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欠债还钱(不是两发完)



一嗓子喊完,叶秋搓着手站在窗外等反应。见窗内灯光下并无黑影闪动,叶秋只好弯腰低头,试着从地上捡几块小石头准备扔黄少天的窗子。

就在他缩着脖子寻寻觅觅之际,忽然听见头顶上的塑钢窗被“哗啦啦”地推开了。

黄少天一只手扶着窗框,顺便伸出半个脑袋往窗外看。他一边四下观察一边嚷嚷:“谁啊?谁刚才喊我?大半夜的找打是不是?”

叶秋把好不容易找到的小石子随手一抛,直起身昂着头看黄少天,说:“少天,黄少天,是我。”

黄少天揉了揉眼睛,继续嚷嚷:“你,你谁啊?哎?叶秋?我没看错吧?你来干嘛啊?”

叶秋挥了挥手,答:“我来找吃的。”

黄少天拢了拢衣襟,趴在阳台上说:“找吃的?你这撒谎都不带打草稿?还是你真把我们蓝雨当免费食堂了?你现在立定向后转出去找个夜市吃吧。”

叶秋从口袋里摸出来烟盒,说:“那我走了。”

黄少天立马改口:“哎哎哎你这人怎么这么开不起玩笑?算了算了来吧,不就是顿夜宵么?”

叶秋指了指一楼的玻璃窗,笑着说:“那你赶紧给我开门啊?”

黄少天把窗户关上半扇,一脸矛盾地说:“不行啊,队长在一楼,我这么一上一下,还带个人来,他准保要看见。这不就成私通——哎也不是私通——就是私下通气敌方了吗?而且啊,你也知道我们队长热情好客,说不定能拉着你再参观一次大楼。哎哎叶秋你干什么?”

叶秋见黄少天连篇累牍地找借口,听得他十成十的不耐烦,干脆把烟盒重新塞进口袋,朝手心哈了两口气,就抓住了别墅外的栏杆开始试探牢固不牢固。

黄少天见叶秋准备朝二楼爬,干脆眯起眼睛开始看热闹。

叶秋自诩爬高上低这手技术还能发挥余热,毕竟他当年就是凭着这个技艺从家里逃出来的。牢牢地握紧栏杆的顶端,叶秋庆幸十一月的G市并不怎么冷,如果蓝雨地处东北,那他光摸着这金属的栏杆可能就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使劲蹬了一脚地面,叶秋双臂发力,直接撑起了上半身。

叶秋试着用左脚勾上横栏,等他直起身子抬头向上看时,只见黄少天双手扒着阳台,目瞪口呆地注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皱了皱眉,叶秋没好气地问:“厉害吗?”

黄少天一个劲地点头:“厉害厉害,没看出来啊叶神,你还有这么两下子?练了多久了——”

叶秋拧着眉头说:“厉害还不伸手帮个忙?当粉丝也得有个当粉丝的样子。”

黄少天这时一脸戏谑地伸出了右手,使劲把叶秋拉了进来。

叶秋从窗台轻巧地跃入黄少天的房间,顺手合上了窗户,再拉紧了窗帘。黄少天这才大梦初醒一般地和叶秋握手拍肩,虚情假意地寒暄起来。

“哟叶队,是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是不是今天没打尽兴啊?要不要我们坐下再来一局?这叫什么?这叫上门讨打啊叶秋。你就说我今天那剑帅不帅?帅不帅?”黄少天一口气不歇,说得几乎要唾沫横飞,“来都来了,怎么能不让我尽地主之谊呢?来来来,坐这里,这台电脑归你了,赶紧的,账号卡带没?”

叶秋心不在焉听了听,觉得脑仁疼。他刚刚还想见黄少天想得骨髓疼,现在见是见到了,时间还没有一刻钟,但是居然有点后悔自己一番辛苦,还不如在房间里蒙头大睡来的耳根清净。

叶秋装作什么都没有听到,四下环视了黄少天的房间,冷不丁说:“刚还说怕把你队长引来呢。再这么嚷嚷我看他离把我赶出去也不远了。不过你这里好东西不少啊黄少,投资大价钱了吧?”

