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Do I rly care? Le nope.

 

[叶黄] 盛夏光年

激动滴哭唧唧w

Vermiss:

突发校园小段子一则


送给我们K~


----------------------------------------------


下午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一打,教室靠窗的同桌二人立刻在同一时间拎着书包站了起来,然后又双双盯着对方愣住了。


叶修看着黄少天:“待会晚自习你不上了?”


黄少天愣愣地回答:“啊,对,不上了。”


叶修:“逃课?”


“喂,别污蔑人啊。”黄少天说,“我也是老冯批准的好不好!”


叶修顿悟:“你拿了什么?”他自己是上个月飞北京参加了一趟全国物理竞赛拿了一个二等奖以后,老冯特批的他可以不上每天晚上六点半至十点的晚自习。但是看这样子,好像黄少天也可以不上?


“我上周末参加省级的跆拳道比赛。”黄少天既得意又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不小心拿了个冠军。”


那还真是够不小心的。叶修被这个说法逗乐了:“厉害。”


黄少天正想尬聊两句,前排的郑轩就幽怨地回头控诉了:“我说你们俩,既然不上晚自习就赶紧走好不好?别留在教室刺激我们这群老百姓了行不行?”


黄少天自知理亏,和叶修对视一眼,各自眼里都有点无可奈何的笑意。于是两人无声地一点头,一前一后地溜出了教室。


出了教学楼后时间还相当早,黄少天不想这么早回家,又因为和叶修不熟,摸不清楚他是怎么个想法。毕竟这人是以中考状元的成绩考进一中的,难保不是平日里死命埋头学的那类学神。


于是黄少天的脚步只能尴尬地停在了校门口。他看了看叶修,道:“呃,那什么……你家住哪边?”


叶修指了指右边路口。


“哦,我走左边。”黄少天松了一口气,说,“呃,那拜拜?明天见?”


叶修说:“我也走左边,一起吧。”


“你为什么绕路走?”黄少天问。


“还早。”叶修说,“不急着回去。”


黄少天闻言一愣,话没经过大脑就囫囵滚到了舌尖,连个磕绊都没打就被说了出来:“那你要不要跟我去一家店吃米粉?我觉得味道不错。”


叶修想了想,点头了:“行。”


 


从那以后,借由这一点心照不宣的巧合,黄少天和叶修的关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升了温。就像泡在春风里的细芽,一点一点地被满城绿意吹开了花。


天气转凉又热,两人从寒冷的教学楼跑出来,一眨眼,抬头就是明美的暖阳。


 


默契的养成也不过就是一个眼神一个点头的事情。


黄少天在无形之中养成了每天放学后和叶修混在一起玩一会儿的习惯,两人都不急着回家,傍晚放学的时间也还尚早,所以他们通常都会找些地方打发时间。


冬天的时候偶尔会是网吧。


黄少天嗜甜,连带着叶修的口味也跟着他爱好甜了起来。前者又相当怕冷,温度一降下来就裹得像是一只巨型粽子似的,围巾口罩齐上阵,叶修每次看到黄少天这副造型都得怀疑他闷不闷得慌。


这种时候烤红薯就成了黄少天的挚爱。


每次去网吧之前黄少天都会在门口买两个小的烤红薯,和叶修一人瓜分一个,然后把网游账号卡豪气万丈地往桌上一拍,一屁股坐进电脑座椅里就开始和叶修大战三百回合。


有时候运气不好,小个的红薯卖光了,黄少天就会退而求其次地买个大个的,接着两只手握着两端一掰,红薯便顺势一分为二。


黄少天递了一半给叶修:“拿着。”


叶修用下巴点点他另一只手说:“我要那个吧。那个小点。”


“为啥啊?别跟我客气。”黄少天说。


“谁跟你客气?”叶修说,“我不爱吃甜的,你给我这个我也吃不下。”


黄少天说:“这可是你说的,别反悔啊!”


 


12月31号那天是周三,一中十分没人性地照常上课。而且上课也就算了,校方甚至连晚自习都舍不得早放一点,硬是要上到晚上十点钟。


得知这一消息的全校学生都苦逼得泪眼汪汪,只有黄少天和叶修两个没有革命精神的躲在一桌子书后面偷笑。


好在两人笑得很克制,前后左右就只有郑轩一人看见了。


“喂喂喂,两位哥,良心呢?”郑轩看不下去了,说。


黄少天抬头,理直气壮:“没有,我膨胀。”


郑轩震惊:“哟!这么欠,跟谁学的啊?”


