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G

叶修对于自己住的老楼是十分熟悉的:就算闭着眼睛,他也知道每级台阶多高,哪级台阶有坑,什么时候扶墙,什么时候拐弯。所以当他一手擦脸上的雨水,一手伸着小拇指在裤袋里勾钥匙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背后狠撞一下,也差点一个踉跄扑到台阶上。迅速拿手撑墙稳住了身子,他站在楼梯上没有动,只是把手伸到背后扶了一把黄少天。

黄少天鼻梁和额头都磕在了叶修的脊椎上,惊吓之余便是一阵疼痛。叶修的手从黑暗的前方摸索过来,稳住了他的身子,顺带扶了他一把。黄少天意识到这已经是今天第二回叶修扶他站稳了,在警校的四年加起来大概都没有今天一天犯的错误多。而为什么会犯这种低级错误,他自己也不敢细想。叶修的手稳稳地撑着他的胳膊和前胸,接触面积并不大,但是热量源源不断地传递过来,烧得他满面通红。如果此刻天光大亮,那他脸上的表情一定无比精彩,说不定能把叶修也吓一跳。

黄少天艰难地张张嘴,活动了一下脚腕,向后轻轻一躲,叶修的手就离他而去了。沉闷地抬腿落脚,叶修头也没回地说了句:“没灯,我给你拿手机照一下?”

黄少天摇了摇头。但是突然意识到叶修看不见,他打着哈哈开口道:“诶不用不用,我走慢点儿就行了,这哪能就又摔了呢?我好歹警校毕业的,下次给你表演个翻着跟头上楼,如何?”

叶修在暗中轻笑一声,说:“我看人家消防员都是爬着墙上下的,要不你下次表演那个吧,多刺激。”

黄少天并不想笑。他听出来叶修这是给他解围,他自己却一点都不想出这个圈套,于是没接茬。

老楼里楼道的玻璃窗蒙着厚厚的灰尘,此刻被大雨砸得叮当作响。黄少天抬头看了眼叶修背影,在他四五级台阶开外,一伸手就能摸到他的T恤下摆。雨声掩盖了两人的脚步,黄少天希望干脆把他这种莫名烦躁的情绪也冲进下水道带走得了。

他和叶修接触时间不长,但是觉得和他相处起来意外的舒服。叶修没有什么棱角,但是绝对不会让人随意捏扁搓圆,嘴有时候很欠,但是从来不刻薄。

黄少天一路默不作声,直到叶修爬上五楼,轻喘着掏出钥匙开了门,他才踟蹰地站在门口,大梦初醒地瞪着黑暗中叶修的脸和洞开的大门。

认识还不到一周,就跑对方家叨扰了。

叶修见黄少天举步维艰,摸索着开了门厅的灯。暖黄的灯光洒下来,黄少天才眯瞪着跨进家门,四下低着头找拖鞋。

叶修回身拉上大门,见黄少天一无所获,干脆蹲下身从鞋柜里摸出一双拖鞋,放在黄少天脚边,自己换好鞋带头走进客厅。把灯牌和纪念品小心翼翼地摆在电视机前,见黄少天还愣在门口,他只好打了个响指,说:“交警同志?小黄?黄交警……天哥?”

黄少天拼命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看起来清醒一点。他单腿跳着换好拖鞋,四下打量了客厅的布局。当看到电视上接着一台PS4的时候,他睁圆了眼睛,指着它转向了叶修。


叶修走到饭桌旁拿起一个玻璃杯,低着头给黄少天倒水喝,这时候头也不抬地说:“没想到会下雨你能来,都没收拾,别客气,随便坐。”

黄少天继续盯着那台PS4看,也没顾上听叶修说什么。直到手里被塞了一杯水,才惊讶地抬头说:“你还玩这个?没看出来啊老板?我以为你早就步入养老生活了,结果这么赶时髦?”

