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远山(七)

给 @Vermiss 的生贺!

给个评论吧!


*

把孩子送回村南边的家,雨势仍是又急又猛。叶修摸了摸湿透的头发,说:“我家离这里不远,你今天就在我那里凑合一晚上吧。明儿早上雨停了,我骑车子带你去学校。”

黄少天看着漆黑的天边不说话。末了才叹了口气,说:“也行。不过明天一定要早点起,怕去晚了耽误孩子们上课。教室有点漏雨,顺道过去再收拾收拾,迟到了就来不及了,孩子们肯定要闹的。”

叶修看了他一眼,拧了拧衬衣上的雨水,一言不发地带路。好一阵子,他才说:“我怎么可能比你起得晚。我路过学校,你灯还黑着。”

黄少天猛地抬起头来。但是叶修脸上一片坦荡,什么都没有。

叶修的家,在黄少天看来,和无数电视上贫困山区的土坯房没有什么两样。叶修年轻勤快,在雨季来临前就爬到屋顶上苫了一层雨布,屋里暂且没有下小雨之忧。

拉下灯绳,房间里的一切就毫无遮拦地堆到黄少天眼前。房间虽然小而阴暗,但是还算干净整洁。一张床安放在墙角,上面堆着没有叠起的被子。墙上贴着一些风景画片,还有古旧的挂历,让太阳晒得发黄。

黄少天垂下眼帘:他觉得自己四处打量实在是有失礼貌,于是手足无措地盯着立柜上的照片看。照片上的叶修站在恒山之巅,背着双手,下巴微扬,意气风发。


叶修把外衣脱下来,随意地挂在衣钩上,然后从立柜里拿出来一个瓷杯和一袋橘子粉。扫了黄少天一眼,他又把两样东西放下,把简陋沙发上的衣服搬开,和黄少天说:“家里乱,你别嫌弃,随便坐。”

黄少天机械性地走近沙发,一声不响地坐下。屋子里的写字台上放着一台彩电,彩电脑袋上还顶着天线。

叶修顺着黄少天的视线看了看彩电,然后几步跨过去,把遥控器塞到黄少天手里说:“黄老师,遥控给你,你自己看,我给你倒点水喝。”说完就走出了屋子。

黄少天握着遥控器,又看看墙上的表。八点刚过,雨水打在窗户外的塑料布上“啪啪”直响。偶尔的惊雷从远山坳里传来,如同满载的车轮碾过天边。他百无聊赖地换台,古旧的彩电屏幕一闪一闪,让屋子里染上斑驳陆离的光。

叶修的简陋厨房就搭在杂货间门外的屋檐下。他点上一支烟,又冒雨把茶壶里装满水,重重地放在液化气炉上。抱着手臂站在屋外,他的香烟在黑暗里明明灭灭,变成一个昏暗的小红点。

黄少天心不在焉地看看电视节目,又看看叶修。不多时,叶修端着两个杯子进来,一杯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另一杯盖着白色盖子。

把瓷杯推到黄少天手边,叶修说:“烫,慢点喝。没有什么好茶,喝点橘子粉吧。”

黄少天把杯子拿来抱在手里暖手,他知道橘子粉在村子里也是难得一见的高档饮品,叶修珍而重之地从柜子里拿出来,是一番好心的招待。

黄少天小心翼翼地啜了口颜色鲜亮的人工橙汁:橘子水很甜很热,在潮湿阴冷的雨天里喝上一口,他已然心满意足。

叶修垂着眼眸喝白开水。他双手捂在杯子上,盯着杯壁上细小的水珠,伸出舌尖舔了舔嘴唇,半晌没有说话。

黄少天受不了这般压抑鼓膜的寂静。他仿佛一瞬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盯着叶修泛黄的衬衣领欲言又止。长久的憋闷让他的耳朵和脸颊一起升温,而他坚持认为这是喝了热水的缘故。

“你……”黄少天开口。

“我……”叶修几乎在同一时间抬起头说。

“你先说吧。”两人又一齐开口。

叶修放下杯子站起来,说:“我给你热点水,你洗洗澡,今天就早点睡吧?”

黄少天本不想叨扰他,但怕违拗了叶修可能有的乡里人的固执和热忱,于是笑笑说:“麻烦叶大哥了。”

黄少天听着叶修在院子里提水点火,再把热好的水倒进小储藏室里一口木头浴盆里。雨势不小,叶修嘴里叼着的烟早已熄灭,又让淋得全身湿透——他薄薄的衬衣贴在身上,发尖上凝结着将滴未滴的水珠。

黄少天放下遥控器几步走到门边,扶着门框看叶修忙碌:叶修在他眼里并不是能闲下来的人。与其让他四平八稳坐在家里,不如让他找点事儿做。

叶修手脚麻利,不多时,木桶浴盆里就装满了热气腾腾的水。他折回卧室,从床边褪色的大衣柜里一通翻找,把几件薄薄的衣服递给黄少天,说:“外面冷,水凉的快。我看你衣服都湿了,先穿我的吧。”

黄少天接过来那一捧衣服,低低道了声谢,又关上门。良久之后,才听到了一声打火机响。

*

黄少天擦着头发上的水走进大屋时,叶修正在把一床崭新的被子铺在床上。和电视上见到的一样,那床被子有着大红的缎面,绣着百鸟朝凤。

叶修抬头看他一眼,手上没停,说:“这被子我没盖过,肯定干净。黄老师今天就凑合一晚上,明天早上我送你。”

TBC

-太短小了,因为时间拖得很长,我得仔细思考一下前面想说什么来着【

-最近真的是忙成狗!

-我已经欠了很多文字债了,需要你们的疼爱。

  111 24
评论(24)
热度(111)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