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绝代坑王

任他们多漂亮 未及你矜贵

 

【叶黄】港城之巅(首发CP21《万人非你》)F

*

叶修把西装马甲最后一颗扣子系上的时候,黄少天舒服地窝在沙发里打了个响指。

“绝赞好看了靓仔,”黄少天眯起眼睛模仿电影里学来的媒婆的表情,“是要到哪里勾引小姑娘?”

“当然是回家哄对象。”叶修回转身来,朝着黄少天抬抬下巴,“肥水不流外人田。”

黄少天想了想说:“还有个问题,这人怎么办?你为什么没有干掉他?”

叶修从西裤口袋里掏出来一只耳机:“留着他比较省事儿。你知道他是干什么的吗?”

黄少天说:“我一般不问这些。组织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哪里轮得到我多嘴?”

叶修说:“走私枪支弹药,还走私人口文物。这家伙挺能耐。当然他今天晚上请到的其他人也和他一样能耐。”

黄少天忽然坐直了身子:“你是在和我讨论作战计划吗?喂喂喂,稍微严肃点行不行?这种机密就不要让我知道了,还是直接告诉我干掉哪些人听着更痛快。”

“说得好像你不知道今晚还有一场似的。”叶修一边调试耳机一边说,“晚上那场才是重头戏。你脸红什么?”

“谁脸红了?你色盲啊?”黄少天犟嘴,“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不过队长也和我说了些,毕竟我刚从那种地方出来。老叶你就老实说了吧,今天晚上是不是那个……就那个……换……”

“换妻俱乐部。”叶修面不更色,“你有什么疑问?”

“卧槽你还真说啊……”黄少天忽然觉得口渴,“这种时候就需要您单刀赴会了。您可以尽情发挥优势……”

叶修绕到黄少天所在的沙发背后,两手伸展撑在靠背上,俯下身子凑近黄少天耳边低声说:“哪种优势?难道不是在你身上才能尽情展示一下么?”

黄少天喉咙干渴:“好吧,所以到底要怎么办?”

叶修直起身子走到窗边,低声和指挥中心联系。

黄少天用手抠了抠真皮沙发上的一个褶皱,心里惴惴不安。他这下和叶修是“搭档”了,但是具体要怎样在密不透风的安保措施下放倒一整个晚宴厅的黑道大佬们,他也不是很清楚。而且就这样两人手牵手大摇大摆走进去吗?

“胆子还真是大啊。”黄少天在心底暗暗评价了一句。

“洞幺呼叫指挥中心。对,破解密码,破解联络方式,新联络方式加密,舞会内容更改。对。改为……”叶修若有所思地深深看了眼黄少天,“改为假面舞会。”

黄少天转过头来朝叶修点了点头,接着竖起了两个大拇指,最后做了个“牛逼”的口型。

几步跨进卧室,叶修伸手打开衣柜一通翻找,然后返回到床前蹲下身,拉开了床头柜抽屉。

满抽屉的情趣用品。其中不乏镶满钻石珍珠和蕾丝的羽毛面具。黄少天扶着膝盖半蹲在叶修身后看热闹。当他看到叶修捻着面具把它提出那堆琳琅满目的物品的时候,情不自禁地用胳膊肘拐了叶修一下。


“假面舞会。” 黄少天点点头,“我们怎么混进去?来来来这位一号选手请发言。”


“这有什么难的?” 叶修继续在抽屉里翻腾,“一号选手化妆成D,五号选手替代那位被留在港城的曼妙少妇。”


“我靠叶修你是不是疯了?” 黄少天压低声音嘶吼,“是不是你撺掇的队长让我带上这个胸针的?身份可以换,你给我换个性别试试?”


叶修抬腕看了看手表,说:“谁说大佬的情人一定得是女的?还是你觉得我气质身份不符合大佬?”


黄少天觉得他暂时无法和叶修沟通,只好回到穿衣镜前审视自己。


“我哪里就像情人了?你见过这么能打的情人吗?”他的脑海里回荡着这么一句。


叶修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黄少天身后,把面具轻轻罩在他脸上,又用手背抚过他的脸颊。


看着镜子里西装笔挺的黄少天,叶修淡淡笑了笑:“走吧这位情人,时间要来不及了。”


*
叶修和黄少天并肩出现在舞会大厅厚重的橡木门前,身边武装精良的保镖早已换成了王杰希的人。


叶修的面具下戴着打架时的那副眼镜。往来人员的身份信息被分毫不差地捕获,再传送回指挥中心数据库中进行识别比对,最后准确无误地投影在叶修眼前。


微笑着与经过的几人点头致意,叶修看上去礼数周全,态度妥帖。D在圈子里可以说是颇为“儒雅”的一位,除了喜欢把美人当艺术品收藏,其余不良爱好一律未知。身材不走样,头顶不缺毛,所以被叶修钻了空子。


