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港城之巅 (首发CP21《万人非你》)B

*

喻文州在直升机机舱里朝着黄少天微微一笑,提高声音说:“快上来吧,准备起飞了。”

黄少天把耳夹塞进西装裤口袋里,没好气地把手提箱扔给了喻文州,接着双手握紧舱门两边,腿上用劲,轻巧地跃进了机舱中。

“他派你来的?”黄少天挑起一边眉毛,“啪”的一声扣上了安全带,套上耳麦,“队长您这身打扮我还以为你要去走秀,也太前卫了吧。顺便电脑在我箱子里,你抠出来让谁破解一下。”说完直勾勾盯着驾驶飞机的郑轩,闭紧了嘴。

直升机转向起飞,机身被猎猎晚风吹出一个惊险的倾斜角。接着便迅速消失在浓浓夜色中。

喻文州的西装造价不凡,袖口是一对若隐若现的蓝宝石袖扣。藏蓝色的云锦领带从扣得一丝不苟的衣领向下延伸,消失在了暗纹毛呢马甲之上。与这一切格格不入的是一件罩在西装外的防弹背心。

默默抿了抿嘴又点点头,喻文州说了句什么,他的声音从耳麦中传来:“不穿一件还是不放心。我们现在要飞跃港城湾到130公里之外的深水围市,但是离舞会开始只剩下一个半小时了。这次的头号目标住在那一栋酒店的倒二层,我必须得着手破解密码,你到时候负责听指挥行事,切忌冲动。”

黄少天撇了撇嘴,问:“谁指挥啊?”

郑轩的声音立马传了过来:“反正不是洞幺,这位副队您能不能淡定一点?”

黄少天有一瞬间的停顿,紧接着一连串道:“谁要他指挥啊!谢天谢地不是那个混蛋指挥,我让他坑了多少次?郑轩你别在哪里偷笑,我告你你掉下去我和队长能活,你能不能活就是另一回事了。好好开你的飞机。”

郑轩拧了拧眉毛:“他坑你?他要是坑你……”

喻文州咳嗽了一声,对着话筒说:“洞二收到。争取在四十分钟内到达。目标定位确认。”

郑轩乖乖闭紧了嘴,把操纵杆当武器一般使唤。

黄少天在座位上安全带的束缚中扭了扭身子,接着低声骂了一句:“*,这西装真他妈紧。还没去我估计就让勒死了。”

喻文州戴上手套把笔记本电脑拿出来,接上了一块微型硬盘,随后便不再言语。

黄少天在直升机尾翼的轰鸣声中闭上眼睛。他把手按在装有耳夹的西装口袋上。此时此刻,他特别想听叶修的声音,哪怕是打火机点火或者平静的吸气吐气,亦或是让他气得跳脚的冷嘲热讽,都能让他产生一种难以言说的心安之感。

在机械的噪声和涌动的气流中,直升机幽灵一般地靠近了目的地。

*

喻文州和指挥中心取得联系,他神情严肃地低声重复了一遍收到的指令。

“少天,”他抬起头,“中心的意思是尽量不要楼顶降落,以免打草惊蛇。今天的舞会本来就是 ‘圈子’里的小范围 ‘交易享乐’,其中的意思你也明白。宁可任务失败也不要舍生取义,线人的意思是里面折磨人的手段太多,我们不值得。”

说到最后,他的声音几不可闻。

黄少天笑着拍了他肩膀一下:“不是吧队长,我记得你胆子没这么小啊?哎郑轩,你飞过来前检查了没有?坐这里的真的是正牌队长?”

郑轩头也没回。

黄少天凑近了喻文州,喊道:“队长,你放心,这几个杂鱼我还是对付的来的。等下我攒点体力还要收拾姓叶的那个混蛋。”

耳机里传来新的指令,喻文州眉头一动,一边加快手上的动作,一边回复道:“洞二收到,明白。提升保密等级。”

黄少天大眼瞪小眼地看着笔记本电脑屏幕上成串的代码速度闪过,莹莹的幽光照亮了喻文州的面颊和胸膛。好奇地凑近,黄少天张嘴讷讷地问:“队长,破解这东西还来得及吗?里面到底有什么信息?说真的我是一点也不想去那个舞会,哎郑轩,晚上白给你个机会去泡妞怎么样?”

郑轩摆了摆手,嘟囔了一句什么。

喻文州突然重重地敲击了一下回车键,接着快速合上屏幕,掏出微型手枪,对着电脑中心扣下了扳机。黄少天万分不解地侧身,接着对着话筒大吼:“队长!你干什么!那是我出卖色相换来的!你珍惜一下我的劳动成果好吗?喂——”

喻文州朝黄少天比了一个“停止”手势,压制住了他滔天的咆哮:“里面的信息我已经全部掌握了,接下来会快速告诉你。既然截取笔记本这件事你都能完成的很好,那对接下来的事情也不用太过操心。你只要记得组织是永远保护你的。更何况……”

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气,说:“更何况叶神是绝对不允许在你身上出差错的,你只要听指挥就好。”

黄少天不满地噘嘴:“特工不是有足够的自由安排行动吗?我怎么现在觉得自己好像换了工作。还有啊,我们能不穿得这么惹眼吗?你那对袖扣谁送的?”

