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E

叶修把黄少天肩膀放开,下巴一扬,来回打量着黄少天的肩膀。“就你这小身板儿,难道不是每天站在路上和人家敬个礼握握手?”他用可乐罐捅了捅黄少天的肩胛骨,在黄少天即将蹦起来摁着他往地上锤的时候又伸胳膊搭在了黄少天肩膀上:“好了好了交警同志,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咱们还是排个队进场吧?毕竟周围这么多人——我也不好意思让人家围着看吧?”

黄少天抬眼环视一下周围,还真有几个排着队的女孩子一脸好奇地打量他俩。黄少天一抖肩膀,把叶修的胳膊甩了下去,又咳嗽一声,装模作样地喝了口可乐,紧绷着脸站到了队里。

叶修仿佛刚调戏完姑娘似的笑得一脸无良,在黄少天瞪过来的时候赶紧收敛笑容,伸长脖子往会场里看。在排队检票找座位的过程中,黄少天始终一语不发,叶修捏着他那个灯牌跟在黄少天屁股后头一脸悠闲,不仔细看还以为是来体验生活的公子哥。

黄少天顺着走道,穿过挤挤挨挨就坐的人群,最后径直走到了内场:他的那两张票其实价格不菲,位置正,离得近,大约可以近距离欣赏巨星的一举一动,甚至可以观赏到青春痘,是真正的羡煞旁人。


点点椅背,黄少天把票掏出来再仔细对照一下,对着叶修说:“诶,你,坐这里。”

叶修看到折叠起来的椅子下方摆放着一个小包,上面印着巡回演唱会的logo。打开来里面是荧光棒和巧克力,还有手幅和一张签名照片。叶修拿着包问黄少天:“给这么多啊,那我这灯牌岂不是白买了?”

黄少天抽了抽鼻子,皱着眉头说:“那个荧光棒质量肯定比不上你买的。再说,来都来了,票也是我请,你至于为了那几块钱心疼吗?”

叶修其实只想逗着黄少天说说话,没想到小交警有点不耐烦了,赶忙坐好了,抬起头说:“那什么……我不是头一次来吗?好多东西不懂,还想拿回去收藏着。”

黄少天挨着他也坐下,说:“你呀,就是太财迷。你想他八万人体育场,二八十六万根荧光棒,挥一晚上肯定第二天不亮了。那还有什么收藏价值呀?以后你儿子肯定抓起来就给你扔了。这灯牌,说不定还能活的长一点,明年正月十五看花灯就指着它了。”说完用食指点点灯牌,又看了眼叶修。

叶修眯着眼睛笑着看看黄少天,伸出巴掌拍拍灯牌,说:“好,就靠它了。”

偌大的体育场一点一点地被装满,天色逐渐变暗,四周的荧光棒和灯牌星星点点亮了起来。嘈杂的人声海浪一般地拍打着鼓膜,叶修跑出去买了两瓶水,塞给黄少天一瓶,硬说是上台前一定要让他润润嗓子。

黄少天“嘎巴”一下给荧光棒装上电池,扣上电池盖。叶修这时候实在是忍不住了,低声问:“这……他的幸运色是绿色啊?”

黄少天没反应过来,继续开关荧光棒试试亮不亮,说:“是啊,咋了?”

叶修在椅子里不安地扭了扭身子,说:“没事儿,爱他的人心里都有草原。”

黄少天抬头一看:场地里盈盈的绿色疯狂闪耀。他用肘子拐了叶修一下,笑了笑没说话。等到两支荧光棒都开始发光,他才说:“有那种很高级的,手灯统一配发,高科技操控可以一起变颜色,蛮好看。不过我们这边大概是达不到。成本太高。”

叶修盯着他点点头,说:“黄警官一看就是经验丰富,我们这种老土都不知道荧光棒是装电池的,我刚差点给人家掰折了。”

黄少天把自己的荧光棒塞给叶修,又把他的那两支拿过来安好电池调试好。叶修心满意足地一手挥舞荧光棒一手举着灯牌,开始琢磨散场后吃什么宵夜。

八点半,歌神登场,准时开唱。

叶修觉得黄少天似乎被周围的迷妹迷弟热情感染,随着人群疯狂打call。王杰希在后台的空档,叶修看着黄少天用手背抹了抹鬓角的汗,说:“没看出来啊黄警官,这么疯狂啊?”

