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H

叶修见黄少天没有接茬,觉着自己仗着灯光昏暗就做出了这种糊涂事,心里闷闷的。

赤着脚走到门口打开灯,他想着自己干脆赶黄少天去洗个澡,早点睡下,明天回了家,就算是一周不联系,什么心结也该解开了吧。

突见灯光的黄少天和他在楼梯上躲叶修一般,往后缩了一下,顺带抬手揉了把脸。叶修装作无意定睛一看,没想到黄少天脸全红了,而且一直红到胸口,甚至连耳朵尖都冒着血色。

叶修特别想干咳一声,但是在心底默念十遍“我只是个演员”以后,就脚步一转,走到卫生间门口把浴霸排气扇打开,装模作样地擦擦镜子,瓮声瓮气的说:“黄……天哥啊,不早了,我看你也通关了,要不先洗个澡?”

黄少天在客厅里,隔了好一阵子才说了句:“好。”

叶修胸腔里鼓鼓囊囊的气球让他这一个字扎破了。黄少天本来爱说爱笑,能说会道,什么时候也开始变得惜字如金起来,隐隐约约透着敷衍。

从抽屉里找到新毛巾新牙刷新杯子,叶修给黄少天一样样摆好,自己却一闪身躲进了厨房,把头埋进冰箱里。在过去的二十多年中,他一直自认为有担待,能扛事儿,没有昧过良心。今天反而和见了鬼一样,多看了一阵便心虚不已;对方心虚就算了,毕竟是被盯的那个,可现在自己和鸵鸟一样的作为算什么?

叶修在心底进行了一番自我检讨,最后分析的结果快要他老脸挂不住了。

“老鹿乱撞”他一拳头砸在冰箱门上:“老树逢春”他心里再次吐槽。

“不要老脸。”他总结性地摇了摇头,准备顶着没有脸的脑袋哄黄少天去洗澡。

黄少天已经轻轻巧巧起身溜进了卫生间锁好了门。叶修一个人走回沙发,抓起手柄,百无聊赖之际,只能再过一遍在他眼里毫无难度的关卡。

几分钟前,黄少天还坐在这里,还对他的心思毫不知情,还心情放松地聚焦在游戏上,甚至沙发上还留着他的体温。

现在人去楼空,叶修却自认为那一刻的眼神定然无比贪婪,谅对面是谁,都不能顺利消化,也不能当作顺理成章。

他喜欢上黄少天了。

要完蛋。

想到这里,他掐了自己腿一把。结论冒出来得太快,太草率,他自己都有点招架不住:但是却再明显不过。

“你和他认识还不到一星期啊”叶修在脑子里警告自己:“你是不是寂寞时间太久产生了恋爱惑觉?”黄少天性格不错,工作不错,长得不错,不管从哪个角度分析都能胜任完美死党,也一定是谈恋爱的不二人选。叶修不想用“一见钟情”这种太过简洁也太过肤浅的词语来总结他一瞬间的意乱情迷。

发梢滴落的水在叶修的裤腿上染出一片小小的深色的圆。他深吸了一口气,强迫自己把注意力聚焦在游戏上。想明白自己对黄少天的态度之后,他觉得心脏涨得难受,又酸得吓人。咧嘴自嘲般地一笑,他抬起一只手捂住了眼睛,觉得在过去的这么多年里,都没有心里如此透彻,脑子里如此糊涂的时刻。

窗外的雨还没有停。叶修把游戏按了暂停,靠在沙发上盯着窗外滴水的树叶。卫生间不时传来水声,和雨声混成一片,吵得有点心烦。

等黄少天洗好澡出来的时候,看到叶修在灯光下蹙着眉头紧闭双眼,电视屏幕上是游戏的暂停界面。黄少天轻手轻脚朝叶修走去,压低声音问:“叶修?老板?睡着了?”

叶修摇摇头,猛地睁开眼睛,沙哑着声音问:“洗好了?”

黄少天淡淡一笑,点点头,说:“你困啦?”
这一句话问的态度自然,好像洗澡水把刚刚的窘迫神情冲洗了个一干二净。现在的黄少天又是那个演唱会上蹦跳笑闹的人了。

叶修揉揉眉心,赶忙坐正身子,给黄少天腾地方,说:“累了一天了,我看这会儿让你回家也不太现实,不行凑合一下睡吧,明天早点送你回家。”

黄少天摇摇头,把手柄抓过来,重新进入游戏。指了指屏幕,他笑着对叶修说:“这刚开了个头,才说好了我要虐你的。难不成你是害怕了?诶诶诶英雄,怕也得陪着我玩,不许睡,年纪轻轻不修仙还等什么?”

