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i

俩人打游戏打到天昏地暗,最后齐齐摊在沙发上。窗外的雨早就停了,夏天天亮得又早,窗户外站了一只喜鹊,一直唧唧呱呱叫个不停。

叶修拿脚踩了踩黄少天的小腿,说:“少,那个天哥啊,玩一晚上累不累?”

黄少天把手柄扔在茶几上,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说:“累倒是不累,睡一大觉就好了,我回去补觉去。你吃不吃早饭啊?”

叶修一翻身坐起来,拿起钱包问:“天哥要不要吃点什么?楼下早餐铺子啥都有。”

黄少天摆摆手拿起手机,说:“我叫个车回家了,你也睡会儿吧老年人。不上班的时候硬赶上上班的作息,别累趴下了。”

叶修扬起一边眉毛:“你昨天晚上说好要虐我的,最后也没虐起来,以后说大话打个草稿。”

黄少天作势就要扑过来揍叶修,没想到他的手机铃声突然响了起来,是车到了。

叶修拿手撑着头,靠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看着黄少天,说:“交警同志路上小心,回家以后微信报平安。”

黄少天站在门口换鞋,单腿蹦蹦跳跳,保持平衡之际还不忘和叶修竖个中指:“滚滚滚,老子又不是大姑娘。”

叶修站起身来走到门口,扶了黄少天一把,最后正色说:“关心一下你还不行?白眼狼。”

黄少天正在开防盗门,听到这句话,脊背有一瞬间的僵硬。背对着叶修,他很快恢复了常态,推开门走了出去。

叶修倚着门框抱着双臂继续说:“诶我说黄警官,下周一我送你上班吧?”

黄少天转过身来仰着脸看叶修。

叶修挥挥手,说:“没什么,我也是周一上班。”

黄少天站在楼梯上点点头。又扬了扬手机,唇角一勾微微一笑,下楼去了。

叶修轻轻关上门,靠着大门做了个深呼吸。

喜欢又怎样,只要还能见面,给他叶修留的时间还多着呢。

黄少天回家以后还是乖乖给叶修发了微信,汇报到家事宜。叶修再发微信问有没有吃早饭,却迟迟收不到回信,看来是一到家就闷头大睡,直到下午才说中午睡过了,正空着肚子等外卖。

叶修因为要看店的缘故,通宵也如家常便饭。所以下午丝毫不疲乏,开着车出门进了些货,顺带联系了一趟乔一帆问他要吃点什么。

乔一帆正在忙着理货,犹豫了半天也没说个所以然来。叶修突然想起来黄少天说过他家附近新开了个饭店,自己干脆提前去踩踩点,看看有什么好吃的。毫不犹豫地掏出手机给黄少天发信息求得店名,叶修一打方向盘朝城北开了去。

新开的饭店店面还不小,景观位沙发位包间卡座一个不少,脚下地毯厚实,四壁是教堂玻璃彩色花窗,传统蒸笼紫砂描金牌匾随处可见。原来是一家粤菜茶餐厅。虽然不到饭点,还是下午茶时间,没想到每一桌上都是大快朵颐的食客,拼桌的人也随处可见。叶修站在门外把菜单研究了一番,最后决定把黄少天约出来。

叶修给黄少天发信息:“电话号码发给我。”

黄少天:“嗯嗯嗯?这是要干嘛?我给你讲啊找我帮忙没用,不管你贴了几个罚单我都没法给你免。卖分也别找我,该抓就抓。看监控不归我管。”

叶修差点没笑出来:“哪跟哪儿呢?请你吃饭,你来不来吧。”

黄少天立马报上了自己的号码。

叶修站在店门口“刷刷”地翻菜单,一边和黄少天在电话里说:“对……对就你说的那家。车不好停,你快点行不?对,排上号了,现在下午茶。嗯还有一阵子,随便你穿什么。不贵,不贵,人均七十。嗯,有。我看看啊,有。”

等人的时间尚不算长,叶修捏着号码坐在塑料椅子上,偶然一抬头,就看见黄少天从街对面拐过来了。叶修扬了扬手里的号码,黄少天眼睛里突然有了神,也扬起手臂挥舞一番,朝着叶修走了过来。
叶修仰着头看他,说:“说到吃,交警同志跑得就是快。”

