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歌阑赏尽珊瑚树(七)

-求个评论好吗?


*


腊月十八的时候,叶修正坐在楼上桌子后边摆弄下面孝敬上来的一只水烟袋,就听得有人在门上轻叩两下,一个仆人推开门说,蓝雨的黄二当家来了电话。


叶修随手甩甩点烟的长纸火,神色不变地说:“接过来。”


刚拿起电话,就听到那头轻轻一笑,说:“叶团长,别来无恙啊!上次让你考虑的事情你想的怎么样啦?”


叶修知道他说的是一起约着去成衣铺子,但是还是禁不住逗逗他,说:“黄老板,在下可是很忙的,不知道你说的是哪件事?”


黄少天也不恼,他嘴皮子又快又利索,说:“叶修,不瞒你说,给你们部队武装的布匹棉絮和我们公司的顶尖货色不一样。英租界王兴昌的老版又和我是老相识。这次倒也不是照顾他家生意,不过我家的料子我自己信得过,他洋人的东西也不过尔尔。这次去取衣服我带上你,也让他们按时新样子给你做几套。顺便让你参谋参谋我的衣服……”


叶修听了简直要笑出来:“你说洋人的东西不过尔尔,为什么时新样子要照着欧罗巴做?那穿长袍马褂不就好了?黄老板穿长袍马褂的样子在下也见过,十分青春靓丽呀。”


黄少天那边不耐烦地“哎”了一声,说:“我说叶团长你也太老土,每天在战场上和丘八混一起时髦漂亮都不讲究了?怎么,年纪轻轻就想当老太爷吗?我是不稀罕别家的衣服料子,但是海派西装穿着就是好看。不服气,那你就穿着军装讨生活去好了。”


叶修“呵呵”一笑,赶紧把话题往回拉,他哄人般地说:“正好也到年下了,黄老板都亲自来请了,我怎么能有不去的道理?”


黄少天听他这是答应了,开开心心地确定了时间,便收了线找喻文州请假去。

*


喻文州这几天正好在京城里。他知道黄少天年纪小,又是标准的公子哥习气,正是在爱玩的时候。现在到了年下,反而让每天拘在账房里唉声叹气、眉头紧锁——看着他一天懒似一天,也说该让他出门玩去。没想到黄少天自己寻来了。


黄少天坐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胳膊肘支在扶手上,懒洋洋暼了喻文州一眼。


优哉游哉地开了口,他说:“大老板,明天下午我要去拿衣服。”


喻文州看他一阵子,说:“去吧。你想去哪里都没人拦着。”


黄少天软软靠在沙发上,盯着天花板说:“后半夜里才能回来。”


喻文州没看他,把公文翻出来,盯着上面的字说:“怎么拿衣服还要这么久?往年打个电话王老板也就送来了。”


黄少天扭过头去看他,说:“还想出去和朋友吃个饭。”


喻文州问:“谁?”


黄少天答:“叶修。”


喻文州抬起眼睛瞟他一眼,说:“就是直隶的那个……那个团长?”


黄少天趴在扶手上说:“大老板,他还和咱们订过棉衣呢,你就都忘了?”
喻文州找出来一副眼镜,挂在鼻梁上,说:“他的确名声挺响的,冯主席也蛮看重他。官不大,本事不小。”


黄少天知道他这是准了,抬起脚就要出门。握着门把手,他扭过来璀璨一笑,问:“你想吃点什么?我明天给你带回来些。”


喻文州看着他一笑,说:“要过年了,少吃点。你明天出去多带几个保镖,眼下这阵子正乱。”


黄少天一步踱到门外,又想起来什么似的,转过身子说:“叶修好歹是个当兵的,就算碰上图谋不轨谋财害命的,能放倒他,未必能放倒他那些丘八们。所以保镖自动翻三番,怎么样?够安全了吧?”说完,轻快带上门,“蹬蹬蹬”下楼去了。


*


叶修站在成衣铺子里四处打量。


这件店铺的确规格不低:师傅小工来来往往,后边打样的布料拿粉笔勾了前后片一摞一摞往前边送。顶住墙立着的案几堆满了高档布料和客人的尺码签,一件一件标得分明。墙上三面都是木格子,一卷一卷的面料挤挤挨挨堆着,一直漫到天花板,有学徒站在梯子上面往下搬,细小的尘埃在空气里浮动。


