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绝代坑王

任他们多漂亮 未及你矜贵

 

【叶黄】港城之巅(首发CP21《万人非你》)A

港城市中心半岛酒店总统套房内,两具肉体正在奢华的大床上翻滚缠绵。

漂亮的女人有着无可挑剔的面容,眼睛中盛着炽热的欲望和迷醉。她的双手反扣着男人的肩膀,不顾一切地把他压向自己的胸口。

男人低低闷笑一声,说:“我真的不明白他为什么会把您这样的天使一个人留在那种地方,要是我,我绝对不会离开您身边半步。虽然我说这些话有些逾越,但是,嗨去他妈的但是,谁能对您不管不问呢,是吧?”

女人忽然“咯咯”一笑,说:“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风趣幽默的人,你就是凭着油腔滑调打赢官司的吗?啊……亲我那里,快,不够……”

黄少天暗地里翻了个白眼,继续卖力地在她身上亲吻抚摸。

身下女人的呼吸开始变调成为呻吟,她试图微微推开男人:“不要留下痕迹, ‘他’一会儿要带我去宴会,那件裙子……”

“开得有点低?我不介意心肝,我不许别人看到你,真想把你困在这里……”黄少天压低声音,在她耳畔蛊惑到。

“啊……你这个小律师,到底和多少女人上过床?你的东西顶住我了……”女人闭上了眼睛,准备把自己投身刺激而陌生的情爱。但是她的床伴根本没有听从她的要求,依旧狠狠地吮吻上了她的脖颈。

黄少天从脸色苍白、明显昏过去的女人身上坐起身来,不耐烦地抹了抹嘴角,然后又转过身翻了翻女人的眼皮,接着咒骂了一声,从丝绸的床单上光脚跳到了地毯上。

他捡起了被自己丢在一旁的西装,从口袋巾里翻出来了一个镶着黑曜石的、白金质地的耳夹,不耐烦地别在左耳上。

“洞五,任务完成,电脑搞到手了。”他四下环视,接着把衬衣披在身上,朝着女人的化妆箱走去,“能不能下次不给我派这种任务啊?恶不恶心啊?谁心里这么阴暗啊?周泽楷不能去吗?天天浪费老子时间……”

“我派的。”耳机那头的人轻轻哼笑一声,说:“我都不怕你给我戴绿帽,还轮不到你来对我指手画脚。”

“我靠,叶修我丢你……”

“算了还是我丢你把,话说你动作还真是慢。”

“慢你个头!老子那是持久……”黄少天戴上手套,屏息凝神,从化妆箱最下面的暗层里抠出来一个小小的指纹锁,“持久你懂不懂?我说洞幺你不会一直在旁边听吧?没看出来你还有这种爱好?说吧你还有什么爱好不好宣之于口的?今天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展示自我来来来。”

叶修转了转嘴边的话筒,又伸手扯松了领结,说:“我有什么特殊爱好你还不知道?就是奇怪她刚刚说什么东西顶着她了?”

黄少天把手边的一个指纹模型合在锁上,说:“卧槽你脸呢叶修?别人出任务你都偷听吗?我当然不知道了,我不知道你脸皮这么厚,耳朵还这么长,简直惨绝人寰你知不知道?”

叶修低笑一声,说:“那没办法,以后出任务你不要戴耳机了。你只要戴我就能听到。”

化妆箱的暗格悄无声息地弹开,一台铝壳的超薄笔记本电脑静静躺在里面。黄少天伸手把它谨慎地移了出来,压低声音说:“操这些人为什么都喜欢铝壳电脑?不知道充电的时候会漏电吗?还有啊,你真的,让你们技术部的改进一下科技行不行?都什么年代了还用无线电耳机?声音会延迟的我告你,有人抓住这个时间差把你干掉都够了,然后我只能听到假洞幺在那里发号施令。啧,想想都哆嗦。”

叶修静静吸了口烟,努力从牙缝里摁出一声喑哑的干笑:“不会的,只要是你出任务,我都守着。”

黄少天一边把电脑装起来,一边脚伸得老长去够皮鞋:“嘶……叶修你不要这么肉麻行不行,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叶修不动声色地转移话题:“说吧,到底什么东西顶着她了。”说完转椅一扭,他飞快地在面前键盘上敲下几个键,再切换频道说:“洞幺收到。重复一次,十分钟后半岛酒店楼顶停机坪。”

黄少天一刻不停地系纽扣抽皮带,他把领带的末端叼在嘴里,嘟嘟囔囔地朝耳机里低声说着什么。

“你还问!这不是你塞到我包里的吗?天地良心啊!”黄少天气愤地把一根温热的金属棒从裤裆里抽出来,不屑地扔在箱子里,“还是说你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让我给你上演一出嗯……限制级的……好好好我错了我不说了,对不起行了吧!我去这你都能情趣?情你个头!什么?新衣服?啊?我不穿!”

