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港城之巅(首发CP21《万人非你》)完

叶修把手从黄少天西装里伸出来,抚摸上了黄少天的脖子后面,顺带把他的头朝自己又按了按,问:“不想去了?”


黄少天认命般地叹了口气,继续低着头说:“你刚才说公费出差,我本来还想着是你偷懒连累我跟着偷懒。但是现在我突然有点不想执行任务了。我们的人有多少?”


“三比一,”叶修抬起头默默读取了一下视野中的备注,说,“你怕什么?反正一枪一个……”


黄少天忽然抬起头来注视着叶修的双眼:“我不怕。但是我只想和你呆一阵子,干什么都好,浪费时间也行。你说你舍不得,老叶,难道我就舍得吗?既然三比一,那我们一定是胜券在握的对不对?那打开门让他们进来,把这些人带走,行不行?”


这份突如其来的懈怠和告白让叶修有一瞬间的失神。


叶修记忆里的黄少天一直都是精力充沛、活泼好动的形象。除了在执行任务时带着疏远冰冷的杀气和不顾一切的势头,其余时候是很难看到他冷淡怠惰的。就连两人确定关系之后,不知道是由于平时在总部要避嫌还是自己对于恋爱没有把握,黄少天极少粘着叶修。这种反差常常让叶修心里痒痒的,而一向快人快语的黄少天也会被叶修当众调戏到频频皱眉甚至一走了之。


两人由于工作原因,很少空口无凭说些难以启齿的“爱”。男人间的爱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开心起来靶场上床上都能消磨一天,不开心了就去两地出任务。情绪的自我调节如同夏天一天开到晚的空调,怎么着也习惯了。从业务水平的角度讲,叶修更游刃有余一点,却从来没想过要去帮黄少天或者要“指导”他。他们互相尊重,互相体谅。


今天的这种情况是叶修始料未及的。他在看到对方的安保布置之后一直心下犯嘀咕,只希望它是一场有惊无险的试探或者形容夸张的儿戏。也许是长久未见,也许是服色诱人,叶修怎么样也无法把目光从黄少天身上扯下来。而他心里也很清楚,黄少天的想法和他分毫不差。


而此刻,衣香鬓影,音乐美酒。不考虑华丽外表下的腐烂内容和无法丢弃的沉重责任,两人的神经完全可以在这里共松懈同沉沦。叶修现在的状态是有贼心没贼胆,他曾以为黄少天会对他的想法嗤之以鼻,而怎么都不曾想黄少天居然直接放飞自我了。


右手搂紧了黄少天的脊背,叶修带着他在舞池里慢慢转圈。他把鼻尖贴近了黄少天的发顶心,几乎是吻着他的额头艰难开口:“对,好。”


黄少天本来以为叶修会一口回绝,或者是把自己扔在一边去单打独斗。他略略错开眼神,再一次低着头强打精神:“算了,还是我们自己来吧,毕竟这不是什么谈恋爱的好地方。”


叶修不为所动,只是压低声音说了句:“洞幺呼叫指挥中心。对,洞幺洞五作战计划取消。请求第九支队支援。”


黄少天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耳机那头的张新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怀疑是自己听错了。方锐和张佳乐本来在一起低声讨论人员布置,听到这里,也齐齐地扭过头,看着屏幕上两个靠在一起的、密不可分的小绿点。


突兀的掌声在安静的指挥室里响起,张佳乐一边缓慢鼓掌,一边炫耀般地和其他两人说:“看我说什么来着?我就不信这俩人能装一辈子。去他娘的工作,谈恋爱去吧。”
*
叶修搂着黄少天忽然转身,在把他压在墙上的前一瞬用自己的手夹在墙体和肉体之间。黄少天的后背结结实实地撞到了墙上,却奇迹般地不疼不痒。


叶修的双唇很快地追了上来。这次的吻更加不留情面,不讲道理,仿佛野兽最终一口叼住了脆弱的猎物,裹挟着占有与交换,索求和啃咬。和从前所有的吻不一样的是,叶修的舌尖并没有如往日一般带着香烟的清苦和涩麻,而是清醒的索然无味,一再警告着黄少天切勿沉沦其中。


