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黄】摄辔录(壹)

HE保证·HE保证·HE保证


*

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

“马扎尔大皇愿与我大恒重归于好,叶某心里自然是无比欢喜。”叶修端坐在军帐中桌案后,未着主帅铠甲,单穿一身布衣,右手持斟满塞外佳酿的酒盏,摇摇一祝笑敬马扎尔来使,“便是这酒也颇有草原遗风,和我中原落桑酒大有不同。”

马扎尔使臣“哈哈”一笑,站起身来,左手抚胸口低低鞠一躬,道:“叶帅过奖。大恒人杰地灵,如山中猛虎,我马扎尔是草原雄鹰……”

叶修浅浅啜饮一口:这酒一路绵香烧进腹腔,化作一线火辣辣热烈烈的暖意。淳淳的酒劲泛起,他抬眼垂眸呼吸谈吐之间,就出现了一丝醉意。

“那这雄鹰还敢专门撩拨陆地猛虎,除非永不落地,否则总归是要吃亏。丢掉尖牙厉爪还算小事,去掉飞羽尾翼那就是生不如死了。”叶修说罢,眯起眼睛看了看马扎尔使者,只见那人额头青筋直跳,捏着酒杯的指尖微微发白。


一番推杯换盏之后,马扎尔使者从怀里捧出一只小小锦筒,双手呈上,毕恭毕敬、强作笑意道:“此地图为西北七镇详图。我大皇欲把其中四镇归还大恒,还请将军过目。”

叶修与韩文清都坐着未动,韩文清左手坐着的张新杰反而缓缓立起,把这只小筒接过来,递到叶修案上。

叶修撩起眼皮看了眼那使者,淡淡一笑。再伸手把那筒握在手中轻轻一捏,将封蜡启开。那锦筒仿佛是熏过,一股异香扑鼻而来。筒身倒扣,那地图“骨碌碌”滚在案上。伸手将地图抚展,西北七镇的地形徐徐在案上铺陈开来,那异香也愈发浓郁,被叶修直吸入肺腑之中。

暖酒甜香,醉意熏人;劲敌不战而示弱,不损一兵一卒而收失地。对于戍边将领来说,也算得上是快事一桩。叶修低头查看地图,却发觉图上字迹模糊不清;待他再抬眸看眼前众人时,只见视野里明明灭灭一片光斑。

待他反应过来,心下却大叫不好。愈来愈粗重的呼吸急促地喷在锦帛之上;叶修伸出手攥紧衣袍前襟,心跳重如战鼓,而刚落入腹中的酒液恰如尖刀利刃,疼痛一路蔓延而上;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刺痛赛过沉重战盔的压迫,宛若被钝器恣意戳挑,让他耳畔嗡嗡作响。

血顺着嘴角蜿蜒而下,殷红血滴落入晶莹酒液,霎时四下散开。

叶修阖眼向后倒去,那酒盏直直摔到案上。七镇之图,万里河山,被酒染作血红。

军帐中顿作混乱一片——韩文清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揽住叶修身体,双眉倒竖;叶修副将方锐带着一干卫士听到杂音,从军帐外冲进来,拔剑就砍;韩文清座下左右将军夺门而出大喊军医。马扎尔使者见大功告成,居然趁乱生了贪生怕死之念:他本应在此刻服毒自尽,以防被大恒捉到严刑拷打;但他见此刻局面混乱,只想仓皇逃跑,那伸到嘴边藏有剧毒的手堪堪停了一瞬。

一柄短刀飞来穿透他的手掌,将他生生钉在了桌案之上。剧痛之中抬起头来,他发现张新杰已经腾挪到他面前。

冷冷地看着他,张新杰伸手卸了他的下巴:“想死?没这么容易。”

韩文清额角眉梢涨得发疼,他将叶修身体平放在地上,缓缓回过头来,双眼赤红。牢牢盯紧面带冷笑的马扎尔使者,他强自忍耐心头剧恸,沉声说:“大皇主使,手段下作。今日两军阵上当斩来使,替我主帅报仇雪恨。”

那来使嘴合不拢,只能皱眉忍痛,从鼻中哂笑出声。

张新杰握着那刀朝韩文清使了个颜色,道:“说,什么药。说出来我免你一死,后半辈子吃喝不愁。”

