的早市割了五斤中腰五花肉。又提溜了一只土鸡,让卖鸡的煺毛净膛,把两条腿绑了拴在车把上。

他推着自行车在早市上左看右看,又自作主张买了一把大葱,一辫子蒜,几头姜,最后看来看去,也不知道该给黄少天买点什么。见卖糖人的摊子前有一群孩子排队,他推着自行车,便伸长手,从扎着糖人的塑料泡沫上拿下来一只猪,交了钱,别在车铃铛上,回去了。


叶修回来的时候黄少天刚起床。他刷着牙,听见车铃“叮叮”地响了一路,于是带着牙杯站在门槛上往外看。

叶修干脆直接骑进了院子,从后座上卸下肉,从车把上拿下鸡,提着到厨房去了。黄少天洗涮干净,见叶修又折返到车子旁,从车铃铛附近取下个什么东西,朝着自己走过来。

叶修把糖人猪递给黄少天说:“给你买的。”

黄少天捏着竹签子“哈哈”一笑,说:“吹得还挺像,哎,这不是哄孩子的吗?”

叶修把葱姜蒜往厨房搬:“哄你的!”

黄少天没搭理他,只是跟着进了厨房,说:“这东西能吃吗?小时候好像见过,没吃过。没想到你还能给我买一个回来。”

叶修把桶从角落里拿出来,准备去提水:“能吃,挺好吃。你尝尝。”

黄少天舍不得吃,他把那个糖人捏在手里翻来覆去地看,最后插在了台灯上。

叶修把猪肉浸在凉水里洗,问:“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

黄少天蹲在一边剥蒜:“你问我呢?我以为你心里有谱,我都行,你随便。”想了想他又说,“我想吃东坡肉。你能不能做?”

叶修把肉捞出来放在案板上,说:“能做,等到秋游就不好吃了。又不是给你一个人吃。”


黄少天把剥好的蒜拾掇进盘子,说:“那怎么办……要大家一起吃的,大锅菜你会不会?我听说盆菜那种都是用铲子炒的,做菜还得分队伍,什么洗菜队切菜队,最后那个炒菜的一定请名厨。”

叶修站起身擦擦手,从门后面找了条围裙胡乱系上,说:“包饺子吧。这个你总会吧?”

黄少天仰起头来看他,一脸好奇:“大学毕业和班里同学包过一次,不过具体怎么弄,我还真不会。你一个人能包?”

叶修左顾右盼找面粉:“不会可以学。村东头刘奶奶的饺子好吃。我去问问去。”说完摘下围裙就想走。

黄少天伸手拦他:“哎哎哎,你等等我啊?我和你一起去!你说我要不要带点什么?空着手多不好意思?”

叶修摆摆手:“去就行了,要带也是我带,你瞎忙什么?”

叶修载着黄少天一路跑到刘家,仔仔细细问了问猪肉大葱饺子怎么做。两人从院子里出来的时候你一眼我一眼地盯着黄少天手上拿着的一张纸。叶修摸了摸口袋,掏出一支烟,说:“没想到缺这么多东西。”

黄少天把要用的佐料全罗列在了纸上,这时候皱着眉头看了看天,说:“现在去买吗?快中午了,要不吃点什么再去?不过下午要去的话,晚上包就来不及了。”

叶修把烟点着,猛吸了口,说:“现在去,顺便在镇上把饭吃了。”

黄少天坐在车子后座,咬了咬牙说:“行,就现在去。先让我回去拿钱包!然后再看看家里缺什么,顺便买了。晚上咱们先煮几个尝尝。”

两个人风风火火赶回镇上。叶修常去的那家商店的老板和他很熟,此刻捧着个碗蹲在门口吸溜面条。见叶修来了,车座上还跳下来一个半大小伙子,便笑着打了个招呼。

叶修介绍:“这是来村里支教的黄老师。”

老板赶忙把碗搁在一旁,把两人请了进来。

黄少天和叶修在货架前走了几个来回,照着开好的单子,把材料都买齐了。结了账,黄少天已经饿得满眼冒金星,随口问了句:“吃点什么好?我也没来过这里,有没有什么选择?”

