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J

黄少天一脸挑衅地看着叶修:“滚滚滚,你不挖苦人是不是就难受?要不要我替你松松骨啊?”

叶修端起茶水喝了一口:“侠以武犯禁。黄警官最近越来越暴力了。”

他这么随口一说,没想到黄少天刚低下去的头猛地抬起,意味深长地盯着叶修看了一阵子,最后居然把自己看脸红了。

叶修刚准备问他这是什么毛病,没想到点好的菜一笼一笼,一盘一盘端了上来。

就算叶修曾经天南海北稍稍闯荡过,但他吃泡面的日子还是颇为可观的,所以对粤菜的了解少之又少。此刻看到诸多精致点心,也来不及黄少天介绍,筷子一夹一送就把虾饺往嘴里填。

黄少天看他这个急色样子实在不忍心打断,只好亲自上手,把每样吃食都朝叶修推了推,自己却捏起一小块乳鸽,开始细细品尝。

叶修猛嚼几口,觉得虾饺鲜美可口,Q弹饱满,很对得起“金牌”二字。发现新大陆一般地瞪大眼睛,他握着筷子朝着黄少天的那一笼虾饺猛指几下,示意他赶紧吃一个尝鲜,又把红米肠拽到自己跟前,夸张地抽动鼻子嗅了嗅,闻到了一鼻子的胡椒和酱料的咸香。

黄少天把小骨头吐到盘子里,说:“这个肠是创新菜,我小时候没吃过这个的。你可以尝尝,应该吃得惯。”

叶修一口咬下去,吃到了满嘴的瑶柱、腊肠和香菇,口感既绵密又脆,还香。他“嗯”了一声,然后摸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给了乔一帆。

黄少天看他一脸满足,自己也笑得开心,说:“我的这份给你拿去吃吧,刚出来那阵子我经常吃,都吃伤了。”

叶修一脸的不可置信,说:“吃伤了还点?”

黄少天不以为意:“说是请我吃饭,如果我光顾着自己点自己吃,也太没良心了。你昨天还叫我白眼狼来着。我今天要让自己变得眼黑一点。”

叶修想起来自己昨天的确这么说过黄少天一句,现在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叶修自认为并不是一个能很好照顾到别人感情的人,就算平时玩笑开过火,或者有意无意出言讽刺挖苦,也不会考虑后果。而黄少天一个词,半句话,让他头脑里好像塞了棉花,也像点燃了爆竹,理不清头绪。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只剩下碗筷勺子碰撞的细碎响声。

黄少天递给叶修一张纸巾,自己也顺带拿起一张。伸了个懒腰又抹了抹嘴,他笑着问叶修:“我的眼光不错吧老板,吃的还算满意?”

叶修满嘴都是芒果椰汁的清甜味道,这时候放下筷子,竖起大拇指朝黄少天比划了一下,又把最后一勺子甜点恋恋不舍地塞进嘴里,顺便起身买单。

黄少天从钱包里抽出一张大钞塞给叶修,说:“老板,我们还是AA吧。你看你挺辛苦的,还接送我上下班,我这么无功受禄也寝食不安啊,拿着拿着拿着。”

叶修轻轻推开黄少天的手腕,摆了摆手,说:“天哥别和我客气,演唱会门票都是你请的。”

黄少天作势还要硬塞钱,叶修站起身来握住他的手腕,说:“别争了,你实在想给我钱,多去便利店买几桶方便面。”

黄少天把钱塞回钱包,一脸“我看透你了的”样子,由着叶修结账去了。

*

周一早上,叶修如约来到黄少天家附近的路口来接他上班。

他们距离上班地点有两个小时左右的高速路程。坐在叶修的车里,黄少天有点难以置信地表示,自己这么刁钻的办公地点居然都能打到顺风车,这个世界太不可思议了。

出了收费口,叶修换挡加油,把速度提到90迈。没过多久,“啪”的一声,一个绿色的小点溅到了挡风玻璃上,染出一小片黄色。

黄少天瑟缩了一下,皱着眉头露出了一个厌恶的表情。

叶修从三车道变到二车道,避开了隔离带里的树荫。结果没多久,“啪”,又一个东西在挡风玻璃上砸了个稀烂。

以往上班的时候,都是黄少天蜷缩在后排补觉,郑轩在前面开车。毕竟是高速公路警察,他对夏天的高速公路知道的不少,但是对其他的神秘领域一无所知。比如说殒命车窗的各类昆虫。

