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绝代坑王

任他们多漂亮 未及你矜贵

 

【叶黄】港城之巅(首发CP21《万人非你》)E

*

嘴唇相碰的那一刻,黄少天双眼大睁,而叶修却垂着眼睫。大概偷袭叶修最好的机会便是此刻,但叶修就算是闭着眼睛,也定然有九分警惕。黄少天对于现在把叶修打晕首先没有把握,其次,是舍不得。

叶修的嘴唇出乎意料的柔软。一吻结束,黄少天从他怀里挣脱出来,急躁地问:“老实交代吧,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港城那边到底是怎么回事?把我耍的团团转你很有成就感?”

叶修也不急着分辩,一手揽着黄少天的后背,另一只手耐心地帮他抚平了西装肩膀上的一道褶皱,答道:“公费出差,何乐不为?”

黄少天瞬间弹开,朝外间走去:“公费出差把我送到别人床上,然后你拖着这个麻袋进来……我给你讲组织给我派的任务还没做完。”说到这里,他忽然住嘴立定,出神地看着沙发上的“麻袋”。

看到了无生息的D被潦草地仍在沙发上,黄少天纵然训练有素——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此刻也只觉得血气上涌,眼球和太阳穴一起一突一突地跳着疼。本来要自己去除掉的目标现在被人捷足先登,这不仅意味着自己的计划失败,还意味着指挥中心不得不调整之后的每一个步骤。

于情于理,对于分工明确的特工队伍来说,就算是再懒散惫赖、心胸豁达也绝不能拱手相让自己的猎物和职责。而叶修现在在他毫不知情的状况下替他完成了本应该由他单枪匹马做好的那一部分,甚至还出现在了和他毫无关系的现场。

再仔细回想,黄少天在执行任务的时候,上级的指令只是一味强调“见机行事”,也就是说,具体在什么时刻会遇到什么情况,组织是并没有商量好的。这种情况虽然并不罕见,对于他这种机会主义者来说反而更加有发挥余地。可是为什么喻文州和叶修在行动开始前都讳莫如深,这只是一个恶作剧,还是有其他的原因?

其他的原因。除了叶修,他黄少天还能怀疑谁?!

黄少天回过身来朝前一步,伸手一把攥住叶修微敞的领口,抬起头眯起眼睛,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叶修,你他妈,马上,把这些,解释清楚。”

叶修神色放松地小小叹了口气,把头偏向一边:“有什么好解释的?搭档晚来了十分钟,我闲着无聊就把大boss擒拿归案了。”

黄少天依旧不撒手:“你撒谎。队长和我照着指示一分不差地降落,怎么可能迟到?而且谁和你是搭档?哪个混蛋告诉我我得自己从头扛到尾的?”

叶修装模作样地咳嗽了一声,握着黄少天抵在他喉咙的手,说:“想你了也不行吗?”

黄少天凑近了,压低了声音说:“你想人的时候也分个天时地利行不行?这是做任务,而且你想我为什么要把我送上别人的床,现在还抢了我的食?”

“什么叫送上别人的床?”叶修忍不住想笑,“好像你有损失似的?”

黄少天恨得牙痒痒:“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厚颜无耻吗?还是你觉得这种玩笑可以随便开?”

叶修看着这玩笑开得有点过火,伸出空着的左手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道:“我是真舍不得。”

黄少天的眼底尽是冷淡。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舍不得什么?”

微微的震感传了上来,黄少天警惕地一抬头问:“谁在外边?”

叶修整了整自己的领口:“大眼的人。你要不要出去看看?”

打开房门,黄少天从来没想到眼前的场面会如此的凌乱。

血洒在了很多意想不到的地方:天花板上,安全门把手上,电表盒上,甚至连火警警报按钮上都有。地毯上的暗黑色不用说,是被涌出的血液染出的。墙上呈弧线状的血点,就是叶修胳膊肘上的利刃捅出来的杰作了。呻吟声还在继续,几道身形还在蠕动。黄少天挑了挑一边的眉毛,询问要不要再补一枪。

叶修摇了摇头,手伸到口袋里去摸烟盒。

“三十五,三十六,三十七。嚯,叶修,你今天是打鸡血了?”黄少天一边清点地上的人数,一边把皮鞋插到离他最近的一具尸体身下,一抬脚把它翻了个个,“霰弹枪,够狠啊。”

“所以说舍不得嘛。”叶修把烟叼在嘴上,又伸开十指满身摸着去找打火机。

“舍不得?你舍不得谁?”黄少天瞥了眼楼梯门,说,“你这话听上去真是欠打。”

“你。”叶修言简意赅,一只手拢在打火机的火苗上,微微侧着头点烟。

“原来你是来我面前炫技了。”黄少天站起身来往房间内走,“自我感觉蛮好啊叶队长?”