叶修打开车锁,把塑料袋放在车筐里说:“我带你去吃肉饼。”

黄少天听到有肉,两眼都放光。他跳上车后座,一连串地催叶修赶紧走。

*

这家肉饼店开在小巷里,对外只有一扇窗户,一边玻璃上贴着“陈记肉饼”,另一边玻璃常开,能看到里面的师傅熟练地揉面和馅。饼铛下面是明旺旺的炉火,烧着几根木柴。

叶修把车子停好,黄少天就捡了一边随意摆放的塑料椅子坐下,翘着腿看叶修探着头买肉饼。

叶修和老板交流一番,回头看着黄少天笑了一下,又把手伸进窗口,一手交钱,一手拿饼。
那一摞肉饼皮薄又脆,炸的金黄。肉馅油汪汪的,冒着夹杂着香味的热气。黄少天两手捧着,不管不顾地一口咬了下去。肉汁混着肉馅塞了他满嘴。他仿佛一瞬间让鲜味逼出了眼泪,模模糊糊地抬头看叶修。

叶修站在自行车旁边,一脸笑地看他吃肉饼。

黄少天几口咽下嘴里的,又急匆匆拿手背擦了擦嘴角,指着肉饼说:“你能不能学学这东西怎么做?回去给孩子们炸一摞,什么事都没有了!”

叶修咬了口肉饼说:“那你以后替我送信,我先在这里拜师学个十年八年的。”

黄少天迫不及待地把第二张饼塞进嘴里,腮帮子一鼓一鼓地嘟囔:“那算了,等你学会学生都不知道哪里去了,还秋游呢,到时候直接大学毕业典礼上见。”

叶修看着街角吃饼,又买了两杯豆浆,把其中一杯递给黄少天:“别噎着。”

黄少天一口豆浆一口肉饼吃得不亦乐乎。

回程的路上,黄少天揉着胃打饱嗝说:“刚才吃得太快了,都没好好品尝一下是什么馅的。”

叶修蹬自行车,肩膀一耸一耸:“那你猪肉大葱和猪肉白菜是不是也吃不出来?”

黄少天用肘子摁了他一下,说:“你那是味蕾失灵,白菜和葱都吃不出来岂不是完蛋了?”
叶修说:“你吃的那四张饼,两张白菜两张葱,你说说怎么区分?”

黄少天愣住了。

他想了一路都没想明白。

回到学校,他站在自行车旁边问叶修:“我没搞明白葱味和白菜味的区别,你告诉我算了。”

叶修把车钥匙放进口袋,想了想说:“我也忘了,没什么区别吧?”看了看黄少天的脸色,他又说,“不会吧?你还真想了一路?”

黄少天气得差点跳起来。他把一大袋子佐料从车筐里拎进厨房,气哼哼地打水洗手,又捡起一把菜刀对着叶修:“剁葱去。”

叶修把衬衫袖子卷起来,系好围裙,拿着菜刀出去了。

黄少天把面粉一勺一勺舀进盆里,听着外间菜刀的“当当”声,随口问了句:“你切了几根葱?”却半天没听到回音。

黄少天两手沾着面,出门一看,叶修眼睛红红的,蹲在案板前。新收获的葱味道冲,呛眼睛,叶修也没说话,两只眼睛蓄满了泪。

等到葱段都被切成大小适中的碎末,他直接从井里打了盆水,屏着呼吸把脸埋了进去。

黄少天帮他拽着衬衣下摆,在旁边问:“你怎么了?要不要紧?还难受吗?眼睛疼不疼?哎看到你流眼泪我还吓了一跳。好家伙这葱真够呛的,不好,我也快不行了……”

叶修直起身子抹了把脸上的水,红着眼睛说:“没事,这葱新鲜。”

黄少天拔腿就跑:“把肉剁了馅装在盆里!一会儿调味!”

