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歌阑赏尽珊瑚树(十三点五)

(十二)

*


桌子是长条桌。叶修紧挨着黄少天坐下,就看到对面坐着的方锐冲他挤了挤眼睛:方锐满脸都是揶揄笑容,笑不是好笑,叶修也没搭理他。他承认自己的司马昭之心并未路人皆知,但有些事慢慢也不甘心藏着掖着了。


跟班用手巾垫着送进来一瓶塞着木塞的洋酒,又用托盘送进来四个高脚水晶玻璃杯。黄少天挥挥手让跟班下去,站起来亲自给每人倒了半杯。


右手捏着高脚杯,黄少天微微扬起下巴,眼睛笑着眯起来,说:“今天当然是先祝贺叶旅长和方团长升官,再祝张佳乐早日大权在握。苟富贵,勿相忘嘛!”说完,便伸手去和其他人一一碰杯。黄少天是个懂礼节的,碰杯时候杯沿稍稍比方锐和张佳乐又低了一点。抬起头对着二人粲然一笑,他仰头细抿一口,喉结便是一滑。


叶修捏着杯子站在他左手侧,低着头等着黄少天和对面那两人絮叨完。等到黄少天再放下杯子,面对他站立了时,叶修抬起头,就看到水晶吊灯下面映着的是黄少天笑模笑样的脸。


伸出手去,叶修和黄少天轻轻一碰酒杯;又略略一扬手中的杯子,说:“黄老板说苟富贵,叶某人可是不敢当啊。”他这一句话说得诚恳又热烈,接着便射出两道明亮目光直直看到黄少天眼睛里去。


黄少天不动声色移开视线,对着大家说:“蓝雨做到今天,也离不开各位帮衬。各位豪杰自然前途无量,蓝雨也得以日后分一杯羹。今后找我补给军需,在下当然也要把利润点压到最低。来年还请多多担待!”


叶修头一次听到他这样打官腔,心里就是暗暗一笑。心想他二十出头,又是一身标准的公子哥习气,虽然让关在公司里算了一通大账,到底还是算不上“沉稳老成”或者“长袖善舞”。今天这一番话虽然上得台面,到底是稚嫩了些,和往日那个眉开眼笑的活泼样子差了老多。


即使这样,叶修也觉得黄少天好,哪里都好。三年前他叶修在干什么?还不是在山上剪径强抢埋地雷,又高明到哪里去?做出今天这番事业,按理来说白手起家的和白手起家的惺惺相惜,黄少天在商场摸爬滚打这么些时日,也是个拔尖儿出挑的。


叶修在心里又夸了黄少天一顿,脸上就是一派混混沌沌的笑意。仰头喝了一口杯中酒,他拉着黄少天坐下,抄起筷子就把火锅里咕嘟着的饺子夹到黄少天的醋碟儿里。欣欣然开了口,叶修说:“少天,我们这边儿逢年过节吃饺子。你也来吃,光我们吃饺子,你干看着,多没意思?”


黄少天愁眉苦脸地拿筷子戳中了饺子,皱着眉头伸出粉红舌尖舔了舔饺子皮,他就受不了酸似地把五官皱成了一团。哭丧着脸面对了叶修,他说:“这酸……能吃吗?我酸得腮帮子疼。你想吃你拿走,别拿我寻开心。”


叶修觉得黄少天身子里那个幼稚顽童又跑了出来,试试探探地对他撒娇撒泼。板起面孔,叶修一抬眉毛,说:“正经你家里那位大厨是山西人,上次还对他赞不绝口。这醋难道不是他带来的?再说,腊八的酸醋到新年是一定要吃的。让你吃你就吃,做这个表情给谁看?”


方锐在对面刚拿筷子从暖锅里夹起来一片薄薄的五花肉,这时候抬起头瞭了叶修一眼,差点笑得没扔了筷子。他看惯了叶修对着队伍里皮得和猴子一样的小兵蛋子训话,还没见过他这个哄娃娃的架势。放往常,估计叶修一皮带都要抽上去了,现在居然化身慈父,实在是和他形象相悖。


张佳乐把脸埋在碗里吭哧吭哧地笑。抬起头盯着搪瓷盆子里老大个的酱猪肘,他连说带笑:“别惯他!让他吃!”