叶修见黄少天并没有任何的扭捏,和他仍是一派自然,大约是已经把刚才那件事儿翻篇儿了,自己也就没有丝毫理由畏畏缩缩。重整精神握好手柄,他一扬下巴,笑着和黄少天说:“乐意奉陪。”

黄少天玩游戏的时候特别喜欢嘟囔。叶修认为他这种行为姑且可以算是一种战术。两人一起跑地图的时候,黄少天由于级别低、经验少,行动自然也慢,叶修经常扭过头来就发现人不见了。隔一阵子才能看到黄少天的角色东撞西撞地跑过来,而且是伴随着声音跑过来。声音的源头不是电视,是身边的大活人。

级别虽然低,黄少天的操作却是无可挑剔的。灵活地翻滚躲避、快速的腾挪跳跃、精准的一击必杀,如此种种,让叶修暗自称赞,偶尔还会竖个拇指鼓励一番。在裤子上擦了把掌心里的汗,叶修侧过头去瞥了眼黄少天:交警同志轻轻皱眉,瞳孔里是屏幕上闪耀的颜色,抿紧的嘴唇微微发白——显然还沉迷游戏无法自拔,对于叶修的赞美也毫不心动,和变了个人似的。

叶修伸出五指在黄少天眼前晃晃,又把苏打水推到黄少天眼前,示意他可以稍作休整,喝完再战。没想到黄少天左躲右闪,拼命想从叶修的指缝里看清屏幕上的战况。见叶修坐在一旁抱着双臂笑而不语,他才讪讪地放下手柄,拿过水来喝了一小口,最后居然喝出了豪气冲天:“老板,没看出来啊,你要是现在说你过去十年搞电竞我都信,简直溜到飞起。不行不行不行,看在你坑我泡面的份上,今天一定得陪着我切磋几把,否则我就赖在你家不走了。”

叶修趁着黄少天稍作休整,干脆拿过来手柄进行了几个复杂操作纯属炫技,再把武器菜单调出来,心算一番后给黄少天的剑调整了属性。没想到黄少天叼着水瓶蹭过来,看了一会儿屏幕上的各项数据,就抹着嘴问叶修这是什么。叶修斜着眼瞥了瞥黄少天,又指着屏幕讲:“武器装备,用游戏里掉落的各项材料都可以进行修改完善,我看你的剑刚刚输出太低,给你改改。”

黄少天立马凑上来握住手柄,和叶修学武器改造。几轮调试之后,叶修搭着黄少天的肩膀说:“没看出来啊天哥,很有天分嘛。”

黄少天不以为意地撇撇嘴,拿肩膀顶了叶修胸口一下,说:“喂喂喂怎么说话呢老板,我玩游戏也是老江湖了好吧?这游戏我刚上手半小时,你再多给我一天,我能把你揍地上叫爸爸,信不信?天分是什么?我打游戏天分根本不算什么。”黄少天伸出食指在叶修面前晃一晃。

叶修笑着捏了捏他的指尖:“好的天哥,大概是当交警比较需要天分,毕竟踢我屁股那么精准。”

黄少天“嗷”地一声把叶修摁在沙发上象征性地揍了一拳。

窗外雨势稍减,俩人还在握着手柄盯着屏幕嘀嘀咕咕。叶修看了眼表,短针已经奔着“三”去了,黄少天却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大有通宵的势头。

叶修在沙发上扭了扭,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说:“交警同志果然好体力,闹了一天都不困。”

黄少天头也不回:“毕竟干交警这行的,通宵通习惯了。夏天车里热的呆不住,站路边上又喂蚊子,掏出手机还没网,困成狗都不能睡。你家里这么舒服,有吃的有玩的还凉快,我才不想睡。”

叶修吧脚担在茶几上,悠闲地晃悠几下,说:“天哥还是年轻啊,到了我这把年纪,估计只想着睡觉。”

黄少天满心满眼都在屏幕上,这时候顺嘴一问:“那你怎么不睡啊?外面雨下的噼里啪啦的,多适合睡觉。”

叶修动动手指,把黄少天的剑客从悬崖上抡下去了,说:“别忘了我和你是一个工作啊,交警同志。”

黄少天:“…………”


to be continued

“讲一讲老叶和少天的过去吧”擦着头发上水的VV如是说。
【你们给我写评论我是会高兴地哭的

  296 31
评论(31)
热度(296)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