叶修赶忙快步跟上:“哪里哪里,这是我应该做的。”

黄少天关上门,又一把推开了要往他身上贴的叶修:“所以说下一步该干什么?麻烦给您应该做的事情添一项,把我的耳机给我捡回来。”

叶修出门一趟,把雨伞那只黑色的垃圾袋捡了回来——当然这个行为遭到了黄少天无情的嗤笑。他又转身把黄少天的耳机从墙角拾了起来,一直送到主人手心里。

“怎么突然这么狗腿?”黄少天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和D的身体来了个面对面,“还是说无事献殷勤,非,嗯,非什么即什么?”

叶修瞟了眼D的方向:“他可没死,你说话也别太多,小心给人家叨叨醒。”

黄少天把两条腿架在茶几上一个劲儿晃悠:“没死?你在指挥中心可没这么仁慈,我收到的信息是 ‘一枪毙命’。怎么到你这里变成 ‘一拳睡觉’了?”

叶修站在穿衣镜前开始一件一件脱衣服。清洁员制服的质量很差,既不透气,又没弹性。在打斗过程中,他能感觉到一些部位的开裂。而在脱衣服的过程中,他忽然感觉到背后隐隐作痛。

“过来。”黄少天忽然在背后喊了一声。

叶修不明就里地回头,却看到黄少天的眉头快拧到一起去了。

叶修光着上身踱到黄少天身边,问:“怎么了?”

黄少天一脸不悦:“转过去,蹲下。”

叶修乖乖照做。

黄少天把脚从茶几上放下,探着身子去开茶几下面的小抽屉。从抽屉里抽出来棉签和酒精,他凉凉地说:“大救世主肩胛负伤,还站那里谈笑风生展示肌肉呢。过来给你擦擦。”说完,饱蘸酒精的棉签就狠狠摁上了叶修的伤口。

叶修肩上的肌肉几不可闻地收缩了一下,随后他笑笑:“黄副队公报私仇,手下留情啊!”

黄少天手上动作一番,最后用脚尖踢了踢他屁股:“闭嘴吧你。信不信我给你再扯一道子?”
叶修站起身来,略略活动了一下肩周。接着突然转过身来扑在了黄少天身上,把他一直摁进了柔软的沙发垫内。

“想什么呢少天大大?”叶修附在黄少天耳边带着笑说,“要扯也是晚上在床上扯啊。”
*

黄少天差点没和叶修打起来。

他挑着眉毛,一只手试着把另一只袖口折起来。但是苦于层层叠叠的衬衣袖,他恨不得把袖扣扯下来扔在叶修脸上。

“还没动手先不能输了气势。”他暗自给自己评价道,于是直接把手枪抽出来了。

叶修举双手做投降状:“我觉得特工第一课应该是不要随便把枪口对着人,宝贝儿。”

黄少天又把枪收了起来。

“所以说,你是专门赶在我前面来的。”黄少天重新坐在沙发上,看着D的脸,“就为了自己把大boss抢来邀功?”

叶修从垃圾袋里把衬衣拿了出来:“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

黄少天挣扎着把西装外套脱了,说:“我从头到尾都被你蒙在鼓里,你现在给我的感觉就是专门比我早来十分钟,然后把我的 ‘猎物’干掉,其余的时间拿来调情。”

叶修低着头仔细系扣子:“我就是舍不得看你一个人和他们三四十个人打。当时组织让你一个人去,我想了想,就打了个时间差。”

黄少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说:“我不需要你保护,就算我不占优势,你完全没必要自己承受这么多。我们可以按你计划的那样 ‘搭档晚来十分钟’。但是搭档好歹是个搭档,单枪匹马和逞英雄有什么区别?”

“而且如果你全身而退,那说明我也可以做到。”黄少天漫不经心地用食指摸了摸领结上的钻石胸针,“你是不是觉得我和你水平差太远啊叶队?”

罕见地,叶修没有答话,只是垂着头摆弄领结。

黄少天站起身来走近他,与他在镜前并排而立。

“毕竟我也担心你。你流的每一滴血我都要让他们偿还。”黄少天伸出手,把叶修绕在领结上的指尖抓过来握在自己手心里。

“好不好?”他朝着镜子里问。

“好。”叶修答。

TBC

哎,服软了。互相体谅一下

  284 22
评论(22)
热度(284)

© Kasa_绝代坑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