此刻的叶修也同样阖着双眼。他的眉头舒展开来,抹去了平时的散逸和漫不经心,是全身心的依赖和托付。舌尖的舔吮和勾勾搭搭的试探,唇齿的吞吐和控制力道的啮咬,叶修的舌头挑过黄少天的,像是对他的盛情邀约,又像是细致耐心的品尝。液体交换的细碎声响被悠扬高雅的圆舞曲所掩盖,叶修情难自禁地伸出手握住了黄少天的腰。


黄少天一边控制着自己滚烫升腾的欲望,一边伸开双手攀上了叶修的脖颈。西装的垫肩在此刻变成了碍事的束缚,让他觉得胳膊伸得还不够展,叶修与自己贴得还不够近。难耐地摩挲叶修的侧颈和剃得利落的发茬,黄少天微微偏过脸舔上了叶修的下唇。


暧昧的空气在整个房间内弥漫。黄少天稍稍睁开眼睛,见身旁的男人已经把手掌拢上了女伴的前胸,他试着咬着叶修的嘴唇低声说话,却被更加激烈地堵上了嘴。


张新杰略显尴尬地调低了音量,方锐面不改色,单是指了指屏幕:“还是洞幺老狐狸啊,啧啧,心真脏。黄少你可得小心点。”


“老叶,”黄少天的唇瓣被叶修叼着,他不得不一个一个字地挤,“你知道,四点方向那个人带枪了是吧。”


叶修没有回话,只是伸手拍了拍黄少天的屁股。


“我原谅你了,”黄少天客服困难,眼神装作不经意地扫过身边的男男女女,不依不饶地继续补充,“你这人演技也不怎么样。不过我们说话都得声音小点,下次大概就不是打个啵掩盖过去这么简单了。”


乐队演奏的曲调一转,高雅的音乐顿时变得俏皮而挑逗,荷尔蒙和酒精的作用在灯光和装束的催化下让人蠢蠢欲动。前一刻还黏在一起的舞伴忽然分开,试探着朝周围其他的人伸出邀请的触角。一场背德的狂欢即将拉开序幕。


黄少天松开叶修,他的手心贴着叶修的胸膛缓缓滑落,却被一把攥住,扣在了心口。


叶修的眼睛直直看了过来。隔着镜片和羽毛,流光并不能遮盖他双目中满盛的缱绻柔情与依恋喜爱。他微微笑着张了张嘴,把黄少天的手捞起来,放在嘴上深深地亲了一下。


黄少天扯松了叶修的领带,用口型说:“我们走。”


两个人几乎是逃命般地离开了现场,无视了张新杰在频道里发出一连串指挥。穿过站满保镖的前厅,撞开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橡木门,他们忽略了诧异的惊叫和零星的武器声响,这种感觉陌生又刺激,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


高速电梯一路下降,黄少天在镶有镜面的轿厢中瞥到了自己因为奔跑和害臊烧得通红的脸。叶修的伞在这狭小的空间中再一次撑开,挡住了来自摄像头和名为“害羞”的视线——两人再次于伞下忘情接吻。


羽毛面具无声地跌落,被皮鞋踩在脚底。


地下车库里响起两声突兀的关门声。豪华座驾的车灯亮起,轰鸣着飚出了车库,驶向了主干道。黄少天大笑着扣上副驾驶座的安全带,一边摇下了车窗。


“老叶,”他抬手把耳机取下,一扬手扔在了马路上,满意地听到它在车轮下粉身碎骨的声音,接着弓起腰把身上的武装麻利解下来,丢在后座上,“你如果明天不小心被调到后勤去,我估计得和你一样干点什么端饭铺床扫厕所的活了。”


叶修把吊在脖子上的领带一拽到底,丢在了黄少天腿边:“管他呢,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一脚踩下油门,他目视前方,半开玩笑地补了一句,“你现在可是别来招我,出了车祸可是明天都没有了。”


“我靠靠靠叶修!”黄少天把马甲扣子扯开,“什么叫招你!你是不是欠揍!停车让我下去!你这车我可是不敢坐。”


“晚了少天大大,”叶修从裤子口袋里摸出烟盒,“好不好就是这辆车,坏不坏就是这个人了。说吧,想去哪里亡命天涯?”