叶修无所谓地耸了耸肩,说:“偶尔回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打个游戏放松一下。”

黄少天喝了一口水就放下了杯子,窜到电视柜前翻着叶修的游戏碟看。他把几盘碟摆在茶几上,仰视脸看叶修说:“一起玩吧?来来来英雄?一个人玩单机多没意思?这几个我还没玩过,一会儿PK。”

叶修扫了眼,忍着笑说:“行,你自己接上手柄先熟悉一下操作,我洗个澡过来陪你玩。”

黄少天背对着他挥挥手,一边安装游戏碟一边说:“行行,快去快去,等你洗完澡出来我就能直接虐你了,去吧英雄。”

等叶修擦着头发上的水出来的时候,黄少天正襟危坐捏着手柄紧盯着屏幕,大约是到了生死存亡的紧要关头。

叶修脱了鞋踩在地毯上,在沙发上挨着黄少天坐下,又看了看屏幕,瞟了眼茶几上的盒子,说:“Dark Souls啊,天哥果然好眼力,上来就玩最难的,勇气可嘉。”

黄少天仿佛一尊雕像一般头也不回,腰背挺得笔直,嘴上一刻不停地念叨着。叶修见他已然忘我,转身在沙发上摸摸索索,找另一个手柄。

正在左右寻找之际,黄少天突然动弹一下,小声咒骂了一句:“靠……又死在这儿了。”

叶修从沙发缝里掏出手柄,看了眼屏幕,笑了一下说:“这个地方,我也死过一次。”

黄少天听不下去了,把手柄搁在茶几上,扭过身子追问:“就死了一次?”

叶修一脸无辜地摸了摸湿着的头发:“就一次,这块离主城还远,陷阱不算多。”

黄少天拧着眉头看他:“靠靠靠,就你洗澡这十分钟,我在这里都死了五回了。你那些联机好友也厉害不到哪里去,你看地上死亡之印左一层右一层都快赶上千层榴莲蛋糕了。”说完他又转过身去:“你等着,我下次肯定过。”

叶修往沙发上一靠,神情放松地看黄少天过这一关。这一关最刁钻的点是露台外就是深渊,出了门还要注意从门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扑过来的怪兽。前一分摔死,后一分让追兵打死,左右多一分让怪物杀死,可以说是非常难拿捏了。叶修当年在这里开荒的时候,根本没有死在这里的联机好友提供通关录像或者贴士指南。他第一次死后稍微一琢磨,第二次就顺利通过了。

所以当黄少天在这个地方碰壁的时候,他也没有多吃惊。毕竟黄少天是一个上一周班歇一周的忙人,能分给游戏、研究游戏的时间少之又少。就算有,也不一定能静下心来耐着性子一遍遍总结教训。他猜测,大约刑侦电视剧比游戏更能吸引黄少天的目光,《今日说法》之类的节目更能满足业务需要。

想到这里,他起身到冰箱里找了两瓶苏打水,又顺手关掉客厅里的灯,只留着电视屏幕上游戏里的暗黑光影。

悠闲地盘腿而坐,叶修拧开苏打水,继续看黄少天紧绷着后背研究关卡。

屏幕透出的光给黄少天的侧脸镀上了一道银色的边。他抿着嘴,嘴角向下撇着,露出了平时很难见到的严肃的神情。或明或暗的光线从额头流泻下来,描画出他的鼻梁和嘴唇,最后柔柔地勾勒出下巴的弧度。再往下,喉结的线条衔接着锁骨,消失在T恤的领口。

叶修盯着黄少天,静静看出神了。

黄少天有着一种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的幼稚的老成,也有一种介于学生和职业人之间的天真的倔强。既不沉闷,也不轻浮,是半青半红的苹果,咬一口便有几种滋味,但是每一种都是格外诱人。

黄少天头脑聪明,手指灵活,看了几次失误镜头,再屏息凝视实验一次,居然轻轻松松过关了。他捏着手柄一回头,正准备和叶修炫耀一番,没想到对上了叶修凝视他的眼睛。

两人四目相对,气氛瞬间无比尴尬。黄少天像让烫着一样赶忙回头,把手柄往腿上一放,伸长胳膊捞过来拿瓶苏打水,拧开来一口气灌下去半瓶。

叶修轻声叹了口气,坐起身来,搓了搓手,瞬间有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饶是他脸皮厚如城墙,再加巧舌如簧,也无法解释为什么死死盯着人家看了这么久。对方是美女也就算了,盯着同性看这么久,实在是有些难以意会。

叶修最后把心一横,豁出去一般地干笑着说:“诶不错不错,没看出来啊黄警官,游戏之路不可估量,也就比我当年差一点。”

黄少天没搭话,房间里光线也暗。叶修从后边看不到他的任何表情,听不到他的丝毫声音。

空气就这么凝固了。


to be continued

“诶,在一起之前暧昧期的酸酸甜甜,我懂,我懂。”放下瓜的VV如是说。

  268 19
评论(19)
热度(268)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