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歌阑赏尽珊瑚树(四)

*今天是跳舞的故事

*这个文好难写……光查资料的时间就赶得上写一篇论文了呜呜呜。

*我甚至看了跳舞的视频!【虽然没用上

*祝进食愉快!


叶修回到自家公馆的时候,已经到了半夜。他一颗一颗解开自己的马甲扣子,又点上一支烟。笔直地呼出一线青烟,他很想大喊一声,或者跳上一跳。黄少天的邀请是一支烧到木杆的洋火,烧他的心,暖他的身。


于是他带着热烘烘的惦记钻到被子里,一口气睡到天亮。


叶修房间里烧着地龙,暖气和热水管子又是日夜不休地供应温暖空气和滚烫热水。他懒洋洋从被子里爬起来,揿下床头铃,让副官去订两张五洲大饭店的舞厅门票。叶修当年在山上摸爬滚打的时候没见过城里的流行式样,顶多也就是去县里看堂会,看不入流的小班子唱四平调和花鼓戏。


等到他终于苦尽甘来拿到委任状坐上汽车进了城,竟然一时间掉进糖罐似的无所适从。舞场这种纸醉金迷的地方,他头一次去的时候,也是紧张了好久,手心出的全是汗。玩了一年半载,叶修一边打仗,一边频繁地出入宴请和聚会,成了一个看上去一丝不苟的上流社会的绅士。


他经常坐在租界里大饭店顶层的舞厅,戴着一副金丝眼镜,捏着一只葡萄酒杯,哼一支叫不上名字的流行歌曲,觉得人生实在是空虚得近乎惬意。舞池里的摩登舞女朝他搔首弄姿,他遥遥一笑,举起手中杯子,然后和身边副官低语一声,就有大把钞票送过去,买她俯首帖耳送上温香软玉。


叶修耳聪目明,看着舞女和客人在舞池里踢踢踏踏,自己也就禁不住去模仿模仿。久而久之,他也稍稍学了一些时髦跳法。虽然没有鹤立鸡群,倒也跟随得上。他自己平日里悠闲惯了,去舞场里不过是散心,也没有真正享受过跳得大汗淋漓、流连忘返。


所以他想到要请黄少天去,突然又有点紧张。万一这位老板平日里并不出入这样的场所,那一片苦心就白费了。


想到这里,他决定给黄少天打一个电话。


他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沉甸甸的听筒。电话那边响了几声才接起来,过了一会儿才转到黄老板那里。


黄少天说:“喂?请问哪位?”


叶修:“黄老板,今天晚上可有空?”


黄少天认出叶修的声音来,就有点活泼起来,他说:“是叶团长呀!今天下午就盘帐,盘完就没事情了。”


然后他朝着电话外吩咐了一声,然后又对着听筒兴高采烈地说:“怎么?这么快就有空了?叶团长你每天不忙啊?”


叶修手上摩挲着自己的马甲扣子,一边打趣说:“我忙,敌人那头也是要休息的嘛。”


黄少天一连声说对,然后问:“今天晚上你有什么好地方去?专门打电话来告我?”


叶修说:“我一通好找向五洲饭店的大班订了两张舞场门票。黄老板可有空赏光一起游乐一番啊?”


黄少天顿时就“哈哈”笑了起来。他说:“没看出来叶团长你啊,也是实在爱玩。行啊!跳舞我最擅长了,咱们晚上就一道去!”


叶修不徐不疾道:“黄老板,你点完账候着就行,我去接你。”


黄少天一口就爽快答应下来,并且让叶修去家里找他,因为他实在想穿一身新鲜衣服,好在舞场里大跳特跳。


叶修临出门的时候犯了难。他西装堆了一床,换了好几身都不知道该穿成什么样子去。他问方锐哪套好看,方锐说:“那身哔叽的不错,藏蓝太深了。不过你穿什么都行,看着挺精神。”


叶修颇想立马冲到成衣店去量体裁衣、重新打扮一番。他叹了口气,又换回了自己时常穿的那身洋灰色的西装。站在镜子面前用生发油给自己一丝不苟地梳了个分头,他又仔仔细细打量了身上的领带和怀表。


方锐在旁边乐了,说:“团座,你不就是去跳个舞吗?怎么感觉你这是要去选美呢?”


叶修看他一眼,没说话。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点上。


等天快黑的时候,叶修把车停在了黄公馆门口。


黄少天从楼里一路跑出来,看着叶修给他打开车门。他眉一挑,说:“嚯,叶团长,你这车不错呀!”


叶修看着副官给他关上车门,吩咐司机开车。这时候才微微笑了转向黄少天,说:“喜欢你就拿去开去。”


黄少天往后一仰,舒舒服服地说:“叶团长,快别提了,我开车技术,不行呀!上次翻到阴沟里去了,脑门疼了一周。我可是再也不想开啦!”


