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欠债还钱(喵不是一发完)


叶秋带着嘉世战队走出白云体育馆的时候,不经意回头看了一眼蓝雨战队的大巴车。

刚刚收获胜利的年轻人们勾肩搭背,簇拥着喻文州和黄少天朝车门走去。一个小时过去了,他们显然还没有从粉丝排山倒海般的欢呼声和轻松击败昔日联盟劲旅的震撼中回过神来。

叶秋眼看着黄少天的头发被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手左揉一把,右揉一把;头发的主人眉峰挑起,嘴上却一边笑着一边快速说话,最后自己干脆伸出手来护住头顶,顺便挥拳捣在了一个高个子的队员身上。

一个出口,两重天地。十一月的G市气温让生在北方的叶秋有一瞬“温暖如春”的错觉:他收回眼神看向身后跟着的嘉世队友,麻木不仁恰似面具般掩盖住了或是不甘、或是无奈的表情。寒冷和低气压宛若冰凌,无声地刺破了叶秋的错觉,他迅速地扭过头去,第一个踏上了大巴的台阶。

叶秋的余光瞟到了陶轩:那人一只手掩着嘴,正垂着眼帘站在远处打电话。

体育馆前广场上的镁光灯晃得人目眩。抬手拉上车窗帘,叶秋从稀疏的缝隙中看着蓝雨的大巴启程驶向远方。车厢内的众人显然还没有坐定,挥着手不知道在索要什么。

陶轩最后一个上车,目光扫过一张张颓废的脸。接着他波澜不惊地说:“晚饭大家自己解决,队里就不聚餐了。明天早晨六点的飞机,别回来太晚。” 

叶秋身边的座位空着:他本以为陶轩会来兴师问罪或是冷嘲热讽,没想到那人讲完话直接坐在了第一排,留给自己一个后脑勺。

叶秋关掉空调开口,把领子拉起来,耸着肩膀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他忽然又觉得有一点冷。

在冷之余,还有一点饿。



叶秋把印着队徽的包甩在宾馆的床垫上,又左掏右摸,从里面拿出了钱夹。草草扫过钱夹里的钞票,他拍了拍口袋里的烟,再顺手摸了摸另一个口袋里的打火机,就抽出房卡出门了。

叶秋把衣领拉链拉到顶端,试着找一家街边的快餐店果腹。周末夜晚的G市街头热闹不减,流光溢彩的电子大屏不时闪出蓝雨主场打败嘉世的新闻剪辑。黄少天的现场操作镜头和他的角色“夜雨声烦”的走位影像交替出现,引得行人纷纷驻足观看。

大屏幕上的夜雨声烦凌厉一剑,干净利落地解决了嘉世队长持有的神级角色“一叶之秋”的最后一丝血皮。接着回手连击,把试图赶来救场却被困在六星光牢里的角色“暗无天日”连刺到轰然倒地。

镜头回转,黄少天的特写出现在了大屏幕上。街头的男女粉丝不约而同发出了低声欢呼。

黄少天前一秒钟还面无表情,双眼紧盯着屏幕。下一秒便低低松了口气,再抬起眼帘时准确无误地望向了镜头,嘴角一扬露齿一笑。追光灯从头顶洒下冷光一束,让他的五官显得更加生动而立体。这时候的黄少天在叶秋的眼中充满了危险的诱惑:一叶之秋的失利和嘉世战队的败北可以说由他一手造成;而他此刻的笑容对于敌手来说也近似耀武扬威和阴谋得逞。但这却是叶秋头一次仔仔细细地看清了黄少天在取胜之后发自内心的笑容。更加让他难以自持的是,这种笑容被放大了无数倍,一遍又一遍地在他的面前上演。

叶秋忽然很想见黄少天一面。那人在赛场上的座位和他隔着主席台、大屏和喻文州。叶秋自始至终都没有和他搭一句话,更没有任何眼神交流。

第四赛季出道的黄少天势头正盛,前途无限。叶秋多多少少对新秀有些轻视,却从未不屑。两年前的黄少天在赛场上不堪一击,成长速度反而令人吃惊。每每交手,叶秋都在心底暗暗揣测他的下一步动作。可是渐渐地,他开始捉摸不透黄少天的走位和操作。正是这种隐隐的不安感,让黄少天从叶秋各式各样优秀的对手当中脱颖而出,成为了他不得不重点关注的“大神候选人”。

