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F

他唱起歌来居然意外的好听。嗓音清亮,节奏准确。在叶修为数不多的唱K经历里,每当失去原唱只剩伴奏的时候,他就会不由自主地加快速度,赶车一样地恨不得把歌词一口气全憋下来。黄少天却一板一眼,不快不慢,有条不紊,显然是K歌时击败全国98%用户以上的那种平民巨星了。王杰希嗓音磁性,和黄少天一高一低,配合得无比默契。

“还记得你说气氛很美妙/弯着眼睛冲我笑
我把冰淇淋给你/你嘴角弧度刚刚好”

“你总说天气很好轻飘飘/就像我的世界你初来乍到
我把热气球给你/和我乘着岁月到老
情书给你/誓言给你
全都给你/你的手/给我”

一曲副歌唱完,拉风的舞台效果效果让场上掀起了一个小高潮。镜头下的黄少天丝毫没有怯场的不安,也没有害羞的扭捏,座位四周观众的鼓励涌上来,他慢慢开始带上笑容。最后在镜头转换之前朝着全场比了一个敬礼一般的耍帅动作,把话筒传走了。

叶修伸手拉他的袖子,没想到黄少天身体一斜,居然摇摇摆摆站不稳,最后朝着叶修砸了下来。叶修只觉得胃被黄少天的胳膊肘狠狠地顶了一下,压得他差点没喘过来气。

两只手托住黄少天,再扶着他坐下,叶修把水的瓶盖拧开递给黄少天,拍着他脊背说:“看我说什么来着,他肯定要邀你合唱一曲,你还真没给咱市的人丢脸!交警同志,我要是今天去买彩票,到时候开奖,我肯定能大赚一笔,搬到北京二环。”

黄少天一边喝水,一边笑着拿手指他。把瓶子从嘴上拿开,黄少天一瞬间笑弯了腰:“还做梦发财呐?那可是完了,刚你那点幸运值全让我和歌神合唱用了。你今天去买彩票,估计只能在咱们市北郊买个卫生间。”

合唱还在继续,叶修却没心思听了。他凑近了黄少天,看着他的眼睛问:“刚紧张不?和歌神合唱?”

黄少天的脸被大屏幕和灯光映得流光溢彩的,此刻把眼神从屏幕上转移到叶修脸上。因为离得太近,他有一瞬间的对眼,但很快又笑弯了眼睛,在万人合唱的背景音乐下提高声音说:“诶我问你,你在八万加一人面前唱歌能不紧张吗?不过我从小心理素质就好,国旗下讲话知道吧!从小讲到大,这唱歌什么的都小case啦,不虚不虚。”

叶修朝他竖个大拇指,也喊着说:“天哥不虚!唱得特好!就是不知道为什么站不稳摔我肚子上!”

黄少天拿肩膀拱了叶修胸口一下,又嘻嘻哈哈地挥舞着双手合唱去了。叶修却一直侧着头看着黄少天,看他在人群中自然状态下的感情流露,看着他脱去制服以后的放松情绪。

黄少天无疑是非常吸引他的。他也觉得不可思议:认识不到一周却已经熟到好似邻家发小。遇到他,和他来,听他唱。

就算那张彩票什么都没中,大概也是价值连城。

“你总说天气很好轻飘飘/就像我的世界你初来乍到
我把热气球给你/和我乘着岁月到老”

*

散场的时候已经很晚了。黄少天手揉着肚子低声哼哼着晚上没吃饱又蹦又跳出了一身汗还合唱了一点点心情太激动所以饿死啦!叶修问他要不要一起去吃烧烤,黄少天摆摆手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打车艰难。叶修站在路口,挥舞着灯牌试图拦出租车,没想到一对对小情侣各种捷足先登。他扭过头来问黄少天:“交警同志,你也不管管这些乘客?等咱们赶到烧烤摊,人家也该收摊了。”

黄少天眯起眼睛说:“老板,我是高速公路交警,我可管不着人家出租车怎么拉客,人男男女女怎么耍赖上车。给你两个解决方案吧,第一个是去找个市里的交警看看有没有处罚条例,如果没有,就忍着。第二个是比这些小朋友们都跑得快,拉开车门就上,贼刺激,干不干?”

叶修觉得自己老胳膊老腿的,实在不好意思为老不尊,和年轻人挤着抢出租车。对着黄少天晃晃手机,他说:“黄交警还有没有力气骑一段小黄车了?”