黄少天戳着那个饺子一口塞进嘴里。肉馅是好肉馅,饺子是好饺子:他也没有不肯吃的理。草草咀嚼几下吞进肚子,他解脱了一般地说:“端午吃的粽子也不过就是豆子肥肉,把这面皮换成糯米。不过这醋我是断断不能吃的,我们那边吃姜醋猪脚,也有酸味,哪里有这般酸得直冲脑门还呛鼻子的?这醋都倒给你,管他是什么宁化府,你就是跪下求我我也不吃了!”


叶修把他盘子拿过来,对着对面两人说:“好好吃个饭,怎么还跪上求上了?大过年的也不怕折你的寿。”


听出来他这是很不怀好意的一句调侃,黄少天暗自摇头,没再搭腔。瞅准暖锅里的冻豆腐,他一筷子夹起送进碗里,又放下筷子端起酒杯,一本正经地和大家喝酒。


*


酒至半酣,叶修承认平时少了“喝酒”这等训练,自己也时常约束,所以从未出过纰漏;今天灯下吃饭兼看美人,那美人又是一等一的心上人,他心底泛起层层涟漪,堪称蠢蠢欲动。咽下杯里最后一口鲜红酒液,他轻轻把高脚杯往黄少天那边一搁,低低地让黄少天给他倒酒。


黄少天正用瓷勺捞了汤圆吃,这时候也就不和他计较,长长地伸出手去把酒瓶一把抓了来,给叶修又倒了多半杯。


叶修眯着眼睛,用左手捏起杯子,抿了一口,右手就意意思思搭上了黄少天的肩膀。


朝着对面伸出杯去,叶修淡淡笑了,说:“叶某托了大家的福,今天也终于得偿所愿,小有晋升。端谁的碗,服谁的管。既然你我都是冯主席手下,那粗点说,大家服他一人的管,也就应该是把兄弟,横竖都应该帮衬着。我在这里敬大家一杯。”


说完,他又是一扬脖,红酒让他硬生生喝出来老白干的架势。


黄少天也把酒杯拿起来痛饮一口。他只当是叶修酒量小,坐在凳子上就要往下滑,因而需要揽着他人肩膀。所以扭了扭身子,也没往外挣,继续低着头小口吃汤圆。


叶修右手搂着黄少天,这时候趁他看着碗里吸溜吸溜吃的正香,胆子愈发大了起来,又把黄少天往自己怀里带了带——两人挨得是愈发近了。


方锐坐在对面,这回是全看出来了。不动声色地看看叶修,又看看黄少天,他并未言语,只是给自己一碗一碗地盛老鸭汤。过了一会儿,见叶修仍然是个双眼微饧的样子,方锐压低声音唤了声:“……旅座……?”


叶修怕方锐要架着他打道回府,这时候就睁开眼睛精光四射瞪了他一眼。方锐心下“哈哈哈”大笑,想,这不是装醉揩油来了么!每天见得着吃不着估计早就心痒难耐,堪比岭上野猴了。


黄少天觉得叶修胳膊搭在自己肩上半天不动弹,疑疑惑惑朝左一看,见叶修半闭着眼睛,脸上泛红。不耐烦地伸手用筷子戳戳叶修的脸颊,他皱着眉头嚷嚷:“叶修?叶修?醒醒?我这桌子上没火鸡啊?怎么吃着吃着还打起盹来了?你别这么搂着我,吃着怪难受的!你要是困,让方团长扶你去客房睡会儿啊?”


叶修慢悠悠睁开眼睛,摇了摇头。他刚搂着黄少天的时候,察觉得到他在自己怀里窸窸窣窣吃东西。他身子偶尔一抖一抖的,是他在细细咀嚼。隔着绸褂子,叶修只觉得那是一具暖烘烘温热热的身体,带着少年人的甜香和强撑的一点老气横秋:黄少天自己是绝对不肯承认“老气”的,但是他的说话言行往往还要带出来一星半点,也算是孩子气的一点体现。

TBC

*小年夜还有一更。

*终于搂了搂!给老叶鼓掌!


  38 22
评论(22)
热度(38)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