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K

德彪西之后,黄少天逗着叶修继续科普,叶修却一路都没再怎么说话。黄少天疑惑之余,运用了各种语言攻击战术试图让叶修开口,没想到叶修规规矩矩开车,硬是使出了惊人的毅力没有吭声。

黄少天抱起双臂“切”了一声,说:“我说是什么嘛,要你亮技能点,又不是要你亮底裤,至于这么谨慎吗?你就看作是给文盲讲个大概,又不是博士答辩,紧张什么,反正曲子就那么几支,我听个开心,你告诉我名字,我自己回去下载,保证不缠着你。”

叶修哭笑不得,说:“交警同志,这是高速公路,你一直这么嚷嚷我万一一头冲栏杆上怎么办啊?”

黄少天想了想也对,反而有点不好意思起来。调整了一下坐姿,他一言不发地盯着窗外,又过了一会儿,居然慢慢睡着了。

叶修稍稍回头看了眼闭着眼睛的黄少天。不说话的警官看上去乖巧的很。叶修探着身子调整了一下空调出风口,避免直吹黄少天让他着凉。随后捏了捏口袋里的烟。

烟瘾犯了。黄少天不陪他说话,他有点撑不住。

黄少天醒来的时候,车停在服务区里,叶修不在身边。这片不归他们支队管,但是毕竟是上下班的必经之地,看着还是有点眼熟的。黄少天揉揉眼睛爬起来,戴好警帽,下了车。

黄少天绕着车找了一圈也没看到叶修的人影。百无聊赖地站在车门边,他用戴着白手套的手一下一下地擦着车门右侧的后视镜。没多久,镜子里映出了叶修大步走来的身影。

黄少天惊喜地回头,见叶修提着一小袋包子和两杯热饮。

叶修疾走几步,把吃食递给黄少天,说:“外边热,回车里吃吧。”

黄少天拉开车门,舒舒服服坐在副驾上,摘下手套,捻出一个包子来递给叶修。

叶修系好安全带,熟练地发动车子。开出服务区,他才就着黄少天的手咬了口包子。


黄少天见他腾不出手,只好把豆浆也拿来插好吸管,递到叶修嘴边。叶修目不斜视,只是侧过头来吸走一大口。

黄少天早上的确没有吃早饭,但是他没想到叶修会半路上专门给他买一份早餐。大口大口地吃着包子,他拿出另一杯豆浆灌下一口,咕哝着说:“饿死我了,我醒来发现没人还以为你这是要图谋不轨半路抛锚让我自己开车上班去呢。”

叶修笑着摇摇头:“我在你心里就这形象?”

黄少天又大大地吃了口包子——包子是香菇肉丁,怪好吃的:“哪能呢,叶哥你是太厉害了,简直无所不能,都会读心术了。你怎么知道我正饿着?”

叶修拨弄了一下CD机,钢琴曲继续响了起来:“你的粉丝属性我给你扣个章。就是你睡着了肚子叫了一声,我听见了。”

黄少天差点让噎了一下:“就这?”

叶修无奈地挑眉:“就这。你还要脑补什么?”

黄少天赶忙摆手:“行了行了,早知道不问了。听你说话心里落差太大。”

啃着手里最后一点包子,黄少天数着车窗外飞速退后的电线杆:是啊,他到底期待叶修给他怎样的答案?一个听上去合理的,两人都不尴尬的答案?失望地摇了摇头,他把装包子的塑料袋团成一团,又忽然觉得自己的状态好像情窦初开的傻瓜;这么大的人了,还要因为别人的一句话揣测良久,活得太过憋屈。扭过头去审视了一番开车的叶修,他再度转回来盯着塑料袋:要这种时常插科打诨肆意挖苦人的人说出一句体面妥帖的话,那场景该是多么庄严而无聊。

小小地叹一口气,他靠在座位上,再度阖上眼睛,准备一觉睡到费亭。

黄少天心乱如麻,又吃得过饱,好一阵子都没能睡着。就在他正在胡思乱想天人交战之时,一件薄薄的毛衫搭在了他的肩头,遮住了他的腹部和大腿根。费力地睁开眼扭过头来,他看到叶修左手握着方向盘,右手伸得老长,正在牵着衣角试图往他胸口上搭。

叶修经常开车上高速,倒是也比较手熟,毕竟多年的司机。偶尔做一些高难度的小动作也会分外谨慎小心。他给黄少天搭衣服的时候心无旁骛,就是右手探得远了点,动作尽量放轻,生怕弄醒了他。不知道黄少天是惊醒了还是没睡,竟然翻过身哑口无言看着他。

迅速地收回了手,叶修没有回头看黄少天。他知道交警同志此刻正在定定地注视着他:不为别的,就为上一句话还在讽刺挖苦,这一秒钟就要穿衣盖被,这实在不是真汉子的作风。

叶修淡淡说了句:“还是把你弄醒了,你再睡会儿吧。”好似刚刚伸出温柔之手盖衣服的人不是他一样。

见黄少天没回话,叶修挂五档飙车出去,眼神丝毫不斜视:“难道我开车时候搞小动作交警同志准备直接扣分罚款?”