黄少天站在路口已经没脾气了,把矿泉水瓶子投进街边垃圾头,拍了拍手,又揉了把头发,说:“来吧!反正到时候你请客,就当是我空空肚子,锻炼一下,一会儿多吃点。”

叶修觉得今天的运气还能顶着再发挥一下余热。俩大男人没走几步就发现了两辆小黄车。飞快扫码解锁,叶修在前边带路,两人一起逃离了现场,朝着夜宵投奔而去。

叶修七扭八拐,把黄少天带到了离家不远的一条小巷里。社区里经过激烈生存斗争的小饭店一般都生意火爆,尤其是夏夜,烧烤摊周围不管有多少蚊子,都有三五十大老爷们光着膀子喝啤酒喊服务员添这个加那个。

叶修找了个小桌,拿过餐巾纸把桌面抹了抹,招呼黄少天坐下。黄少天大概是经常深入民间品尝各家地道街边摊,并不介意就餐环境,伸长两条腿,大剌剌坐在了小马扎上。

叶修要来一张洒满油渍的、卷了角的菜单,从下往上瞭了一眼,递给黄少天问:“吃点啥,自己敞开了点。我请客。”

黄少天也没和他客气,指着菜单六串六串地点。店员记了满满一页纸,应了一声就跑着报菜去了。没想到叶修又把人家吆喝回来,加了六串烤大蒜。站起来走动一圈,他又带回来两瓶冰镇啤酒:拿瓶起子打开来,推给黄少天一瓶,说:“上次店里那瓶我喝了,今天你我都没开车,咱干一瓶?”

黄少天和他大干一杯,抬头“咕咕咕”一顿喝。放下瓶子,他大呼“好爽”,眼神又眼巴巴跟着服务员的背影兜圈子,等着他的夜宵被送上桌来。

夏夜的烧烤讲究的就是效率。没几分钟,各色烤肉串烤素菜就被轮流端上了桌子,小桌立刻满满当当。两个人顾不上客气,一手抓,一手送,开始安静地狼吞虎咽。空了的小盘和小筐被摞在一起,慢慢叠得老高。

黄少天减慢了速度,叼着一串烤鸡翅,在吐骨头的间隙说:“老板住这边啊?”

叶修拿了张餐巾擦了擦嘴,捻起一串烤基围虾说:“住得不远,前面第二个巷子左拐第一个院,走路三分钟。”

黄少天一口把鸡翅塞嘴里,嘟嘟囔囔地说:“住老城区就是好,饿了下楼还能吃口现烤的,叫个外卖还给送到楼底下。我们那边商品房除了草皮和停车场还真是啥都没有,特难适应。叫个外卖吧,拦院门口,都饿到半身不遂了还得爬着去开门。”

叶修吐出一扇虾尾巴,说:“交警同志少年得志,都买得起商品房了。我们这陈年老楼除了这点哪里比得上你们。”

黄少天挥挥手止住了他的话头,说:“不提这个。民以食为天,没好吃的,哪里有个住人的样子?不行咱俩换,让你感受一下每天望着青青草饿肚子的感受。”

叶修随手把木签扔进盘子里,递给黄少天一串烤大蒜,说:“吃点这个。”

黄少天刚捏起一串烤肥牛送到嘴边,见叶修递过来一串蒜,眉头顿时拧起来:“我才不吃这个。拿走拿走拿走。”

叶修仍然伸手举着,说:“诶,万一有什么没烤熟的,吃了蒜杀杀毒,省的回去拉肚子。”

黄少天一脸嫌弃地接过来,在叶修炯炯的注视下咬掉一个蒜,嚼了嚼。出乎意料的是,烤大蒜还……蛮好吃的。

几口解决了那串烤大蒜,黄少天拍拍肚子,捏起一串羊腰子。

叶修喝了口啤酒,问黄少天要不要再添点什么。黄少天四下看了看其他桌,说想吃烤馒头。叶修立马叫店员过来添了两串,自己起身去结账。刚走回来,就看到天边一道闪电刺破夜空,在所有人脸上留下一瞬银色的惊讶。

黄少天嚼着馒头回头看了看天,说:“刚是啥?差点闪瞎了,不是电缆漏电吧?”

叶修垂下眼帘把钱包扣上,说:“没啥,闪电。要下雨了。”

还没说完,隆隆的雷声就碾过天边,在两人头顶炸成了惊人的噼里啪啦。四周的人开始飞快地消灭剩下的烤串。不多时,晚睡孩童的稀薄尖叫从远方传来:“下——————雨——————啦!”

叶修侧耳细听,雨水拍打树叶和路面的声音仿佛啃食桑叶的幼蚕,由远及近,“沙沙”地响成一片。他匆匆拿起啤酒瓶喝完最后一口,豆大的雨滴就砸在了他的头顶,脚下的地面上迅速晕开了滚圆的水痕,暴雨卷携着泥土的气味盖了下来。

黄少天把最后一根木签一扔,在午夜突降的暴雨里站起身来。叶修抓起自己的演唱会纪念品,朝他大喊一声“跑!”便带头冲进了雨幕。
 
黄少天两手护着头顶,跟在叶修身后快速奔跑。两人顾不上说话,一口气跑进了叶修居住的老楼里。


老楼还真是“老”,连防盗单元门都没有。每一级台阶都矮矮的,边缘磨出了弧度。黄少天跟在叶修身后,刚经历了百米冲刺,一时间无法适应这种要踮着脚走的扭捏的楼梯。他高高抬腿,本来以为能落到第二级台阶之上,没想到离得太远,效果几乎等于跺脚,最后终于被狠狠一绊,朝着叶修的后背就摔了下去。


to be continued

歌词是VV宝宝写的!给她鼓鼓掌!送上么么哒!

果然吃了起来【根本停不下来啊

求评论

  251 31
评论(31)
热度(251)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