叶修把洗好的肉放在案板上,先一条一条按肥瘦切好,不一阵子就开始快速地剁肉。剁了一阵子觉得胳膊活动不开,他干脆把衬衣脱了。又过了一会儿,黄少天往门外一看,叶修整个后背都湿透了。

秋老虎没走,一下午都闷热。黄少天估算不清要多少面粉,两只手又逗沾满了,在面盆里狠劲揉搓。他站在屋里,额头全是汗水,可想而知在门外体力劳动的叶修有多热。

又过了一会儿,他眼角瞟到叶修直接把里面穿的T恤一挥手脱了。

等盆光、手光、面光,黄少天用指尖按了按圆滚滚的面团,小声嘀咕面是不是和硬了的时候,叶修光着上身端着盛满肉馅的盆进来了。

黄少天把面盆挪到一旁,罩上湿布,把大包小包的调料从袋子里拿出来,又按刘奶奶的培训方案,和叶修商量着往饺子馅里加调料。

他拿出一柄小勺,问叶修:“这勺子符不符合要求?大还是小?两勺盐……你说这盐撒进去多不多?会不会咸?”黄少天捏着勺子犹豫不决,“忘了问比例了,几斤肉用多大勺?这怎么办?”

叶修站在他身后挠了挠头,说:“蒸咸煮淡,咸的话煮一煮就好了,实在不行先包两个,尝了味道再调。”

黄少天刚撒进去盐,勺子还没伸进姜粉袋子里,就想起什么似的一拍脑袋:“糟了,我忘了盐最后放了!”

叶修说:“没关系,包成什么算什么。”

黄少天继续查看纸上的内容:“花椒水……花椒水……花椒,哎叶修!给我烧壶开水!”

叶修拿起角落里的壶,出去了。

等到两个人手忙脚乱把葱放进肉馅,再毫无章法地打水搅拌调味,原来那股子新鲜劲都变成了头上的汗,一点一点地挥发殆尽了。叶修把案板搬进院子里,准备好擀面杖和面扑,把黄少天和好的那块面揉成了长条,揪成了剂子。

黄少天凑在肉馅上左闻右闻:肉馅是生的,他不敢贸然品尝,只好通过嗅觉试图判断饺子馅的味道。

他没闻出个所以然,便把一大碗馅伸到叶修鼻子底下,让对方品鉴品鉴。

叶修正在擀饺子皮,只见一个碗拦住了他的视线,黄少天的声音响起来:“闻闻,觉得好吃不好吃?”

叶修装模作样地深深嗅了几下,说:“我给你找条狗,让它闻闻?”

黄少天把碗放在一边,说:“我闻着还行,五香粉味道冲,我都要打喷嚏了。”

叶修把面皮码放在一旁,说:“先包几个。”说完,拿起筷子开始包饺子。村里人家淳朴,有饺子时常分享给左邻右舍。叶修经常被叫去帮忙,最后总能换来一大碗饺子吃。但是帮忙归帮忙,他年轻,有力气,剁馅是常事,捏饺子就实在外行了。

黄少天不一样,他在家里逢年过节包饺子,剁馅有爸,拌馅有妈,他只负责包和煮。所以看到叶修把饺子皮合上却无法下手的时候,就凑了过来,说:“你这捏不紧边一会儿煮会破的。”

叶修把饺子搁在黄少天手里,说:“那最后一道工序就给你了。”

黄少天下意识一捏,问:“你都不想学学?以后再包饺子谁给你收拾扫尾?”

叶修把另一个饺子放在他手里说:“这不是有你呢?”


TBC

我就是突然想起这个坑来了,久违地撒点儿土。

给vv的生贺

  412 31
评论(31)
热度(412)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