黄少天没说话,倒是叶修轻飘飘瞥了郑轩一眼。


后者顿悟,捂着心口一脸受伤:“算了算了,咱们俩的感情就是这么的经不起考验。”


 


大家苦逼归苦逼,黄少天和叶修倒是一点没受影响。下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铃一打,两人还是照常拎着书包就溜了。


毕竟是年末,两人都想着干点特别的事情,于是也就没有再光顾往常的网吧了,而是去烟花售卖点买了一点安全烟火。现在鞭炮管制很严,唯一在售的就只有一般小孩拿在手上看的那种观赏烟花,黄少天对此十分不满,最后还是叶修憋着笑掏钱买了五花八门的一口袋回来。


这时的天色还没全黑,两人思来想去没想到合适的地方,纠结半天,只能躲着保安大爷的视线偷偷摸摸返回了一中校园。因为凭借黄少天的记忆,科技楼顶楼是有一片宽阔的平台的,就目前来说相当适合放烟火。


叶修在这种事上没有发言权,一言不发地就跟着黄少天溜到了科技楼顶楼。


两人蹑手蹑脚的动作在确定顶楼没有别人以后顿时变得大摇大摆起来。黄少天率先把口袋里的烟花全数倒在了地上,然后说:“快快快赶紧的!”


叶修说:“这么着急啊?”


“当然急,要是磨蹭一会他们下课了怎么办?一出教学楼看见我们这边楼顶有火光,别以为我们俩纵火来了吧!”黄少天对着叶修把手一摊,“打火机赶紧贡献出来。”


叶修疑惑地问:“你怎么知道我有?”


“你不是抽烟吗?没打火机干嚼啊?”黄少天觉得奇怪。


叶修更疑惑了:“你怎么知道我抽烟?”


“我靠,那么大味,我鼻子又没毛病好吧?”黄少天说,“大哥我是你同桌好不好?你以为呢?我连这都闻不到那真该去医院挂一个耳鼻喉了。”


叶修无奈:“行行行,我的锅。”说着他就把打火机掏出来塞到了黄少天手上。


黄少天捏着打火机转了两下,然后干脆地直接分了一半烟花给叶修。


叶修接过来问:“你不要?”


“咱们俩一人一半啊!”黄少天说着就推他,“走走走,那边去,那边可以看到下面的风景。”


叶修纳闷:“大晚上乌漆嘛黑看什么风景?”


“看——”黄少天想了想,“看对面教学楼同学们奋笔疾书的身影吧!”


叶修喷了:“够狠啊你!”


两人瞎侃一阵,最后一人握着几只烟花棒,不管地上脏不脏地就在天台边上坐下了。反正外边还有一圈护栏,完全没有掉下去的风险。


黄少天用叶修的打火机挨个给两人的烟花点了火,烟花棒的一头很快就噼里啪啦地迸发出五彩斑斓的火星出来。拳头大的一团光晕在漫漫黑夜中延伸开来,像一颗浓缩的小小星球。


叶修拿着几只烟花有点无语,他本来就对这种玩意儿不感冒,再加上这安全烟花也太安全了,实在是没什么刺激性。


不过黄少天却玩得很开心。


叶修偏头看了看身侧的那人。黄少天双手都举着一簇烟火,双眼深处倒映出了明明灭灭的星火。他脸上带着简单而满足的笑,和叶修记忆里的相同又不同,不过快乐总是从一而终的。


叶修见过黄少天很多表情,但是像今天这样还是第一次,他不由得就看入了神。


烟花迅速燃烧殆尽,黄少天从兴奋中回过神来,看了一眼叶修疑惑道:“你看我干什么?”


叶修一愣,说:“没什么。”


“那你发什么呆啊,继续继续。咱们要抓紧时间懂不?”黄少天又拿了几只烟花塞到叶修手里,“喝可乐吗?”


装烟花的袋子里还有两听汽水,是刚刚两人在校外便利店里买的。


叶修点头:“行吧。”


伴随着刺溜一声拉开拉环的,是烟花再一次被火焰点燃。


黄少天一手举着易拉罐,一手抓着一簇灿烂的烟火,十分爽快地对着黑漆漆的天空喊了一声:“干杯!”


叶修说:“你这一嗓子不怕把巡逻的教导主任喊来啊?”


“怕啊!但我已经想好了对策。”黄少天说,“要是被她逮了我就说我是高二(1)班的叶修,自己一个人逃了晚自习来破坏校园设施的!哈哈哈哈哈!”


“小黄同学,你这甩锅甩得很顺手啊。”叶修说。


“不要介意嘛!”黄少天举起易拉罐,“来不来干一个?”


叶修顿了一秒,也举起手:“干。”


两只铝制的拉罐罐身碰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脆响。汽水绵密的泡沫从两个出口涌出来,汇聚成不分彼此的一堆,然后又迅速地疏散开了。


易拉罐的背后是黄少天手里的烟花,他手里的金属罐身反射出了冰凉的色彩,衬着暖色的烟火愈发明艳。


精彩又斑斓的火花在黑夜里更显得明亮耀眼,黄少天神采奕奕地凝望着它们,身边的叶修也就长久凝望着他。


许久之后,他才也跟着笑了起来。


 


一夜春风吹开了盘旋在荣城上空一整个冬季的阴霾,在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气温已经悄没声地攀上了两位数。


黄少天永远是迫不及待脱下冬衣的那一个。说来也奇怪,他虽然怕冷,但脱棉衣也脱得异常迅速。后来郑轩问了他原因,黄少天说:“当然是因为我要打篮球还要训练啊。道馆和篮球馆都室内的,空调温度打得死高,穿着羽绒服每天脱来脱去你不嫌麻烦啊?”