两年过去,再怎么生涩的新手也该在荣耀舞台上磨炼出一流的游戏意识。黄少天的熠熠夺目证明了他不仅完成了赛场和战队布置给他的任务,更琢磨出了一般职业选手难以企及的敏锐头脑和毒辣操作。通俗点来说,他把“第六感”变成了实体伤害,使拥有顶级装备的“夜雨声烦”如虎添翼,愈来愈势不可当。

棋逢对手,旗鼓相当。这是叶秋能预见到的三年级新生黄少天未来几年在联盟中相对于自己的地位。嘉世日渐下滑的状态被全联盟看在眼里,黄少天的登顶极有可能要“一叶之秋”亲自用鲜血铺就。不管叶秋愿不愿意。

想见黄少天的念头近乎化作实体,堵得叶秋喉咙生疼。他在G市的街头跳上了一辆出租车,报上了蓝雨俱乐部的地址。



蓝雨俱乐部大楼的背后是一条僻静的小巷。小巷再往北,便是蓝雨战队队员的宿舍区了。两年前蓝雨主场迎战嘉世,那时候尚且难以望其项背,所以蓝雨一行盛情邀请嘉世队员来俱乐部欣赏参观,顺便在餐厅大摆“宴席”。

G市美食精致诱人,战队食堂的主厨自然也不甘示弱,使出浑身解数招待了三冠王。吃饱喝足,黄少天一脸高深莫测指着餐厅落地窗正对着的几幢别墅,和嘉世队员滔滔不绝地赞扬起自家战队配备的居住条件天下少有,举国无双。说罢,一双闪亮眼睛看着叶秋问:“叶队,你们是不是只能住俱乐部楼上?”

叶秋沉吟片刻,说:“区区宿舍还不足以让我跳槽。”

黄少天几步窜过来和叶秋并肩而立,顺手指着其中一座的二楼说:“我住那里,改天你想通了再来找我也不迟。蓝雨包吃包住,包……”

叶秋挥挥手打断他:“如果包找媳妇我就来,怎么样?”

黄少天登时气短,找了个凳子一屁股坐下了,半晌才嘟囔了句:“爱来不来。”

叶秋回身看了看他,说:“你非要和我一个队多没意思?当对手打着玩不更好吗?”

黄少天抬起头来说:“叶神,这可是你说的啊,你陪我打jjc。你放心我一定会手下留情的。”

叶秋从口袋里摸出来烟盒,垂着眼睫从里面掏出一支烟夹在指尖,笑笑说:“行。”

这一句话说出来,却极少兑现。叶秋有时候看着黄少天QQ上大段大段的“PK”信息,一时头疼想不起来在哪里埋下了承诺的种子。这颗种子生根发芽,最后变成了一个近似于“不见其形,却闻其声”的脑内作物,无时不刻不在循环播放黄少天的声音。



叶秋下车付款。他本应该在一个街头小摊潦草地解决晚饭,现在却站在蓝雨大楼和选手宿舍之间的小巷里一筹莫展。

凭着记忆找到那栋别墅,叶秋仔细地辨认着当年黄少天指给他的那扇窗户。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多么冒险:身上没有电话,他无法确认黄少天是在家里呆着还是在训练室分析刚刚结束的比赛。再不幸点,黄少天很有可能在周末晚上和朋友们约电影约饭,直到后半夜才回来。而最大的问题是,这个人如果在打游戏,那隔音好些的耳机可以把所有的音源隔绝在外,包括叶秋的敲门声或者喊人声。

叶秋苦笑一下,摇摇头。事已至此,“乘兴而来,尽兴而归”已经不适用于眼前情形,他必须孤注一掷,喊一嗓子出去了。

万幸的是,黄少天的屋子里有灯光透出。

叶秋低低咳嗽几声,仰起头来,对着那扇两年前就看过的窗户大声喊了句“黄少天!”


TBC

我如果手癌了把叶秋打成了叶修大家就愉快地忽略我吧。







  445 20
评论(20)
热度(445)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