头一次坐在副驾去上班,黄少天惊恐地瞪大眼睛看向叶修,却发现对方一脸平静,甚至还满眼无奈地和他对视了一下。

黄少天指着车窗上的一小滩晕染物,说:“老板啊,你你你不怕这个啊?好恶心好恶心,回去是不是还得擦?好不好擦啊?都是内脏……哎呦受不了了……”

没过多久,又一声“啪”传来,叶修发觉黄少天肉眼可见地抖了一下,于是说:“少天,你天不怕地不怕怕这个啊?”

黄少天在座位上不安地扭了扭,说:“也不是怕这个,就是觉得视觉冲击太劲爆了。诶我都不想说话了,感觉一张嘴它就能飞进来。”

叶修说:“人家毕竟是条命,怪可怜的。”

黄少天面露菜色:“我也是条命,我也怪可怜的。”说完直接闭上了眼睛,准备眼不见为净。

结果“铛”的一声,黄少天吓得立马坐正:原来是一只特别大的甲壳虫拍到了玻璃上。忍无可忍地抚摸心口,黄少天发觉自己根本无法正视前方玻璃上的缤纷色泽,他干脆低下头开始翻找叶修的车载CD。

叶修见他毫无顾忌地一通摸索,问:“怎么了?找什么?”

黄少天头也没抬:“受不了这种天然配乐了,简直是用绳命演奏的绝命交响曲。你有没有什么歌啊曲啊的,放来听听,转移一下注意力。”

叶修的手还在档位上,也不太方便阻止他,就见黄少天翻出来一盘没有任何标签的CD。

黄少天一通好找才得了这么个宝贝,还是没有标签的那种神秘玩意儿。打开CD盒左看右看,他把碟片伸到叶修鼻子底下问:“这是什么啊?是不是你自己刻录的?还是那种发烧友光碟?哎怎么没名字呢?我就听这个了啊。”

没想到叶修面无表情说了句:“这张是空的。你换一张吧。”

黄少天摸了摸盒子上粘满灰尘的残留的胶:这里曾经应该贴过标签一类的东西,后来被人撕掉了。再一摸,他从盒子上抹下来一层土,还有一丝丝的烟灰。这张CD在车上应该是被雪藏很久了。

觉得自己随便乱翻触碰了别人的隐私,黄少天听话地放手,把那张碟片塞到了CD架的最下面。又从犄角旮旯里抽出来一张迪卡的《Ultimate Classical Piano》第三辑。拂去了封面上的尘土,黄少天把碟片塞进CD机,闭上眼睛听了起来。

黄少天小时候立志当警察,压根没有受到古典音乐的熏陶。在警校的几年忙着应付考试,和郑轩几个小打小闹,对所谓的“文艺青年”一点概念都没有。但此刻奔驰在夏天清晨的高速公路上,伴着这么一张钢琴曲,他心里隐隐升起一种“岁月静好”的酸溜溜的文艺感。

小小翻了个身,他脸朝着窗外,用一种自认为听起来十分文艺的声音说:“没看出来啊,你居然是这样的叶老板。我还以为你车里都是动次大次呢。”

叶修瞟了他一眼,没说话。

煎鱼似的再度翻身,黄少天盯着叶修说:“叶老板喜欢音乐?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叶修专心开车。

黄少天又翻了个身,突然说:“这首好好听啊,太适合夏天听了,感觉听起来特凉快。我要是知道这个的名字就好了。”装模作样地叹口气,他用手指了指CD播放机。

“德彪西。”叶修突然说,“<阿拉伯风格曲>里第一首,活跃的小行板。”

说完,两人都是一愣。

黄少天爬起来,慢慢地鼓着掌说:“老板,你还有多少技能点,全亮出来吧,不用藏着掖着了。下次我们支队唱红歌你能不能去指挥吧!来句准的!我买你十箱泡面当学费。”

叶修脸不红心不跳:“谁让我是你叶哥呢,技能点太多,包括看着虫子尸体开车。”

黄少天立马又栽回了座椅上。

to be continued

“KK太太很勤奋,其实大家夸一夸就可以日更”——正在为明天更新发愁的VV如是说

  347 34
评论(34)
热度(347)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