听到模糊的一声招呼,叶修转过身子,就看到靠墙立着一面明晃晃的大镜子。那镜子不知道被哪里打来的一束光照着,黄铜边也泛出来亮光。叶修看到有人站在那里向他招手,脖子上挂着一卷皮尺,于是就朝那人走过去。


转身面对了镜子,叶修抬头一看,镜子里却明明白白映出来黄少天。他嘴角含着笑,眼睛弯弯眯成月牙,是个无忧无虑的活泼样子。


叶修看他在那里笑,心里也又温又暖,张嘴就问:“你的新衣服呢,穿出来看看呗?”


黄少天却没有动作,他伸出一只手,把食指压在嘴唇上,轻轻“嘘”了一声。


叶修以为背后有人在量尺码,只好睁大眼睛看他,也顿时不做声了。


黄少天双手一撩西装前襟,肩膀一耸,就把外衣脱了。他一松手,衣服顺着腿就掉到地上,在皮鞋附近形成一小堆。灵活的手指伸下去,他几下解开了自己的领带,接着就解开了马甲。


马甲最下面一个扣子并没有系上,黄少天满不在乎地把它也脱下来扔在一边,就把手伸到喉咙口去捻自己的衬衣扣子。


叶修看他脱衣服脱得那么肆无忌惮,生怕他着凉,就想着赶紧把自己大氅拿来给他披上。但是黄少天让他不要说话,他只得站在镜子旁边眯着眼睛看。


黄少天仿佛挑衅似地直勾勾看着叶修的眼睛。他伸出舌头舔舔嘴角,又把舌头抵在那颗唇角边的虎牙上面,笑眯眯看着叶修。


叶修看他唇红齿白,不自觉地咽了口唾沫。


黄少天一路把自己的扣子都解开,年轻光滑的身体便暴露在明晃晃的灯光和镜子里的反光之下,仿佛一尊上好瓷器,晶莹玉润、线条流畅。


叶修有点站不住了。他觉得头顶灯光实在刺眼,让他全身都火烧火燎起来。低低地唤着“少天”,叶修发觉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那位量尺寸的师傅早就走了。于是他再也忍不住,伸手就想把黄少天一把揽过来。


叶修焦头烂额地摩挲着镜子,却只能看到黄少天在镜子那边肆无忌惮地笑。他的喃喃低语究竟变成了焦急的呼唤,情不自禁地贴上了镜子。


光滑冰凉。激得叶修突然醒了过来。


他腿脚已经把被子掀开一半。虽然房间里暖气和地龙都烧得正旺,但深冬的空气还是冰冷粘稠。


叶修急促地呼吸着。瞪大眼睛茫然地盯着黑暗中的天花板,他伸出手去攥住下身:也不知道是下边太热还是手指太冷,他忍无可忍地瑟缩一下,出了一头冷汗。于是他紧锁眉头,一边潦草打发自己,一边忍受胸口越来越滚烫的渴望。


“再忍忍”,他咬着嘴唇。

*


黄少天穿着单薄西装站在蓝雨实业门口,他手上攥着一顶厚呢礼帽,几乎望眼欲穿地看着街角。没过一阵子,叶修的车就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黄少天一看到那辆车顿时喜笑颜开:他满心以为这位团长要爽约了,因为这位高级丘八貌似很不懂得穿衣打扮,更没有心思去研究时尚潮流。硬要拽他去成衣店,果真是有一些难度的。但是黄少天心底又模模糊糊觉得叶修并不会拒绝他的邀请。


开开心心对着自己荼毒过的汽车一招手,黄少天等不及勤务兵给他开车门,就自己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叶修看到他耳朵尖都冻成了红色,把双手伸到嘴边又哈气又搓弄,就忍不住问他:“怎么不在里面等?”


