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C

【求个评论吧

*

车开了一会儿,黄少天闷闷不乐扭过身去探后排座椅上的旅行包。

叶修看了他一眼,问:“怎么坐车都不老实?”

黄少天一边伸长了胳膊往后探,一边嘟囔了句什么。叶修没听清,下意识地扭头去看,人脸没看清,只看到了因为动作原因绷得紧紧的一截腰。

一截好腰。

黄少天费了大劲,从包里掏出一瓶水。拧开喝了一大口,才想起来叶修似的,把瓶口对着他,问:“喝不喝?”

叶修紧盯着反光的路面,摇头:“刚给你喝了饮料,你一路上喝这么多水?”

黄少天把瓶子伸了回去,塞进嘴里,又喝了一小口,说:“喝了饮料嘴里太甜,难受。“

叶修换档,用余光扫了他一眼,问:“交警同志还不准备介绍自己一下啊?莫非真让我记着警号去查啊?”

黄少天想了想,说:“我是高速二支队的黄少天。怎么?现在就忙着套近乎啊?我可是铁面无私绝对不会假公济私的,就是我二大爷都不行。”

叶修把右手伸过来,做了个“停”的手势,说:“不是,交警同志,我吧就是觉得咱俩好歹也算是同事,别扯你二大爷……”

黄少天立马来了精神:“谁?谁跟你是同事?喂喂喂,这关系攀得也太扭曲了一点吧?”

叶修挠挠头,说:“我就是觉得,你是服务大家的,我也是服务大家的。本质上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单位离得也不远。”

黄少天仿佛盯傻子一样地盯着叶修看了会儿,然后冷不丁说:“你超车为什么不打转向灯?”

叶修立马打了转向灯,又表演了一番超车。

黄少天继续盯傻子一样地盯着他,说:“幸亏我下班了,如果现在看监控的是我,你活不过前面那个费亭,你信不信?”

叶修投降:“我信,我信。”

黄少天心满意足地坐好了,眯着眼睛看前面的路,说:“你是市里人?家里住哪里?还是平时就住店里?”

叶修拧了拧空调,说:“我就住市里大南门那边,家里也没别人,每天跑来跑去心烦,有人约了才回家。店后头有个储藏室,我一般睡那儿。”

“大夏天的谁受得了啊?安个空调吧。”黄少天把制服最上面的扣子解开了。过了一会儿可能是觉得不过瘾,就顺着又解了一颗。

叶修咽了口口水。

黄少天叹了口气,看着路继续说:“不过你好歹还在家里,你不说你和我是干一行的么,真应该把你从店里扯出来让你到我那岗位上试试。我那手下让晒的,现在脸还爆皮呢。左一块右一块,和牛皮癣似的。”

叶修回头看了眼黄少天,“扑哧”一乐:“别说他,就你这黑皮,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驻非大使跳槽了。”

黄少天立马瞪大眼睛:“谁黑呢?我这叫国际流行色!国外大火的tan色,听说过没?再说了,我可是一冬天就能白回来的,明天春天又是白白一张帅脸。”

叶修嘴角一翘:“碳色。”

黄少天用鼻孔看了看他,拧起眉毛转过头去,留给叶修一个后脑勺。

叶修让他逗得心底痒痒,只好说:“行行,明年春天又是一张小白脸儿。”

黄少天“噌”就转回来了:“会不会说话!你!”

叶修立马坐正身子:“报告警官,会!”

黄少天看着他,又想损他,还想笑,最后折中了一下,选择笑着损他:“上次我说错了,如果有人打你,我就站旁边鼓掌。”

叶修指着车门:“长官,我不载你了,你下车走回去。”

黄少天抓紧安全带:“送佛送到西,让我下去没门。”说完干脆整个身子侧过来看着叶修:“每天呆商店里憋坏了吧?没人聊天,看着我就放飞自我了?不过我们上一周班休一周,接下来这周你就憋着吧,可别憋坏了。”

打黄少天进商店那一刻开始,叶修就觉得他是一个能“交流”的人。热闹有趣,头脑活络。除了偶尔特别欠揍以外,并不会有工作上带来的刻板,是不可多得的“乐趣来源”。叶修仿佛是特别害怕失去乐趣,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在高速公路上开久了,耳朵闷得疼。叶修摸出来一瓶口香糖给黄少天递过去:“吃颗?”

黄少天没和他客气,接过来丢了两颗在嘴里,过了一会儿居然吹了个泡泡。

发现叶修在看他,他不好意思地把泡泡又吃了。

叶修:“……”

黄少天:“司机同志,您不好好看路,看我干什么?”