黄少天不想说话。他自己伸手把叶修的衣服盖好,又朝车门蜷缩起来。

叶修的毛衫上有烟味。黄少天把它从脸上扯下来,嫌恶地裹在脖子以下,皱着眉头闭好眼睛。过了一会,他扭了扭,让毛衫把后背也盖上。

叶修关小了CD机的音量。

“你要困就抽烟吧”黄少天突然说:“你这种老烟枪不抽烟提神估计一会儿就撞栏杆上去了。”

叶修在他背后兀自笑了一下,踩下了油门。

*

叶修把黄少天送到集合点,自己开车回便利店了。

郑轩看到手提小型行李袋的黄少天从一辆陌生的黑车上气鼓鼓地走下来,立马以又想严肃又想抱大腿的姿态迎了上去。

黄少天朝他伸出一只手,做了个“停”的动作。凉凉地说:“检查写好了?”

郑轩立正:“报告副队,2号车后备箱新增四个口味、新款保温水壶两个。”

黄少天把行李袋丢给郑轩:“送到办公室去,晚上罚你吃鲜虾鱼板。顺便给全队人打一周的水。今天早会让大家赶快集合,晚上值班,注意出城车辆疏导。”

郑轩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原地转了个圈,朝着支队办公室跑去了。


*

叶修回到便利店,把一笼屉打包好的红米肠递给乔一帆,说:“早上专门排队给你打包了一份,人太多,没点别的。”

乔一帆也没吃过,兴致勃勃地夹起一节尝了尝。又问了叶修饭店名称,准备带家人一起去。临出门的时候,他指着商店门口的两个航空快递箱说:“沐橙姐又给你寄东西来了,你有空也看一眼。”

把乔一帆打发回了家,叶修收拾了一番货架。他有意地避开那两个快递箱,努力让自己忙一点,好把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挤进一个黑暗的、永不见光的角落。等他终于坐在电脑桌前准备上网打游戏的时候,目光却不由自主地再次落在那两个箱子之上。

纸箱上的标签清楚地标明它们来自德国。快递单上用中文和德语写明了叶修的便利店地址和寄件人姓名苏沐橙。叶修并没有拆开它们的念头:他十分清楚箱子里装着的是什么东西,但是此刻的箱子一如潘多拉的魔盒——每一样东西都能让他被名为“回忆”的痛苦而笼罩,甚至无所遁形。

叶修强迫自己把注意力集中到游戏上。没想到第二盘竞技场还没打完,手机震了:是黄少天的信息。


黄少天发来一张警车后备箱的照片,里面码放着四箱方便面。给图片配的文字是:“老板,近期是不可能去你家吃方便面了,所以考虑一下要开发点什么新鲜饭菜吸引我。不用太好吃,大夏天的我想喝点冰镇的酸的,你自己熬也行,给我进一箱子酸梅汤也行,二选一!今天我交了班过你那里查岗,给我把空调开大点!”

叶修对着屏幕笑了,他回复到:“酸儿辣女,黄警官这是几个月了?要不要给您准备点安胎药?”

隔了好一阵子黄少天的信息才回复过来:“滚滚滚滚滚!你才怀孕了呢!你等着我今天晚上和你切磋一下军体拳!不说了,队长来了。”

叶修把手机放下,翻箱倒柜地找茶叶,又从货架上拿下来一包冰糖,准备自制一点冰红茶给黄少天喝。

刚把锅从后厨翻找出来,叶修的手机铃声就响了。他心想一定是黄少天的电话,几步跨过去拿起手机,却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是“方锐”。

叶修脸上的笑容倏地消失了。四声铃响之后,手机仍然在不知疲倦地疯狂炸响。

叶修埋着头按下接听。

隔了好久,他才对着电话那头冷冷说了句:“你来干什么?”


to be continued

“昨天大噶都夸你,你不日更表示一下吗?”正在敲手机的VV如是说。

打滚求评论【

  284 38
评论(38)
热度(284)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