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歌阑赏尽珊瑚树(十三点六)

-求评论<3


*


黄少天探身给自己拿来酒瓶,自然而然脱离了叶修的怀抱。


叶修顿时觉得自己身子一边凉飕飕的,只好把胳膊搭上了椅背。他面无表情地听窗外的鞭炮声从稀稀拉拉变成震耳欲聋,于是放下筷子问黄少天说:“你就允许他们在你院子里放炮啊?不怕把你家的大皮货仓烧了?”


黄少天放下杯子一脸无奈看着叶修说:“旅座,你怎么不问我说敢不敢让你手下那些小丘八们放炮呢?你就不怕放得猛了把你军火库烧了?”


叶修低下头咧嘴一笑,挥挥手,说:“你借他们十个胆子他们都不敢。不过今年进城了,他们放不放我也不管。”


方锐还不住地夹菜吃菜,他小心翼翼看叶修一眼,说:“乔一帆……你也知道,他年纪小,昨天手痒,买了大雷麻子,结果自己把自己吓一跳。”


叶修凛然把手一挥,仿佛指挥千军万马:“他不能当炮兵,你把他安排到参谋部去,他脑子好用。”


黄少天听完“噗嗤”一乐,说:“叶修,你也避避嫌,你在我这里谈什么排兵布阵呢?不怕我用心记下明儿告诉别人去?到时候有你受的。”说完,他满脸得意,一双眼睛笑得亮晶晶。


叶修态度诚恳:“你记去呗,谁想来打,我叶某人绝对欢迎。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打打仗找点乐子。”


张佳乐把碗推开,不耐烦地摸了摸肚子:“我可什么都没听见。你到时候打输了也别怨在我头上。”叶修朝他竖起一根食指。慢悠悠地晃了晃,他说:“放心,就算你把我老巢烧了,我都不算你头上。”


叶修岂能是在乎这些的人:他心里天大地大,满满就装着一个黄少天。


至于带兵打仗,那不过是轻车熟路的一番斗智斗勇。他有智有勇,自然也就不把个把对手放在眼里。


黄少天双手一推桌子,“忽”地一下站起来,硬要拽着其他三人推牌九。叶修当土匪的岁月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正好能让他精通各种赌博,闲来无事也颇能自娱自乐。听到这里,他扶着黄少天肩膀站起来,说:“乐意之极。走吧。黄老板今天准备押多少啊?”


黄少天听到这里一挑眉毛,又做了个哭笑不得的鬼脸:“叶修,你这是穷惯了?押什么押?不过是哥几个玩着开心,弄个一百二百的。你莫非要从小牌里赚半年军费出来?”顿了顿,他朝跟班招招手,说:“你去我桌子底下把那口箱子搬来,拿小钥匙打开了,把里面的钱都倒在桌子上。”


叶修一听这话,立马摇头:“少天,那怎么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拿钱贿赂我,买个一官半职呢。”


黄少天不以为然:“小钱,你怕什么!我都不怕!”


*


几个人拉拉扯扯走到后面暖厅里。暖厅里烧着地龙,仿佛阳春。黄少天作为南方人,虽然身在北方,但是仍然保留了南方人习性:买了大盆大盆的鲜花环绕室内,让整个房间暖烘烘香喷喷的。


叶修若有所思地盯着一大盆一大盆的百合红梅蝴蝶兰,黄少天见他看得起劲,快步走到一盆梅花前,捉住一枝,问叶修:“这花好看吧?”


他身前身后都是灼灼红梅,花开满枝,并不需要绿叶衬托,美得很桀骜不驯。叶修就在这红彤彤中微微目眩神迷,于是由衷赞美:“黄老板的确品味独到,深有见地。”


黄少天抛开那落满了红梅的枝条,说:“嗯,的确是,这些花在这年头不好找,还是让人包了车皮一路护送过来的。拿来冻死好一片。”


这时候方锐打了个惊天动地的大喷嚏。他从衣兜里掏出丝绸手帕,好一通猛擤之后,才红着鼻头说:“黄老板这里果然满室生香,可惜在下对花粉敏感,实在无福享受。”


黄少天回过身来看他一眼,然后又看看叶修说:“叶旅座,你实在治军有方!你们这一个个开口说话,颇像孔夫子的卵蛋。我这人俗,每天和阿堵物打交道,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几朵花就无福消受了。那要是去别墅里看姑娘,那还不体似筛糠,怎么能提枪上阵呢?”


叶修因为出身草莽,总觉得自己在待人接物上低人一等。他是个自由惯了的性子,平日私下里也实在是野调无腔。但是自从在战场上所向披靡、在社交场上摸爬滚打之后,他对着黄少天居然生出几分但求”呵气如兰”的心思:他总怕唐突了黄少天。


没想到黄少天居然和他半荤半素,是个口无遮拦的样子。叶修心底一片酸酸软软:他不知道这是黄少天示好的方法,还是拒人千里之外的表现。


张佳乐在桌边重重咳嗽一下:“什么孔夫子的卵蛋,现在是文明社会,你什么时候学成了这个样子?”


黄少天脚下安了弹簧一样,蹦蹦跳跳走到桌边,一把拉开椅子,从桌下的抽屉里翻出来码好的骨牌。拿起一张牌摩挲片刻,他笑着看了张佳乐一眼,说:“一直都这样,人前拘束惯了,人后还要端起来吗?”


方锐反而是拿手帕捂着鼻子,文绉绉起来了。飞快地转转眼珠,他朝着铺着毡子的桌面上撒着的那堆钱瞅了一眼,然后就垂下眼帘,老老实实地坐在凳子上一动不动。


TBC

*孔夫子的卵蛋——文绉绉【噗

*推的是牌九……表示根本不会【还是要硬着头皮写orz
叶修看着他,心底很是想仰天大笑。

  36 14
评论(14)
热度(36)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