叶修微微笑着挠了挠头,说:“好吧,豪门私人律师身现晚宴现场,身上又是酒气又是折痕。你是准备让特别行动队三十七组直接去给你收尸吗?”

黄少天泄了气一般地停下了手上的动作,盯着一边的皮箱若有所思。

“行吧。”他认命般地把西装裤一褪到底,“我倒要看看你给我带了多少东西。”说完,对着箱子底的夹层傻了眼。

“不用慌宝贝儿,”叶修用他惯用的漫不经心但又稳操胜券,同时让黄少天无比想提起拳头揍他的语调说,“按我说的办,十分钟后到楼顶停机坪,你亲爱的队长会在那里接应你。”

*

黄少天离开房间的时候扭了扭脖子,尽量克制着力道扯了一下领带。他现在被收腰的绸缎马甲紧紧箍着,有轻微的呼吸不畅。和领结同色调的魅蓝色的丝绸口袋巾被叠成一个精巧的“山”字造型,静静收在左胸前衣袋里。

黄少天稳稳地提着手中看似轻便的皮箱,鬼鬼祟祟地小声说话:“我说洞幺,你什么时候给我配了这么身衣服?我可不去那个什么破舞会,没门。”

“衣服你都穿好了,还想临阵脱逃啊?洞五先生,您再这么随便阻碍上级办公下场会很难看的你知道吗。”叶修一边说话,一边处理喻文州发来的信息。

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鬼魅一样地出现在酒店上空。黄少天快步穿过铺满厚重繁复地毯的走廊,一边把房卡弯折,丢在了摄像头捕获不到的死角里的一只垃圾桶里。

黄少天见反抗不成,只得借着机会对叶修进行语言上的攻击和骚扰:“还没见过你这种把对象往前线上推的。笔记本是拿到了,但是你想让我伪装成那个,刚那个女的叫什么来着……一辈子吗?叶修,你今天玩得太大了吧?真是放飞自我啊。”

叶修在键盘上敲敲打打,一副街区实时地图在两块屏幕上迅速展开。街头的各个监控录像即刻开始工作,死角霎时间荡然无存。“我玩得不算大,反正 ‘他’也没有公开说过自己金屋藏娇藏的是男是女。那我们就可以大胆想象一下他藏了个男 ‘娇’。你看,多合理。”

黄少天听出来叶修今夜是铁了心的要他蹚浑水,想到这里,他无比懊悔自己爽快地答应下来路不明的工作,并且在得知自己的最后一战是需要出卖“色相”的时候,还是以“上级派来的任务我一定坚决完成”为由一口答应了下来,不知道是要让叶修眼热还是为了证明自身实力,反正结果是那天晚上被叶修办的很惨。

“多少年不干这活,我下嘴大概是没有轻重的。也不知道把那妹子搞死了还是搞晕了。”黄少天从电梯中走出,暴露在了宾馆顶层观光台的闪亮灯火中。正如先前安排的那样,这里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摄像头沉睡了一般,茫然地睁着黑洞洞的眼睛,却什么都看不到。

叶修低声笑笑,说:“反正都是弃子,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不过我对你的技术还是比较信赖的。”

黄少天略显不满地皱眉:“靠靠靠,你能不能怜香惜玉一下?”

叶修和喻文州最后一次确认降落信息,说:“还好意思说别人,好像你很怜香惜玉似的。”

黄少天立马气不打一处来:“喂喂喂,把话说清楚,谁不怜香惜玉了?我有香还是有玉?”

叶修看着手边屏幕上特别行动组第七支队的直升机平稳降落在停机坪上的画面,暗笑一声说:“昨天晚上是谁把腿缠在我腰上没完没了要的?一滴精十滴血是这么算的吧?”

黄少天一把把耳夹扯下来掼在地上,狠狠跺了几脚,然后不甘心地再捡起来凑近嘴边,衬着背景里螺旋桨破空的轰鸣,大声喊了句:“叶修我*你大爷!”

TBC

解禁啦,楼徙太太和VV太太提醒我发一下。

开头有诡异的港台腔,希望大家不嫌弃【

  446 30
评论(30)
热度(446)

© Kasa_绝代坑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