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B

*

(开头是同一件事的黄少天视角)


黄少天在一天之内经历了人生的大落,并没有大起。他顶着一张黑脸坐进驾驶位,点火放手刹抬脚松离合踩油门换挡一气呵成,把那辆老旧的桑塔纳警车硬生生开成了法拉利,冲出了收费站等候区。

他总觉得郑轩毛手毛脚太沉不住气,看录像看一上午居然能把队里唯一的暖瓶摔个粉碎。虽然说他们支队没有女警员,不需要时不时送上滚烫的温暖。但是想到队长家的猫不能盘在暖瓶上面打瞌睡,晚上也不能带着暖瓶逍遥吃泡面,尤其是高速公路望不到尽头,只要服务区不卖暖瓶那他们集体一周没宵夜吃的可怕事实就瞬间塞满了黄少天的脑子。

郑轩一脸冷汗拿着小扫帚扫暖瓶碎片。那么大个男人伸着一张委委屈屈晒爆皮的脸蹲在费亭里的样子让黄少天差点笑出声破功,想到这里,他一把抓出墨镜扣在脸上朝南边飙车,又把空调开到最大,再来一段动次大次的音乐,准备停到距离最近的服务区严格执法,说不定还能抽空吃点晚饭。

没想到半路上就发现了事故。进城的菜农赶着送夜宵蔬菜,结果一个轮胎不堪重负光荣爆胎。硕大的货车侧翻在隔离带里,番茄土豆尖椒大蒜撒了一路,地上五光十色堪称染坊。黄少天默默心疼一下祖国的美味,按规章树好警示牌,又亲自调度一阵,再叫来路政把货车拖走,最后让运输公司把剩下的菜和瑟瑟发抖的司机运到市里。

忙完这一阵,黄少天脱下手套一摸后背,制服湿透了。反光背心给他的制服上填了一个汗水格子,头发热得烫手,脸也火烧火燎。蹿进警车,太阳炙烤后的皮椅烫了他的屁股。他悻悻扭开空调,咬牙忍受了一阵干燥桑拿,顺手把反光镜扳过来顾镜自怜:他被自己红里发黑的肤色吓了一跳。见鬼似的推开反光镜,他擦了擦额角的冷汗,认为自己亟需美白护肤产品,让自己恢复青春美颜。

等到凉快得差不多了,黄少天把手伸到后排的纸箱里准备摸包方便面啃着吃。没想到摸来摸去只摸到了纸箱粗糙的四壁。惊恐万分地停好车转过身,黄少天看到方便面纸箱里空空如也。他颤抖着拨通了郑轩的号码,没想到电话另一头的郑轩声音比他手还哆嗦:

“对对对对不起,副队……我好像昨天晚上把最后一包……吃了……”

这句话不啻晴天霹雳:黄少天盯着服务区开始怀疑人生。他最近是让晒得黑了点,但是脸黑到这个程度堪称死于非命了。

蜷缩在车里的黄少天看着太阳落下、月亮升起。他现在开始想念在费亭里值班的时光:至少还有空调和泡面。幸好车里还剩下几瓶矿泉水,但是他肚子越来越饿,膀胱越来越鼓。咬着牙打开车门走下车去,滚滚的热浪夹杂着柏油烧化的臭味差点没把他熏个跟头栽进车里。

黄少天正了正帽檐,又戴好白手套,最后调整了一下裤带:他必须得去趟厕所了,再这么下去非出人命不可。几步窜到卫生间,他一边放水一边闭眼思考:膀胱扁了,胃现在可以肆无忌惮地秀存在感。晚饭到底要怎么办?

走出厕所的时候他看到了服务区一角的便利店。便利店万分不起眼:它并不是大型连锁里的任何一家,招牌是最常见的褪色红底广告布,印着黑体白字的“便利店”。门是晒得发黄的塑钢质地,也没人擦抹,一层一层全是雨水渍和泥点子。透过门上的玻璃窗能看到店里摞得老高的矿泉水纸箱。黄少天眯着眼睛想仔细看看店里面有没有什么能拿来就吃的,没想到手机和对讲机齐齐出声,根本不给人安抚胃部的机会。

郑轩的声音从手机一路吼到车载对讲机:上游突降地形雨,山体小幅度滑坡,黄少天最后用眼角瞟了下便利店,咬咬牙踩下油门,皱着眉和郑轩开始对吼。

等处理完事故再度回到服务区的时候,月亮都升起老高了。黄少天把车熄了火,拧开矿泉水瓶盖,像灌烧酒一样悲壮地仰头喝下最后一口水。冰凉的液体并不能熄灭他胃袋里的业火,反而让他的视野里一片模糊:服务区餐厅和便利店的招牌是他唯二能看清的两个光源,此刻闪着罪恶的光引诱他去饱餐一顿。

坐在餐厅里肆无忌惮地一个人点菜吃喝是绝对没有可能了。在反复和各收费站、观察点的同事确认好一切正常后,黄少天捏紧对讲机一路小跑着朝便利店奔去。

*

叶修拿着苍蝇拍和一只扑火飞蛾大战三百回合之后才想起来应该兜售给黄少天一箱泡面。高速公路上的交警值班时候车上是不可能没有这种救命物资的。即便有,也八百回才能碰上一个。既然碰上了这一个,为什么不直接卖给他一箱呢?