叶修看了看黄少天的额头,见他并无异样,说:“我教你。”


黄少天看了看叶修的司机,又回头看了看叶修,说:“不过叶团长在前线,肯定从前骑马开车样样都行。开的还是那种军用卡车,是不是?”


叶修言简意赅:“是。”


心里想:不管他了!他说是就是吧!


黄少天忽然乐不可支,说:”没想到叶团长你会的还蛮多!我以为你只会拿枪突突突呢。”


叶修哼笑一声,说:“没想到黄老板会的也不是那么多,我以为你根本不屑和我出来呢。”


黄少天听他话里有话,立马睁大了眼睛。上上下下打量了叶修一番,他赌气扭头看窗外去了。


汽车一路风驰电掣开到五洲大酒店门口。老板和当值的舞女大班齐齐站在门口迎接各路贵客。


门童打开叶修汽车的门,却迎出了一个昂首挺胸的黄少天。叶修跟在他后面也下了汽车。


站在门厅里,叶修在明晃晃的水晶大吊灯下面看清了黄少天的衣着打扮:他穿着时新料子剪裁的合身西装。脱掉了平日里的长袍马褂,他看上去英俊时髦,是一个上好的衣服架子。他整齐地梳了个分头,把自己打扮成一个介于男学生和画报上男模特之间的类型,但他又实在是神情倨傲,夹杂了公子哥的风流做派。


叶修和黄少天一路走上盘旋楼梯。推开了厚重的木门,就看到舞场里衣香鬓影,人头攒动。炽热的空气夹杂着高级香水的味道迎面扑了人一身一脸。


台上的菲律宾乐队正在演奏一支抒情乐曲,场地中间的男男女女一对对忘我旋转。蒙着彩纸的电灯泡闪闪烁烁,的确是一个消遣寻欢的大好场所。


黄少天眼睛一亮,步伐轻快地跑到人群中去了,像一尾活泼泼的鱼没入了汪洋大海。叶修伸手没有抓到他,只好靠着墙壁,从招待的托盘里拿过一杯香槟,一手插在衣袋里,鹰隼一样的眼神直勾勾地叼着黄少天。


黄少天仿佛是很开心的样子——长手长脚地一边夹杂在人群中蹦蹦跳跳,他一边很是欢乐地寻找起了舞伴。舞池中间那些年轻漂亮的名媛看到他,都咯咯捂着嘴笑。


绅士般地伸出一只手,黄少天对一位小姐做出邀请动作。旋即,他们便在人群中翩翩起舞。黄少天手搭在那位年轻淑女的腰上,看上去一派英俊潇洒:他面带微笑,舞步齐整,举手投足间很是有模有样。


过了一会儿,乐队停止演奏,黄少天一手扯着领带一边朝叶修走来。他跳的满头大汗,脸上是晕染出来的粉红。他扯开领带后又顺手解了两个扣子,一边从招待手里拿过一杯苏打水。大大地喝下一口,他抬手拂去了额头上的汗。


他带着滚滚的热气和砰砰的心跳靠近了叶修。新鲜的热度和香水的芬芳把他蒸得像一个形状良好口味诱人的甜点。黄少天“咚咚”一口气灌下了大半杯水,喉结上下滚动。喝完伸出一点嫩红的舌尖舔舔嘴唇,他伸手从额头上拨开一绺被汗湿的额发,便用手给自己扇风,喘着气说:“叶团长不来跳舞吗?我好久没跳,人这么多,我快要跟不上了!刚那个密斯唐的头发都抽到我脸上去了,裙子还那么大,总觉得要踩她脚!还好还好。”


叶修看他和女士跳舞,眼睛瞄着一瞬不放,心里痒得坐立难安。每当黄少天搂着舞伴转圈,和舞伴相视而笑,或者是统一地摇头晃脑,他的心脏就一缩一缩地挣动,张嘴就能吐出妒忌的火苗。


黄少天还在喋喋不休地描述热、跳和女人的话题,叶修眉头一皱,把杯子往身边随意一放,一只胳膊伸长揽住黄少天的腰,把他直直地拖到自己身边。接着偏过头去,身体后仰,凑近黄少天的耳边,是亲密说话的样子。


他压低声音,在哄乱的舞池边上说:“黄老板既然这么会跳舞,那就赏光和在下跳一支呗?”


黄少天毛手毛脚推开他说:“叶团长——不要靠得这么近,我热。”微微挣扎几下,他又拍掉了叶修搂在他腰上的手,说:“你,你不要摸我!怪痒痒的!”


接着他“刺溜”一下从叶修胳膊的钳制中钻出来,水亮亮的眼睛紧盯着叶修。颐指气使地开了口,他微微扬起下巴说:“叶团长要和我跳也行啊!那我跳男步,你跳女步!女步我可是一点也不会的!”


叶修心里想,哎呦小祖宗,只要你和我跳,让我跳什么都行。


于是他眼神深邃地盯着黄少天,嘴角却带了笑意,说:“可以,没问题!”


TBC

*下次要一起跳舞啦!

  44 11
评论(11)
热度(44)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