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绝代坑王

任他们多漂亮 未及你矜贵

 

【叶黄】摄辔录(叁·上)

太白已经从天底跃入天幕,承露盘上的清澈水珠滴滴答答地顺着盘底滚落。若有若无的雾气萦绕弥漫,太史令王杰希从观星台上拾级而下,握紧手中的竹简,又把肩上的薄斗篷紧了紧,神色匆匆地朝宫城内走去。

是夜,将星暗淡暧昧:周围众星夺其耀,苍穹流云掩其形。王杰希心下难安,却不知道此刻紫薇殿外,黄少天白袍银铠,拜印授符,早已准备停当。身边副将走卒举白底黑字帅旗,跟随黄少天出宫城与神军营会和。

拜别皇帝,出得宫城,黄少天强定心神,趁晨光熹微,领一万先锋部队,让每人配备两匹神驹,再带必备轻辎,抄近道朝灵川奔袭而去。

马蹄下扬起风沙尘土,黄少天手握马鞭缰绳,忽然想起上次这样赶路,还是在秋猎围场上听闻父亲去世,不管不顾地从塞北草原上狂奔回都城。烟沙迷雾,风尘蒙眼,黄少天当时瞪大双目,仿佛一阖眼,泪水就会冲刷开泥浆,在他脸颊上留下两条沟壑。那时尚有叶修陪伴左右,两人带着副将随从,快马不停,在宫门下马,又狂奔至殿内,才得见老王爷最后一面。

路途颠簸,黄少天顿觉斗转星移,往事重演。这次如此快马加鞭,竟是要给叶修奔丧送葬。而心底的想念与不甘,让他连眼泪都流不出来,只觉得眼眶红肿酸痛,竟是要把眼珠都瞪出眼眶。

叶修率兵出城那日,黄少天于城外相送。两人上马拱手浅浅施礼仿若昨日。未成想短短几日便天人永隔。

黄少天一骑绝尘,三天后快马接近西北大营。

韩文清与张新杰两人翘首而盼从长治传来的消息,几日后有属下报曰官道上有军兵骑着马奔向大营。两人匆匆登上灵川城楼,竟然看到帅字旗上绣着斗大的“黄”字,无数快马从地平线上飞驰而来,最前面的赫然是睿王黄少天。

韩文清面无表情,回头只见张新杰眉头微蹙,叹气道:“没想到是他来了。”

张新杰笑笑说:“将军早应料到才是。”

韩文清回过头去,见黄少天的马已经快要到城楼之下,说:“他的确和叶修更亲厚些。”

张新杰含笑点点头,扫了眼两边站着的卫兵,忽然提高声音说:“放下吊桥,打开城门,迎睿王入城!”

黄少天风尘仆仆滚鞍下马,几步上前,于城门楼下与韩、张二人相见。

张新杰见黄少天双目通红,满含血丝,也没有说破,只是淡淡问候道:“睿王日夜兼程,与下属这些神军营的将士实在辛苦。不如先稍事休息,我们晚些时候再商讨伐敌对策。”

黄少天抿了抿干裂的嘴唇,站不稳似的趔趄一步。

张新杰赶忙伸出手去扶了一把,朝着站在一旁的右将军郑轩道:“快带王爷下去休息。预备些热水烈酒,看王爷要的。奇英,带诸位将军去营盘,再跟着郑将军把王爷送回帐房。”

宋奇英应了一声,正要上前,却见张佳乐劈手夺过,就要带着黄少天走。

黄少天推开张佳乐,抢到韩文清面前,沙哑着问:“叶修呢?”

他为了赶路,几日都只略啃些干粮;为了减少下马,一皮袋的清水都没有喝完,此刻果然是嗓音喑哑。众人想他曾经气质如出尘美玉,声音温润,最是能说能笑。今日一见,只在心里默默唏嘘。

韩文清垂下眼帘:“他……停在中军帐里。”

黄少天撇下众人,回头便朝大帐走去。因为长久在马背上奔波,他双腿此时无法使力,脚步虚浮,不得已把佩剑当做拐杖撑着地蹒跚几步。几位偏将军朝着韩文清略略施礼,接着快步跟上黄少天。
夜幕渐落,旷野无音。中军帐内点着长明灯,已经被开辟为灵堂。因为事发突然,只得在帐内帐外匆匆布置好白幔挽帐,如豆灯火虚晃几下、摇摇欲灭,说不出的凄凉冷清。黄少天几步向前,却听到郑轩在身后低低呼唤一声,猛一回头,见五六双眼睛一瞬不瞬盯着他,众人皆面露关切,甚至伸出手来想扯他袍角——原来是叶修和韩文清手下怕他思虑太过难以支持,有心拦着他不去祭奠叶修。

黄少天转回身,背后劝阻之声声势渐胜,句句纵然恳切,但在他听来,却是万分的喧扰纷杂。
“呛啷”一声,众人只觉眼前寒光乍现,却是宝剑映着月光缓缓出匣,最后剑锋一转,横在众人身前。

黄少天攥着胸口,望着帐内黑漆漆棺木,低低吼道:“但凡有人敢向前一步,扰我大恒将军英魂,别怪我冰雨剑下无情。”

【注:这章没有更完,后边还有很重要的东西,明天摸鱼时候再补后半段。抱歉大家久等了,开学事情太多了ORZ,隔天一个会的】

  158 12
评论(12)
热度(158)

© Kasa_绝代坑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