黄少天掀着T恤袖子擦了把脸:“哎,真的是由不得我,他们一叫唤我就想跟着瞎起哄。他唱的那几首我上大学时候老听,一张嘴就能跟着唱。你怎么不唱啊?你明明刚刚哼哼了吧?哼哼了吧?我都听到了!”

叶修让他一顿揉搓,说:“鄙人不才,最不爱唱歌。你以后出道了可别忘了我啊,快选秀去!”
黄少天拿荧光棒拍了他脑袋一下,到一边乐呵去了。

王杰希再次出场时穿了一件简单的麻质长衫,可以说打扮得十分复古了。他伸出手指向前方,说要把接下来的歌送给自己喜欢的前辈,而且要唱前辈的成名作。

报出歌名的那一刹那,叶修和黄少天双双眼前一亮:这首情歌在十几年前的确风靡全国,当得起巨星献礼。而且歌词上口,旋律轻松,非常适合万人大合唱。无数光柱交错呈现,最后汇聚在王杰希头顶。女孩子的尖叫从四面八方响起,叶修甚至听到有人大声地哭了起来。

王杰希微微一笑打个响指,说了句“Love Camera”,顿时爆炸式的尖叫撕破了天际,各种兴奋的呐喊从内场层层向外传递出去。大屏幕的画面从王杰希的特写变成了用粉红色爱心和玫瑰环绕的取景框,在八万人脸上迅速地扫过。各式各样的喊声从体育场的每一个角落传来,所有人都盼望着自己上电视的那一秒。

王杰希对着观众扬起话筒,让大家与他一起合唱。叶修扯了扯黄少天的袖子,问:“哎这是……这么炫酷?”

黄少天两眼紧盯着大屏幕头也不回:“诶呀,接吻相机!扫到谁谁就打啵啦!不想打啵就象征性打个啵,没看出来啊这么会玩儿!我以为只有NBA赛场上有这东西呢!”

前奏开始的时候,相机快速定位到一对情侣。女孩子还在拼命挥舞荧光棒的时候,男生指着镜头大叫,然后就把她拥进怀里,结结实实在脸上亲了一口。没想到台上的王杰希唱着唱着突然说:“Kiss”,两个人在经历短暂的大眼瞪小眼之后,十分配合地快速亲吻了一下。赞美和艳羡的掌声和欢呼响彻体育场,甚至叶修都跟着拍手叫好。

黄少天一边看着大屏幕,一边大声跟着唱。在看过五组情侣和一对儿带着孩子的三口之家后,镜头快速切换,观众屏息凝神,看谁是下一个幸运儿。

直到屏幕上出现了叶修和黄少天的脸。

叶修看着自己被放大的填满惊讶的脸;黄少天嘴一开一合,显然还在跟唱。叶修一脸无奈地看着自己在镜头里扯了扯黄少天的袖子。黄少天继续唱着歌把叶修的灯牌拿过来,挡在了脸上。

叶修觉得那一刻全场是安静的,随即,嘘声,叫好声,惊讶的嚷声仿佛决堤的山洪,轰然拍打在了他的头顶。他有点微微的头晕目眩,不知道要怎么处理这种突发情况。镜头里,坐在两边的观众都一脸复杂地看着他俩,后边有鼓励的叫喊传来,让他追求真爱。一秒过去,叶修却体验到了度秒如年。这是一个可怕的错误,或者说是误会。他害怕自己就算什么都不做,最终的结局也是错。

他抬起头,求助似的看向王杰希,没想到一支扎着玫瑰花和拉花的话筒从舞台上递了过来,被前边几排的观众手手相传,送到了黄少天的手里。王杰希在舞台上看了黄少天一眼,说了句“一起来”,就再一次开始演唱。镜头放大,定格在黄少天脸上。

把灯牌从脸上移开的黄少天有一瞬间的迷茫,随即他便回过神来,又变成了那个活泼的,说自己“打人很帅”的黄少天。兴奋地接过话筒,他咧嘴笑着站起来,露出了和他肤色对比强烈的一口白牙。叶修的眼神追随着他:他丝毫不知道屏幕上的自己眼神里满是期待,甚至带上了一丝欣赏。体育馆顶棚的聚光灯铺天盖地地笼罩下来,盖在了黄少天身上。叶修仰着头,看着小交警被镀上一层毛茸茸的铂金光圈。

黄少天的声音被放大,从看台和体育场四周配备的高级音响设备里传出来。

to be continued

诶嘛费死老劲求评论


  276 40
评论(40)
热度(276)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