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a_一个大飙车家

躲进小楼成一统,管他冬夏与春秋

 

【叶黄】远山(四)

给 @Vermiss 的生贺!

Vermiss是我的贝比!


*


第二天中午下课的时候,叶修已经站在校门外等了黄少天很久。他把那只打火机拿出来,用大拇指“咯哒”一声撬开盖子,又“叮”地一声打出火苗。颇有耐心地把玩着那只打火机,他把它用衬衣下摆擦得雪亮,又揣到口袋里去。

黄少天带着几个年幼的学生走向“食堂”——食堂里的锅炉烧着一口热水,正好能给孩子们热饭。

黄少天端着一盆火烫的稀粥龇牙咧嘴地小跑向乒乓球案,却看到叶修在门外叼着烟。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朝叶修挥手:“我今天还有快递啊?我不记得最近买过东西啊?”

叶修走回到自行车旁边,抬起头看他一眼,说:“没有快递我就不能来啊?”

黄少天不好意思地搓搓手:“我这不是怕你累着么?送完东西也不回家休息休息?要不到我这里歇会儿?吃点什么不?”

叶修摆摆手,从后车座解下来一样东西。

走近了,黄少天才看清那是一只两脚让拴住的老母鸡。叶修随意地拎着那只鸡,走进了校门,便朝黄少天一递:“给你拿去。”

黄少天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他一脸疑惑神色:“给我?我又不是大病初愈,吃什么老母鸡啊?”

叶修又一伸手:“让你拿着你就拿着。不吃就养着,再不吃给孩子们吃。”

黄少天没想到叶修是个说一不二的脾性。他在城市里长大,并没有学过杀鸡宰牛,看着这只鸡胡乱扑腾翅膀,伸头缩脑乱啄乱鹐,也一时没法下手,索性张开双臂,准备抱在怀里。

叶修突然“噗嗤”一下就乐了。每天带着孩子们在操场上飞奔腾挪的黄少天,也不过是个孩子:村里的娃娃们哪个不是从小就下地插秧赶羊牵牛的。黄少天连捉只鸡都不会。


把老母鸡随意往角落里一扔,叶修拍掉身上的几根鸡毛,说:“你上次给我那么贵的打火机,我给你只鸡也是应该的。这是老乡家自己养的,比城里的好吃。”

孩子们一窝蜂地扑上去看被绑着腿的母鸡拍着翅膀在地上爬行,黄少天突然转过身子,高声说:“不要动它!那是老师的宠物!”

孩子们又纷纷回头看着黄少天:“黄老师,什么是‘宠物’?”

黄少天想也没想:“就是很受宠爱的动物!”
学生们却发出哄堂大笑:在他们眼里,一只母鸡无论如何是不能被宠爱的。笑过之后,他们反而出奇安静,伸出手小小心心摸了摸母鸡的翅膀和头。

一个孩子看看老母鸡,又回头看看叶修和黄少天,问:“黄老师,那邮递员叔叔是不是你的宠物啊?你给他吃给他喝,还给他好东西?”

黄少天正要拿这句话打趣叶修,没想到叶修却突然发话了:“宠物不行,宠儿倒是可以。”

黄少天差点没捂着肚子笑瘫。他一边笑一边指着叶修:“没皮没脸的,宠儿什么!老大个人了,在孩子面前也不害臊。”

学生们一边抚弄那只鸡,一边咋咋呼呼地说:“邮递员叔叔说他是黄老师的宠儿!黄老师那天教我们说洋文!宠儿就是贝比!对吧对吧!”

黄少天对着叶修咧嘴一笑:“你别听他们瞎叫喊,没大没小的。要饿你就吃,不饿你就回家休息休息。有年<感动中国>不是还有老邮递员得奖吗?说不定过几年你也能感动村里一下。”

叶修随意地往乒乓球案上一坐,把两条腿伸得老长。优哉游哉地挠了挠脖子,他问地上蹲着的学生:“你们黄老师讲课好吗?”

学生头也不回、异口同声地响亮回答:“好————”

黄少天吹吹那碗稀饭:“那还用问?你这简直明知故问。”

叶修用脚踢了踢地上的石子:“黄老师话这么多,你们听着烦不烦?”

黄少天恨不得抬起手打他:“别以为你今天送来一只鸡就能赖在这里损别人。吃完赶紧走,学生们还要睡午觉呢!”

叶修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眼睛,说:“他们说我是你的贝比,你对学生们这么好,对我就是撵了走,一碗水都端不平,怎么当老师?”

黄少天听他满嘴歪理邪说,颇有点撒酒疯的劲头,于是边催促学生们吃饭,边默默端起碗坐在台阶上,闷闷地不再发话。

*

叶修到走,黄少天也没再理他。

*

TBC

-保证无虐!

  132 14
评论(14)
热度(132)

© Kasa_一个大飙车家 | Powered by LOFTER