黄少天揉了揉耳朵,说:“大老板在,在他眼皮子底下我不自在得很!”说罢,耸肩挑眉顺便吐舌头,做了个淘气的鬼脸。


叶修把车后边叠放着的狐皮大氅递到黄少天怀里。他抬一抬下巴,示意黄少天抱着那卷毛茸茸的衣裳,用来取暖驱寒。


黄少天也不和他客气,把那件衣服抱了个满怀——就见一张白生生的脸压在毛茸茸的领子上:因为寒冷,那张脸上有粉有白,是个面若桃花的样子。弯下腰团住那卷衣服,黄少天抬头从下往上撩一眼叶修,长长的眼睫毛就卷卷地翘起来,挠得叶修心里炮仗上天一样地炸了个噼里啪啦。


*


汽车一路风驰电掣,载着两人一直开到了王兴昌门口。几位学徒伙计把两人一路迎到温暖的里间,又把两张鼓鼓囊囊的扶手椅推出来,让两人坐下。


王老板从二楼一路“噔噔”下楼,他勤快体贴,唇上留着时兴绅士的一字胡须,脖子上挂着皮尺,托着一本账簿就下了楼。


仔仔细细打开插着黄少天名签的那页,他阅览一番,便和小工吩咐几句,接着和黄少天寒暄起来。


黄少天哈哈笑着朝叶修的方向一摆手,说:“这位是直隶省的叶团长叶修,我今天来不光取我的衣裳,还想让王老板也给他设计设计、裁剪裁剪:他成天穿得不土不洋还老气横秋,实在有碍观瞻。虽然马上就过年,但是看工时,我愿意多加几倍钱,省得他过年光着屁股出去。”


叶修听黄少天滔滔不绝地把自己描述成一个不可救药的野夫莽汉,心里暗自觉得好笑;又认为他现在好似一只多嘴多舌的百灵,叽叽喳喳地添油加醋,所以含笑说:“是,我老气横秋,也不知道每天穿长袍马褂的是谁。”


黄少天一回头横他一眼,又转过去说:“王老板,上次我不小心让他那件呢子大衣上烧了个洞,他心疼得什么似的。您这里要是有版型好的,给他比对比对,再添一件,省得他心里不知道怎么暗暗骂我呢。”


王兴昌正要打个哈哈,只见学徒捧了一摞扎着拉花的礼盒进来。掀开盖子,就见几件样式新鲜、剪裁上乘的洋装妥妥帖帖收在盒子里。


王老板两手小心翼翼捧起那件西装递给叶修,又从盒子里面拿出一件配套的铁灰色缎子马甲,递给黄少天。


黄少天站在镜子前,让学徒帮着脱了西装外套,自己又利落脱下马甲,接过王兴昌手里的就套在身上——那马甲简直是贴肉裁剪的,勾勒得他宽肩窄腰。王老板稍稍整理一下马甲后边的调节扣,让它在腰腹上收成一束,衬得那腰堪称盈盈一握。却听黄少天小声抱怨一句:“王老板,有点紧啊,我最近吃得多,你这么一勒,我都要喘不上气了。”


王老板拍拍他背,把他身子扳直,说:“打板看样式的时候就都量好了,黄少能胖到哪里去呢?紧点好,看着多精神。”


黄少天扯一扯马甲下摆,若有所思地抬起头,对着镜子里的叶修露齿一笑,说:“叶团长,那就劳烦你伺候我穿外衣吧,我好歹也让勒成僵尸一具了!”


说罢,他伸开双臂,直勾勾从镜子里看着叶修。


TBC

-这文处处经不起推敲,比如上次写到的冯主席请客吃饭的别墅,就是从上海搬来的书院。

-京城里是没有租界的,但是写着顺手,就写到租界去了。

-王兴昌的西服店是在上海,这次也一胡笼统搬到京城来了。

-天津的红帮裁缝特别有名,但是天津我不会轻易写,毕竟要写的太多,知道的太少了【呜呜呜


-少天的西装样式参考下图【不好意思我又剧透了】

-下章大概要搞个大新闻?我也不知道【嘿嘿嘿


-说道水烟袋和纸火,我从侯孝贤的《海上花》里截了几张图。

用纸火点烟-吸烟,再点烟-吸烟循环。有时候纸火火苗快要灭了需要吹或者是大幅度抖动纸火






  40 23
评论(23)
热度(40)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