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美食博主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一个便利店的故事 L

整个电话从接听到挂断,叶修都没怎么说话。一个人站在商店里,他的耳边都是各种各样的幻听:方锐的,苏沐橙的,黄少天的,乔一帆的,老板娘的……转身从桌子上拿起烟盒,他抽出一支叼在嘴上,又摸索出打火机。

“啪”的一声轻响,火苗跃出,叶修的手微微颤抖。

叶修拿起手机准备给黄少天发消息告诉他晚上交班不要过来了——方锐要来,他的计划完全被打乱。眼神又落在苏沐橙寄来的那两个纸箱上,叶修猛地吸了口烟,没想到吸岔了气,他用手背捂着嘴,“吭吭吭”地呛咳起来。

抹掉眼角呛出的泪水,叶修再度拿起手机。这时只听到门口的风铃门帘一阵丁当乱响,几个年轻人走进来,吵着要买最便宜的雪糕吃。

叶修从冰柜里拿出来几种冰棒,那些个开车的小伙子眼睛都直了。他们擦着头上的汗,从裤兜里抓出来一把零钱,每人挑走了一根。勾肩搭背地站在便利店门口,他们揪着脖子上搭着的湿毛巾抹脸,又互相交换着冰棒品尝,丝毫不介意它们的廉价和寡淡滋味。因为贪恋便利店里空调的一丝凉气,几个人把冰棒棍都舔干净了才道着谢出了门。

叶修并不介意他们身上的汗味和高声的交谈,只是笑着抽烟,直到他们爬上自己的车,远远开走了。


多少年前,他和方锐也是这样,穷的叮当作响,勾肩搭背游走在小街小巷破旧的筒子楼里,彻夜不眠,喝酒,抽烟,听世界各个角落搜集来的曲集,热的发晕只能泡在冷水池里。苏沐橙有时候也在,给他们偶尔收拾一下散落满地的CD简介和写着各种音符的草稿纸,再做一道水果拼盘。三个人围着摇摇欲坠的茶几拿着牙签抢水果吃的日子好似就在昨天。

窗外拼命嘶叫的蝉把叶修拉回了现实。他使劲摇摇头,驱赶苍蝇一般地试图把这些记忆也堆积到记忆的垃圾桶里,贴个封条再狠踹一脚,落个清清静静。手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柜台,叶修有一瞬的茫然。最后他拿起电话打给隔壁饭店,定了两份番茄炒蛋盖饭。

他把要告诉黄少天别来的事情忘了个一干二净。

*


太阳落山的时候,一辆宝马X5停在了服务区的停车位上。一个瘦高的年轻男人背起一个硕大的碳纤维琴盒,敲开了便利店的门。

方锐裹挟着热浪走了进来,叶修坐在柜台前打游戏,此刻也只是默默地抬头看了他一眼。

“真够热的”,方锐把琴盒脱下来放在门边,见叶修没有欢迎他的意思,提高声音笑着说:“这地方还真够难找的,幸亏导航给力,不然咱们下次还在市里见见?”

叶修盯着电脑屏幕,仍是一言不发。

“几年没见了,你怎么样?”方锐在店里四下走走,参观了一下货架。

叶修皱着眉头看了看门边的琴盒,又伸长脖子看了看停车位上的宝马,最后把视线移回到电脑屏幕上。

方锐拿起一瓶可乐,又从口袋里摸索着找钱包。见叶修凉冰冰面无表情,只好放轻脚步走到他身边。


叶修说:“车不错。自动挡?”

方锐赶忙说:“不是……那个……老大……攒了点钱买的。”

叶修又开了一盘竞技场:“自动挡吧。”

方锐不明所以:“是。”

叶修的角色在屏幕上转了个身:“你那右手闲着不难受?”