帽子与围巾被收进了衣柜,厚厚的冬季校服也被收拣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清爽的春装。


午睡时间已经不需要拉上窗帘了,因而窗外的大把阳光可以毫不吝啬地洒进教室靠窗的桌上。


黄少天扭头看了一眼邻桌的叶修,那人一只手垫在桌面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黄少天中午一向不习惯午睡,所以他此时也清醒得很。今天没来由地不想写作业,黄少天把中性笔翻来覆去转了几个来回,目光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身边的叶修身上。


一中的春季校服的外套内搭是配套的白衬衣,少年人的身量还不足以满足衬衫一板一眼挺直的轮廓设计,眼下被叶修穿在身上,似乎有些突兀的大了。


那人背后的蝴蝶骨微微地撑起了那片衬衣的弧度,脊柱中间又不自然地下凹了一截。忽高忽低的一段曲线将叶修背上的阳光拆分成几块,零零碎碎地撒了他一背。


黄少天乱七八糟地看了一会儿叶修,他的目光就像那人身上披着的阳光一样满座位都是,一会儿是额前的碎发,一会儿又是对方蜷在一起的手指,遍布周身。


黄少天想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老是盯着人家不放,但是事实就是他偏偏做不到移开视线。最后黄少天也自暴自弃地罢了,眼睛一转,又看向了叶修的后颈。


他的头发好像长长了?


黄少天没来由地想到。


叶修后颈的一截黑发支棱在他衬衣的领口处,看起来有点扎人。黄少天下意识地想伸出手替他整理一下,却在指尖触碰到对方的那一瞬间,被一只温热的手握住了手腕。


黄少天冷不丁一惊,脑海里一片狼藉,顿时心慌意乱地看向了手的主人。


接着叶修抬了头,眼底与话间分明没有一点朦胧的睡意。


黄少天看见叶修望着自己,促狭道:“别闹啊。”


 


开春以后的荣城比起冬天要显得朝气蓬勃了很多。


黄少天和叶修一如既往地提前放了学,然而今天拎着书包走出校门时,天边还大亮。


“你这次什么时候走?”走出校门的时候,黄少天问。


“明天。”叶修说,“下周一就能回来。”


“好吧。”黄少天点点头,半是严肃半是开玩笑地道,“这回你不拿个一等奖说不过去啊!”


叶修乐道:“你就是这么给人加油的啊?”


“你这是自作多情了啊!谁在跟你加油?我是在光明正大地威胁你好不好?”黄少天说,“再怎么说身为我的同桌不能差到哪里去吧?我这一个响当当的全国冠军在你跟前站着呢!你就好意思区区拿一个竞赛二等奖?这说不过去吧!”


叶修很给面子地点头:“那确实。”


黄少天说:“那就说定了啊,不拿个第一别说认识我。”


“当你同桌压力真大。”叶修说。


黄少天说:“怎么,不满意啊?爱当不当。”


叶修立刻说:“满意啊,我敢不满意吗?”


于是黄少天笑着不说话了。半晌以后,他才又道:“那行吧,走走走,今晚咱们俩找地方嗨一顿,就当我给你践行了。你天哥带你飞!”


“去哪啊?”叶修问。


“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呗。”黄少天说着指了指校门外的街边,“我们俩扫两辆自行车来骑吧。”


叶修疑惑:“你车不要了?”


“先停在学校里明天再说吧。主要是那么小的电瓶车,根本就经不起我们两个人的折腾啊!”黄少天说,“它太脆弱了,你还是高抬贵手放过它吧。”


叶修:“那你可得小心点锁好了,别电瓶让人偷走了。”


黄少天怒了:“靠靠靠叶修你不嘴欠会死是不是!”


“会吧大概。”叶修走向了那一排停靠在街边的自行车,道,“你不是要骑车带我飞吗,来吧。”


 


清脆的车铃声拉开了年轮间游走而过的过隙白驹的序幕。


他们的单车穿梭在岁月间,掀起穿堂而过的风徜徉在荣城的大街小巷里,定格在了照相机里的初夏。


 


 


 


END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说是送给这位太太的,其实也是借她新坑的设定写的!非常潦草的一个短打,大噶可以当做预告来看~


(偷偷说一句,这位太太的新坑屯稿已经五位数了,激动地搓手手!) 

  682 5
评论(5)
热度(682)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