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远山(一)

给 @Vermiss 的生贺。

邮递员叶x支教老师黄


*

黄少天头一次见叶修的时候,看到他骑着一辆涂成绿色的二八自行车从田埂上飞快经过。

二八自行车的后座上驮着两只鼓鼓囊囊的邮包。不用问,里边装满了镇上寄来的信件、要快速送到的电报,还有村子里买不到的好东西。

叶修的白衬衣洗的发黄。衬衣的扣子没系,让风一吹,飘飘扬扬跟在身后。他的头发也胡乱在风里翘着。再加上嘴里叼着一支烟,连呼出的烟雾都跟不上他的速度,瞬间就消失了。

叶修骑着叮当乱响的车子,一下子跑了个无影无踪。

黄少天来支教的时候,并不知道村子里和自己从前呆的城市差别大到触目惊心。他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但是单单在买东西上犯了愁。

学校学生少,东西也不好。他点子多,老是想添个这个、加个那个。但是这些东西除了网上,在这里根本买不到。

镇子上有的都是成片的水田,蜿蜒的盘山路。有雨后的青蛙和清晨的鸟鸣。

黄少天一来,原先支教的老师就走了,留给他六个年级的孩子。

孩子不多,课也不多。他一个人爱说爱笑,叽里呱啦一刻不停,倒是让孩子们目不转睛,听课听得不亦乐乎。

孩子们的家长大多外出打工。留在村子里的老人们知道这新来的学生崽很是见多识广,又能说会道,顿时把他当宝贝一样疼爱起来。

经常有学生小手藏在背后,伸出手却看到掌心攥着个煮鸡蛋。一路羞答答走到黄少天面前说:“黄老师,这是我奶奶让给你的。”

然后把鸡蛋塞给黄少天就跑,怎么抓都抓不住。

黄少天给他们攒着。他们不舍得吃,他更不舍得。

于是他第二天吃午饭就絮絮叨叨和学生说:“告诉你嫲嫲,老师不缺吃的啦。你是小孩,你长身体。听话吃这个,你同桌那天还给我一个,我吃这么多要难受。以后不要带来啦,带来我就算你没做作业……”

学生蹲在一边吃饭,扭头看他,说:“黄老师瘦,奶奶说不吃就不能讲课。”

黄少天把蛋黄给他放到碗里,说:“你家母鸡也是不容易,你不吃就不要它生蛋。我瘦,这个很时髦。时髦你懂吗?你不懂啊,我给你讲,时髦就是美丽。现在大城市,越瘦越美丽,胖子不好看。给你讲也白讲,你以后就懂了。快吃。”

学生叼着筷子歪着头笑,他们觉得黄老师已经很好看了,不需要再好看。

*

黄少天和学生们在操场上玩老鹰捉小鸡。

他刚给一二年纪的学生上了一堂音乐课。说是音乐课,不过是用口风琴吹了一支歌曲,然后让学生们跟着伴奏唱歌。学生小,不懂得护嗓运气,一味扯着嗓子干嚎。黄少天的伴奏声瞬间淹没在各式各样的嚎啕中,让他的奏乐声也直飚上九天。

一曲揍完,黄少天口干舌燥,只好把身边的运动水壶抓过来,一口气灌了个透心凉。

挥挥手把学生们赶出教室,黄少天把教室角落的漏气塑料皮球扔进操场,顿时一群小孩子追着那球“呼啦”一下跑了老远。剩下的学生挨挨挤挤围着黄少天七嘴八舌:女孩子们一致要求跳皮筋,个子小的豆丁要求老鹰捉小鸡。

颇为无奈地一把抱起一个孩子,黄少天上下颠了颠他,说:“麻鹰捉鸡仔,第一个捉既就系你啦。你唔跑快地我都保护唔岛你啊,捉紧地啦。唔好wea烂我件衫啊,好贵嘎!”【注】

被黄少天抱在怀里的学生颇为羞涩地笑了笑,一把抱住了黄少天的头。抱住了还不够,他在黄少天的发顶心上留下一个吻。

黄少天几步走到操场空地中,把孩子搁在地上,就自觉地扮演了母鸡的角色。伸开双臂护住了身后的十来个小崽儿,他欢笑着带着一串尾巴躲避着“老鹰”。

叶修就是在这个时候看到了黄少天。

他狠狠捏住车闸,又伸出一条长腿支住自行车。伸手拿掉嘴里的烟屁股,叶修盯着操场上的黄少天猛看了几眼。黄少天头发在奔跑中一动一动,让阳光镀成耀眼的金色。他张着嘴发出一串嘻嘻哈哈,无忧无虑地左躲右闪。

跟在黄少天后边的小孩子紧紧攥着他的衣服下摆。没想到他脚步不稳,在黄少天急转方向后居然一屁股就坐到黄土铺的操场上去了。黄少天来不及停下脚步,只听到“呲啦——”一声,他的T恤就沿着肩膀接线从领口被撕了开。

黄少天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刚刚说过的话转身就应了验。身上的衣服变成了敞胸漏怀的新鲜风格,他觉得有凉风从他肋下刮过。幸好今天是个艳阳天。

身边的孩子们在短暂的安静后居然一齐爆发出了气吞山河的大笑。在这堪比狼嚎的笑声中,黄少天看到校门外的那个邮递员,居然也夹着烟笑了起来。

【注】 “老鹰捉小鸡,第一个捉的就是你啦。你不跑快点我也不能保护你,你能抓紧吗?不要把我衣服撕了啊,这个撕掉很麻烦的。”


TBC


  173 27
评论(27)
热度(173)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