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绝代坑王

任他们多漂亮 未及你矜贵

 

【叶黄R】《一个便利店的故事》番外《共享天明》

*去年的本子今年才解禁番外,我是够懒的……*

·

两人确定关系以后,黄少天和叶修的上班作息就完全统一了。两个人一起上班下班,而且黄少天更喜欢住在叶修这边的老城区里,隔三差五就和叶修呆一块打游戏听音乐吃巷子里的小吃。

他总觉得自己家里一百五六十平米空荡荡的。大理石实木地板,精装修,就是少了几分人气。叶修家里虽然小且拥挤,但毕竟要钢琴有钢琴,要游戏机有游戏机,收快递叫外卖都方便得不得了。最重要的是有叶修,两人窝在沙发里叽叽呱呱一阵子,一个下午就飞快地过去了。有一天叶修不知道从房间的哪个角落里搜出来一台Clearaudio的黑胶唱机,又从书架的最上方抽出来一张黑胶唱片。等到音乐响起,两个人居然情不自禁在客厅里的空地上抱着转圈接吻,也算跳了一下午的舞。

黄少天明显能感觉到叶修变忙了。他经常深夜里睡了一觉醒来,发现身边还是空的。迷迷糊糊地穿好拖鞋推开屋门,黄少天看到叶修依然在琴房的小桌子上伏案改稿,手边是一杯淡到看不出来颜色的茶水。

黄少天走过去小声问:“还没有写好吗?”顺便凑到叶修的肩头仔细看五线谱纸上写的各种音符,夹杂着他看不懂的英文。

“这是不是上周你和我说的那首?”黄少天打着哈欠问,“你给我听过吗?”

叶修看他睡眼朦胧,没有了在工作岗位上的那一股子犀利严苛,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起来。伸手摸了摸他的头发,叶修说:“吵醒你了?回去睡吧。我写完这节也睡了。”

黄少天把那杯茶拿起来喝了一口,嘟囔着说:“没有吵醒,是自己醒的。”说完一屁股坐在了琴凳上。

叶修把台灯调暗,转过身子说:“回去睡吧,省的一会儿清醒了睡不着。”

黄少天趴在钢琴上摇头,说:“我等你一下。我在这里坐会儿……”

等叶修改好副歌回头看的时候,发现黄少天早就扑在键盘上睡着了。他的呼吸吹的额发一颤一颤,睫毛安安静静盖落下来,是一派的温柔,隐隐带了点乖巧。叶修轻手轻脚走到他身边,搂着他的肩膀低声唤到:“少天?回去睡觉了。”说罢,伸出手先揉了揉他后脑勺的短发,又安抚般地抚摸着他的脖颈。

黄少天努力睁开眼睛,被叶修领着乖乖回卧室去。

第二天清晨叶修和黄少天一起上班,黄少天坚持要开车,却被叶修以“虫子太多我的命又太宝贵”为由赶到副驾驶补觉。俩人路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从支队逸闻谈到德国印象,又从钢琴知识谈到避暑乘凉,这一截高速路实在是让人舒坦。

叶修把黄少天放在支队门口,摇下车窗和他笑着挥挥手,说:“想我了就发个信息。”

黄少天提着小旅行袋站在车外,嘴角抑制不住地翘着。他把警帽戴上,瞪着眼睛说:“快滚吧,你当我三岁啊还想你,今天都不想。”随后做了个原地向后转,朝着办公室走了。

叶修在车里看着黄少天让腰带掐出来的窄腰和制服裤子勾勒出的长腿,扯了扯领子。摇起车窗,他收起自己的心猿意马,朝着便利店开去。

郑轩在办公室里透过窗子看到黄少天,十分狗腿地拿着一个雪糕迎了出来。见副队满面春光,问:“对象送来的?”

