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童话故事 ξ

字数:2057


二十七

叶修挑起一边眉毛饶有兴趣地看了看黄少天,说:“原来爱神的爱情这么霸道,强取豪夺吧?”

黄少天被他这句噎得说不出话来。他用小刀一片一片地切兔肉,再机械地塞进嘴里,仿佛一个了无生气的齿轮。他不是没想过用自己的神力来征服不肯就范的恋人,直到他因为自己的箭而爱上了一个陌生人,才发现强人所难是多么痛苦。

这样的感情更像是一场滑稽的善后:如果他当初没有醉酒,又有所选择,结果可能就完全不同了。感情的培养需要假以时日:被金箭贯穿骨髓纵然简单可行且一了百了,相当于从起点驾着骏马直接送到终点,但是作为爱神却没有机会品尝情感的千滋百味,更像是一场遗憾。

许久,黄少天才摇摇头开口道:“从前以为会,现在是再也不会了。我自己都不晓得爱情是怎么样,那这桩强买强卖的业务岂不是要耽误许多人?”

叶修撕着兔子肉说:“你这神性少了点,多了点人性,听着还挺像回事。”

黄少天坐在一旁一口一口吃,迷茫地问:“人性?神为什么要有人性?”

叶修看了看他,说:“神只能按照既定命运公事公办。虽然不至于有失偏颇,但是在凡人看来却是残酷冰冷。尽管是神,但是谁没有一刻期望自己能当凡人呢?”

黄少天点头,想了想:我就挺盼着能和大英雄在一起的,像人,不像神。

黄少天吃饱喝足,靠着树和叶修闲聊:“圣城里风言风语的,你真不关心吗?”

叶修低着头擦盾牌:“怎么了?”

黄少天揪着身边的一棵草:“说新战神指挥不力,全圣城都在看他的笑话。你说,叶秋会回来吗?”

叶修头也不抬:“不会。”

黄少天拿着草转来转去:“你说他藏到哪里去了?罢免了也挺惨,是不是住的地方都没有了?他以后能干什么?”

叶修说:“他还能干什么?”说完苦笑,“轻松得很。”

黄少天说:“你带我见见他?”

叶修回头看了他一眼,指指自己:“你看了好几天了。”

黄少天不耐烦:“滚滚滚,还做美梦呢?我说正经的呢。”

叶修收起盾牌,仰面躺在草地上,心底有难以忽略的失落:“我说你也不信,还要和我呆在一起。”

黄少天爬过去,坐在他身边,随手摘了一朵花放在他头发上:“你是你,他是他。我就算要看他一眼,你有什么不耐烦的?”

叶修闭着眼睛没回答他:这种憋闷的无力感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这次却来势汹汹,让他无法招架。

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聊了一会儿,便打道回府。叶修走进了森林,黄少天回到了圣殿。

二十八

黄少天从床上坐起来,见院子里背对着他站着一人。

朝霞还在天边,处处都是鸟鸣。那个人身姿挺拔,黄金的铠甲在阳光下熠熠闪光。鲜红的披风边缘装点着绣样繁复的金色丝线,随着微风轻轻摆动。他手握着一杆坚无不摧的长矛,矛尖闪烁着璀璨的钻石光芒,和所有壁画上描绘的一样,光是见到,就足够震慑人心。他只是安静地站在那里,就有南风送来胜利的号角和橄榄的绿叶,是无可匹敌的胜利的化身。

黄少天挥舞翅膀,轻巧地飞出窗户,心中被甜蜜盈满,在太阳的战车下仿佛烤出了糖果、美酒和兔肉的香气:他知道那是谁。惊喜和快乐催促他落在那人身后,接着毫无顾虑地张开怀抱,从背后拥住了那俊美如塑像般的身影。鼻尖尽是那个人的气息:硝烟战火夹杂着芬芳青草,血腥泥土相伴着浪漫春光。

黄少天闭上眼睛笑着说:“你回来了。”

那个人转过身来抱紧爱神,一边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后背和翅膀。低沉的声音回荡在耳畔:“我回来了。其实我根本没走。”

黄少天抬起头来定定地看着他,亮亮的眼眸鞠满了北极星的光芒。

战神微笑着垂眸凑近,他的鼻尖藏在爱神金色的卷发中深深一嗅。

忽然间,黄少天觉得哪里不对劲:他极力想看清战神的容貌,可战神的五官如隔了云雾般的模糊朦胧。爱神紧紧闭上眼睛再焦急地睁开,却发现战神的脸庞已经变成了叶修的脸。

他想挣脱和后退;他感到无助和疑惑。他从战神的怀里挣脱开来,说:“怎么是你?”

战神寂寞地站在对面,空空的掌心还保留有黄少天翅膀的温度。他皱起眉头说:“少天,是我。”

“你是谁?不对,你是叶修,你不是他。”黄少天喃喃地说着。

刹那间,快乐和满足消失不见,年轻的爱神心中似苦似甜,变得茫然而犹豫。

他手足无措,却强迫自己冷静下来。鸟鸣声越来越响,黄少天被吵得头昏脑涨。鸟鸣声中有个人粗声粗气地喊他:“黄少天?少天?醒醒!”

黄少天强迫自己睁开眼:他还好好地躺在床上,鹅毛的枕头被他翻到一边去了。他呆滞地看着帐顶上的鸵鸟毛,魏琛在一旁好奇地盯着他。

黄少天坐起身来揉了揉头,光着脚踩在地毯上,问:“你怎么来了?我还没睡醒呢!不对,我还做梦呢,让你摇醒了。”

魏琛把怀里的酒瓶放在一旁,说:“看你皱着眉手舞足蹈,猜到了。”说完还干笑几声。

两人相对枯坐一阵,黄少天问:“这是新酿的酒吗?专门拿来给我尝的?我可是再也不喝了,喝酒误事。”转念想到上次叶修让他“捎瓶酒”,他想了想说,“算了,你还是多给我留几瓶吧,我一个人的时候可以对月独酌。”

魏琛挥挥手:“都是你的。”仔细看了看黄少天,他问:“叶修是谁?听见你喊他名字了。”

黄少天拿手指着自己:“我喊?我什么时候喊的?”

魏琛不耐烦:“你还装?我看你做梦喊得起劲才叫醒你的。”

黄少天低头嘟囔:“不是谁,是个山神。好像是叶秋的崇拜者,经常自称自己是什么战神,我才不信。”

魏琛摸了摸鬓角:“的确圣城里没这号人。你怎么认识他的?”

黄少天说:“到森林里玩碰上的,他请我吃烤肉。这些都是小事,你就不用问了。酒我收下,谢谢。”说完把一瓶酒揣进怀里就朝屋外走。

魏琛看他魂不守舍,只好道别。

黄少天朝着叶修藏身的地方飞奔而去,一边回味着梦里的内容:叶修居然穿着战神的衣服。莫非是叶修的话太欠揍了,潜移默化地影响了他的判断?他在梦里自然而然地拥抱了战神,尽管他们并不相识,而且黄少天爱的人也不是叶秋,那这种感情算不算背叛?金箭的效力是不是正在他身上一分一秒地流逝?

等他赶到帐篷下,叶修却不在那里,甚至连那件破烂的托尼卡都没有留下。

叶修又走了。黄少天孤零零地蹲坐在草地上。他四下看看,却发现那朵他别在叶修头上的花被小心翼翼地放在羊角里,兀自盛开着。


TBC

这几天有新脑洞,想开新坑……

有点迟,对不起大家。


  481 30
评论(30)
热度(481)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