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远山(九)

-给 @Vermiss 的生贺!希望你喜欢<3

-求评论求催更【喂



*

在黄少天吃早饭的当儿,叶修把他绿色的自行车推出来放在一旁,蹲下身仔细擦抹。

他一手摇着脚蹬,一手用一个有着尖嘴的小油壶给车链条上了油。不放心似的,他执着脚蹬空转几圈,见链条的确是万无一失,才站起身洗净了手,把两个大邮包从房间里拿出来,认认真真捆在车座上。

黄少天站起身来,说:“我坐后面吗?好久没坐过自行车了,不会压坏吧?”说完,他跃跃欲试地伸手摸了摸干净结实的车后座,然后开心笑着问叶修:“那我们走吧!”

叶修回瓦房里拿出昨天的旧枕巾,给黄少天垫在后座上。长腿一伸跨上自行车,他用脊背对着少天,一只脚撑着地,说:“上来,走了!”

黄少天慢慢伸出手去扶住了叶修的腰。他腿一偏,借着叶修,利索地跳上了后架,然后放开手,逗孩子一般地说:“走啦大马!驾!”

叶修听他下令,便脚下蹬地,车把歪扭几下,紧接着快速地从自家门口的空地出发。下山的路歪歪扭扭,延伸进看不到的林地里;经过一夜的冲刷,又让太阳晒了一会儿,干干净净不见一点泥泞。

叶修轻松蹬车,他的肩膀一耸一耸,窄窄的腰绷紧了,飞快地驮着黄少天前行。黄少天满心满眼都是两侧深深浅浅的树林和穿过叶片的光。他从来没想到小小的山村居然有如此诱人的美景。呼呼的风声掠过耳畔,清晨的露水透着微冷。黄少天张着嘴巴,在飞快闪过的新鲜景致中痛快地哆嗦一下,他伸出手拢了拢自己身上叶修的衬衣。

叶修仿佛感受到了这一下哆嗦。他略一回头听了听,然后扭过去,一边蹬车一边说:“要是冷就抱住我,下山风大,回去吹个感冒,孩子们就没法上课了。”

黄少天迎着风大声说:“不……不冷!我可耐冻呢!这区区小风!没事儿没事儿!”

叶修仿佛不耐烦似的。他并未回头,只是伸过一只右手,准确地摸到了黄少天的手腕,然后拉扯着围在了自己腰上。

黄少天直愣愣搂着叶修的腰。源源不断的热量透过衬衫横冲直撞,几乎要烫着黄少天。一路下坡带起清凉的晨风泼泼洒洒,黄少天仰起脸,看着斑驳的亮斑穿过叶间一块一块投在叶修的肩背上,是星星点点的灿烂。

黄少天勾着叶修的腰扭过头去看经过的山路。层层叠叠的绿色被抛在身后,绵延无边。他伸出那只空着的手,一路伸展,越过头顶,又张开五指,眯起眼睛觑向滚滚的蓝天。

叶修在这下坡的空当里扭头一瞥,见黄少天伸着手,是心地最纯真的少年人模样。他扭回头去迎着风大声问:“喜欢看?”

黄少天对着他的背大声回答:“喜欢!可喜欢了!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树林!”

叶修也喊:“喜欢改天带你去后山南坡上!让你看个尽兴!”

*

等下了山,上了碎石子路,黄少天才想起来问叶修:

“你不去收信吗?”

叶修把自行车蹬得要飞起来,说:“先送了你再去。”

黄少天小声说:“又不冲突,我给你抱着还不行吗?再回去一次多累?”

叶修说:“送你累什么,又不是给人家送半扇猪。”

黄少天很想掐叶修腰一把,但怕他反应过激把自己摔下车子,只好用扶着腰的手狠狠捏了把叶修的肚子:“滚滚滚!什么猪?我看你这嘴就是欠揍!好心帮你还损我,别以为我听不出来啊!”【注:原句来自VV】

叶修腿脚不停,笑着说:“黄老师,为人师表要注意言行。我倒是可以滚,那你自己走着去吧!”

说完便重重一捏闸,黄少天毫无预警地狠狠撞在叶修身上,半边脸颊摁上了叶修的后背。又气又笑地揉揉鼻梁,黄少天朝着慢悠悠溜车子的叶修说:“得得得?有你这么不负责任的吗?谁昨天信誓旦旦说要送我的?快骑!迟到了今天罚你下地干活!”
【得得得,边有你锦唔负责任噶?琴日边位大嗱嗱话要送我?快d走!如果迟到左就罚你去耕田。】

叶修伸长腿又蹬了蹬地面,眼看着黄少天松开他就要跳下车,才又骑起来。

没过多久,黄少天在身后闷闷地说:“什么时候去后山上?”

叶修差点笑出声。他努力地让自己听起来严肃认真:“等你双休日没课了,我带你去。”

黄少天伸长脖子看梯田里田埂上的人们。早秋时节,九月份底,也就到了冬小麦该播种的日子了。昨天经过一场大雨,便有人露田补肥,也算是能入画的风景。路面高低不平,略为颠簸,叶修的自行车铃铛“叮铃铃”响了一路。

临到校门口,便有三三两两背着书包的孩子和黄少天招手。

黄少天欣然下车,孩子们欢笑着围上来,吵着也要享受坐自行车的“高级待遇”。

叶修低头看着这一群叽叽喳喳的小豆丁,支住车子,便一手揽了一个放在车前横梁上,黄少天也举着另一个坐上后座。几步荡开,叶修带着两人在操场上风风火火兜了个圈。跳下车子以后,两个孩子开心地大笑拍手,又你追我赶起来。

黄少天和叶修摆摆手:“你收信去吧,我看看教室里漏不漏。昨天可算是谢谢你了。快去吧快去吧,愣在这里干什么?”

叶修把车子停好,跟着黄少天晃晃悠悠进了教室,说:“看看有什么能帮着弄的。”

黄少天把他往教室外边推:“这儿用不着你,各司其职,你也别瞎忙活,有事儿我就叫你,行不行?赶紧走吧走吧。”怕叶修太过热心,黄少天“嘭”地把门关上,透着门缝看叶修。

叶修低头一笑,挠挠头顶,抽出一支烟叼在嘴上。看黄少天实在不需要他,才跨上自行车骑远了。

黄少天把教室收拾一番,又把几幅贴在果绿色墙裙上被雨水沾湿了的学生画作取下来平摊在讲台上;再拿湿毛巾抹了抹黑板报,心想着一定要学生再画一幅。扭过头来,几个孩子露着半个脑袋在门口,悄悄地盯着黄少天的背影看。见老师扭过头来,他们一个个笑得露出虎牙,开心地问:“黄老师!我看到邮递员叔叔送你了!”

黄少天侧着身子,脸上也是一派活泼笑意。他说:“邮递员叔叔也能送你,想不想坐他的自行车?”

孩子们欢笑着扑上来,一个劲地问:“真的?真的?那我能坐在前面吗?”

黄少天揉了揉他的头发,说:“能,都能。”


TBC

-噢我已经没法形容自己的小学生文笔了。

-拉低了楼徙太太和VV太太的平均打字速度我有罪。

-从日更4k到无法日更1.5k,我的flop是肉眼可见的。




  103 17
评论(17)
热度(103)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