黄少天擦擦额头上的汗,拍了叶修肩膀一下,说:“七十块钱呢,叶老板的美意怎么能怠慢?好家伙这么多人啊?你也真沉得住气,要是我……”

叶修接过他的话茬:“要是你就在家吃外卖了对吧?不过怎么想起来吃粤菜?我还以为你喜欢那种很前卫的馆子呢。”

黄少天揪着T恤的领口给自己扇风,说:“我老家G市的啊,不吃这难道要我吃手抓饭啊?诶不过我们那边好吃的太多,搞得现在每个城市都有广东酒家,就看地道不地道,正宗不正宗。我看到大众点评上面评分巨高,那我就来试试喽。我这舌头,识味。”

叶修眯着眼睛笑着听他夸夸其谈,结果黄少天真的一发不可收拾,叫号的时候还在说G市的饮食多么博大精深:“螃蟹醋,糖醋,姜醋,诶姜醋你知道吧,也叫甜醋,我们那边人人都知道,特滋补,添丁都要送这个,吃这个。诶酱油也特多,种类我现在都叫不全。我给你看我嫲嫲厨房啊,我给你找图片……”

叶修跟着服务员走,一路上还得留心跟在头后埋头于手机的黄少天。等到两人都落座,黄少天翻着手机里的照片一张一张给叶修讲那些瓶瓶罐罐,比他背交规都认真。

叶修仔仔细细听黄少天讲完,接着把厚厚的一本菜单推给黄少天,说:“现在,天哥,发挥你的聪明才智让我领会你家乡美食的时刻到了。给你一个点菜的时间,来吧英雄。”

黄少天打了个响指招呼来了服务员,把那本根本没翻开的菜单塞到她手里,深吸一口气,开始报菜名。

“金牌虾饺王两屉,红米肠两份,乳鸽两只,明虾蟹子烧麦两屉,流沙包两屉,艇仔粥两份,蒸排骨一份。”

扬了扬下巴,他问叶修:“甜的吃不吃?芒果?”

叶修瞪大眼睛点点头。

“椰汁芒果糕两份。先上这么多,不够再点。”

服务员应声去了。

叶修看得目瞪口呆:“天哥,你不是说你没来过么?”

黄少天往椅背上一靠,不耐烦地摆摆手:“大同小异。如果这几道菜都做的不地道,那以后我们也不用来了。”

叶修皱眉:“敢情我这一百四十块就是陪你吃个新鲜啊?”

黄少天“蹭”地坐直身子:“诶叶老板,饭是你请客,怎么就不能吃个新鲜啊,不然我还吃个陈旧啊?”

叶修摆摆手:“行行行,服了你了。”

黄少天老神在在地把茶水倒进碗里,开始洗碗洗筷子。不一会儿,服务员端来一个大铜盆,黄少天把剩水都倒走了。

叶修拧着眉头看黄少天,问:“你洁癖啊?”

黄少天拿毛巾擦擦手,说:“这就是老板你不懂了,我们那里人都要洗涮一遍餐具的。”

叶修点点头,四下打量这间餐厅。过了一会儿扭过头来和黄少天说:“人还真不少呢。”

黄少天咧嘴一笑,说:“这种餐厅应该是早茶午茶夜茶都经营的,规模还不错,毕竟是新馆子,大部分人和你我一样都是来品尝一下。如果好吃下次换我请你。”

叶修抽抽鼻子:“我可是不敢指望你请我,上次那桶泡面你还记着呢。”

黄少天坐正了身子,两肘搁在桌子上,倾着身子说:“靠靠靠,我就是随口一说你至于一直记到现在吗?你不敢指望也好,那就你一直请客,我绝对不说半个不字的。”

叶修用食指敲敲桌子,说:“这可是第二顿了,我都给你记着。”

黄少天捋了捋头发,不说话。

叶修也凑近了黄少天,说:“诶还真别说,天哥,你刚点菜的时候可是很帅的。”

黄少天居然有点不好意思地移开目光,盯着隔壁的椅子说:“那当然,我什么时候不帅?”

叶修也盯着隔壁的椅子说:“问我泡面能不能加水的时候。”



to be continued

“不错不错,互怼模式上线”正在抓耳挠腮的VV如是说

【还是打着滚求个评论

  321 51
评论(51)
热度(321)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