黄少天平时潇洒惯了,此刻要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扮演“男宠”,虽然脸上戴着面具,但是作态难免有一丝不自然。他无意识地整了整西装下摆,又忍不住要伸手拂开脸侧耷拉的羽毛。


叶修伸出手来把他的手指握在掌心里。四周的人群忽然有一阵小小的骚动。许多看不清表情、被缤纷羽毛掩盖的脸转过来,定定地看着两人紧扣的十指。
叶修礼貌地扬起一边唇角笑了笑,接着扭头凑在黄少天耳畔低声说:“大佬头一次携男眷出席,众人表示吃惊。”


黄少天头皮发麻,脸上又憋又涨。

 
两人携手进入舞会大厅。这间大厅和世间其他的顶级宴饮场所一样,装修铺张、金碧辉煌,并且配有自己的更衣室,茶水间,露台,盥洗室和提供幽会的小客厅。


宾客鱼贯入场:黄少天搭着叶修的臂弯,仿佛被面具遮蔽了视线,毫无头绪地踩进了一个虚华的梦境。这里没有作恶与惩罚,没有逃离和追捕,只是一个简单的,用来和心爱之人共度光阴的微小一隅。 他甚至感觉在这不辨身份的伪装之下,只要有叶修在身边,思考的负重和战术的压力都不复存在;这种依赖对于一个特工是如此危险,而对于恋爱中的人却是如此司空见惯、理得心安。


橡木门在他们身后无声地紧阖。


“指挥中心呼叫洞幺。”张新杰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行动开始,现场封锁。安全门在你十一点的方位。外间接应的是路过的第九支队。”


江波涛的声音突然切了进来,周泽楷也简短地打了个招呼。


黄少天赶忙回过神来,微微抬头看了眼叶修。而叶修也恰巧回看过来,顺便柔柔一笑,把他揽进了怀里。


音乐响起,叶修的右手抚上了黄少天的腰测,左手执上了黄少天的右手。没想到对方不肯就范似地拧着一股劲,左手一翻,把叶修的手直接扯了下来。


叶修略略靠近了黄少天,低声问:“多动症犯了?”


黄少天亮亮的眼睛看了过来,毫无威胁性地透过面具盯着叶修:“要跳也是我跳男步,其余的你想都别想。在这些地方占我便宜,门都没有。”


一对男女操着豪迈的舞步从他们身旁滑过,叶修只好当机立断把黄少天囫囵裹进了怀里,顺道凑在他耳边说:“你怎么总在这些地方和我置气?我们还有任务在身上。”


因为压低而略显沙哑的声音连着热气被吹进了黄少天的耳朵,让他的肩头一阵酥麻。不安地扭了扭身子,黄少天撇了撇嘴,说:“那就让你一次。我们换个隐蔽些的地方?”


两个人慢悠悠地踩着节奏从舞池中央转移到了边缘。垂着金色流苏的扶手椅上坐着几位看不清面目的女人,随着他们俩的动作而好奇地朝这边扭过头来。


“叶修你知不知道同性互相邀请跳舞什么意思吗?”黄少天咄咄逼人地问道,一边试图从叶修手心里挣脱出来。


“不就是替D公开出柜吗?我不信你不知道。”叶修干脆把手摸进了黄少天的西装,在光滑的缎面马甲上来回摩挲着揩了把油。


黄少天下意识又要挣动,叶修却不紧不慢拍了拍他的后腰,笑着说:“这里藏着枪呢,我替你数一数,紧张什么?”


黄少天果然安静了下来,一声不吭地任叶修在他身上往复挑逗。难耐地咬住了下唇,黄少天觉得火从两人接触的地方一路烧了上来,而且在众目睽睽之下愈燃愈烈。麻痹和酥麻如同电流四散游走,黄少天不得不捏紧拳头来抵抗不合时宜的快感和索求。


他把头埋在叶修的肩膀上,用只能他们两人听到的声音说:“麻醉枪,麻醉倒了就可以了吧?我尽量动静小点,既然都没有杀死D,那把他们都干掉对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处,是不是?”


叶修闲闲地四下环顾,不紧不慢地拍了拍黄少天的后心,说:“麻醉枪不好用,我给你带点药。等有人要过来和你跳舞的时候,你就直接端一杯酒给他,反正这种场合……”


黄少天忽然伸手圈住了叶修的腰,瓮声瓮气地在他胸口说:“老叶,其实我不想去了。”

TBC

今天才放假,我也不想干了【

  251 18
评论(18)
热度(251)

© Kasa_绝代坑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