“说到袖扣,”喻文州从座位下掏出来一个天鹅绒盒子:“你把这对戴上,左手是定位,右手是微型炸弹驱动。”

天鹅绒盒子里躺着的袖扣在一闪而过的高楼灯光中熠熠生辉。黄少天谨慎地捏起一个,开始给自己换袖扣。

折叠整齐的法式衬衣袖口从西装袖子的末端露出规整的一截,黄少天微微侧着头垂下眼睫,伸出手解扣子。

喻文州想了想,把一只崭新的手提包放在黄少天脚边:“这里面是组织给你配的新武器,还是按照你从前的路数,尽量一招毙命,如果长时间对峙,结果对我们不一定有利。”

*

黄少天跃上直升机的时候,叶修推开转椅,把当天晚上的安排、指挥和监控交给了韩文清带领的特别行动组第四支队,紧接着离开了总部。随后,他回到房间细致地整理了自己的服装,顺便花了点时间戴上了一枚由钻石和黑曜石镶嵌的襟扣。最后,他推开衣柜隔板,取出一把结实的弯柄长伞。长伞的伞尖闪闪烁烁,反射出钻石般的光泽。

夜幕降临的深水围展现出别样的繁华,红白色的航空障碍灯勾勒出港口城市的天际线。高楼间穿梭而过的强风和退潮的水声是近在耳畔又远在天边的低沉交响,一拍一拍地敲击在人的心上。

叶修出示的万无一失的身份证明和不凡的仪容做派让他没花多少力气便穿过了数道安检。门童带着微笑的询问和细致的检查无一不是裹着蜜糖的刀刃和掩饰极佳的陷阱,而整栋大楼都幻化成狩猎场,专门等待着送上门来的各类牺牲品。

从容不迫地从前台接过房卡,叶修对着自己的手提包扬了扬下巴,仔细询问了房间打扫的时间和细节。

“我希望能当着我的面换一次床单,”他侧过头,含着一丝笑容,“你也知道,我有时候对这种服务不是很放心。谢谢。”

酒店的前台自知今晚要接待的宾客绝非等闲之辈,所以也做好了万全的应对政策。几个人在前台低低商量一阵,认为这个要求虽显繁琐,却无伤大雅。如果稍显忤逆,反而容易结仇树敌,不如干脆做个顺水人情,略表亲厚之意。

叶修礼节性地点点头,大大方方地提起包,把雨伞挂在小臂上,然后接过一杯酒店大堂提供的健康排毒水,玻璃杯中有切割漂亮的柠檬片、青柠瓣、薄荷叶和黄瓜条。他接着走进电梯,用房卡刷开了楼层。

46层是这栋楼的倒数第三层,而今天的目标D先生就住在47层。

一尘不染的皮鞋踩在织着繁复花纹的长毛地毯上,没有发出丝毫声响。叶修忽然脚下一绊,身体朝前一扑,那一玻璃杯的饮品便稀里哗啦地全部洒了出去。

叶修踉跄一步,抬头茫然地看了看,随后蹲下身拾起玻璃杯,把地毯上掉落的几片水果草草拾起,扔进杯中。他略显遗憾地摇了摇头,再低头看了看房卡上的门牌号。随着几不可闻的开锁声,叶修走进了房间。

没过一会儿,手推清洁车的房屋清洁员出现在了走廊里。他在敲叶修的房门之前发现离门不远处的地毯变成了深色,于是戴上手套,把一块地巾铺在了湿透的地毯上。

叶修听到敲门声后很快打开了房门。而几分钟之内,走廊上正对叶修房门的摄像头却悄无声息地停止了工作。

房间内的周旋与打斗是叶修的拿手好戏,尤其是面对一位毫无防备的编外人员。叶修尽量放轻动作,给倒在地上不省人事的清洁人员捆上绳结,喂下安眠药,再套上漆黑的垃圾袋,塞进了床下。

叶修把从服务人员身上剥下来的的工作衣快速换上,再把自己全身上下的行头一股脑地塞进了另一个垃圾袋,最后把长伞和扯下来的床单也扔进袋子,扎紧袋口,提着出了房间。

把垃圾袋放进清洁推车,叶修朝着房门低头浅浅鞠了一躬,忽然想起什么似的,他抬头对着停止工作的摄像头淡淡一笑,再关上房门,把“请勿打扰”的牌子挂在门把手上,推着清洁车走了。

路过那块地巾的时候叶修略微观察一番,认为它的存在简直锦上添花。

“洞幺到达定位,打开二号机密文件,提升其余计划保密等级。”叶修从容不迫地推着满载的清洁车通过员工电梯到达47层,一边低低朝着藏在制服领结里的通讯器说。

清洁车的把手上挂着一个木板夹,夹着当日的值日表和客房的入住情况。叶修把它放在毛巾堆上,眼皮底下,借着“职务之便”把表格里的内容看了个一清二楚。稳重地踱过长长的走廊,他把这一层的格局牢记在心里,并着重观察了所有的应急门、楼梯间和工作间。最后,他低头看了看手表,拎起袋子,压低声音对着领结:“洞幺,计划开始。”

“中心收到,”张新杰看着屏幕上的定位,“是否要降低保密等级?”

“不用,”叶修在清洁间点起一支烟,“让少天大大来了以后直接喝香槟吧。”

TBC

老叶来了。

  305 29
评论(29)
热度(305)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