黄少天的屋子除了放电脑的桌子和衣橱之外,充满了富有男子气概的乱。他电脑桌上面的每一样装备都价值连城,甚至转椅都透出一股高贵奢华、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冷感;至于衣橱,因为关着门,叶秋很遗憾看不到。房间的墙上贴满了游戏海报和五颜六色的拍立得照片,角落里放着积了灰的VR头盔和键盘掌机,叶秋仔细一看,还有一跟棒球棍和一个棒球手套。床底下地摊上堆着篮球鞋和游戏机,游戏光碟左一张右一张,散落得到处都是。

黄少天见叶秋直接忽略了自己的盛情邀请,反而对床底下的昔日宠儿大感兴趣,顿时倍感挫败。他不顾一切地抓着叶秋的臂弯,试图用游戏装备吸引叶秋所剩不多的注意力。没想到他的手刚碰到叶秋,叶秋的胃就发出了一声因为缺食产生的不合时宜的巨响。

黄少天听到这一声,瞪大了眼睛问:“不是吧叶队,你这真饿到现在啊?”
叶秋毫不在意地挣开了黄少天的手,说:“我没事诓你干什么?走吧副队,我们到哪里搓一顿儿?”

黄少天撇撇嘴,开始满床找钱包。他从卷成一团的队服里面抖落出一个格子纹样的钱夹,又从门后的衣架上取下来一件连帽卫衣飞快套在身上,再伸手一揣,把钱夹塞进了卫衣前面的口袋里。

从兜帽下透出一双眼睛,黄少天把手搭在门把上,转过身催促叶秋:“走啊叶队?磨磨蹭蹭干什么呢?你不是饿了吗?”

叶秋无可奈何地指了指自己的衣服:“少天,你觉得我穿着这衣服能出去吗?”

黄少天上下打量了叶秋一番:那人身上的嘉世队服打造出了写实版的 “日出江花红胜火”。再对比一下自己床上的蓝雨队服和浅蓝色的墙漆——的确比较惹眼。

叶秋继续说:“我说黄少,借我件衣服穿穿呗?能混出大门就行。如果他们一不小心看到我,后来污蔑你通敌,我可是救不了你。不用担心,就穿一会儿,回去洗了还你。”

黄少天折回衣柜前,说:“行行行,不就是件衣服么?你早说。”

一把拉开衣柜,黄少天把半个身子都埋进了衣服里面。他心想叶秋作为对手和嘉世头子,自己借出去的东西务必要符合蓝雨的形象和剑圣的身份,虚荣还是要讲一讲的。另外,叶秋作为他景仰的大神,给大神“上供”的贡品自然不能品相太坏。飞快地扫视了成排的衣物,他自动排除了太过休闲和太过正式的服色,又揣测着去掉了叶秋不应该喜欢的时髦款式。最后目光锁定在了一件刚买来不久,仅仅去掉吊牌的衣服上。



黄少天装作毫不在意地把一件驼色的风衣从衣架上取下,实际上珍而重之地塞进了叶秋怀里:他不想让叶秋打趣挑个衣服还磨磨蹭蹭的,这既不是出街,更不是走秀,磨磨唧唧的太不男子汉了。
叶秋看都没看就把衣服拎过来换好,顺手把嘉世队服团成一团夹在胳膊下面。

黄少天拍了拍衣服的肩线,说:“看看,叶队,多合身?够舒服,够档次吧?我眼光没问题的。这衣服配你正好,还不赶紧谢谢?”

叶秋把烟盒塞进风衣口袋里,说:“是是是,黄副队如果不介意,送我也行。”

黄少天差点说漏嘴:“哎,谁说要送你的,我这衣服可是嗯……我可是很喜欢这件的。说好了,只借你穿一穿,别想顺手牵羊。”

叶秋跟在黄少天后边出了门,两人朝着灯火通明的夜市走去。


TBC

黄少天内心OS:几啱你啊,好in,好潮,好型啊!

  415 21
评论(21)
热度(415)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