黄少天出神地看着窗外。深水围的海岸线绵延数百里,璀璨的路灯和港口的信号铺就望不到尽头的长龙,交织成拆解不开的密网,合着不断排击的海浪,细碎地支撑起了一个浮华空虚的幻梦。而在这情景交错的尽头,是身边唯一可以抓住的人影:他是他永远的避风港和归家的口岸。


“老叶,”黄少天没有回头,“我想去看日出。”


他回过头来:“就算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也凑合凑合在过去的路上。”


叶修终于笑了出来,探出手臂摸了摸黄少天的头发:“哪里就那么严重了?不就是丢个饭碗吗?以后你去讲相声,我去当保安,一样养得起你。”


“卧槽你怎么不去讲相声?”黄少天一把拍开了叶修的手,“不过倒也是,一张嘴就把人气死,哪个捧哏的摊上你算倒霉,第二天就得让倒提着扔出去。”
海风从开启的窗缝中钻进来,吹起两个人的刘海。黄少天按开了音响,把音量调节到最大,最后伸出手盖在了叶修握着换挡杆的手上。


两个小时后,轮胎终于在空无一人的沙滩上刻下车辙。叶修推开车门,呼吸了一口带着咸腥味的、来自海的气息。黄少天穿着布满折痕的衬衫,从车的另一面跳了下来。


发狂一般地踢开脚上的皮鞋,黄少天伸手扯下了自己的袜子,飞快地光着脚朝海跑去。他的影子被对岸港城的高楼拆散成形似伸向数个方向的桂冠,明明灭灭地覆盖上深色的细沙。灯光下的这一幕似曾相识。那可能是很久前在舞台上抱着吉他低吟浅唱的男孩,可能是在训练中接受嘉奖的青年,也可能是第七支队的王牌利剑。


但也是愿意抛下一切和他共度二人世界的唯一的人选。


“老叶!”黄少天在远处蹦跳着招手,“你这么慢是不是腿断了!你过来踩一踩!水一点都不凉!”


叶修脱下皮鞋提在手里,顺道捡起了黄少天静静躺在一边的鞋。把西装外衣甩上肩头,他也朝着黄少天跑去。


【尾声】


叶修从沙堆里把自己手机挖出来的时候,地平线已经变成了玫瑰红色。黄少天靠在他肩头裹着西装睡得人事不省。


一边伸手揽着呼吸均匀的男友,叶修一边把手机调节到静音档,对着屏幕上显示的“洞零”皱了皱眉。静音的手机仍然拼命挣扎着发出呐喊,彰显存在的意义。


叶修把一条腿支起来,思索着要不要把手机重新埋起来,没想到黄少天动了动,接着打了个哈欠:“老叶……几点了?”


叶修握着黄少天的手防止他揉眼睛:“太阳快要升起来了,你点的日出还要不要欣赏?”


黄少天闭着眼睛扭了扭,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打盹儿:“心情好赏一眼,心情不好不看了。我想吃蚵仔煎,今天来不来得及去港城?”


手机不合时宜地又开始嗡嗡,黄少天问:“是不是老冯?”


叶修笑笑:“怎么办?接不接?”


黄少天忽然睁开眼睛:“不是吧老叶,怎么感觉你生杀大权都在我手上?不接不接,我都想好去哪里说相声了。我还想吃虾饺,行不行?再睡十分钟……”


叶修吻了吻他的额头,按下了关机键。


*
冯宪君见呼叫无果,两人后来干脆齐齐关机,后来只得用短信遗憾地通知这对鸳鸯痛失一个月的奖金,并且思想工作不能少,必须经受大型谈话节目的洗礼。


“这种任务以后谁还敢给你们?”冯宪军吹胡子瞪眼,但是苦于没有胡子而且还地中海,“双双翘班,无视规则身份,说跑就跑。”


他一手指着叶修:“你谎报任务,隐瞒保密等级,最后还带着他跑了,这是个人作风问题!”


“我要是真想带他跑,估计这辈子我们是别想再见了。”叶修小声地打断了他,“况且谁带谁跑还不一定呢。”


END

下个坑见【不是!

  303 27
评论(27)
热度(303)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