叶修:“隐隐约约看着旁边人脸鼓起来一块,检查一下是不是变异了。”

黄少天笑了,黑黝黝一张脸上呲出一口白牙。

翻了个身,黄少天摊在座椅上看窗外:“每天盼着回家,回了家也是个无聊。上班的上班,陪对象的陪对象,我除了能上网睡觉,还不如过来和队里的扯皮。”

叶修心里又开始痒痒:“呦,警官没对象啊?”

黄少天接着摊:“相过亲,都觉得我工作时间太变态。以后生孩子都得对时间,去医院都没法陪着,更别提谈恋爱了。人家一撅嘴要吃小笼包,我处理事故哪里给她搞包子去?说多了都tmd是泪。”

叶修心底痒得都受不了了:“你闲啊?我也闲啊,反正咱俩一个工作,我回了市里找你呗。”

黄少天翻过身来看着叶修:“不是,我说同志你啊,谁给你灌输了错误印象说咱俩是一个工作啊?实在不行你考警校吧,过几年就能圆梦了。”

叶修把手伸出去,他现在非常想摸一下黄少天的脑袋顶。用顽强的意志控制了自己,他伸开五指对着黄少天:“渴了,给口水。”

黄少天把矿泉水瓶塞他手里,想了一会儿,说:“你说我和你认识还没一天,和你说的话好像已经认识大半辈子了。”

叶修叼着瓶子,装模作样点点头。

黄少天又想了一会儿,说:“出去一起玩不是不行,可是你那工作条件也特殊,出来一次费时间费油的,还不如看着店多做点儿买卖。”

叶修咽下嘴里的水,摇摇头。

黄少天突然抬头,说:“你要真不嫌烦,下周有演唱会门票,我队里的正好下周值班去不了了,给了我两张,你和我去。去不去?”

叶修强装矜持:“哦,演唱会啊,谁的?”

他其实早就知道国际巨星唱作全才王杰希要来了。但是还是忍不住逗黄少天一下。

黄少天捏着下巴:“王……王啥来着?就那个唱《望穿秋水》的。”
叶修顺嘴:“王杰希。”

黄少天继续捏下巴:“对就他。幸好下周我不值班,否则得在路上守一天。去不?你不喜欢就不去了。一起吃饭也行,最近好几家馆子我还挺想去的,新开的。”

叶修表示同情:“身在曹营心在汉啊黄交警?还关心市里开的馆子?”

黄少天蜷缩了一下腿,说:“半夜饿的实在受不了了,就打开外卖想点个餐。知道人家也送不来,就瞪着手机看看过过瘾。看也不能看太久,队长来了知道了要生气的。结果前几天就看到我家那片开了新店,看了看装修还蛮想去的。”

叶修没出声,听黄少天快速而小声地说话。

叶修没憋坏,黄少天才是憋坏的那个。他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居然开始吐槽郑轩:“我队里那个把暖瓶打了就算了,把最后一包泡面吃了也不记得买。这简直是谋杀啊谋杀。”

叶修表示同情。

黄少天继续说:“没泡面吃就算了,扭头就碰到你,你这个——奸商。”

“奸商”一笑,说:“他是刚送你到我店里那个?”

黄少天不耐烦地伸了伸腿:“对,就他。今天要不是你送我,他就得一路把我送回去。平时都是他送,我罚他多呆一天。”

叶修特别想谢谢那位大兄弟。

黄少天翻了个身,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玻璃哼歌。叶修说:“反正我闲着没事儿,演唱会我也从前没去过,和你去蹭个票,开开眼,见识见识国际爱豆。”

黄少天闷闷地说:“你便利店怎么办啊,是不是不干这个你就一穷二白一贫如洗了啊?以后变本加厉坑我怎么办啊,你这是变相要钱啊……”

叶修踩了踩刹车,说:“要来你那十块钱我也不挣啊,你怎么尽和这十块钱较劲?”

黄少天说:“十块钱我能在外面吃两包方便面了。一碗牛肉面大概都够了!”

叶修眼看着快到市区,把手机解锁了丢给黄少天:“交警同志加个微信吧?反正要一起去演唱会的。”

黄少天拿过来,平平静静扫码添加改好备注,说:“你要去看演唱会那我就不约人了,你最好不要反悔,你万一不去,那票可就作废了。一张票好贵呢。”想了想,他又说:“你那边万一走不开……实在不行就提前告我。”

叶修点点头,说:“答应你了就肯定去。”

黄少天这才心满意足地收起手机,指挥到:“过了迎新街口你把我放路边就好了,我自己打个车回去。你住大南门,我家在北边,不顺路。”

叶修点点头,把他放在了路口。黄少天拎着他的小旅行袋站在车外挥挥手,朝着公交车站走了去。

to be continued

  308 37
评论(37)
热度(308)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