那人拖着下巴,扭头不语。张新杰手上使了个巧劲,那人一根手指被活活割断。

惨叫自喉间发出,张新杰听闻神色不变,仿若自言自语道:“便是你来时已知道这是死路一条。用你狗命给我大恒军队祭旗,也是玷污我主帅清誉。”说罢,拔出刀来,直直插进那使者心口。

那人麻袋一般重重趴到在桌案上,气绝身亡。张新杰将他头颅一刀割下,挂在灵川城楼之上。

是夜,大恒中军帐被辟为灵堂。雪白经幡在秋风中瑟瑟扬扬,堂内白烛明明灭灭。大恒众将士皆披麻换铠,营房之内人心惶惶。韩文清伏在案头借一盏如豆灯火,急匆匆写就陈情奏折一封,最后将其交给双眼通红的传令员。奏折内详细写明叶修死讯。

这战报由金字急牌脚递五百里加急日夜不休传回大恒首都长治。朝野震惊。

武安侯叶修薨,存年二十有六。


*

恒国元狩十九年秋,马扎尔举国力,出动大军十三万、骑兵战车两万自西北进犯恒国边境,欲于大恒分庭抗礼,分封而治。几日内左冲右突,如入无人之境。入国境后滥杀无辜,连下西北七镇,随后驻扎在昔日西北都护府所在地灵川城外,虎视眈眈觊觎恒国咽喉要塞。

大恒先帝收服马扎尔后,对方四十年来未有逾矩行为。恒国虽然边境有驻扎守军,但马扎尔攻其不备,星夜发动骑兵奔袭;待边境将士听到动地喊杀声,于慌乱中登上城楼一看,才知大事不好。灵川守军主将率军迎敌,却被火流矢射中心口,在关外城楼下殉国。此番骚乱使得互市关闭,百姓流离失所,沿官道朝大恒内地举家逃亡。马扎尔屠城焚烧,掠夺粮草,灵川繁华不再,顷刻化作人间炼狱。

战报从边境连夜发回朝内。武安侯叶修临危受命,拜帅印,授虎符,带领副将车骑将军韩文清集结境内五万精兵,十万步兵,三万战车战马一刻不停开赴灵川迎敌。十几万大军背靠灵川城安营扎寨,保护水源,抢占牧场。虽然正值深秋,但塞外苦寒,朔风袭来,让人遍体生寒。叶修不顾鞍马劳倦,带偏将军方锐一刻不停巡营检查,安抚兵士;之后升中军帐,召集麾下各将军安排巡逻打探运输传递大小事宜。

马扎尔享开局之利,却万万未料到大恒反应灵敏迅捷,还把令边塞十八部闻风丧胆的叶修招了来。叶修少年以军功封侯,未及弱冠便封狼居胥,勒石燕然,金印紫绶,掌大恒武事。年级极轻便荡平西南边患,扬名沙场。叶修为人处世光明磊落,但于兵法之上却不拘古法,广出奇兵;战术无一不精密,无一不透彻,所思所虑,缜密周到,令人叹服。

马扎尔与大恒两军对峙。马扎尔自突袭后并未乘胜攻击,而是安营扎寨恢复元气。叶修初来乍到,亟需整顿军心,见秋风乍起,料马扎尔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于是思虑长久作战之计。

元狩十九年十月,西北诸郡忽而阴云密布,霜降未到,却普降大雪。马扎尔自诩草原雄鹰,在四时农耕一事上也不甚用心。除了靠与大恒互市买卖,就只能凭借劫掠强抢来充盈粮草。马扎尔主帅打得如意算盘,本想在秋收季节一路南下,未成想灵川百姓弃地逃亡,雪压庄稼。谷物被弃在地里无人收割,现成的粮草是无论如何也收不回来了。大雪连日不停,补给始终未到,马扎尔存粮日益捉襟见肘。叶修这边却把粮草仓库围得铁桶似的,终日守军轮换,日夜不休;马扎尔几次偷袭都损兵折将,只能另做打算,细细思索怎样能一石二鸟,一边获得粮草,一边能伤大恒元气。



TBC

古风,和武侠江湖都没什么关系。

朝代是架空瞎写的,大家千万不要深究,毕竟我这一块基本是文盲……

摄辔,出自《淮南子•览冥训》,意为拉着缰绳。这里意思是代为带兵。

HE保证,大家一定放心。相信我!你看我哪里写过BE!


  221 25
评论(25)
热度(221)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