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远山(六)

给V宝 @Vermiss 的生贺!

求评论!


*

叶修觉得鼻尖痒痒,于是伸手挠了挠。鼻尖冷冰冰的,他自己也一个激灵,睁开眼睛。

眼前全是孩子。他们挤在他周围,好奇地盯着他看。

叶修慢慢扶着墙站起来,就看到黄少天抱着双臂站在教室门口,安静地看着他。见他醒了,说:“这么累就不要过来了。明天再送也是一样的。”

叶修赶忙弯腰把包裹从地上捡起来,递给黄少天:“哪能呢?孩子们肯定等着用。再说,规矩也不是这么定的,哪能想什么时候送就什么时候送呢?”

黄少天把包裹接过来,又握住叶修递过来的笔,垂下眼帘在邮递单上签名。

住得近的孩子打量完叶修后,也就三三两两回家了。住得远的有家里老人颤颤巍巍赶来,让牵住手欢天喜地也走了。

天很快黑下来,只有一个孩子坐在教室里背着书包,规规矩矩看着窗外。

黄少天讲了一天课,口干舌燥、饥肠辘辘,只好把中午的剩饭拿出来热了热,三个人分着垫了肚子。吃完饭,他又把水杯拿来,一口气灌下半杯冷冰冰的水。末了,他看看窗外,问孩子说:“这么晚了,你家大人还来接你吗?不然黄老师送你回家吧?你一个人走路多害怕呀!”说完,他又指了指叶修:“你看,还有邮递员叔叔和黄老师一起去,怎么样,有没有明星的感觉!我要是小时候让喜欢的老师送回家,那简直能炫耀一年。”

叶修很想笑:黄少天自封为“最喜欢”,并且说得大言不惭,面无愧色。

黄少天抬起头看叶修,就见他眉宇之间并无异样,只是淡淡地看着他翘起嘴唇。

那孩子兴高采烈,点点头就答应了。于是两人牵着孩子,脚下一步一滑送他回家。

一路上孩子问东问西,显然是高兴极了的样子。黄少天给他讲这讲那,叶修只是在一边静静听着,偶尔更正一两句。

黄少天弯下腰和小朋友说完话,直起身子对叶修说:“你知道的真多啊!”

叶修没回头,说:“嗯,天天跑路,怎么能不懂。”


黄少天听他答得干脆,所以直接邀请:“改天来给孩子们讲一节地理课吧。我最不擅长那门课了,怎么学都学不明白。你走南闯北,正好和我互补,也算是走进课堂,增加人生体验。怎么样?行不行?”

叶修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没问题,你说时间。”

黄少天正在肚子里盘算课表,没想到他几乎一脚踩进面前的水沟里。山里的泥让雨水反复冲刷,干脆跟着一泻千里。滚滚的黄水拧成一股麻花,盘旋在了昔日浅浅的小沟中,转眼也张牙舞爪起来。

小朋友睁大眼睛瞪着那条水沟,周围雨太大,雨水噼噼啪啪溅起的泥几乎冲上他的脸庞,天地间的白练震耳欲聋地环绕着三人。他指了指水沟,抬头眯着眼睛问黄少天:“黄老师,我早上来的时候走的就是这里,现在路都让冲走啦!”

黄少天面无表情地环视左右,准备把孩子抱起来。但是脚下路滑,他怕自己摔倒——那堪称一尸两命——于是咬着下唇低头不语。拉拉扯扯地把孩子揽在手臂里,黄少天轻声说:“不怕,路明天就回来了。黄老师抱你回家,好不好?你把书包给老师,老师给你背着。”

黄少天正准备接过孩子肩头的书包,叶修却开始脱脚上的鞋。把鞋带系在一起打了个死结,他递给黄少天说:“拿着。”然后就背对着孩子蹲了下来。

黄少天急忙上前一步把雨伞撑在叶修头顶,又一把把那双全部湿透的胶底布鞋抢了过来。叶修稳稳地蹲在那里时,平展瘦削的肩背被雨淋湿成一片。孩子却毫无顾忌,欢快地向前一扑,他伸开双手环住了叶修的脖子。叶修用胳膊托着孩子的双腿,轻松站了起来。

接着,他赤着脚淌过了深深浅浅的水沟和泥坑。一脚踩下去,他勘探队员一般地试探了脚底的安危,又轻轻巧巧把脚拔出来,迈腿走进了新的急流。孩子趴在他的背上,侧着头看看黄少天,再伸出手去抚掉叶修脖子上的雨水。

黄少天伸长胳膊擎着那把雨伞。他手指僵硬冰冷,只是一味地把伞往孩子和叶修那边偏。风大雨大,他心里想干脆淋个痛快。反正山里的雨,干净得和溪水一样,他倒是什么都不怕了。

叶修停下来,把孩子往背上托了托,又扭头看了眼黄少天,说:“跟上。”走了会儿,大约是想起来什么似的,他右手扶紧孩子,左手突然伸过来,一把抓住了黄少天握着雨伞的那只手腕。

他回头的那一瞬,黄少天瞪大眼睛看着他,看着他的胳膊,看着他的手。

叶修一声不吭地转过头去,又默默地快步走起来。黄少天让他扯着,也是咬唇不语。天地间还剩下滔天大水,只是他心安处,也并非永远是故乡。

TBC

-存稿不多了好怕怕

-你们等车的……多等会儿不怕的

  137 20
评论(20)
热度(137)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