方锐笑着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腿一伸坐在了柜台上:“老大,还是你犀利。这车我开着老犯困。”

叶修盯着电脑屏幕,嘴角也挂上一丝难以察觉的笑。

方锐掏出钱包,找出一张十块递给叶修说:“老板,买瓶可乐。找我七块五。”

直到现在,叶修才真心实意地笑了一下。拉开柜台下面的木头抽屉,他找了八块递给方锐:“便宜你五毛钱,当作是给你导航的小费。”

方锐一句话没说,单是喝了口可乐。

正当两人有一搭没一搭闲聊之际,隔壁饭店的帮厨推开门走了进来,放下两个盒饭。叶修把四十块钱递了过去,顺手招呼方锐吃饭。

方锐稍稍有些吃惊,随即一脚一勾过来一个塑料凳子,又掰开一次性方便筷递给叶修。

叶修表情自然地接过来,顺带磨了磨筷子上的刺。揭开饭盒,他夹起一大块鸡蛋一口吞进了肚子。

方锐距离上一次吃这种简陋的盒饭有些时日了。他看着叶修一脸淡定、津津有味地大快朵颐,心里突然一阵发酸。他记忆里的叶修始终没变:活得潦草,同时又认真至极。这么认真的人却成天到晚地潦草度日,而且没有丝毫要改变的意念。他不知道叶修这是自甘堕落还是心结难解。从前叶修吃盒饭,吃最便宜的盒饭,自己陪着吃,却吃得满心欢喜。但是他方锐现在开着八十多万的车,心里却难过的要命。叶修表面上看上去没什么架子,可是内心的硬度和金刚石也不相上下。他不愿意改,那就什么都改不了他。

方锐觉得自己鼻子有点酸,忙低下头扒拉了一大口盖饭。叶修吃了两口觉得有点渴,从墙角的塑料包装袋里拎过来一口啤酒。在路过门口的时候,他又看了眼方锐背来的琴盒。

方锐见叶修拿着啤酒走过来,惊讶地说了句:“你还喝?”

叶修斜了他一眼:“我又不开车,我怎么不能喝?”

方锐说:“你嗓子不要了你?”

叶修探身从柜台的另一边把烟盒拿了过来,打开烟盒,问:“你要不要来一支?”

方锐目瞪口呆。急匆匆地低下头,他迅速做了个深呼吸。再抬头的时候已然换了副表情:“哎没事儿,咱从前也经常抽烟喝酒的。我不抽了最近,咳嗽。”说完还装模作样吭哧两声。

叶修把瓶盖打开,一口啤酒,一口盖饭吃得特香。

方锐味同嚼蜡,嗓子眼堵得他难以下咽。他知道自那件事后,叶修黯然出走,逐渐和他断了联系。他自己却走了别的路,混了个和从前专业稍微沾点边的编曲,写了几首歌居然小小的火了一把。后来巧遇伯乐,看上了他很久前和叶修一起留下的草稿,一番填词制作之后推给了王杰希,结果一炮而红。

叶修呢?方锐觉得自己没脸见叶修。就算他要把得来的钱分给叶修一半,那个人不但不会接受,还可能会翻脸。叶修要的从来都不是钱。

叶修见方锐吃得费力,拿起筷子戳戳他饭盒,说:“诶诶诶,你吃干净点儿,我们这儿饭贵,一个盒饭二十呢。”

方锐赶忙抬头,把米饭拨弄到一起,大口吞下,说:“我吃我吃还不行吗?你什么时候变这么财迷了?”

叶修痛饮一口啤酒:“我一直都这么财迷,你不财迷,你把你车送我啊?”

方锐让他搞糊涂了,伸出手就从口袋里掏钥匙。

叶修一乐,拦住了他:“送我也不是现在送,你步行回去啊?走不了还得住我店里,我可养不起你。”

方锐觉得刚才自己丰富的心理活动简直都喂了狗。

吃饱喝足,叶修看了看表,说:“说吧,你来找我到底是什么事?”

方锐深吸了一口气:“我在演唱会上看到你了。”

叶修侧过身:“哪儿?”


方锐一字一字重复:“王杰希的演唱会。”


to be continued

“你锐身世在一分钟之内跌宕起伏”VV看着聊天记录笑着说。


【天哪天这么热你真的不考虑给我个评论嘛?!

  333 40
评论(40)
热度(333)

© Kasa_一个美食博主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