黄少天一伸手把雪糕接过来,努力绷着脸憋着笑说:“这么八卦?你是不是根本没有好好盯录像?坦白从宽,抗拒挨打,老实交代。”

郑轩和黄少天一道往里走,说:“我这不是看着那辆车送你来了,关心一下你。这都有错?压力……”

黄少天摇摇那根雪糕,说:“压力什么压力,一会儿队长来了谁都别想逃。赶紧走了走了。”

叶修停好车推开店门,看到乔一帆抱着一把吉他坐在电脑前面。他左手按在把位上,右手匆匆在白纸上记下一连串的指法符号。见叶修进了商店,乔一帆开开心心地和他打了个招呼,接着就又在纸上写写画画,不时低头拨弄一阵琴弦。

叶修看他一副聚精会神的样子,也不忍心打断,只是走过去看了看琴,又扫了眼屏幕,最后问:“刚买的?”

乔一帆把吉他放在一边,说:“好朋友非要让我学,说简单上手。我想着平时也闲,弹着玩。”接着他把那一摞纸拿起来问叶修说:“店长,这个地方你会弹吗?”

叶修弯下腰扫了眼纸上标着的指法,又把手伸到裤子口袋里摸烟盒。直起腰来,叶修捏着烟想了想说:“这琴你每天练吗?”

乔一帆摇摇头,说:“不练,回家了有的是玩的。这琴带来带去不方便。”

叶修摸出火机说:“那你放这里,我给你看看。”

所以当黄少天值完白班闯进便利店的时候,就看到叶修叼着烟抱着吉他,低着头一边拨弄琴弦,一边在纸上草草记录的样子。

叶修抬眼和黄少天点点头,右手把一边放着的拨片拿起来,在琴弦上来回扫弹了几下。

黄少天几步窜过来,把叶修嘴里的烟拿走,对着他嘴狠狠亲了一下,然后捧着他脸左右一阵端详,说:“大音乐家什么时候开始涉猎通俗乐器了?来弹几个和弦给我听听。”

叶修的衬衣卷到肘部,露出一截好看的手腕。他笑着说:“黄警官真不简单,都知道和弦。”

黄少天把那半支烟摁灭在烟灰缸里,说:“那是,三个和弦冲乐队嘛,谁没有抱着吉他坐在宿舍楼下唱过歌啊?”

叶修捏着那枚拨片又在琴弦上弹了几个音,说:“我没有。”

黄少天把制服领口的扣子解开,说:“你那乐器,我觉得悬。搬过去了人姑娘都走了。”说罢,他仔细看了眼叶修右手,问:“你怎么还用个这东西弹琴?”

叶修一脸无奈:“我弹钢琴的,手当然得保护了。没指甲油只能凑合凑合。”

黄少天把叶修的右手摸过来,噘嘴在上面“吧唧”一亲,说:“那是,我们大音乐家的手必须要保养,金贵着呢。”说完从货架上拿了瓶矿泉水,一口气喝掉半瓶。

叶修趁他转过身去,伸长胳膊拍了他屁股一下,说:“冲个澡睡会儿去,别在这里影响我开展音乐工作。”

黄少天平白无故挨了一下,差点没跳起来。他转过身来朝着叶修腿踹了一脚,说:“你再打一下试试?把琴放下,男子汉堂堂正正打一架?来来来,我奉陪到底。”

叶修暗暗一笑,把琴抱好,说:“不闹了,这琴吉普森的,摔了我可赔不起。”

黄少天听叶修求饶认输,于是打着哈欠走到卫生间洗漱一番,光着膀子回储藏室睡觉去了。

*

我是聪明的长图外链


END



后排广告位:CP22 Day1+Day2 【乙C11-12】,双日直参,有我、Vermiss太太和楼徙太太的全新刊现场贩售。我会在摊位上等大家来玩!

本宣:http://kasaisapro.lofter.com/post/1d55693d_12c51b26

《一个便利店的故事》到这里就全部结束啦,这个番外解禁后大家可以开心跳新坑了!

谢谢大家对这个故事的喜爱,我们下个本子见!


  419 16
评论(16)
热度(419)

© Kasa_绝代坑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