叶修摇摇头,把自己的一时失策归结到了“头脑让热坏了”这种毫不沾边的答案上。想到明天下午要载这个小交警去市里,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脑容量当时绝对都分给了“送你去市里”这种怎么听都能引起不必要麻烦的话。叶修的确有点想不通:自己从小到大没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看到穿制服的就瞎紧张?

大约是制服看上去太帅了,他无法控制自己不胡侃。

想到这里,叶修甩了甩头发,觉得自己真的是热糊涂了,脑子快要化成一滩冒着蒸汽的开水。于是他开始一个货架一个货架地点货,又把要进的货仔细登记在柜台上的硬皮本里。忙完这一切,他悠悠闲闲点了支烟,再打开电脑玩了会儿游戏,最后托着腮帮等太阳升起。

天蒙蒙亮的时候有跑货运的大车司机来买了几包烟。叶修吸着烟站在商店门口看年轻的司机们狼吞虎咽分食着隔壁食堂买来的包子油条,又看他们把矿泉水倒在毛巾上擦脸。吵吵嚷嚷地打开车门,他们爬上高高的驾驶座,点着廉价的香烟离开了服务区,朝着市区一路疾驰而去。

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人,本来应该在无限的时间里遇到无数次,每次和每次都没有什么区别。但是当叶修迎着朝阳看金边镀在隔离带的树梢时候,当他想起昨天夜里有个小交警闯进自己商店的时候,一切好像都不太一样了。

*

叶修提前打电话,把另一个看店的男孩子叫了来。姓乔的男孩顺道从隔壁餐厅给叶修买了午饭,又看着墙角的啤酒瓶问,是不是最后一瓶也没了。

叶修打开一罐健力宝推给他,说:“下午进货去,就是有也不能喝了。你喝这个吧,我送你的。”

乔一帆也没扭捏,笑了笑抿了一口,说晚上天热,值夜班还凉快。又摸过来登记进货的本检查一番,没发现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四点一过,叶修就有点坐不住了。他不太清楚交警的换班时间,也不清楚附近有没有事故,更不清楚昨天的交警满口答应,最后是不是会如约而至。闷闷地点起一支烟,他坐在门口叉着腰看窗外的停车场。下午的太阳正是毒辣,路面上泛起油腻腻的反光,四周的蝉没命一般地嚎叫。叶修在这一片炙烤和嘈杂中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于是他几步走回电脑前,开始看乔一帆打游戏。

在他忍无可忍,戴上墨镜准备独自去进货的时候,却听到了停车场上传来的刺耳的刹车声。叶修隔着镜片看到了那辆昨天晚上见过的桑塔纳,一个没戴警帽,也没穿反光背心的年轻人从副驾上蹦下,隔着车窗不耐烦地朝开车人挥挥手,再从后座提了个小小的旅行袋,朝着便利店走来。

叶修一把抓起钱包、记事本,又从冰箱里拿了瓶冰镇过的健力宝,一把打开塑钢门,朝小交警走去。
小交警正眯着眼睛手搭凉棚盯着叶修的便利店看,见叶修出门来,也远远站住笑了笑。他脸晒的黝黑,这时候呲出一口又白又亮的牙,看上去简直一个黑人牙膏的移动模特。

叶修手伸得老长,把冰镇饮料塞到他手里,说:“热坏了吧,喝点冰镇的凉快凉快。”

小交警也没客气,一边接过来一边大声说:“怎么,昨天坑了我十块钱今天良心不安啦?也好,我就不计前嫌,原谅你了!”

叶修把他领到自己车跟前,说:“我这地儿卖那么贵情有可原,怎么就是坑?”

小交警拉开易拉罐,“咕咕”灌下几口,然后摘下手套抹了抹嘴,说:“来来往往路过的,除了私家车自驾游,都是半大不大的开货车的小伙子。本来挣得就少,你一桶方便面还卖个天价。下次他们合起来揍你我可管不了。”

叶修看他喝得欢快,说:“我看你有钱,故意卖你那么贵的。你不救我,我投诉你。”

小交警把自己警号扯到叶修跟前,扬起一边眉毛,说:“看见这个号没?记住了,要投诉,请随便投诉。还有还有,谁告你我有钱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有钱了?有钱我还和你纠结那十块钱吗?”

叶修觉得自己和这位交警同志一直“鸡生蛋,蛋生鸡”地因为这十块钱辩论来辩论去,很有小学生吵架的势头,所以干脆拉开车门、打开车窗天窗给车里散热。在这空档上,他指着餐厅的招牌说:“交警同志,如果您能去管管那里的物价,大概也就不会抱怨我便利店方便面贵了。”
黄少天懒洋洋看了眼餐厅的招牌,说:“叶店长,如果餐厅卖的便宜,还能有你便利店什么事啊?人家都挤着进去吃口热饭呢,你卖个天价方便面就是你的不对了。方便面就是该有方便面的价,就算你用阿尔卑斯冰山矿泉水泡的,它还是碗面,吃完就不想回味的那种。怎么着,您还想卖出点剩余价值啊?”

叶修突然觉得这个交警聒噪且烦,但毫无疑问是个有趣的人。拉开车门拧开空调,叶修对着交警一挥手,说:“上车。”接着扶了扶墨镜。

交警拉开车门坐上副驾:火热的皮质座椅再一次烫了他的屁股。

龇牙咧嘴地系好安全带,交警同志不知道该说什么似的,把脸扭着看窗外飞驰而过的树影。


to be continued

  290 19
评论(19)
热度(290)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